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循崖度壑,穿罅破石

第九百五十九章 循崖度壑,穿罅破石

  刘君怀所引起的一番天地异象,令众历练者均深受其惠,但那般剧烈天地异象变幻,也使得众仙人对于此处空间,心生畏惧之念,接下来便是寻得路径,纷纷离开三层空间。

  刘君怀也未有多少留滞此地念想,九层的星象塔还有六层未曾进入,令他很是期待。

  在塔内越是久呆,越让他心生敬佩之意,相比于自己所收取的智慧塔,似乎此塔更具有实际效用。

  虽然智慧塔还有进化空间,但以目前状态显示,尚不足以与这处历练之地相提并论。

  星象塔内存在,更加丰富与寓意深邃,其号称杀戮之地,并无一丝妄言之处,能将万般险难炼制出来,已不是普通圣人所能够做到的。

  进入第四层空间,果然又换了一番场景,此时呈现在他眼前一副美妙幻境,奇妙景象欣然展现,犹如织锦上面的装饰图案般绚丽。

  此时,旭日刚在极远奇峰露出小小一角,辉映着朝霞,仿似刚从高炉里倾泄出来的钢水,光芒四射,令人不敢张开眼睛直视。

  未过得多久,红日冉冉上升,光照云海,五彩纷披,灿若锦绣。

  一股强劲山风吹来,云烟四散,峰壑松石,在彩色云海中时隐时现,瞬息万变,朵朵白云像对对白色蝴蝶,围绕山峦,翩翩起舞。

  满山翠绿像波涛滚滚绿色海洋,一座座青山只露出山尖一隅,仿佛是大海中小岛,时隐时现在云雾之中,使人感到如入仙境。

  更有危峰兀立,崖壁陡似斧削,山石如断,层叠里隐现仙人身影在其间布出隐秘禁制。

  除开在刘君怀镜像世界里显现出来的隐藏着,整个四层空间,带给他最为关注之地,便是花形娇艳似日轮的食人花。

  此一层面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带,几乎无处不在,食人花便是错落于这两种地界,红褐色食人花呈铺天盖地般铺展。

  食人花一种神秘植物,有着动物般某些习性,依靠吞噬灵性生物气血进化。

  一株成年食人花,至少要吞食吃过十条鲜活生命,方能绽开出一朵花蕊,十而有一,也就是十朵花里经过不断生物鲜活生命供养,才能接出一个绿色果实。

  待得全部十枚果实结出,其中最为强壮一枚,需要吞噬同时结果的另外九枚果实,此枚绿色果实才会从绿到褐红再熟成滴血的赤红。

  那时那唯一一枚食人果就成为世间珍品,可以成为九级太玄四象丹最完美丹蕴刻画物。

  太玄四象丹者,实乃宇宙生成、事物发展规律最契合神丹,与紫府入虚丹同为探寻圣道所必备辅助,用来诱引天道演化规律暗喻,指导地道万事万物形成既有原理之用。

  对于穷究天地剖判、宇宙演化,有更直接表述,实为圣药级别道蕴衍化统属。

  但成熟赤红食人果形成太过艰难,身旁有天璇氤魂草伴生之株,方有完美成熟可能性。

  天璇氤魂草,乃是一种诞生于阴阳交界之处的雄雌同体植物,传说中的缘定生死的凄楚之花,与开在黄泉之路上的彼岸花极其相似。

  此类天璇氤魂草,花开时会衍生出一缕荼蘼之气,荼蘼之气为万般花季终结之气,开到荼蘼花事了,便是讲述这韶华胜极后的万花凋谢,凄楚二字的由来,便是因此而生成。

  食人果,本为自然万物演化规律蕴理极为接近天道之物,只有荼蘼之气加以渲染,才表明下一轮回间承前启后的开始,未有荼蘼之气伴生左右,食人果终不能达到最完美成熟状态。

  而天璇氤魂草,未曾开花之前,会有奇毒无比毒液傍身,毒液挥发之时,同时具有隐形功效,使得食人花身侧有天璇氤魂草伴生,也属于极为隐密形态。

  四层空间有这两种吞噬气血与毒泷恶雾环境,便是对于历练者神识敏锐、气息感知方面的考验之地。

  此二类植物,均属于常年经受烈日灼烧,冰寒冻彻的火冰两重极端环境生存之物,对于成长条件极为苛刻。

  这也使得四层空间白日里阳光温暖,微风和煦,天气晴好,入夜却是凄风苦雨、冷霜冰雪不绝,与刘君怀初入此地,所见到的云海锦绣恕不相同。

  探识清楚,刘君怀也就不再耽搁时间,他首先飞临之地,便是一处密林幽深里的土丘之后。

  土丘下有一寒潭明澈,里面沙石清晰可见。

  在寒潭左侧,有冰凉气息呼啸吹拂之地,便有一名仙帝中期隐身于此。

  寒潭中心处,便是一株食人花衍生之地,隐隐有种力量好似一股禁制之力,忽强忽弱,来回变幻着。

  下一刻,那人只觉得寒风吹拂而过,使得他眼帘一抹异色闪过,却是惊觉一道白袍衣袖闪动,抬眼目光所及,已是一道金色光芒顷刻间贯体而过。

  下意识的恐惧之意乍起,便是无尽死气蔓延而至,那人只来得及自两眸闪过一抹不解,便已身死道消。

  刘君怀的注意力已经关注到那株食人花之上,未有成熟食人果的食人花,只能当做恶物看待,它身旁若是有伴生天璇氤魂草,却是七级天璇辟毒丹主要辅料。

  但对于单独存在的食人花,刘君怀深感怀疑其有提升积分作用,毕竟漫山遍野的气血吞噬之物,多有留待只会有,四周环境那种平衡被打破之嫌。

  像是他眼前这株食人花,已有六枚食人果生成,这需要至少六十具鲜活生灵供给。

  耗费百息,将食人花身旁禁制破解,便有道道强劲冰寒之力,忽然间炸开,冰芒闪烁中,直接朝着刘君怀迸射而来。

  冰寒之力,好似冰窟万年冰寒一般致寒逼人,几乎瞬间便把刘君怀身旁空间给彻底冰冻。

  刘君怀掌中一蓬天火施出,光焰闪烁,如火炉熊熊燃烧,爆发出通天火焰,化作一团火球恍若一道流光,趋势如电。

  爆裂声里,烟火盛开丛中,吞噬道纹符文翻滚,云霞蒸腾,散发出气势气吞山河,猛的席卷上去,如火山喷发般,盛光轰鸣。

  炙热掀起无尽气浪,如岩浆般火烫四溅,滔天火海席卷而过,顷刻将万年冰寒吞噬一空。

  火势不减,烈焰中一丛吞噬之力化作巨口,转眼将那一株食人花一口吞没,奇臭无比的黑气升腾之时,刘君怀已是身形一个舒展,迅疾远远遁去。

  闲隙里,刘君怀探过名次牌,果然有了三个名次的提升,他心下立时舒爽起来。

  辗转于数座山峰谷壑间,一日时间,百多名隐藏仙人,三百多株食人花,均被他换为名次提升,到得晚间时分,已是有了一千名次晋升。

  夜幕天色漆黑压天,冷风呼呼倾扫贯透着峰间四处,天际边,隐隐响起了一阵隆隆声音,未过得半柱香时间,已是滂沱大雨狂暴倾泻下来。

  刘君怀却是宛若无视那等恶劣天气,无形空间领域里,身影化作道道流光,在夜空雨幕之中仿佛闪电频闪,不停地劈闪而过。

  暴雨冲刷下,血水流淌,生机消弭,在仙人尸体尚在不时地颤动抽搐之时,他一时再次瞬移至另一人身旁。

  暴雨无休无止,有远雷铺展在天地间,与骤雨纷杂倾落之势,密织出巨大震憾声连成一片。

  在此番剧烈声响掩饰之下,刘君怀也不再顾忌威势,每到一人身后,便是浑身能量爆射出来,强大力量直接涌灌下去,连连爆响带走仙人与食人花生机。

  连续十二个时辰里,刘君怀探识中隐藏仙人已然消失大半,但一株天璇氤魂草也未曾出现,着实令得他郁闷非常。

  那成熟至赤红食人果,自然是更无踪影,在佛晓之时,他终于静下心来,思虑另一种捕杀方式。

  待得旭日朝霞再起之时,刘君怀的镜像世界,更关注那些烟波浩渺,聚散奔突之地,那些奇异景观横生之处,逐渐令他重视起来。

  索性便放弃了仙人所在之地,一心去探寻些迷蒙隐雾与险峰孤松存在。

  那天璇氤魂草,毒液挥发之处,具有隐形功效,却不是寻常仙人所能够察觉,刘君怀很是为着自己的一时愚钝,心生强烈不满之意。

  半日里循崖度壑,穿罅破石,探寻过几多恍似禁制绰约之地,终于在午时许,寻得一处倒悬绝壁夹缝里,有着薄薄毒雾禁制所在。

  那处毒雾禁制,竟是颇具灵性的,将一抹食人花红褐色也遮掩起来,怪不得他的镜像世界,也极难探识出此地的隐约艰涩感知。

  此处虽为云收半空之地,绝壁夹缝里却是有叮咚山泉鸣石涧之音,低沉地籁响岩风,呼呼流转于岩隙之间。

  薄薄毒雾呈潮湿雾状弥散,有舒缓氤氲流转在雾气中显化,法则自然蕴意涌荡,如梦似幻,玄奥气息致远深邃!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