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唤不回的止戈散马

第九百七十三章 唤不回的止戈散马

  一瞬间间的天地贯通气势,丝毫不亚于神威普降,震荡天地风云涌动的同时,也极大震骇众人神智刹那间恍惚。

  刘君怀还在散发着的生人勿近可怖气息,依旧在涓涓流淌,纯净五行本源氤氲气旋聚在他头顶,映照出五色璀璨漫天绽放,森然战意沉重浑实无比,凌厉霸气泛延,散发着一股难言的压迫感,仿佛众生都要拜倒。

  那几位刚刚表达出不满的几位仙人,眼中充满惊骇之色,因为那一剑威势所展现出来的贯穿天地威能,严重冲击着每个人视觉神经,若非那滔剑意针对的是妖兽一方,他们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观瞧,饶是如此,也足以令几人心惊胆颤了。

  好在一人一兽,仿佛未曾感知到自己所发出不满之意,只见那猛禽两翅突兀一个转向,已是消失无踪。

  他们再现身之地,同样是一处铺天盖地飞禽纵横之地&无&错&小说{www}.{}.{com},眼望得无边无际,几乎遍及整片天域,即使嗜杀天性的仓骥鸟,也感到一阵厉爪发麻。

  只是那下一层入口,便深藏在虚空深处的某一位置,不能冲过这密集猛禽所织就泼天阵势,永远也抵达不到下一层入口之处。

  而刘君怀所不知道的是,数万年里,进入星象塔历练者,大多是是在此层面退出历练,甚少有仙人能够进入下一历练空间。

  实际上现在刘君怀排名已在两百名之内,若是再在此层空间多战斗几日,足以进入前十名之列。

  只是刘君怀惦记着第九层那处乾坤大地所在,那一处情形比之自己所具有的万象之道身为契合,他深信在那里他会得到极大感悟收获。

  此时自己已是仙帝初期巅峰,若是一心冲击仙帝中期,只要花费些时日便可达成,但在知晓乾坤大地存在,他便有意在那里能有所突破。

  这比他的昇阳圣殿遗址内进阶有所提前,只因进入昇阳圣殿之前他所获机缘出乎意料顺利,而且若是乾坤大地真的是一处万象罗列之地,即是与他所修万象之道相当契洽,会有事半功倍澈悟达成。

  他此生所追寻之道,便是有别于所有人的通天大道,同样所付出艰辛也只会更加繁难,此等可望而不可即切合境地,不能亲身前往,说不得会有终生遗憾。

  所以,面对如此密集极光黑琉雕阻挡在前路,他即使使唤出所有手段,也要倾力一试。

  念及于此,刘君怀便毫不犹豫的召唤出六翼金鹏与三十六只缚地雷革鹰,后者在他收取之时,最强悍者也仅仅是七阶妖兽实力,只相当于大罗仙中期。

  这是几年下来,也均踏入八阶实力,其中实力最强大的七只,也堪堪摸到一丝九阶瓶颈,不过呀具有仙帝初期实力了。

  而眼下这些极光黑琉雕修为多在八阶、九阶,刘君怀释放出它们,并不认为可依靠这些缚地雷革鹰,能够令战事有所减缓,而是为了它们能在战斗中快速成长起来。

  有六翼金鹏此等神灵兽存在,只是自身威势,便可令一方天域清空一部分,与范围内零星极光黑琉雕缠斗,三十六只缚地雷革鹰一拥而上,还是具有极大优势。

  六翼金鹏只是在虚空里乍然现身,便引起极远处一阵妖潮骚动,高高在上的神灵兽血脉气息,乃是一切妖兽妖族所无上仰望存在,避之尚且唯恐不及,哪里又会有斗胆妄为出现。

  六翼金鹏一声凄厉长鸣响彻云霄,铺展开百丈垂云般六翼,锐利双爪随意舞动,便在虚空中爆发出阵阵轰鸣,周身骤然乍起暴虐气息已是四溢而出。

  可怕威压,使得周围空间隐隐颤动,漫身红光漩涡翻滚萦绕,狰狞面目下,一双嗜血般眼神闪烁着狠戾光芒。

  在刘君怀一声令下,暴戾嗜血煞气如潮水般喷涌,泛着黑红光芒,咻地一声已是消失在原地。

  所到之处,强大到令人窒息气息瞬间倾覆,阴郁而且浓厚的凶煞之气,激荡起漫天气流涌乱,如同闪电一般,朝向极光黑琉雕密集之地冲杀出去。

  在它气势乍起一瞬间,即使仓骥鸟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压抑,那是一种仿佛置身于炼狱一般恐怖的压迫感。

  随着六翼金鹏身影消失,仓骥鸟气势旋即迅速迸发,战意也是纷涌勃发,身形如电,直直冲向敌群。

  身影未临及,已是一股灵魂能量迸射而出,口中尖锐鸣啸化作波攻击飚发凌厉,乘虚风之势倏然穿透数只极光黑琉雕。

  早在四散奔离的极光黑琉雕,再也无一丝遍及章法,六翼金鹏虽只是在其头顶高空如电光划过,已是令得兽群阵脚大乱。

  刘君怀狞厉双眸上面,两道浓眉毛簌簌地在颤动,在锐厉鸣叫声中亦是将浓浓毁灭气息铺就,门板般巨剑液体般金光,在乌黑光泽之下急速流转,层层叠叠阵符,所勾勒出的巨大阵图,闪烁着光泽圈晕,凌厉剑芒在剑身泛延。

  森然剑意沉重浑实无比,夹杂在一蓬阴森黑气里,散发着一股难言压迫感,其间杀戮蕴意凝实几近实质。

  每一次挥动,便是夹裹起恍若如渊如海的磅礴壮烈,泛着嗤嗤声响的黑雾升腾,倾刮起漫天杀戮风暴。

  强悍能量悸动里,有高温熊烈弥漫,升腾起耀眼紫金光华,强绝剑气凌乱地飞出,凌厉剑气嗤嗤在虚空中切割出无数血色崩现。

  绝强热力锋芒所到之处,触之皆化作缕缕青烟直冒,和着无尽血意,瞬间蒸腾为灰躯糜骨,直至朽木死灰般被乱流卷之一空。

  六翼金鹏却是只身飞遁向更极处,犹如狂风鼓动般呼啸声中,六翼金鹏身躯赫然膨胀为百丈巨大身躯,肉眼可见的威压呈气雾状在虚空升腾,搅动一方天空气流狂涛般疯涌。

  伴着巨大吟叫之声,鲜血四溅随即遍处涌泻,一只极光黑琉雕仿佛被切割一般,纷纷坠落下去。

  更远处惶乱奔逃的身影,也在音波玄音律动里震得头昏眼花,跌落或是失措,天际里一片栖栖惶惶畏缩恐颤影迹,力尽筋舒般魂飞魄丧,无头苍蝇般乱撞一气。

  诸般惊惶万状、忧患百罹而未艾之势,旋风般瞬间泛延于那片虚空,跼蹐不安已是蔓延至百万里虚空范围。

  战团般组织严明的仙人团体,除开少量近景观望到之人,皆被纷乱天际景象所惊骇。

  肉跳心惊之余,也在多方联系后方知此等情形由来缘由,面面相觑之下,虽不见更多张皇之念,却也一时间陷入彷徨状态,意识恍惚里,直到有仙人猛然间回顿过来,也均是面露惊喜之意,开始有组织的参与其中。

  那三十六只缚地雷革鹰,也紧随在刘君怀身后,拾捡着露网猛禽,一拥而上的气势也颇为壮观。

  如此反复下来,相比于一开始时候的畏畏缩缩,在战果络绎之下,滔滔战意与凶戾脾性也渐被激迫出来,股股澎湃气势也自它们身体中扩散而出,紊乱的肆意狂啸已渐成势。

  一时间,眼睛所能看见之地,到处是熊熊烈火滚滚燃烧,间伴乌黑浓烟蔓延,即使是在万里外皆能肉眼所达。

  腥风吹过,空气中满是焦糊味道,虚空气流如遭雷击一般紊乱不堪,天际均在不停剧烈震颤着。

  血雾在这虚空之中全面爆发,看上去好像朵朵血莲花绽放,妖艳且诡异阴森,如无数狰狞面庞,在暗金色鲜血渲染下表现得淋漓尽致,随着强烈冲击波,在这虚空之中不断传播,回荡。

  能量潮汐浩浩荡荡,将虚空渲染出一片璀璨辉耀,生命能量起伏跌宕在无边杀戮里,恐怖森白魂爆不绝于耳,漫天死气荡然,使得那片天际仿佛都在颤栗不安。

  那片天际间,并未有天音玄律廻转,只有不穷绝毁灭气息流淌,渐积汇聚成一道巨大庞然死亡绝境,疯狂屠戮肆意如转海回天,扭转难挽下的底死谩生渐趋削弱。

  泛泛生机已流离转徙般渐渐远去,数以亿计极光黑琉雕,再是伏而咶天般苟且期盼亦唤不回止戈散马之势,随着族类身迹断梗飞蓬,飘离渐远,之死靡他的血脉之念也渐趋分崩离析。

  六翼金鹏如杀神一般凌空立在虚空深处,一双厉目已然变为赤红,任由得暴虐气息席卷过身旁虚空,久违疯狂杀戮,使得它恍惚回到久远苍莽之地,嗜血般眼神闪烁着狠戾光芒。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