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五十一章 无尽杀戮攫取

第九百五十一章 无尽杀戮攫取

  下一页

  星象塔秘地,在外面看来只像是个陈旧破落古塔,第一层进入后,却让刘君怀感知有百万里方圆,到处法则气息人为铭刻痕迹彰显,组连在一起,却是有着浩瀚雄浑之感。

  第一层寒暑交替景象倾意刻绘下,天寒地坼里的雪虐风饕,凛冽与极寒交织,尽多些风厉霜飞般地寒芒钻心刺骨。

  不知何时又会变换为炎炎火日当天,烁石流金之际,火伞高张下是见月怖喘般地酷热难捱。

  夏暑雨,冬祁寒,足令每一名进入者怨咨惟艰,但也有毕雨箕风似得法则气息,恩泽悬寄于虚空四处。

  只是这般彰显裸列法则影迹,却无几人能静下心来沉浸汲取,皆因步步杀机隐忍与各色奇景怪相里。

  说不得某一峻峭嶙峋怪石,便是某一位仙帝幻影所化;谁料想蚌中一粒沙,转眼会变为通天巨人法相侵袭。

  这时候,便不再有人惊喟古道万松葱之浩莽,或是峭壑阴森之汹厉,只会缝绽每一丝气息流转,小心谨慎前行,种种奇妙景象又怎会再有一丝欣然感?

  远离那三人探知,刘君怀自不会有何吃力感,但瞬移至每地,即觉更险恶杀机,蕴荡于喘息须臾间。

  几次瞬移探知后,他便察觉出,此层有至少万名仙人隐藏各处,想是这些人明知越往上层,秘地环境恶劣已是必然,何不如久滞在重力相对薄弱之地,且低阶仙人出入此地时的一时恍惚,便是他们慢慢提升名次的极好方式。

  他们不在意在此处滞留几十甚至百年,能够成功进入昇阳圣殿遗址,便有着玄羽旗身份,与遗留道统传承两类巨大好处,对于进阶后的神界行走,具有巨大保障。

  不能不讲这些人如此处心积虑,实为上佳善身加惠之举,但在刘君怀看来,却是缺少了修身寻道路上的广修万劫之必然。

  至诚,法方才自然,安神息任天然并不是一味窃取天机,所能够修悟,这就极大欹偏了星象塔秘地真正存在意义,对于寻道理念也有甚巨偏颇。

  像是遇到刘君怀这一类,可无视涓滴遮掩手段者,此番守株待兔,或是缘木求鱼般相对墨守之举,反而是极易攫取目标。

  因为长时间安身隐匿,便对自身这般遮掩手段,具有了极深芘依心理,恍如每一毫厘异常均在自己掌控当中。

  却不知这等希图侥幸心态,极易产生狭隘死守、趋吉避凶态势,此等趋近和逃避之嫌久累心间,便会令自身本具思维感知敏锐度,急剧退化。

  当此等墨守之举化为常态,便是心理反应最为迟滞之时,刘君怀具有神人之下任意隐身能力,又有镜像世界数千万里外依旧如帘窥壁听神通显化,即使来至每一位隐忍着身前,依旧不为其所知。

  于是,在他眼中如同草芥般地收割行动正式开启,道道无形能量锋芒,兀显在每一处幻象存身之处,每经一处,转眼间便成了一具匿身尸骨藏存之地,不留一丝残魂游离。

  无论酷暑还是严寒景致覆盖,无尽杀机隐匿在一抹嘲讽笑意里,只是一日时间,他便辗转于百万里之内,灭杀了此等状态下的仙人性命,已达两千人。

  他心内无丝毫不忍之念,这些处心久待饵食之辈,内心隐藏更深沉谋害之意,相比光明正大为战者,堪称不善,降之百殃之举实为最佳了结方式。

  无论仙神两界,中道之所以夭於众难,便是这等巧伪趋利之辈猖獗,方使得贪、瞋、痴不善之根大行其事。

  刘君怀眼中这些善伪之人,已跳脱战术本身,被他视之当取之辈,令其犹如痼疾般深恶痛觉,此般屠戮下来,一日里也未见丝毫心魔趁虚而入,便是他内心执念贵正所证达。

  他却不知自己此举,在那些暗中关注人眼中充满了茫然与惊惧,皆是在于刘君怀此等猎杀手段之诡异善为。

  一日时间里,此人便是灭杀了一千余名各阶仙人性命,更有不下几十件神器收取。

  这便使得其人手中名次牌,飞速越涨至不足两万,这番高涨晋级速度,即是神人进入此地,也不能由此傲娇战绩。

  毕竟场景设置与兽穷则啮后的无所不用其极,会令得道尽途殚般困境末途下的,各种藏匿手段无计其数,纵是神通最是洞彻,总有不察之地苟存

  但看眼下形势,旁人尚且茫然不知,丝毫未曾意识到,有如此惊天杀神降临,又哪里像是血腥杀戮后的血色悲凉境地,秘地内平淡静默一如往日,偶尔出现的杀戮场面,只是数百万里苍莽里的一点血意沾点而已。

  千多人性命丢失,便应是血腥遍及存在,要知道仙尊仙帝间争斗,动辄战意浩荡,惊天动地,哪像这般静寂得有些诡异迷离。

  这些人心底里的极大惊疑,却是刘君怀此时心内的极度舒爽,且不讲名次的飞速上升,单是那几十件神器,就足以令他喜笑颜开了。

  况且今日里战役,不见杀机四溢,火焰硝烟,与厚重浑实威势铺展,更未有血液挥洒与濒临嘶吼。

  无尽杀机只出现在惊鸿一瞥般地突兀里,未见翩若惊鸿般去势撩人,也没有婉若游龙的矫健与灵凌。

  只会有时间流逝如洗涤旧迹,于无声无息里岁月蹉跎与轮回辗转,又如花开花谢般地默默无语,一切均发生在流年飘零的落魂迷尘间。

  凉风晚送,吹落思绪零乱,刘君怀隐身在无尽黑暗里,任由体内仙元缓缓回复,他身体上已经隐隐多了一层薄霜,心中也充斥着一种淡然冷漠感。

  那种冷漠之意,便是他绝杀每一人后的眼中神色显现,既无使人处于绝境后的残忍与嗜血,也无战力斐然里那种慰喜。

  虎落平阳日般绝望,风云再起时之豪情,似乎与他遥相隔绝,只是神器到手时的一抹笑意,仿佛才方显他热血沸腾的真实一面。

  他却知此种杀戮境地里的平稳心态才是至要,战力斐然后的欣喜,远不如自身境界晋级时的喜悦更加切实。

  某些时候,此等欣喜尚不如与日间亲人故交间的喜笑颜开,他更乐于将这些收获与身边人尽数分享,他这般心态,若是被旁人得知,定会心下暗恨不知所谓,却不知刘君怀此时对于天道的理解,已然超越了获取之喜。

  他所缺憾的只是对于失去之悲的掌控能力,不过在他看来,若是人类失去了那些亲情间暖意与悲凉,证道与否着实不再重要。

  他所向往的是一种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强大,而不是世情冷漠后的势倾天下与睨睥众生,弃世绝尘在他看来,绝非至知厚德之境,他深信世间关于圣人间种种传说,并无众人所传诵的那般决绝淡漠,应该会有更深层次不为人知。

  只是这些与他如今境遇相距实在遥远,诸般念头在他一转念便消失不见。

  翌日清阳乍现之际,刘君怀再次踏上了杀戮之行,他心中未有愤怒痛恨,亦或是凶戾悲欢,只是谨慎里挟带着更细致探寻,若粗若细若近若远,皆在他镜像世界里一切悉见,接下来所做的只是潜行而至罢了。

  此时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虽依旧身处酷热之境,但他已是对这一切情景演化视若无睹,下一刻,剑芒陡然一闪,白衣身影突兀间现身,一剑刺穿了那潜心沉浸身影的心窝。

  刘君怀并不是一味隐身不出,有着镜像世界所把持,他更乐于捕捉游荡于空间天地四处的法则气息。

  灵魂空间的特异存在,使得他只需要专心攫取便是,自有灵魂空间自主炼化与凝结一切七种天地法则悟会所得,并负责灵魂与精神意念的独立存在,而与天道气息区别开来,从而凝实出属于刘君怀自己的圆满法则。

  灵魂空间之未来,即是超越了天道的存在,也就是天地法则完美铺就后的,法则气息超越天地之数,铸就大道开始。

  身居此等神奇之物,注定刘君怀寻道之路非同寻常所见,而且它在主导刘君怀行使自己的道同时,并与天道不相冲突,只是将自己的道无限放大。

  灵魂空间越是这般进阶,越令刘君怀深畏天眼通至高深邃,他相信自己重生前,被那位强行安置这枚天眼通种子之人,即使当时那名老和尚未将天眼通真正修得,但也会深知其中玄奇。

  更多时候回想起来,他更认为老和尚是被某种意识所遣派,之所以被他视为意识而不是某人某种势力,只因天眼通那神乎其神的智慧与极深因缘意志。

  此种因缘,就比如树之生长,种子是最重要之因,土地、阳光、水分是次要之缘。

  而他自身存在即是因之所在,诸般神奇获得才是那次要之缘,此番因缘和合而成隐喻,在他意识里还只是雏形,但他冥冥之中总觉得距离明晰那一日愈加靠近,他能有此殊胜因缘,皆与恍似虚无里的那只苍黄巨眼密切相关。

  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天命之格,要远超后来所知的应劫者身份,虽然此种天命之格,早在自己修为甚为低下之时便已得知,而所推演出来之人,同样为修为甚为不堪的阗殛老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