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七十二章 那一剑的恣其流湎

第九百七十二章 那一剑的恣其流湎

  极光黑琉雕远未有神兽血脉的仓骥鸟那般强悍,仓骥鸟这般无比凶残的远古猛禽战兽,它们所生存环境,均是在某种空间碎片所形成的秘境之中。

  那等空间碎片秘境里,皆是流转着,远超神通所化世界之力无数倍的宇宙之力,而且其间可怕能量威压与禁锢之力遍布四方,空间气息十分紊乱且深奥莫端,更有汩汩吞噬之力不时显现,一个不慎可能就会坠落其中,永远迷失在无尽虚无中。

  强如仓骥鸟这般,才勉强有撕裂虚空能量,但也仅是选择最为薄弱之处,所抵达具体方位更是无从得知。

  而这漫天飞舞的极光黑琉雕,其血脉品质与神兽远远不如,它那强悍肉身能力,也仅是其特有体质罢了。

  况且仓骥鸟最是擅长利用时空之力,它甚至可将此等可穿越一切的时空力量,能够拉入到它的音波攻击当中。

  看穿极光黑琉雕真实内在实力,刘君怀心下暗自一笑,只是一转念,便将仓骥鸟呼唤出来。

  此只仓骥鸟便是身居等同于半神实力,数万里的瞬移距离,也是它最为凶残称谓的最大保证。

  一经显现出来,仓骥鸟那浩大威势旋即当空铺展,略一打量,便是眼冒奇光,一股暴虐也在冲天喜意里骤然升腾。

  刘君怀飞身踏上仓骥鸟背脊之上,周身也是庞大毁灭气息爆发出来,将一人一兽团团笼罩,异常暴虐无道的吞噬气息,更在冰冷凌厉凶残之气里铺展开来。

  示意到刘君怀所带给它的这番能量加持,仓骥鸟唳的一声无边战意绽起,双翅扇动,扑棱棱冲向云霄,只是一息间,便是飞临至极光黑琉雕遍生之地。

  仓骥鸟两眸中赤红闪烁,已是猛地疾冲下来,玄铁般利爪锐光闪闪,划破虚空探出,庞大羽翼更是倾刮起巨浪狂风,狂煞之气漫天飞舞。

  刘君怀当空直立,烈阳琉焰剑在手,通体黑黝巨剑剑身幽幽青光闪亮,古朴花纹在能量悸动中,随高温弥漫勾勒出一道道古老符文,一簇强悍威压徒然而至,在一瞬间膨胀开来,直接是化为熊熊烈火,股股让得人灵魂颤粟高温散发而出。

  仓骥鸟直冲而下所席卷飓风,瞬间将几只临近极光黑琉雕搅碎,利爪锐光闪过,挟带起无数道犀利罡风掠入,所过之处,便有丈许血气喷涌,数只极光黑琉雕五脏六腑被震翻。

  它身形却是未见丝毫停顿,巨大身躯轰隆隆直撞上去,击撞过后,又有几十只极光黑琉雕被撞飞,被余波冲飞数十丈,经过不断翻滚才得以稳落,脚下虚空却已被坠塌。

  刘君怀手中巨剑却是挥舞在仓骥鸟周身两侧,爆发出嗤嗤声音,虚空中切割出道道裂纹,无尽锋芒隐藏在漫天烈焰里,每一个吞吐,便是数道黑影被斩为数段,被随后席卷过来的耀眼紫金光华烈焰所焚为粉尘。

  蓬蓬灰烬飞溅,一股骇人威压骤然升腾,赫然在天空之中耀出一片火焰汪洋,如惊涛拍岸,冲宵升腾泛延,巨大火

  (本章未完,请翻页)流横溢而出,那火流状如天河,粗广无比,夹杂着焚天灭地之势,呼啸着席卷四周一切。

  炙热通红火焰在虚空中犹如火中凤凰一般飞舞,异象纷呈犹如沸腾的沸水一般,铺天盖地的火焰犹如蘑菇云般蒸腾起来,犹如火海般四方席卷,炽烈高温平展铺就。

  那仓骥鸟感知到主人所绽放滔天威势,凶戾狂气愈加爆烈,浑身瞬间抖动出一股奇特波动,这股波动似乎蕴含了上古神兽最为古老的气血玄机,尖喙突兀张开,震动间颈部蠕动出一股灵魂能量,迸射而出。

  玄奥诡异音波,在虚空里崩暴出道道数丈赤红轨迹,暴悷流光突兀齐至,带着浓郁杀掠气息,闪烁着灿灿符文,金光弥漫中,俯视苍生的霸气荧光闪亮,道道古韵悠长玄音直透神智,冰冷凌厉锋芒实质化倾覆而入。

  数不尽的棕羽摇荡滑落,带着血色斑斓遍及虚空四处,数不尽哀鸣滚荡里,黑压压极光黑琉雕兽群,在虚空里仓促逃窜,自远处望去好似无数流星划落。

  那一刻,天地之间再次风云变色,磅礴云层疯狂涌动反转,虚空剧烈颤动出阵阵轰鸣,震撼得遥远处闪亮群星欲坠之势彰显。

  无数仙人目睹这一切,彻骨冰寒冷意,在所有人心头泛起,那铺天盖地杀戮与烈焰光华,使得人人心中惊惧不已,不觉间漫身惊栗之感顿生。

  这突兀冒出的一人一兽,在虚空里挟裹起一阵狂莽凶忿狂潮,阵势实在是太过恐怖,强悍凶蛮戾煞气息,令血腥气息弥漫于浓郁死亡氛围当中,阴冷而诡异的残暴气息充斥整片天宇。

  但也有数位无限接近半神之境者,感觉到这一人一兽惊扰到他们的正常历练过程,口中不忿的吼叫出不满之意,只是此等声音刚刚在虚空里传荡而开,便惊见巨鸟上那一人漫身战意生变。

  此时的刘君怀,突然爆发出一阵紫色光芒,在这紫色光芒之中灵魂之力徒然生出体外,那让人心悸的紫气带着一缕极为显明的血色,赫然在天空之中耀出一团庞然血意莲花。

  凛然霸道的刀势再起之时,烈阳琉焰剑的恐怖黑芒已然变幻为赤金之色,剑身轻微震颤一下,发出龙吟之声,金光大放间,剑势中突然出现了一种奇异光彩,仿佛是在眼瞳之上蒙上了一层特殊光泽。

  剑身阵图纹路在这一刻光影流转,滔天深紫色诡异火焰幕然腾空而起,诡异密织交集光影瞬间在火势中铺展,火焰层叠涌动中,空间火焰风暴意境生出,庞大吞噬之力由其间奔涌而出。

  如离箭之弦一般去势里,有紫色诡异火焰翻卷,在所过之径留下道道火红轨道,火借风势,风乘火威,肆虐出如山巨型火球,火球直接猛压而下,爆炸开来,将无数极光黑琉雕炸入虚弥,还可听闻听见细弱鹰鸣惨呼在身影焚尽之前。

  那一瞬间,血意与火势染红万里一片,灼云翻滚,一股无上威严蕴藏其中,犹如正午太阳一般,朝着四处散发着无穷光热,无穷无尽压迫之力疯狂挤压着虚空空间,伴随着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道长长虚空裂缝,渐在天际铺展顺延。

  就在这滔天火焰翻滚弟子,仓骥鸟已是一个瞬移来至一更庞大兽群之中,刘君怀手中剑势再变,已化作嗡鸣剑意冲天。

  震耳欲聋里,剑鸣之音宛如龙吟虎啸,直惊得天地巨动,虚空气流混乱不堪,无数玄奥符号自剑意里肆意流转,于虚空里切割出无数道赤红色划痕。

  剑意鼓胀至极处轰然爆裂开来,勃放出一股欲要将天地撕裂的剑道意志,一剑仿佛突破了空气阻碍,滔天火势霎那间化作能量鼓动催发剑势,只一息之间便贯穿数里范围。

  恐怖剑意弥散出去,夹杂着滚滚雷音沉闷如火,天地间绞杀一切的剑气愈加凌厉,疯狂剑气带着霸道之意,刹那间形成无数道剑气,所经虚空恐怖涟漪蕴含着强大劲气扩散出去,像是风暴肆虐着虚空一切。

  冲破虚空的罡烈威势,数不清光芒气团,剧烈呼啸出的浩荡悸动,均只发生在一瞬间。

  这一剑仿佛横断虚空,一道剑幕犹如瀑布一样挥洒下来,笼罩在妖兽群中剑意肆意碾压横贯,刺骨寒意中夹带着触之即焚灼烫,光华仿佛笼罩诸天,数里范围内无一丝攻击死角,均被笼罩在无尽剑意与滔天炽烈当中。

  疯狂一剑,剑光璀璨至极,破灭万物之意贯穿始终,声势滔天如洪钟大吕,震荡整个虚空锋芒涟漪波纹在荡漾,恣其流湎,往而不归。

  咔嚓嚓,恍若天际闭合巨响贯穿天地,无穷无尽杀气携带着磅礴之威,滔天压迫向无数极光黑琉雕。

  漫天狂暴空间乱流里,无数只妖兽血管涨裂,血色飞溅中被烈焰蒸为粉末,奇诡而狂暴的凶残力量,几息间便是席卷那一方天域,在道道紫色光晕晕荡而开,旋即四散飘落。

  那一剑之威余威震荡处,竟是轰然一声巨响,将那厚重威压层爆裂开来。

  凭空惊炸起一连串吸溜闪电,轰隆隆之间,挟裹着无尽闪烁电蛇倾覆下来,条条粗长雷电如龙蛇游荡,在厚厚云中翻滚里翻腾而至。

  惊天巨响之处,天地为之变色,更有剧烈能量倏然团团爆裂开来,宛如滔天波浪般倾倒,在雷霆之力四下散落之时,犀利锋芒瞬间穿透虚空无尽威压。

  雷霆迅疾如电,连空气都兹兹作响,周边乱流都被电焦,引发周围虚空空间猛烈震荡。

  任由着无尽雷电穿身而过,天际霎时大放光明之际,竟引得他周身气势也随着某种玄妙规律轻微颤动,仿佛与天地有着某种精妙联系,隐隐将他身体与这亘古久远气息融合为一体。

  那一霎那的神威乍现即消,却是足以令那几位无限接近半神之境者,心中惧意丛生,刘君怀身上乍放即收威凛,居然有瞬间圣气缭绕,旋即不见。

  那一刻毁灭气息从周身扩散,灭世气息奔着四面八方肆虐而去,如此恐怖的灭绝一切威势,使得那几人目光一时呆滞,浑然一副不知所措模样。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