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盖世宫乱象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盖世宫乱象

  一旁同甫仙帝迅速递言:“万象兄弟乃天神降命之人,不然如何被天道所认同万象之名?其名由来自由相对应天赋降赐,其中诸般表现可是曾深深刺激到我等三人,星象塔内所作所为可是令天残岛玄羽旗分旗大为震撼!”

  他此番讲述,在刻意凸显刘君怀身上各等与实际修为不相符,却是巧妙将刘君怀身后更隐秘身份淡而化之,他此言果然引起力行与子平二位仙帝兴趣大增,望向同甫仙帝眼神充斥着热切。

  另一侧楷瑞仙帝笑道:“稍后闲暇之时,我等再做进一步讨论,眼下之事,却是早一些将下一步行动确定下来!”

  说罢,他望向刘君怀道:“小兄弟,既然那位惊天门语堂仙帝早引起你所怀疑,能不能将你心中具体猜疑之处讲出来?”

  楷瑞仙帝单挑大指,乐道:“兄弟你这等直觉可是神奇,方才那种交谈之下,我也曾密切关注过此人,虽与你有过类似感觉,但此感模糊的很,单凭那种感知我尚不能确定此人心术何如!”

  刘君怀道:“此人相比于那奇致与鸿文二人,皆具有类似桀骜心态,其狡黠程度虽有不同显露,但那一抹邪恶韵味,却是怎般也抹杀不去!”

  力行仙帝深叹道:“长久以阴暗心态,行走在阳光下,总有种恶邪属性气息护持心脉,久而久之,便会于自身日常气息中有所渲染,这是由所从事行事执念直接熏陶出来,严重状态下,可使得本身所修行功法心诀气息直接产生偏差!

  “而其中极致邪端气息便会取而代之,或许会有至邪之气直接催发自身实力有所飞越,但便是此种急功好利之举,才使得被那等恶邪属性气息加持己身者后患无穷,对于道心影响更是呈断绝之势,可怜这些人却是恍若无知无觉,不得善终也为命中之事了!”

  嘉木仙帝久未言语,便是在思虑刘君怀下一步动作,只是如此一来,他就要舍弃昇阳圣殿遗址诸般机遇,显然如何开口,令他一时间难以启言。

  刘君怀意识到其人神情不自如之处,轻笑道:“昇阳圣殿好东西还是不少的,但日后我还会有进入机会,况且七十二处显现之地,会有半数需要在数年时间里第次开启,也未有忒多时间沉心等待,留作下一次再做探究即可!”

  嘉木仙帝这才开口笑道,“也好!现下已探明罗王域相关势力,主要发展目标,便是在天残岛之内,这是之前玄羽旗未曾意料到之事,相关关注也多集中于神界当中,看来他们的主要目标,便是那些神灵诸子!”

  能被神界统称为神灵诸子,即为各大势力中天赋极高所在,多为势力刻意培养之人,日后会是再下一代核心成员,一方势力中能有一位被罗王域吸纳进去,便等同于一处巨大隐患埋设下来。

  此间危害,虽不至于各个势力根基动摇,但挡不住罗王域不休止拉拢行为,潜在威胁终有一日会被无限扩展,那时候才是罗王域身后势力悸动之时。

  奇致、鸿文二位仙帝一事,经由嘉木仙帝等人汇报与神界玄羽旗,就此才引带出罗王域势力在天残岛的存在。

  未曾料想,此二人在蛮荒之地被远古猛禽所灭杀,两位半神仙帝无形中陨落,也为此次绞杀行动,减少了太多障碍,对于玄羽旗分旗,以及力行仙帝等人来讲,也算得是意外之喜了。

  那一名惊天门语堂仙帝,即为另一名半神境界存在,同境界之人还有两位,一名为盖世楼斯年仙帝,另一名则是天翔山良骏仙帝,另有仙帝各阶二百余名,均分散在天残岛诸多势力当中。

  刘君怀闻听却是脸上有一抹惊异露出,“此盖世楼与良骥仙帝所在盖世宫有何瓜葛?”

  嘉木仙帝回道,“盖世楼为神界盖世宫麾下势力,但此个大型势力在神界内讧不断,良骥仙帝与那位盖世楼斯年仙帝虽为同门,但之间师门各属相异,且两者间有不能泯合之宿怨疾忿,良骥仙帝其人与我数千年结交,倒不会有嫌疑!”

  力行仙帝点点头,“神界盖世宫内派系林立,皆以己方为正宗传承而争楼抢不休,便是有盖世阁、盖世楼、盖世门、盖世宇四方衍生势力出现,虽与盖世宫还偶有交往,但也仅存一缕桃李门墙渊源而已,仅余得同门共业名号罢了!”

  刘君怀面上愕色闪过,不禁哑然失笑:“还有此等奇葩之事?他们师长为何不加以干涉?既有经传之教为实,立雪孝行奉秉何如暂且不讲,师表复责还是需要的,怎地使得门下一片狼藉?”

  力行仙帝摇头叹谓,“盖世宫建立两万年有余,其高祖高懿神帝是个怎样存在,神界一众老人均视为秉哲上人,其秉正奉公脾性,一向深得敬仰!怎奈的其人门下五名核心弟子,却是钩心斗角,各抱心思,自那高懿神帝无故失踪后,明争暗斗只是已势同水火!

  “高懿神帝曾有数名至交好友,初始阶段还偶有上门相劝,怎奈的哀莫大于心死,数番解劝终不所得,还被暗自视为心具叵测之心,便在之后无人前去化解嫌隙,以至于发展为此时局面!”

  同样哀声不断地子平仙帝苦笑道:“这数千年里,盖世宫早被视作神界一大笑柄,已沦为取笑嘲弄众矢之的,且非一时遗哂大方之举,已渐成众多势力欺压目标。

  “更可怕的是,除开盖世宫原有势力,那所谓盖世阁、盖世楼、盖世门、盖世宇四方势力,却是与不同外间势力相互勾连,大有改投之势泛延!终有玄羽旗与高懿神帝素有深交者看不过去,出言制止了四方势力所欲行之势。

  “这五方势力,再不被各个势力不断排挤中,就有盖世楼从此将主要精力置放于天残岛当中,近万年沉淀,倒也在天残岛发展得顺风顺水!那位斯年仙帝便是此间势力总统领,在整个盖世楼势力范围,也算得是个副楼主层面之人!”

  嘉木仙帝接道:“实际上,除开已被证实五名半神仙帝,已投身于罗王域势力之外,尚余两名半神身份还未被探知,神界玄羽旗之意,便是及时将现下败露之人铲除一空,势必将此等邪恶萌芽扼杀,余下两名半神仙帝,也在布控当中!”

  力行与子平二位仙帝,其真身虽不明属玄羽旗所辖范围,但二人所在势力,分属神界翔龙狱与销骨陵,两派之间为同一祖承,虽为半隐门势力,却是玄羽旗暗中培植势力。

  也只有翔龙狱与销骨陵这等小型势力,才会有神人分身御驾天残岛坐镇看护,像是玄羽旗、盖世宫、天翔山、惊天门等大中型势力,却是因为实力强悍原因,未有几位分身驻留。

  若说翔龙狱与销骨陵这两个奇怪名谓,给刘君怀带来极大好奇心理,经由二人讲述后,他方知两个势力,为玄羽旗暗中收留曾经阵法专修门派,金乌刹遗留之人所建立起来。

  金乌刹同为隐门势力,一世与仙阵研修为主要修炼方式,虽门下弟子繁多,但多是各个势力派驻研修阵法所在,门内其势力之错综可见一番。

  后来所招致巨大祸灾,亦是因弟子间相互挑唆而引起,但因金乌刹本身无甚高绝强者存在,仅凭独特仙阵堪堪立足神界,那些势力派驻之人,也多是各个强势涉足,但因抵御能力不足,方使金乌刹渐被全势侵入。

  好在金乌刹正宗传承者,暗中早作安置,真正仙阵传承后辈被严密守护下来,力行与子平便是其中两位得以真传者。

  在金乌刹被整体侵蚀之后,玄羽旗出面置下翔龙狱与销骨陵两方隐秘势力,便将金乌刹正宗传承后人安置于两方势力。

  此次不知何故,神界玄羽旗竟是高调遣派出力行与子平两位神皇分身,大有将两方隐秘势力公布于世之势,二人私下里虽各有相判,但其中道理却是始终不得。

  刘君怀心下却是有些明白了,这一切包括力行与子平二人身份,以及对罗王域势力欲行强势碾压,既有可能是因自己出现。

  相必神界卫道者已是正面与玄羽旗交涉,或许两界通道问题也尽在玄羽旗严重关注当中,说不得对罗王域欲行实施打击,便是其计划中一部分,或许与两界通道为祸者之间战争,已在诸般布置在之中。

  似乎他每一次出现在某一层面,便会引起多番重大局势变化,这其中自有他身份所带来一系列转机,但某些刘君怀并不确知势力,在暗中与他配合,才是关键所在。

  否则,以他一人之力,远远不能与暗中势力相抗衡,这等自知之明他还是明晰之极。

  更多时候,刘君怀乐于见到这等重大变化,这为他始终奉行之事大有裨益,更省出时间来进一步提升境界修为。

  而此次神界所传来行动指令,使得他甘于放弃些昇阳圣殿遗址诸般机遇,况且他眼下身份已属玄羽旗势力管辖,行令所至,必有相执,也是忽视不得!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