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六十一章 神兽助战

第九百六十一章 神兽助战

  星象塔第五层空间,才是一处真正杀戮之地,虽此时天地间大雨倾盆,依旧可见数百年仙帝各阶,陷入无尽战意当中。◇↓,

  刘君怀探识力所到之处,入目参与者均是流露出强者霸气气息,周身皆缭绕着能量电光或是悍极威压,漫天滂沱暴雨仿佛被全部无形地阻隔。

  更有无数道身影闪电般破空赶赴,不时可见大片火光燃烧,焚烧着地面上尸体。

  或是一定范围内灭绝之气铺展开来,嗤嗤腐灼着雨水与血肉。

  不过这番群战里,还是纯阳能量爆发更频繁一些,此处历练之地,本就是为对付魔族而重重筛选,毕竟此等能量方是魔族血脉最为畏惧之物。

  无穷杀戮,是星象塔秘地历练者最快速成长方式,且属于单纯战力之间最简单粗暴对峙。

  几眼探寻下来,也不时有战力稍低者,捏碎号码牌消失在原地。

  相比于那些光明正大战斗者,这一层入口处隐藏之人,所作所为便是属于极端恶劣之举。

  这五人便被刘君怀所深深厌恶,在他心内已是确定了必杀意念。

  主意打定,他身影再次潜回到入口附近,此时的五人,已分作无处方位隐身于各种遮掩物体身后。

  不远处的乱战,虽然一时半会儿不会波及到此地,多做些屏蔽手段还是甚为必要的。

  只可惜这些人已被隐藏更深的刘君怀所惦记,三位仙帝中期,两位仙帝后期,虽然不是他所能正常面对的,但他随时隐身现身能力,却是各个击破的极佳手段。

  就在他们一无所知之时,刘君怀已将目标对准了一位仙帝中期,归一衍剑在手,周身血液流转已在加速,心中杀戮意念突生。

  在那人身后,剑身递出数尺,方才有仙元涌入,破空声音乍起之时,剑身上缠绕着丝丝剑意,亦如锋芒细线,在倏然入体的霎那间,迸射出无数金色细碎罡芒。

  无数细碎贯通孔洞,在那人身上显现瞬间,刘君怀身形诡秘至极在半空消失,那迸射出来的破灭之势,才在毁灭剑光骤起之时砰然炸开。

  那人未曾来得及有半声哀鸣,身躯已是化作枯黄粉末般齑粉飞落。

  阴森修罗气息倏然降临、消失,只是发生在几息之内,旁人之间的那人身上光亮乍现,便是被一蓬粉灰所纷扰。

  剩余四人口中疾呼出声,顷刻间围拢上来,神念探识,却是不见一丝可疑身迹,眼神中的骇然如镌铭般深刻。

  他们均知自己一行人遭受到了反袭杀,虽不知敌人具体情形,但也瞬间明白,之前的文博仙帝应该已遭毒手。

  仙帝后期强人,被人斩杀于无迹可寻,此间所昭显寓意不言自明,四人之前那种发乎于心的优越感,已是再也张狂不得。

  几人无人开口讲话,不约而同地贴背面向四处,将神念感知运转至极致,拼了命去探寻哪怕毫厘敌人踪迹。

  他们此时心中很是郁闷,每一名仙帝中期,在这天残岛内已是至高身份存在,即使面对一名仙帝后期,也能在面上保留一份该有的尊严。

  却是不料想,即使这般存在,也是无声无息在这样一片密林中,稀里糊涂的丢掉了性命,甚至与敌人未曾有一丝照面机会。

  就在几人心中忐忑惶恐之际,他们头顶高空忽然一阵寒风凛冽而过,一道青冥浩荡自半空疾速掠过,口中一声凄厉长鸣刺穿天际,玄奥诡异音节,挟带着漫天嚣戾凶悍之音,激起虚空乱流翻滚。

  相隔数十里虚空,那几人也深刻感受到,空中掠过之物所展现出的浩大威势,显然超越了仙帝后期。

  他们只是心念略一流转,旋即遍体生寒感觉顿生,体内灵魂气息受到惊吓般翻涌,一种无能为力之感徒起。

  那虚空掠过的正是那只仓骥鸟,凌飞至百里倏然返身回转,不待那几人重回它视线之内,浑身已是抖动出一股奇特波动,震动间颈部蠕动出一股灵魂能量,迸射而出,随尖喙突兀张开,化作玄奥诡异音波,趋势如光波。

  而此时它的身形已如流光幻影,咻地一声来到几人头顶十里范围,口中尖锐鸣啸在它两眸黑洞般腥芒注视下,暴虐狠戾愈加彰显。

  那四人如临大敌,漫身仙元能量澔涛如海,使得空气中爆发出阵阵轰鸣,周围虚空无色气浪涌动,可怕威起之势使得那方空间隐隐颤动不休。

  却不料几人眼望虚空,严阵以待之时,四人心中竟是隐隐生出一丝不安之意,似有森寒杀意,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将他们身形锁定。

  不及他们心中有所警醒,天玄骨弓已在刘君怀身前显现,黝黑躯干上有道道流光韵起,平静竖立在虚空,一股无形威压散播开来,夹带着一种令人震颤的高贵与威严。

  三支帝木灵矢出现在手中,天玄骨弓弓弦竟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嗡嗡”声,随三声咻音微鸣,金光耀眼之处,光芒爆绽,帝木灵矢已激射而去,所过之处,虚空乱流翻涌,空间屏障瞬即被撕得粉碎。

  箭头位置形成刺眼亮光,无尽罡锋加持着锐利锋芒,恐怖穿透力挟带雷霆万钧之力,化作三道流光,如电趋势刺破虚空一切阻碍。

  一股骇极了的恐惧感徒然升起,杀戮气息所带来极度危险,令那几人徒生绝望。

  此时仓骥鸟贯穿力罡烈音波攻击已临及,蜘蛛网般密集裂痕延伸在音波轨迹后显现,苍黄蹉跎中散发着迷蒙光线喷涌,音波所波及之处,令得那一方虚空都有地动山摇感觉,地面也是剧烈震颤起来。

  “轰!”

  四人周身骤然乍起暴虐气息涌荡,旋即篷连出一层厚重能量光罩护体,与尖利音波相撞迸射出百丈流光闪烁。

  虚空某处,猛然间又是出现一声低吼,好似在天地之初,爆发出来的亘古原音!

  却是仓骥鸟身后背翼处,突兀窜出六翼金鹏凌空悬浮,铺展开垂云般六翼,锐利双爪舞动,周身红光漩涡翻滚萦绕。

  强大到令人窒息气息瞬间倾覆而下,暴戾嗜血煞气如潮水般喷涌,只是顷刻间便将四人身周百丈笼罩,一种强烈毁灭气息凄厉倾扑而上。

  那几人慌乱间,拼命疯狂舞动激荡起漫天能量涌乱,护体神芒光芒四射,电光闪动间,惊起一方天地风云鼓动。

  说时迟,那时快,刘君怀的三支帝木灵矢,已呈品字形骤然而至,去势宛如贯穿苍穹之威,在虚空划过三道璀璨流星轨迹。

  急驰中,第一只帝木灵矢表层瞬间亮起了一层炙亮神芒,顷刻间击穿几人护体光罩,在一股焦臭气味中一穿而过,在一名仙帝后期左胸,击出个拳头大小血洞,其身体也被强劲箭势带出十几丈,在虚空中扑倒。

  第二支帝木灵矢临及之时,余下三人惊惧之意将消,漫身战栗又起,耀眼金色光芒闪耀中,箭势化作流光虚影,犹如电光石火,贯穿一人胸前,自后心处窜出。

  那人神智短暂呆滞,自身却是瞬间被一层黑雾般杀戮气息所笼罩,口中凄厉呼声还未传出,目眦尽裂中,眼见得箭势穿透之处,骨肉化为一团灰烬,迅疾在全身蔓延开来!

  此人瞳孔在灰烬蔓延瞬间被骇极神色所溢满,下一刻身体化为阵阵粉灰飘散,转瞬弥散于微风舞动当中。

  第三支箭势更是可怕至极,一阵嗡鸣声,恍若洪钟大吕一般,嗡然响彻,来势漆黑凄厉如鬼魅,满溢着毁灭与杀戮法则气息而至,随一道光幕明灭闪烁间轰然爆裂开来。

  毁天裂地之势旋即袭身,所经之处阴森杀气迅疾铺展,破碎空间,空间乱流瞬间凝滞!

  阴森爆裂之势,夹裹着领域空间之力,无声贯穿剩余两人躯体,身上道道龟裂丛生,裂纹之中还有缕缕毁灭之气溢出,满身气血与骨骼血肉被领域空间之力剥离开来,剔骨般疼痛只产生于几息中,转眼间湮灭于神魂俱灭当中。

  六翼金鹏与仓骥鸟仰天尖鸣里,被刘君怀瞬间收回混沌空间,虚空里漫天气流涌动顿消,烟尘四散里,几枚储物戒,方才嘡啷啷跌落在地面。

  现场只余得那名左胸被击穿的仙帝后期,狂暴力道里有杀戮法则纹路流转,他只感觉全身冷汗下,杀戮法则在他体内急速运转,使其已被一阵狂莽煞气锁定,恍若是毁灭世间一般,令他漫身彻骨冰凉,再也动惮不得。

  刘君怀身影在极远处暴飞而至,转眼间已经降临那人身前,居高临下,仿似俯瞰,冷然中扬眉问道:

  “你等之人使得一副好手段,贵为仙帝中后期至强者,竟是生出这般下作之念!”

  那人好似一点不觉得有何愧疚之意,冷冷回道:

  “如此凶凛杀戮之地,难道要我等师门同来之人自相残杀?杀戮之地自然没有这诸多讲究,今日落入你手,也是实属战力不济,你又何必这许多言讽相讥?”

  听闻此人这般解读,刘君怀再也生不出责问之念,这人修身理念早已偏离的甚多,能够进阶到仙帝后期,也的确是种奇迹了。

  如何保持本心,才是寻道路上唯一把持,顺应天意将是本心之根本,如何将自然意志与修炼紧密结合,就是今生命运的注定所在。

  像是此人这般,已是将本心真正意志抹杀了,天道与人事之间行进轨迹相悖而驰,又怎地会有修为所成那一日!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