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碧麟妖皇

第九百六十九章 碧麟妖皇

  万千法则之力丝缕所凝实出的法则纹印,即是道纹成实质性显化,于眉心之间顷刻幻化神念之眸里倏闪而至,迸发出璀璨至极光华,挟带着威凛压迫之力,化作犀利锋芒,瞬间穿透防御阵首层禁制。

  生之力顷刻于其上铺展,此等天地间最难感悟力量,可演化天地间诸般伟力,虽只是初成,却也是五行之力进化后的五行能量衍变,乃五行蜕变后的五蕴不空祥瑞之气,这便是刘君怀感悟天地法则,与旁人最大不同之处。

  只是百息之后,防御阵上即有裂纹赫然出现,裂纹边缘处发出嘶嘶汩冒声响,清脆破碎声在下一刻轰然炸开,光华流转出道道法则之力横亘。

  玄奥气息瞬间涌至升腾$∨萬$∨書$∨吧,ww¤w.wa︽ns■@m而起,迸发出多彩光华晕荡四溢,随光华晕荡圈圈音波鼓胀,浓郁神念力量变成了涓涓细流,覆盖出条条生之力伸延,渗入,缠绕融会。

  毫厘崭新法则悟念,宛如游蛇一般游动在他识海深处,每呈一丝生得,便被灵魂空间拉扯出去,汩汩淡薄道蕴旋即倾覆而上,丝丝法则气息也在光芒闪烁中曲折凝实,细声里琴瑟出意固沉着。

  赤霄大妖与天蛛大妖默默互视两眼,眼神中均是流露出难以置信,以它们境界感知,赫然惊觉到一抹艰涩而滞重字符光影流离,自那神秘石盒之上缭绕不止,分明是其间法则不堪忍受其累,被强势剥离而出。

  刘君怀如此飞速探入辨识,且直接剥离炼化悟得之举,与其他仙人感悟方式具有着截然相异手段,已是超出二位大妖认知范围。

  此等简单粗暴,但并不伤及法则之力本身之方式,甚为出乎意表,实乃无所不达其极之事,它们的满腔骇然之意,已是如狂涛在翻涌。

  而此时防御阵之上有更多裂纹显现,随刘君怀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阵法奥妙已然完全被琢磨透彻,丝丝缕缕法则气息也在光芒闪烁中溢出,好似一条条光线,在其中纵横交错。

  渐渐有缕缕神纹烙印,凭空浮现在灵魂空间之内,汩汩祥云瑞气,也自其内流转至识海上空,随防御阵密织禁制寸寸断裂,彻底崩碎,直若流星消弭,自天而降的圣洁光芒,似如水般轻柔在识海内缭绕升腾。

  法则神辉在那一片天地之间,幻化出一张绚烂光幕,刹那间绽放出无尽璀璨光华,弘仁义之道气息如波涛浚流,沉而复起,安性命之真寓意贯穿其间,奔波聒天。

  法则浚流徐平之际,忽有隐约天音籁响而起,随物感动,播于形气,有崭新法则喻念协於律吕升腾。

  随“咔嚓”声不绝于耳,禁制内外结构,纷纷破坏殆尽,最后那缕上古禁制消失一霎那,神秘石盒倏分左右,但见一蓬紫色气雾悬浮而起,喷出一股强横能量,在神念引导下,一汪微型雾气缭绕其上的湖泽显现而出。

  湖泽气雾中隐约影绰里,赫然有双头紫环蛇自那浓绿湖水中探出,张口发出刺耳吼声如奔雷滚滚,震撼涌荡而出。

  赤霄大妖与天蛛大妖却是在此时此刻,忽然间齐齐一声惊骇欲绝呼叫,便是齐齐俯卧在地,身躯瑟瑟抖动里,口中已是声声喜极呼颂传起:

  “参见神祖大驾,后辈赤霄与天蛛这厢礼拜!”

  那双头紫环蛇,未被眼前倏然显现二位蛇族大妖所惊扰,只是眼神里撇过一抹惊异,便是将目光凝向刘君怀:

  “此间是小友将老朽赦释出来,却是在这里相行拜谢了!”

  言罢,便是凭空出现在当空,粗长尾部甩动出百丈绵长身躯,随紫光闪烁,犹如一道流光当空劈转溜滑,延绵身躯已化作位人族耄耋老者身形,在半空里遥向刘君怀躬身致谢。

  不待刘君怀有所感应,那老者再次开口道:“老朽久处龙湖,旷焉索居,因心神禁锢再无由长进,本以为便要老死此地,却不料今日里由你这般人类仙人所救赎,恐是冥冥中一缕天意命牵!”

  刘君怀忙回礼相请老者降下身形,投以详询目光。

  那老者言道:“三万年前,遭一人族老友所迫害,以耽沉之利欲,役老朽之筋骸,将老朽囚禁于此处龙湖之内!其中缘由曾百思不解,与近些年里才恍然有些许了悟”

  随着老者深蕴怨念的将一切缓缓表述出来,刘君怀这才对此位蛇族大能由来,心底里有了大体了解。

  能够进化至双头紫环蛇形态者,均是超越了人类神皇境界的妖皇境地,大妖之上划分为妖王、妖帝、妖皇,此位叫做碧麟妖皇者,便是蛇族三万年前极富盛名的妖皇后期蛇祖,已是无限接近于半圣之体。

  三万年前,碧麟妖皇受某一位神皇蛊惑,深入一处秘境,探寻所谓的妖族圣宝莲华焱楠藤,才被那名神皇所布下陷阱禁锢。

  那处陷阱为一圣器所化,随将一切生机屏蔽,但碧麟妖皇有龙湖这般同样圣器存在,早在万年前便被其炼化为本命法宝,碧麟妖皇将身魂隐在之内,才保得周全。

  那名神皇无法破解龙湖禁制,但也将整个龙湖封印在那件石盒当中,石盒亦为当年某位圣人所遗留储物圣器,虽不能将龙湖倾覆,却也可隔绝龙湖与外界自然气息勾连。

  碧麟妖皇便是在龙湖内苟且偷生至今日,修为也再无进展,三万年里寿限将至,却不料想心灰意冷之时,却是被刘君怀无意间释放出来。

  恍如再生之德下,碧麟妖皇自是对刘君怀有着近乎于感极淋涕之感,又见他与蛇族间极深渊源,自是恩若再生之念骤升。

  听闻赤霄大妖将今日所发生一一道来,刘君怀身居神龙、真龙龙息一事,再次震撼之下,还未有所表及,刘君怀暗中已是感知过碧麟妖皇秉性执持,早将一缕真龙精髓能量摄入它体内。

  碧麟妖皇霎那间感知,便觉一道青光在体内凭空闪烁而出,突兀晕荡出无数远古字符在当空铺展,倏然化作一条字符长龙轻啸,龙吟低回却婉转流长。

  紧接着一种令灵魂异常颤动能量,在它体内泛延开来,有强大威压秉持其中,泛青苍黄龙气倏兀灌体,喷放出汩汩青色玄气,令得它漫身气息瞬时间升腾。

  每一丝气息上扬,便使得碧麟妖皇遍生灵魂被洗净化之感,狂暴力量疯狂冲击流转,骇人威压扩散肆意窜行,痛入骨髓之感也相伴而来,这般来自灵魂深处之痛,让他仿佛置身炼狱一般,脸庞极度扭曲,心魂几番破碎。

  刘君怀随手摆动,阻止了二位大妖惊厥后的蠢蠢欲动,传音命其稍安勿躁,静待修为久滞后的碧麟妖皇潜心于血气身魂淬炼之中。

  随着每一个字符逐字消失,碧麟妖皇自身气势亦随青芒灌注而暴涨,在它体内引起阵阵轰鸣,各处经脉屏障也在狂暴龙气灌体猛烈撞击之下,犹若玻璃一般寸寸碎裂。

  它体内气血在转换为更高等级后,也在骤然暴涨,像是坐了火箭一般突飞猛进,只是这种提升速度反而令碧麟妖皇渐生胆战心惊之感,皆因此时体内一切巨变,早已脱离本体所掌控,皆是在没有意念操纵情形之下自行流转。

  不知过得多久,碧麟妖皇感一股强大暖流,瞬间在血脉中生成,顺着体内经脉,以极快速度蔓延全身,旋即与青芒相融,顷刻间绽发出一道富含龙息能量匹练,霎那间在碧麟妖皇体内勃放而出。

  一股肉眼可见龙息气芒,转瞬于碧麟妖皇漫身乍起,血液精华汩汩氤氲盘绕,绽放出凛凛惊世威压,丝丝毁灭气息穿梭不停!

  另一股强大无匹气机,也自妖皇周身散发出来,并瞬息间将身前百丈范围凝结成冰,那半息形成的至寒束缚之力,满溢着恒古恢弘气息,颇有些冰封千里的狂莽威势。

  冰封威势也波及至刘君怀与二位大妖身上,令得他们顷刻间陷入一片彻寒之中,满身所有气息波动,也在那一瞬之内被尽数荡漾开去,眨眼间遍身白霜呈鳞状通体铺展,更使得周围空气中所含水汽,直接凝华于其上,犹若冰人!

  碧麟妖皇方到此时才豁然惊醒,忙散去一身威势翻腾,挥手将刘君怀三位身上冰霜抹去,望向刘君怀的目光里,更添加一份崇义。

  刘君怀凝重的道:“碧麟前辈体内气机刚刚恢复,虽有一缕龙息能量淬炼,使得漫身威势得以略涨,但此种龙气气息上不得被自身所操控自如,遇到神界中人,定然会被察觉。

  “以小子之见,前辈尚需在某一处可遮掩气息之地,潜心将体内气息稳固下来,直到能自如操控气息流转,方可回至神界。虽然前辈未曾将那名神皇名谓道出,但此人三万年里,定然已将整体实力提升至极限,即使回到神界也不能轻举妄动!”

  他所讲语气直接而且不加丝毫掩饰,根本未曾顾及碧麟妖皇脸面,只为得防止因修为突兀恢复,且有所提升时的气血与精神高度膨胀,而做出些莽动之事。

  碧麟妖皇却是呵呵笑道:“怎地讲我也是早活了数万年之老妖,小友如此缜密虑事,也是我心念所及,不知你可曾有此隐秘之地,能容的我暂时存身其内?”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