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七件宝衣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七件宝衣

  刘君怀所惊异得是,那亿万蛇族齐刷刷向着他频频颌首,金灿灿一片里,声势煞是浩荡,在他看来还多出了一抹憨态可掬。

  而此情此景在两位大妖看来,却是另一番解读,以致颇为不厚道的倾笑跌倒在地。

  其原因便是这亿万金晶巽蛇,完全听不懂人言,与之交流,也只是通过意念传递,金晶巽蛇这般点头应是之举,实际上只是感觉到刘君怀再做相关训导而已。

  但下一刻二位大妖却是再也笑不出半声,因它二位忽然感觉到,那无数蛇族看护群体,竟是将刘君怀瞬间视作了无上尊崇,刘君怀赫然被它们认作天道表率,翼戴天子,众遂拥戴汝为,他从此便为众妖眼内的才德全尽般圣人存在。

  念及于此,二位大妖徒然心生一股巨然震撼,它们知道金晶巽蛇虽灵智尚浅,却秉持圣灵为经纬,心念所达皆为着登峰造极之辈所驱使之。

  此等秉持言简意赅,在它们意识里属于理尽无遗所在,秉持未契於神明,履行或亏於恭恪,非神明君主所能改变。

  而刘君怀这般犹如神感至诚而降福佑之举,便被金晶巽蛇视作神明之德所差承,这般极度供奉心态生出,显然令它们感知到了更深层影响。

  刘君怀看到大妖神情瞬息变幻,甚感惊奇,忍不住出声相询,在得知二位大妖心内所想,哭笑不得的道:

  “它们灵智尚浅,你等二位前辈怎地也这般认知肤浅?我若是能替代圣人大能,又岂会来此地历练?金晶巽蛇只是偶得我些许好处,心底里有些感念罢了,待得几日之后,便会意识到其中实质所在!”

  天蛛大妖摇了摇头,“我与金晶巽蛇乃是同族旁类,所秉承执念却是丝毫未有差异!相反,越是它们那等灵智尚浅之辈,越是能更深刻体会到圣祖龙息其中三味,只因他们认知单一但却不掺杂半点虚妄,所理解更会直达精髓所在!”

  赤霄大妖点头称是:“头脑简单,更易保持本质不被偏颇!以此看来,我等还是对恩公认知有所缺憾,这一点远不如金晶巽蛇们一根筋似得理解通直,想必恩公身上另有重责在身,莅临此地不能不说具有冥冥之意,显然金晶巽蛇比我等更感知清晰。”

  刘君怀摇头苦笑,“我身上却有隐情存在,却是事干重大,此时尚不是挑明之时,待得神界相会,便会有揭开谜底那一日!”

  他伸手指了指依旧跪拜一地的金晶巽蛇,正欲开口,却不料那亿万金晶巽蛇,又是频频颌首,以表认同刘君怀心意语念,令得刘君怀噗嗤一声喜乐开怀。

  见到刘君怀开心如斯,众金晶巽蛇皆是一脸欣喜升腾,面上不见眉梢,却有喜笑颜开舒展,一点也不显得突兀,甚是流转自如。

  天蛛大妖舒颜轻笑:“在他们看来,恩公微妨无方,不可测度,便是万能的无所不知,你口中所言它们不需要加以甄别,只要判定你语气中的号令与否便是了!”

  刘君怀也懒得再做谦言相驳,不由得问道:“那又该怎办与之交流?仙人意念与妖族意念有何相通之处?”

  天蛛大妖回道,“无须加以区分,就如同人、妖二族对于天地自然的共同感知,你心念所达,便是它们理会本能所达,二者间并无语言上的差别!”

  刘君怀尝试着意念传递命令,那亿万金晶巽蛇齐齐躬身站起,自动原地垂立,一副附耳倾听模样,神情甚为恭谨。

  “却不知能够借用它们一段时日?当然只是其中一二,千万之数已是甚巨了,只因我所从事殊为重大非常,容不得半点失误,有了它们倾力相助,便是多出了至少两成把握!”

  赤霄大妖哈哈大笑道:“现下它们已属君怀恩公之管辖,我想要它们像之前那样听从号令已是不能,需要全部跟随前往,也是你一念之间而已!”

  天蛛大妖也是面色斐然:“赤霄族长所言不假,而且此处蛇炎秘地,有蛇族圣祖一缕神念留存,那些金晶巽蛇是否存在意义不大!而且蛇族后代繁衍能力颇强,数万年前,留待此处的金晶巽蛇不过三十几只,这亿万之数均是数万年来的累迭而已!”

  刘君怀摆摆手笑道:“我索取这千万只,也只是把它们当做奇兵偶尔一现,重复使用既少了骑兵效用,也多出一种依赖,实际意义与自身发展相违背,再多也是派不上用场!”

  赤霄大妖点头,“一切均由恩公施为便可!我们还是早些进入藏宝地,也好尽快进入闭关状态,现下我心内早就一片火热了!”

  刘君怀晒笑道:“你现下有神龙精血入体,早已远超其他前辈,进阶神级也不过两三年便可达到!只是这恩公一词却不可再挂在嘴边,不要令晚辈生生低看了诸位前辈,再相见之日我等便是如同于一家人,此等颇显生疏称谓不要也罢!日后几位称呼我君怀便是了!”

  不待它们出言相拒,刘君怀摆手道:“我若有恩公称谓加身,于修行也有诸多不妥之处,还请前辈们理会小子我一番良苦真心!”

  于是二位大妖也就不再纠结此事,毕竟仙人修炼上与妖族有颇多不同之处,说不得其中有某种仙人忌讳存在,它们也就由得刘君怀之意便是。

  刘君怀随二位前行,需要通过无数金晶巽蛇所站立之地,见到刘君怀近到前来,众多金灿灿身影自动闪开一条通道,每一只金晶巽蛇两眸中,均闪烁着火热仰慕之色,倒是令得刘君怀心中有些不适之感。

  他意念所达,这无数金晶巽蛇口中齐齐嘶嘶声音不绝于耳,细长身躯躬弯做祗敬姿态,目送刘君怀远离此地。

  听得赤霄大妖一旁解读,方知它们口中声音是种虔恭忠信心念表达,类似于虔奉皇运,寅畏天威之意。

  金晶巽蛇通过意念传递,均知刘君怀并不会就此远离,也就不再有难舍之念,均纷纷顿坐一旁,潜心夯实神魂洗礼后的诸般蜕变凝练。

  刘君怀随二位大妖来至一处,鬼斧神工的奇峰异景遮掩之地,此处远远望及,便可见令人迷醉的宝物琉璃完美色彩笼罩,气雾蒸腾中各种仙草灵果随处可见。

  重峦叠嶂环绕着青山滴翠,这青山虽是低矮,却有着得天独厚的浓郁仙气氤氲,自然而然地孕育出源远流长的灵物异宝无数。

  这一处恍如短笛共流水的仙境,有缕缕红霞云缠雾绕,仿似幽兰香溢空谷,与那偶尔飘散过来的仙果醇香交汇,都沉浸在朦胧而又神秘的浓密仙雾当中。

  同样念动几道咒语,那红霞云雾倏然不见,一座幽深洞口显现在眼前,霜雪雾霾仙境般寒气丝丝溢出,好似萌生的梦境,万里青色朦胧在如丝的缠绵中。

  只是刚刚踏入其中,赤霄大妖便自入口处一个青色溢彩凹陷处,取出三件恍如皮毛所缝制兽皮斗篷:一件像太阳般闪耀,一件像月亮般流银,一件像星星般璀璨。

  “这是千兽皮所炼制神通斗篷!”天蛛大妖一旁低声道,“此乃藏宝地唯有的三件炼制之物,乃是某位圣人所遗留,被族中圣祖分赐三族,共有七件之多!传说七件凑齐,便可组成一件完整圣器,具体为何功用尚不得知!”

  见刘君怀颇有婉拒之意,一旁赤霄大妖接道:“族中圣祖留言,留待有缘者居之!而且这三件均可分做三件单独使用!第一件唤作烈阳影伞,能量灌注下可泛生百丈炽烈光华;再一件叫做四时精流银,可幻作四种神兽天赋神通施为;最后一件称作梵天古星衣,可勾连无尽星辰之力加持己身!”

  天蛛大妖不待刘君怀有所表示,便是说道:“圣祖曾放言,此为人族圣人所炼制,所产生效用也只有仙人方可完全发挥!再者,这三件宝衣均有屏蔽圣人以下境界者探识功用,我蛇族自身天赋神通,即有此等遮掩气息之术,此三件宝衣在我等之手如通鸡肋!”

  刘君怀摇头笑道:“既为圣人所炼制,哪里会是二位前辈口中所言如此不堪,不相瞒二位,小子我自身本具有遮掩气息之法,实乃凤凰一族的影化神通,此等屏蔽宝衣,在我手中也无甚多作用!”

  天蛛大妖大摇其头,笑道:“我观君怀你面呈桃花之相,实乃命犯桃花寓意非常,恐身边有多位红颜相伴!这三件宝衣,却另有玄机所在,会随心念所达,幻化为所心仪紫袍玉带,霓衣靓裳,却是君怀你之红颜所需宝物!”

  刘君怀心中大奇,没想到身为妖族却深知相术之道,大妖级别境界果然有超脱于普通妖兽智慧,着实令他有了些另眼相看之意。

  不过他心中听闻天蛛大妖这般解读,心中也有喜爱之念徒生,他很是好奇其余四件宝衣何处所在。

  七件宝衣却是恰好对应着自己七位准夫人,仿佛冥冥中为着他准备似得,使得刘君怀一时间心中喜意骤升!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