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一章 老管家的厚积薄发

第一千零一章 老管家的厚积薄发

  无数光束在半空中汇合在一起,组成一道巨大无色光幕,将整个颖安潭千里范围护得严严实实!

  自然运行、阴阳五行生克制化之理,也在阵型交汇那一刻,嗡嗡轰响里骤然亮展为一片,然后光线变淡,远远看去,只能依稀辨别出有一道透明光幕挡在半空之中,可怕能量威压隐匿其中,密织蛮荒韵纹,交织出漫天迷蒙光线。

  庞大古韵法则气息涌现,夹杂在浩荡亘古苍茫气息之内,帝王般俯视苍生霸气俯瞰千里,厚重空间法则鼓胀出无穷压迫之力,将阵法屏障覆面完整铺就,生生涌荡出束缚与禁锢之力遍及。

  在阵场组合成势一霎那,颖安潭千里上空凭空多出一层透明光罩,对天地元气未有丝毫障碍,却是有效阻隔住内里仙气外溢。

  天地沟通依旧自如畅快,这便是仙阵无限与自然契合后,所带来独特效果,有刘君怀诸多法则气息护持,这等连通方式越加明显。

  阵法内老管家此时已是迎来突破时刻,他忽觉到体内剧痛过后充斥出一股浑厚力量,刺激着仙帝境界瓶颈应声破裂,骤然使得体内血液沸腾,莫名间变得兴奋起来。

  那遥远天际也瞬间黯淡下来,一股肉眼可见骇人威压,伴随着阴云气流,如同水纹一般往外荡开,所到之处,卷起层层空间破裂。

  轰然一声巨响在他体内传出,浩瀚威势豁然爆裂而开,被强大气流涌动轰爆而开的进阶瓶颈,倏然有道道精光涟漪晕过,剧烈颤动的瓶颈屏障顷刻间破碎,在痛意滔天一瞬间,强大气流涌动冲天而起。

  丹田之中,一团璀璨星云崩发出恐怖亮白色,冲天耀目光芒,宛如潮水般疯狂涌啸出来,紧跟着划破云霄而起。

  其势疾如闪电,在虚空里摇曳出亮白神辉,挟裹着浩瀚威势如裂石穿云,气逾霄汉!

  “轰隆隆!”

  老管家漫身气息疯狂勃发之际,已是转眼间引动阴云里雷霆闪动,亮闪而至,虚空极处旋即有雷震轰鸣桀桀,乘着风驰云卷之势,无尽狂乱风暴呈雨霾风障之威,向着地面能量涌动之处镇压而来。

  浓云欲雨,急至骤风急雨,再作漫天恐怖毁灭气息倾盆,咆哮而起的龙卷挟裹着狂暴的天地元气而至,顷刻之间,这片天地彻底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来势急遽而猛烈的风雨交迫里,下一刻有粗大闪电劈落而下,瞬间冲破阴沉冥晦,转作滔天肃杀,呈锋芒无尽凛然临至。

  猜疑、惊骇、愤怒......

  一道道说不清道不明,且难以确定意念波动,也是在空间中翻腾倾覆,再有剧烈震动的各元素波及,紊乱与嘈杂充斥在天际广袤处,直向老管家识海冲击而来。

  诸般恐极暴虐气息,牢牢将老管家锁定住,令他心神在这一刻开始颤动起来,从心底发出一种颤栗。

  遥远处的刘君怀悚然惊容失色,两眉间倏然迸射一道银亮光线,转瞬轰至老管家识海临及之处,骤然爆裂出广量清凉。

  老管家也在极寒凉意里猛然惊醒过来,眼望飞落直下各色驳杂,口中呼喝一声,周身泛起火焰护体,手印掐动不断,两手呈双叶绽放,急速旋为无尽虚影,霎那间凝实出硕大能量火焰光球,轰然向虚空推出。

  轰地一声爆响如天崩地裂,巨大能量球与粗大雷电撞击在一起,激发出各种雷光四溢。

  两相碰撞,瞬间便被炸开了一道无尽虚空坑洞,虚空空间如波浪般翻滚,崩裂,掀起剧烈波动如疾风暴雨。

  毒燎虐焰,疯狂般吞噬着破碎雷电,不去管豪横跋扈的细碎雷电之力,蓬然向着周身散落,强横雷电破坏力入体,如严霜夏零,暴虐摧残着他体内经脉血肉,也瞬间迎来更加狂暴神灵兽血脉倾覆而至。

  此时天际里,天地再一度变色,整片天空变得更加森冷,黑暗恐怖之极能量波动再次蜂拥,渐如犹若海天巨浪一般喷薄而出。

  须臾之间,波动彻底弥漫为一片恐怖乌云如墨,有刺目赤红电芒于其间流转,一阵震破耳膜轰鸣声徒然响彻,那片天空瞬间绽出五颜六色光芒,仿佛烟花一般喷射,转瞬化为无数光点飞溅。

  刺目赤红电芒倾注而下,飙举电至激荡起无边亟疾,疾风横雨中,有漫天电芒渐聚几十丈赤红锋芒凛冽非常。

  而此时老管家体内,咆哮着云卷过无数入体雷电,随一口五色太岁吞服,生命精华勃发,迅速在他体内形成一股巨大冲击之力,令他肉身仿佛会呼吸一样,全身上下每一个毛细孔炸开,不断吸收呼出,自行吐纳出仙元流转。

  在他体内能量堪堪充斥之际,刺目赤红罡锋映亮半边天际而至,所流露恐怖凛冽锐利迫人,在滔天之势鼓动下径直扑下。

  好一个老管家,周身仙元鼓噪起尺许长髯飘舞,浩荡威凛闪烁出道道环形冲击波纹,巨量能量涟漪震荡,瞬间遍及满身,汩汩凌厉无匹气劲,顿化泼天气浪,瞬间激荡起百丈之势席卷而出。

  如巨雷震骇天地响彻,爆裂出虚空崩塌一片,无尽细碎电芒倾扑而来,身体毫无悬念的被击打向地面,随口中鲜血喷出,在空中划出一道血色弧线,伴随着满身骨骼噼里啪啦破碎声音,跌落当场。

  一道道狰狞伤口不断在身上浮现,但是随着功法运转,生命之力不断修复受损生命脉络,伤势以极快速度复原。

  来自灵魂深处之痛,让他仿佛置身炼狱一般,脸庞极度扭曲,强忍着极度痛楚撞击着他的意志,血肉生成开始,不过很快又是被新的伤口所覆盖,如此反复,老管家的痛苦,已是越来越难以忍受,让他双眼通红,血迹七窍渗出。

  汩汩凌厉无匹锋芒,不断切割着身体,似要将他撕裂切割成碎片,撕裂剧痛难以忍受,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活人正在受到车裂,他能清晰感觉到身体要裂开扯离。

  这不是简单肉身与精神意志磨练,如此炼狱般苦难反反复复,足足令他迎来九道此等强烈雷电倾砸,一个时辰里承受了无尽天堂地狱之间转换。

  极度残酷凄苦磨难,令他老人家不怒反笑,疯狂般吼笑声音震耳欲聋,震天动地里激起远处刘君怀,眼眶中一片潮红润泽。

  魆风骤雨般雷劫消散之际,天劫制衡考验也给老管家带来巨大收获,自他冲天盛腾威势里,可见得其全身气机在飞快攀升,流转出可撼天地浩大凛威凸显,狂飙般恢弘气势冲天,激荡得天地元气一阵剧烈鼓荡。

  恍若重生之感令得他心神舒适至极,渐渐处于一种迷离状态,任由着意识在天地自然浓郁里自由飘荡,绚烂流光与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四面八方聚涌各色气息扑面,心神仿佛也在蜕变演化当中。

  刘君怀不敢轻扰及他,悄然飞临至元阳神树之下,与练乐人低声交谈:“未曾想到,老管家体内修为被禁锢万年有余,今日里一经全势爆发,竟是迎来如此罡烈天劫,他却是未曾施用丝毫外力辅助,全凭自身能量与之相抗衡!”

  练乐人不禁乍舌道:“万年禁锢?老管家其人这是得罪了哪一方势力,居然被人刻下这般残酷禁制?”

  刘君怀摇头道:“内里有他某种职责相承,那等禁锢并非简单强力束缚,相反却具有令体内仙元凝精效用,而且会在体内自行流转,方能使得老人家寿元已然生生不息,只是不能修炼,应该是某种境界束缚之力!”

  练乐人更是讶异道:“天底下竟然有这般神奇术法?岂不是讲,只要甘得万年寂寞,在禁制破除之日,无尽仙元凝精将会使其境界,无限飞速高涨下去?”

  他自是看不出老管家此时已达仙帝中期境界,只是凭借着威势感知而言。

  刘君怀点点头:“老人家被禁锢前只是仙尊初期,这才三年时间,现下已是仙帝中期修为了,此等厚积而薄发之势,正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般兼收并蓄之举,如此看来管家反倒是拥有了巨大获益!”

  他虽然在天残岛历经三十年时日,如同外间世界,万象楼与松印小世界仅仅为短短三年而已。

  三年时间跨越一个大境界还要多,此等进阶速度,几乎要超过刘君怀本人,自然便是那仙元被极致压缩后效果,这样的手段令得二人心中惊骇不已,虽二人不曾明言,但均知此番手段施用之人,无疑是了不得的存在。

  过得良久,练乐人才深深叹道:“此番术法便如同少秕而多实,久藏而不腐,使得管家体内仙元虚者以至于刚充,流于既溢之余,而发于持满之末,端得是神通一般手段了!”

  刘君怀轻笑道:“不仅如此,现下老管家体内仙元已有半数趋于神元转换,说不得一年半载,他便会再次迎来进阶时刻,那时候他体内至少会有七成八成神元转换,一旦晋升神界,以神兵之躯,具有着神将之能,会未有一丝阻碍!”

  练乐人愈加悚然动容,他惊骇道:“此番看来,老人这万年寂寞等待未有一点晋升耽搁,即使此段时间里修得神级境地,也实属天资卓越了!”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