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竦魂惊目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竦魂惊目

  此个九级仙阵叫做八荒断岳阵,与四象八卦大阵有些类似,皆是衍生自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九宫八卦方位与五行生克原理,即为此阵阵图演变核心,以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八种卦意延伸出八种物质构架,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便是万物衍生八种物质基础,

  其中以乾坤天地二卦为万物之母,万物生于天地宇宙之间,水火为万物之源阴阳之基,风雷为之鼓动,就此形成山泽湖海之力,从而与十天干、十二地支组合而成全息符文符号。

  那种全息符文符号,即为力行仙帝等人此时所刻画符文,是由太极图像衍生八卦阵,再由顺延出奇门遁甲,乃是一种运行衍化较为单一,但屏蔽功能更精妙阵法。

  此八荒断岳阵,可以说是仙神两界唯一能够自如控制对方为主的命邔,即使在神界,亦被称为帝王之学,其中奥秘是极端守秘的,不得泄露于外人,如果一般人盗用,经发现者斩首勿论,所以它可以说是秘传中最隐讳秘传。

  它深深地埋没在历史渊底,由于它可怕屏蔽天地气息之能,高阶仙阵师只亲口传授弟子,单线流传,至今解它之人非常稀少。

  足可看出,力行与子平二位仙帝真身,即为神界有数几位九级仙阵师,随距离传说中仙阵宗师修为境界上差距,但单纯九级仙阵刻画,已是极为精湛了。

  而仙阵宗师要由神帝以上修为,方可做到与天地自然无尽融汇,那时便是真正宗师境界达成,进而会有以阵法入道之可能。

  只是数万年里已无一位仙阵宗师出现,以阵法入道传闻也只在一人身上的已达成,数万年过去,此等传闻早已变作神话传说,这便是仙阵宗师极其难以达成最根本原因。

  如果能直接掌握一种强大空间法则,则是可以先行将一系列阵法盘刻制完好,分别固置于独立空间之内,那么就等同于此等阶位阵法可随身携带,并经过无数番演练,将其种阵法韵纹熔炼于空间之内,便相当于多出一种神通方式。

  听闻力行仙帝一旁低声讲述,刘君怀竟是惊骇得一时间陷入痴迷当中,身侧子平仙帝立时就看出一丝端倪,疑问眼神撇过,刘君怀这才恍然醒悟,随手自身旁虚空圈画出一个独立空间。

  为防止消息走露,那一方独立空间只有寥寥巴掌大小,但也足以令二人感知到其中空间法则理解,已然超越他们对于空间之力之掌控。

  两人对视一眼,眸中闪过一缕骇然,再教授符文刻制,却是更积极了许多。

  如此一日后,几十名参与者竟是惊觉,昨日里对于此等品阶符文还甚为陌生的刘君怀,居然已能单独自行操作,虽进展缓慢至极,符文其里字符排列却是准确无比。

  此等需要嵌入符文中物件,对于空间法则理解要求最是深刻,再一日后他竟然可以勉强跟得上众人进度。

  这许多人没日没夜奋战之下,于第三日晚间,已是将几千万到符文刻制完成,力行仙帝力主连夜刻画阵法盘。

  阵法盘刻画未有符文那般深邃,但对于方位间转换需求最为关键,好在几十人里近十位仙阵师,手中早有甚多实物存在,只需将之一一改制便可。

  因为在第四日早间,终于将近百个阵法盘刻画完成,此时距离蛮荒之地七日关闭时间,已不足两日。

  这期间,那四队被困队伍早就处于急不可耐状态,队伍集结也尽量一点点接近,也终在昨日集中于十万里范围之内。

  正式布阵暂时定在午时时分,负责与被困人员联系的宏富仙帝,很是急迫的将此消息传将出去,刘君怀却是暗自通报一声,只身前往蛮荒之地深处去提前探寻。

  实际上,再有千万里之遥,他依旧可以探识清楚,只是刘君怀不希望自己太多底牌,太彻底于旁人面前显现出来,有效地施以小小手段还是有必要。

  而且在场一众半神,哪一位能未有察觉,但就像刘君怀脸上面具一般,众人心中皆是知会,也无人太往心里去。

  刘君怀与玄羽旗之间那般密切交流,即使其中五位神人真身,也不能忽略,神界的玄羽旗可是巨无霸般存在,谁知道刘君怀此人是否某一位至强者后人。

  况且在他面前,天残岛玄羽旗分旗三位最顶级存在,竟是未有丝毫上级表现,才是令众人心中最为忌讳之处。

  刘君怀却是不知众人心中念想,那座八荒断岳阵,虽可遮掩极深探识或感知,但反击能力确实一般,为以防万一,他想着将那数只破山裂音鹫收取或灭杀,未有它们时刻巡视,即使仙阵最终被发现,也会有个反应过程。

  即使反应过程只有半个时辰,一众仙人大概已然离开那十万里范围,疾驶之下,几十万里逃生路途,生还希望方能大增。

  自然,有六翼金鹏与仓骥鸟做最后保证,还是未有问题的,但能不暴露方符合刘君怀行事理念,有时候多一张底牌,就意味着多一条生命,一点也大意不得。

  但悄然拿下那数只破山裂音鹫,刘君怀就需要六翼金鹏帮助,才不会将隐匿在虚空某处的大批巨禽惊扰到。

  神灵兽血脉本就充满了神圣气息,它的威势全力施出便仿若神迹再现,会与天地之间产生共鸣,这种天地异象里会有无数上古符文降临。

  因为这种血脉乃是最为契合天地自然之物,如同于天地至宝降临时的自然天象感知,更是对于兽禽类低级血脉所形成血脉压制。

  果然几息后,百丈六翼金鹏乍一出现,身周数里范围内虚空空间大片崩溃,巨大气浪刮起浩荡威压气浪,如惊天巨浪翻滚,呼啸着席卷那一方空间。

  在凭空而生的可怕吞噬之力,与浩荡威压血脉面前,即使六翼金鹏展翅后身形,不足任何一只破山裂音鹫一半大小,但他们周身气机依旧被锁定禁锢,股股恐怖毁灭气息,不断从嗜血红色光芒当中震放出來,气势越來越凶猛,好似整个天地都要被其倾覆。

  随着破山裂音鹫两眸惊恐里夹裹着绝望之色,周身战栗不停,六翼金鹏已是将意念传递给刘君怀。

  刘君怀方知生擒这些巨禽已是不可能,只因破山裂音鹫所生活环境,只适合于此等清浊未及完全分明之地,即使刘君怀的混沌空间,也不足以令这些相比六翼金鹏还要久远之物。

  不得已,刘君怀暗自发出指令,六翼金鹏凌空悬浮,铺展开垂云般六翼,锐利双爪舞动,空气中爆发出阵阵轰鸣,可怕威压使得周围空间隐隐颤动。

  周身红光漩涡翻滚萦绕,狰狞面目下,一双嗜血般眼神闪烁着狠戾光芒,只是转眼之间,它身上爆射出一股无比狂暴气息,头顶上空,一尊恐怖高达数百丈恐怖金色六翼金鹏虚影漂浮当空。

  虚影虚空摇曳中,徒然化作一股巨大光柱,如狂风鼓动般呼啸向那五只破山裂音鹫,伴着巨大吟叫之声冲天而出,肆意在虚空中四处碾压。

  那威压,也在下一刻化作飘渺气雾凝实,几息间形成一个比钢铁还要坚韧气芒光罩,一阵锋锐刺耳尖鸣,便是将数里范围内虚空空间大片崩溃。

  巨大气浪刮起浩荡威压气浪,如惊天巨浪翻滚,呼啸着席卷向破山裂音鹫所被禁锢之处。

  “好恐怖的热浪威压。”

  刘君怀脸色凝重望着剧烈颤动虚空,那威压气浪之中,有炽烈气息喷涌,顷刻间,赤红火焰就把那方范围拢及,一股让人肝胆欲裂,魂飞魄散般毁灭气息随之迸射。

  破山裂音鹫血脉虽然古远,但相比仓骥鸟犹有不如,甚为神兽血脉的后者,在六翼金鹏临碾盛威之下,尚能做出双翅慌乱间疯狂扇动,破山裂音鹫却是在血脉压制下,浑身动惮不得。

  只是恍惚之间,极致暴戾煞气,在炽烈气浪窒息里突然勃发,黑色雾气泛着黑红光芒,凶气滔天,瞬间鼓荡出庞大毁灭法则气息,暴虐无道吞噬气息深蕴其中,冰冷凌厉凶残。

  只是顷刻间,便将破山裂音鹫吞噬,爆炸般恐怖威压蔓延所过,巨禽鲜活生机已如枯血衰竭,旋即气血败灭,身躯霎那间干瘪,灵羽随之根根枯落,声息顿现一片死寂!

  在肉眼可见,破山裂音鹫漫身气血被侵蚀一空瞬间,刘君怀分明看到那种气血威压,呈气雾状在虚空如死灰升腾,立时搅动一方天际气流狂涛般分流如劈斩,竟是深惧死灰气雾里那恐怖骇人黑芒。

  他还是首次见到六翼金鹏,进化后这般强势碾压,其势骇人听闻,洞心骇耳,竦魂惊目,令得他周身寒栗,毛发尽竖!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