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五章 黑杀神咒 兴诸咒诅

第一千零五章 黑杀神咒 兴诸咒诅

  努力平定好心态,刘君怀返身回到那翊圣真君雕像之前。∈↗,

  他神色凝重,因为虽然表面上看不出这尊雕像有何异处,但却隐隐间,可从这尊翊圣真君雕像上感应到一股熟谙气息。

  思虑半晌,他取出那一支神皇笔,拗口之极怪异音符渐趋密集,使得他心神也在下一刻遁入一种奇妙境界,任思绪随音律起伏而辗转不止。

  而此时,此处秘境之外的山巅之处,虚空极处能量潮汐波动再次势起,仿佛是末日来临,在那些惊恐不安叫声中,又有数十仙人性命消散无形。

  极远处护身防护里,奇致仙帝不禁开口咒骂道:“简直是愚蠢之极,此等威势之下,竟是还想着汲取一缕能量精髓,这哪里是铤而走险,分明是找死的节奏!”

  鸿文仙帝接口道:“那漫天能量看似精纯无比,却是有一缕圣意加持着,虽不能与真正圣气能量相提并论,但也不失仙人身份所能够驾驭的,这些人是疯了么?”

  奇致仙帝摇摇头,“不见得无人看得出其中圣意存在,相反却正是因为此等丝缕圣意,才使得那几十人神智抑制不住贪欲念头,一抹圣意加持其中的能量,即使神皇神帝也拒绝不得!”

  此时天际里所飘落的已换做恐怖金虹,尽裹在灰色杀戮气息里,嗤嗤声中,恐怖金虹在虚空里爆射迸出无边金色神芒,令虚空乱流霎那间凝滞,凌厉杀戮之气贯透天地而出,威凛里荒古战魂般漫天铺展。

  之前虚空里流转显现的十四个大字,令在场每一人均是炎热无比,怎奈得幻象所繁衍威势实在是恐怖万分,这近一个时辰里,已是有三轮如此威势喷涌,却无一人想到半点尝试方式。

  那种惊世奇珍唾手可得,却转变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几欲令现场众仙人郁闷至吐血,却依旧无可奈何。

  而刘君怀却对这所发生一切如若无知无觉,依旧沉浸在某种特异音律当中。

  磬音咒调截取自翊圣元帅久为盛名的黑杀咒,他手中元照灵虚府印、丁甲合同印及六丁六甲符、三天五斗符,均出自黑杀咒演化驱使。

  黑杀咒者,亦称翊圣真君神咒,其存在意义便是消魔护国,保劫终而制劫始,乃辅正除邪驱魔神咒,其飞符摄箓之能可谓之前无来者,刘君怀手中完整符箓术,便是来自于黑杀咒所衍化。

  此时刘君怀将磬音咒调念动,便是欲求以音律谋取翊圣真君雕像气息所认同,而此等气息所来之处,便是其人授道时,被天地所刻录下来的那一枚圣人烙印。

  圣人烙印显化无刻意固定形态,需要根据个人理解则映射出不同显化形式,也许是白光炽盛,或者圣洁笼罩,再可能是一种冷冽、阴寒气息,以单纯盛大煞杀之气显化也实属应当。

  但此等圣人烙印感知,却非那般简单悟会,需要极深法则奥义通晓,自身修为境界,更要无限接近于神级极限,也就是自身气息需要与天道气息无限契合。

  刘君怀自然不会认为以他眼下实力,便能够将那一枚圣人烙印感知到,他的目的仅仅是被圣人烙印气息所认同即可。

  能够进入此地,刘君怀只寄希望于此间道统传承有所获知,更深层所得,并非他此时所能达。

  自另一角度解读,一枚圣人烙印,对于各个条件无限接近于天道最深理念悟会者,方才有直接催发效用,就等同于进阶屏障之间那一层薄薄阻隔,只是这种屏障只能通过感悟而得之。

  圣人烙印本身并不具有能量冲击,它是万般法则理解总汇,依靠此等理解进而掌控自身本就具有手段。

  刘君怀心中所期盼之物,便是那传说中的黑杀咒全本,他本身依然掌握更为低级的磬音咒调,就如同之前所习得的道家九字真言,与佛家五字真言。

  只有将诸如此番真言、神咒先一步掌握,才会有下一步更深层修研,这些均是某一类别无数年体感悟得最精髓凝练,对自身修行可是节约了太多理解过程。

  他不担心此地能被旁人合力所攻下,那一缕圣气存在,对于神级仙人来讲,也是等于与天高般存在,未有同等级别圣气加入,那九处异象显化之地,便是所有仙人噩梦存在。

  此地可是一处真正的圣人道场所在,即使那篆刻有乾祖参天四字的墓陵所在,也无法与此地相提并论,纵使那里深藏无数奇珍异宝。

  随着刘君怀口中不间断念动着,那一方空间内逐渐被一种古老咒语力量所弥漫,光芒暗淡,亦或是晶莹剔透,光芒投射,各种咒语力量显化出各异幻象。

  而此过程中刘君怀两眸里,时而光泽,时而呆板,眸子开合间有不同音律理解,他身上气息也有坚固雄壮、神灵威严、呆若木鸡、笑容可掬、手舞足蹈、义愤填膺、喑恶叱咤等等韵味流转。

  如此遑遑数日,终于在某一时刻,那翊圣真君雕像之上,倏然有一阵光芒大作,光芒爆射令人无法直视。

  待得刘君怀两眸短暂适应,方才探识到光芒乃是由无数符文所构成,其间有亘古通今气息流淌,瞬间铺展出一片千古不朽寓意泛延。

  不朽气息里流转着一股浑俗和光,不露锋芒,与世无争,也似有潜蕴隐耀。

  耀目光芒投射出一道剔透身影突显,可以感受到其人精致五官,但细细探识却又看不清真容,所挟带出来的雄伟坚挺气息里,并不见青铜甲胄笼罩其身,反而如同传说中神灵一般,洁白羽衣披展,脑后有团光华笼罩,栩栩如生,犹若实质。

  只见那道虚影眸光璀璨倏显,便有一道奇光迸射,其速如电,触之冰凉,刘君怀只略一感知,便有浑身气血凝滞之感。

  那道奇光在刘君怀身上流转一周,他即有彻骨涟漪周身游走感觉忽生。

  虚影眸光似有所觉的豁然升腾,转瞬即逝,竟是募地垂敛下来,随脑光华频闪,身形渐自升腾向半空,不见其势伸抽,亦作一幅盘膝模样,左手掐念手形竖立胸前,右手垂于腹部快速掐动,口中渐有咒语显现,其声清彻、深满,犹若梵音。

  刘君怀识海中一阵闪亮,连忙也做盘膝而卧,嘴角却是撇过一抹讪笑,他可以听得出来,面前虚影所念诵当中,便有磬音咒调同样音律存在,在那人口中吐露出来,其音和雅有如妙音,哪里有半点自己念动时的拗口、怪异犹若诡甚嗡鸣。

  随着清净音声渐化极妙之音宣畅开来,音韵屈曲升降,清彻远播,闻而识海内一通敞亮,连音变化规律词汇繁多而无尽绵长,却令刘君怀未生一丝一毫焦虑。

  识海内也渐有明知渐盛,他始知这便是黑杀咒完整咒诀,虽只是堪堪参悟少许,便可觉出此诀有光华日月般浩荡威势,天地乾坤尽在掌握之中。

  咒意所达可使唤风雨雷电自如来去,大自然巨大力量加持己身,更具有变昼为夜,撒豆成兵,挥剑成河支配自然的伟大力量生成。

  邪精魍魉一类妖魔邪祟气息,皆在咒语音律笼罩之下,具有着专门克制之功效,其中收捉鬼神,镇星缚手,收魂斩精各有相对咒念相配,咒念所达,轻者头破脑裂,重者碎如微尘,声势熏灼下草木俱朽,身名皆灭。

  更有飞符摄箓之术可荡魂摄魄,消灾度厄,符箓之下指斥天地,呼证鬼神,兴诸咒诅,挫锐解纷,解咒诅之牵缠,破魇谋之阴害,各有万般神通一一显化。

  诸般繁琐咒语念词,自那虚影口中念诵出来,其音绵长绕梁,如同日月之寿,虽各有凄切侧目不忍之音,却在犹若天籁之音律动雕琢之下,无限与风声,鸟鸣,泉涌,种种凝聚天地,日月精华之音贴近。

  其中锋芒显露之音里,更有鼓角凌天籁般神圣气息所秉持,其势便被遮掩如打破水面之平静,泛起一道涟漪而已,但充斥着无上威严。

  每一段音节理会,刘君怀便有诸般景象在识海升腾,景象映照出炫音缭绕,于无形中絷缚一切所向,造茧相缚或是涤瑕荡秽,均晕荡于厚固法则气息当中。

  这一番接收过程足足持续了一月有余,刘君怀心神始终与虚影意念紧密相连,容不得半点离隙,其中某一字符疏失,便会有巨大偏颇生成,那岂不是前功尽废之举。

  气氛极其安静,甚至可以清晰听到心脏跳动之音,但刘君怀识海运转,却似如深陷泥潭,万分小心。

  时间如此恍恍而过,于某一日,那半空中虚影忽然睁开双眼,犀利如锐利之剑,眼神瞬间变得凛厉,直如厉电横空,一股强横到极点气势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意念也自刘君怀识海内生成,未闻虚影出言,刘君怀也瞬间得到其人出言警示,不得以此等咒念相行有违天道之事,每一次施用仅需发乎于本心,若有妖魔邪祟,立斩不祥!

  能够将这一部完整黑杀咒传与刘君怀,便是由那圣人烙印中的一抹圣人意念所传达,对刘君怀自身气息未有所察,也不会有这般恩惠降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