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三层凶极之地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三层凶极之地

  嗜血三星乍一在刘君怀体外出现,浓郁血腥杀戮气息,便是肆意铺展开来,一股恐怖杀气旋即弥漫在四野,如地狱恶魔般吞噬力已经释放,即令四周温度愈加彻骨冰寒。⊙,

  随嗜血三星倏然间血光四射,猛地化作一道血光飞扑直上,死亡与血腥恐怖意境瞬间生。

  冷酷现实的悲凉气息蔓延之处,嗜血三星的凌厉煞气已是破体而出,随着一阵轻微嗡鸣声响过,血光中丝丝黑气耀眼一片,犹如实质凶煞之气已将那处杀机煞气涌荡之地铺满。

  狼餐虎噬之音里,噍嚼吞咽引带起黑色雾气蠕动不已,蓬蓬杀机煞气如气泡破裂般崩碎之音不绝于耳,阴冷诡异气息四溅!

  愈加血红的嗜血三星中,散发着妖冶狠厉,啖噬吐吞出驳杂凌乱的郁结之气,污秽与腥膻堆积出如山般厚重沉浊,无尽秽渍不多时便挥散在数万里范围内。

  弥散着污浊的空气,令人窒息,潢污行潦之中又有阴冷残暴席卷而出,奸邪妄施毫无约束四下里泛延,所经之处,瞬间便有浑浊之气渲染。

  与道义仿佛有着荒诞背离寓意的残暴如斯,却是将那怨气充积之地十足震赫,号称十世怨气的怨毒积恶存在,在嗜血三星的狂暴吞噬下,也显得畏缩怯懦之极。

  只是半柱香时间,方圆万里的凶戾之气,便似陷入无穷无尽湛溺累绁之中,湛积数万年的至阴至邪恶气,已被嗜血三星的凌厉煞气所碾压。

  狂暴煞气骤然像是怒海狂涛般凭空掀起巨浪,夹裹着浩荡恐怖威压,呼啸着倾覆而下,数百丈暴烈能量肆意蚕食着死寂之中凶戾猛贪,血色身影悍戾贪肆,势不可挡!

  良久之后,强悍暴虐之势,在刘君怀的一道意念传递中松缓下来,那一方天地凶戾沁蚀已然被吞噬一空。

  只见他手掌张开,便有数块寒鸦阴石被吸入掌中,细细观测,其上阴邪之气已被压制到一旁,颤栗着委作一团。

  刘君怀的双手也是迅速结出一道道奇异印决,伴随着印决成型,手中寒鸦阴石便是被完整封印起来,随手丢掷与储物戒,再也感受不到它的戾厉鲜活。

  此处却是有着数百块寒鸦阴石,尽皆被刘君怀这般收取,像是如此凶戾之地,在二层空间还有数百处,也足够嗜血三星所吞噬了。

  本来对于刘君怀的制止还仿佛有着丝缕不满之意,刘君怀心念所达,嗜血三星也是瞬间明晓,周身立时颤动出阵阵蜂鸣之音,显然是喜悦非常。

  因为二层空间环境的恶劣,此地历练仙人实在是稀少的可怜,但也不代表有心思诡异者存在。

  只不过辗转过三处这般地界,刘君怀便是探寻出两人隐藏在某一处。

  刘君怀却是未做丝毫隐身敛息动作,有心验证嗜血三星进化至何等程度,取出嗜血三星一霎那,便可感知到血煞之气的迅疾蔓延。

  欢快的剑鸣声中,嗜血三星血光四射,化作血光飞驰如电。

  吞噬嗜血气芒直冲云霄,一股血煞之气瞬时弥漫一方天地,盛大威压铺满之际,漫天煞气幻作黑色雾气泛延。

  这般凶蛮戾气,与虚空气息磨擦产生猎猎气流凌乱纷飞景象,早惊呆了那暗中隐藏之人。

  尚不及猜测是否为着自己而来,已被狂暴煞气骤然锁定,虽贵为仙帝中期修为,那人却是深感无力感与极度恐惧缠身,因过分恐惧而引起的寒冷而颤抖不止,战栗瞬间布满全身。

  那嗜血气芒便是锁定猎物的由来,就如同剑意或是锋芒锐意,即为攻击力的锐芒添加,亦为禁锢被攻击方的威势加持。

  那人的无力感,便是嗜血三星实际战力远超于他,只是威势所到,便令他浑身动弹不得。

  在嗜血三星身形没入他身体之时,气血已被顷刻间吸食一空,化为一层干瘪铺展在隐身之处,蓬蓬血色莲花绽放之势却是刚刚展开。

  血色莲花砰然在原地爆裂,血光如流星雨飘散,妖艳美丽中说不出诡异可怖,其势不减,伴随那霹雳轰鸣声,血煞之气瞬间倾覆,将那一方范围眨眼间化为一片焦土。

  即使刘君怀不是第一次见到嗜血三星的凶残,却那种极致震撼感,依旧令他体内血液不受控制翻腾,有着涨破血管破体而出的惊栗瞬间生成。

  嗜血三星每一次的吞噬生灵气血,便会产生嗜血气芒,却是刘君怀可以炼化为自身能力存储。

  这嗜血气芒可当做单独能量,也可化作技法气芒,前者可融汇于任何一种技法之内,后者则可作为无形剑芒攻击。

  而且它包含嗜血三星那恐怖吞噬气血功能,若是汇入到杀戮道纹当中,无疑令自己的杀戮道纹愈加完整,足以替代再行感悟。

  嗜血三星剑身内,刻有掠夺精血命元阵法,可以剥夺那些生灵精血元气,转化为自身能量。

  精血充足,能量自然也充足,除了嗜血三星自身需要之外,多余的也就自然传递到刘君怀的身体中了。

  而这种经过了粹炼的精血能量,即是生命力了,生命力是最精粹能量,寿命延长的同时,自身也会受到气血滋养,变得更加强大而充满生机。

  见到此时的嗜血三星如此强悍威势,索性便不再让其回到体内,任由它在虚空里四下穿梭。

  星象塔二层空间,整个被阴煞之气所笼罩,历练仙人自是极少,刘君怀甚至将毁灭法则与吞噬法则全部释放出来。

  单独取出一枚储物戒,收起封印后的寒鸦阴石,一路行来,所向披靡,竟是压迫得百万里恣凶稔恶气息,均呈跼蹐不安畏缩形态,战战兢兢,如临恶魔降临。

  但刘君怀此等威风之举,持续了不过三成范围,饱噬戾气能量的嗜血三星,便再也吞不下再多大补之物,不待刘君怀吩咐,便一头窜回他体内,顷刻间进入沉睡状态。

  刘君怀脸色一变,快速收起两道法则,转瞬进入第三层通道处。

  这数日里只找到二十几名仙人隐藏,却是寻找到几十件神器收入囊中。

  算上不计其数的寒鸦阴石,刘君怀的名次牌居然又是飙升万名,现在排名仅在一万零几百名处。

  他却不知有人在暗暗松了一口气,按照他这种收取寒鸦阴石手段,若是再行继续下去,怕是星象塔二层空间,从此就失去了存在意义。

  好在刘君怀似乎厌倦了那种枯燥收取,终于离开,进入下一层面。

  星象塔三层空间,已换做一处电弧彩虹遍及之地,奇异飘渺的电弧虹,偶尔伴随卷云出现,形状飘渺,如流云似火焰,在瓦蓝天际映衬下,看起来很是壮丽炫彩,煞是不可思议。

  但这种美丽只是表象而已,红霞蜃景下,却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幽深黑莽湖面,湖周群山环抱,其状如戟,直刺长空,呈犬牙交错状突兀崛起,湖水黑浪滚滚,一片妖气,两相交映,竟是倒映出一副地倾天斜诡异景象。

  湖水与天际间,每逢卷云风卷而起,便有无尽细碎电弧四下里迸溅,闪耀着电光火花,在空气中发出爆裂巨响,随后竟是能够掉头弯曲回转,去势如电迅猛至极,像是灵蛇一般诡异非常。

  那电弧内,有阵阵高压电流不时流转溢出,闪烁着各色闪光,噼啪响彻天地。

  在接触下方水面一霎那,居然可以触电般反弹倒射,柔韧如灵蛇,敏捷如鬼魅,反应迅疾无比,转眼间便能星驰电走而去,不沾得半点妖气。

  而且电弧呈现形式,更有极光形态显化,相对于漫天流光溢彩的电弧,那同样多彩极光虽不常见,但却具有宇宙间最迅疾辐射速度,比之光速也不多让。

  其势如长虹贯日,乍现即逝,且会于途中上下纵横散裂成无数带状极光,爆发出五彩缤纷,随处可见的光芒里,极光射线贯穿一方天地,威势却是电流爆发冲击波的数倍以上。

  而极地之光本就具有消魂蚀骨般极致蠹蚀之物,其中既有无尽岁月流逝蚀剥之力,也有日月方奥征云杀气留存,极致腐蚀与极致罡锋并存之物,才是刘君怀最为忌惮之物。

  那灼热杀气可穿透一切物质,在此地出现,却是诡异的不曾射入湖面,似乎很是惧怕黑浪滚滚之中妖气,令刘君怀大感兴致。

  只是此地的凶险,已是超越了刘君怀之前所见一切,而且同样数百万里范围的星象塔三层空间,竟是不见一名仙人身影出现在湖面之上。

  仙人尽皆躲藏在湖周群山里,于犬牙交错的山峰之间游走,远远躲避开电弧彩虹与妖气笼罩之地。

  刘君怀心下并不焦急,倒是寻得一处山坳狭缝,隐身于内,在镜像世界里细细笼罩探识。

  只是寥寥百息,刘君怀的探识力便发现进入星象塔之初,所遇见的那个三人团伙,这三人看来在这其间,显然混迹了许久,能够始终存活,至少说明像他三人这般联合起来的,应该不多。

  因为他们仅仅是一名仙帝后期带领着两名中期,其实际战斗力并不彰显,能够存活至今,明显只是依靠陷阱捡漏,并不施行主动出击策略。

  此时的三人,又在某一山路蜿蜒深邃之地,设下了一处霞光艳影般地幻象陷阱,然后隐身在危峰兀立的怪石嶙峋之中。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