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德行必有所是,道义必有所明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德行必有所是,道义必有所明

  刘君怀这时却是飞速收取着阵法盘,那些阵符符文已是无法收取,但令收取工作迅疾无比。

  只是两盏茶时间,那曾经恢弘如浩瀚星宇的八荒断岳阵,已呈分崩离析之态,随着阵法盘全部没入刘君怀体内不见,那四道神物虚影旋即消弭,那一方天地,重归白雾弥漫状态。

  刘君怀却是对那群巨禽不再有赶尽杀绝之意,召唤回六翼金鹏与仓骥鸟,不管天际虚空里依旧呆滞恐极巨禽,身形一个晃动,已是临至蛮荒之地入口之处。

  入口外,有两千多名仙人正翘首以待,因刘君怀早有交代,却是无人将神念探识探过,直到刘君怀身影出现在虚空里,众仙人才自入口处齐齐发出阵阵呼喊。

  此次成功解救,更是恩同再造,而他本人却是未有丝毫功利之心,完全发乎于道义二字,谓之舍生而取义半点也无夸张。

  纵使那位生性桀骜如语堂半神者,亦为刘君怀此举道不出丝毫歧义,只是秉性如斯,此时口中虽然同样颂声不断,但眼底里那一抹阴毒,却是未能逃得过刘君怀感知。

  此人立时被刘君怀圈定为必杀行列,无论其品性或是秉持,均属于邪恶偏颇,万万容留不得,其人身后说不得会与鸿文、奇致仙帝有何勾连,至少他们之间是相互熟识。

  待得一干人等相谢完毕,玄羽旗三人这才上前执持,虽说现场还有五位神人分身,但玄羽旗势力在神界盛名浩大,且多行得维道之举,颇受各方势力推崇,此势态在天残岛也同样延续。

  楷瑞仙帝说道:“众所周知,蛮荒之地所发生之时,均为万象仙帝在一力主导,他此举因由,无外乎内心深处多道义那一份极深秉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便是可通过此事,众人对其人所作所为,应该会有个清晰认识。

  “德行必有所是,道义必有所明,他此举皆因心内良善秉念所秉正,更有接下来几十位半神前来相助,皆因心中那一抹理念通达。虽讲昇阳圣殿遗址存在,即为仙人修身养性路上一种历练磨砺,但出乎自身所承迫压,却也是要千方百计去避免。

  “幸亏与万象仙帝秉奉同等理念者大有存在,你等能够安然脱身于陨落之危,实属幸运之极!无论往日里各人或势力间有甚隔阂,在道德与正义面前,尚属同一阵线,此等深层次存在,方是你等性命得以存留之根本!

  “道义为宇宙万物之本原,本体,道法自然方为道义之门,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并非不惭妄言谬语。欲践其言,苟行其为,并不甚艰难,欲要于修行与寻道路途上有所达,本心回归道法自然方是唯一路径。

  “我等在众人被解救出来之前,已有更深层探研,无不深言,此等道义追寻为一世通达之举!还望此次危难过后,众位心内有个清醒认知,秉持或是履行均出于恭恪之心,我本无意教化,此番言语也只是出于一时情切而已!”

  众仙人均是沉默不语,不能讲众人心内有颇深感念,但楷瑞仙帝所言同样出于公心,信之或摒除,皆由各人自行理会,他只不过心中偶有所感罢了。

  待玄羽旗其他二人也有出言,随后力行仙帝方才开口:“敏于事而慎于言,多做少说,先做后说,多为绝多势力自初教化之语,却未有几人料想此言实乃无数年无尽先人祖辈一生理念凝实!

  “秉持未契於神明,履行或亏於恭恪,皆有各人日后自行感悟,寻道路上各人际遇不同,所习得修行之法也各有相异,但万法万念不能弃离本心,否则便会一头栽入歧途!

  “现下虽说有人、妖、魔三族所把持,但也只有人族在适应生存环境变化中,得到进化而成为天道之下真正主人,只因在精神、意志与品质上以道义为镜,以义理为师,秉持本色,始终不渝,才有此达。

  “目前末法末劫降临之际,不能秉持本心,人云亦云、人变亦变人与事俯拾即是,每每轻易改变着自己理想、志向、个性乃至本心与优长,强己所难地去演绎所谓适者生存之信条。

  “他们却不知,适者生存固然为生存之必然,但内心轻易而盲目改变,使原本拥有人族优势丧失殆尽,让原可立足支点訇然坍塌,结果非但没有适应千变万化的环境走向成功,反在残酷无情竞争中惨遭淘汰。

  “此等淘汰甚至毁灭,便是本心缺失所致,由此丧失秉持与操守。贯穿人类与所有生命繁衍生机始终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普遍规律,但将道义行为内在本质刻意忽略,便是与天道相悖之举。

  “道义形成内在,便是道德权利、道德秩序、道德义务与道德评价之现实需要,而相关一切道德范畴所秉持,即是基于天道理念所容许。试想,未有天道所容吝,何来生存之长久?

  “适者生存只能保得一时之安危,却不能给与一世之通达,这便是人、妖、魔三族中,独以人族为始终主导之唯一取决。作为万物之灵人族,自天道理念中汲取生命不变力量,为亘古永恒存在根基所在。

  “我奉劝某些人族异类,天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可主宰一切,凡物无成与毁,复通为一,皆因道义所把持。随天而行,无为而治,万物才会升腾,所有关乎喜怒相疑、遇智相欺、善否相非、诞信相讥之辈,终不会再有有所通达之日!”

  力行仙帝一番长篇大论,却未有丝毫冗长之感,更无烦芜累赘掺杂,相比之前楷瑞仙帝所言,更能发人深省。

  此等可令人心生警觉之念原因,虽有其意情深意切之处,但更多与他神皇真身干系更甚,能够修炼至如斯高深,心内秉持自有过人之处。

  或许说,此种闻教而心生之举,更多在于对于神皇强者那等深铭刻骨的敬畏之心,真实教化所得并不甚巨,这般结果实际上力行仙帝自己也理会得,并非某一次死里逃生之举,便从此令得受惠之人秉持理念就此塑就。

  但这些人里,自有固持己念之人,像是那位语堂仙帝,便实属那等顽固不化之辈,其中自有他生性如斯一面,但刘君怀更认为此人心性已然走向魔道,方才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一抹阴谲,却是被刘君怀窥视到。

  此人自被刘君怀视为狡诈凶暴之人,其一举一动便被镜像世界锁定,其表情流转中阴桀之色,在刘君怀感知里表露无余。

  由此刘君怀更加确定此人确非善类,其内心丑厉之处虽不明了,但此人身上定有诸般行殃祸起之事隐与,刘君怀已是准备将此人诸多举止不端之处,向玄羽旗众人阐明。

  力行仙帝言罢,也就意味着此次解救行动就此结束,在子平仙帝又一番论结之后,众人也就纷纷散去。

  那名乐咏仙帝,却是相携良骥仙帝,与另一名半神老者前来。

  他说道:“万象兄弟,再多相谢之言不提也罢,这两位老兄对你所行之事甚为敬仰,便是相缠与我,说不得便引见前来,我知你与诸位前辈另有要事,却是要在这里先行打扰片刻!”

  刘君怀此时正被玄羽旗与力行、子平二位仙帝所引至一旁,正是有言相谈,见三人来到,也就在此驻足。

  良骥仙帝之名,刘君怀还是知晓的,另一位却是神界天罡殿之人,名为心水仙帝,乃是天罡殿一众神灵诸子引领之人。

  此天罡殿亦为神界一重要势力,因与玄羽旗之间关系更近一些,甚至相比盖世宫、惊天门还要声名显赫,这才是乐咏仙帝不吝打扰目的所在。

  乐咏仙帝心内对刘君怀感念甚深,也想着给刘君怀多带来一些日后便利,能与天罡殿之间有密切关联,对于刘君怀神界行走颇为有益。

  刘君怀自是理解乐咏仙帝一番良苦用心,言语中也颇多感激之意:“能与诸位前辈结识,小子我心内可是紧张得很,说不得日后进阶神界,要上门叨扰诸位前辈了!”

  心水仙帝哈哈大笑道:“那是我天罡殿幸甚之事!有楷瑞等三位老兄在此,即使兄弟你未行得之前之举,秉性也当得天罡殿以盟交相待,由玄羽旗所相中之人,必是各方面超乎常人存在!”

  刘君怀躬身笑道:“能被玄羽旗招收麾下,又得诸位前辈折节下交,我万象小辈这一次天残岛一行,收获太过巨大了!”

  他能够口出此言,客情成分还在其次,此行甚巨收获也着实令他喜悦非常,无意间行此善事,实属机缘巧合,但相对于诸般收获也是颇为满足。

  结交诸多半神之余,更有八荒断岳阵这等奇绝神奇阵法获取,他此时心内甚是欣喜,也无刻意遮掩之意,能够尽皆表现在脸上,也有曲义附和众人之意,如此一来,更能与众位新结交之人言谈愈加自如。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