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四柱神煞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四柱神煞

  之前刘君怀所行之感悟,堪称得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但久经岁月所沉淀的五行相生,却是循规蹈矩之后意念加持,只会具有更凝实作用。

  天人本是合一状态,但由于人为制定各种典章制度、道德规范,原来之自然本性,变得与自然不相协调。

  此等意念加持,便等同于将使人丧失之物打碎,那些加于人身藩篱一经破除,人性随之解放出来,重新复归于自然,达到真正万物与我为一之精神境界。

  一切顺应自然之意,再行自意念与感知中凝会,自然会有更深层解读,这等绝圣弃智之举剔除过程,便是另一类感念升华行为,天道阴阳与地道柔刚方有更真实融汇。

  此时人迹纷杂,却不是真正感悟之时,刘君怀努力将这些新意理解存储于灵魂空间,留待它自行缓慢悟会。

  对于这位乐咏仙帝,刘君怀还是颇有好感,前些时日他前去相报警示,此人反应甚为真诚,且日后颇有结交心意,通过他来掌控语堂仙帝,即为另一种探查方式,若是他能够成功通得,今后有所深交亦无不可。

  乐咏与语堂同门相交已久,如此深厚情感,定然会影响乐咏仙帝大义深读,如若能够迈得正确一步,与心境所达必会有个蜕变过程,但此间过程会相当痛苦,众人心中也均有心理准备。

  力行仙帝道:“此次惊天门一行,我与子平二人前往并不具有实际意义,况且有强势威慑之嫌,由玄羽旗三位兄弟前往最是妥帖,我提议,趁此空闲,我二人不妨前往天翔山一行,那位良骏仙帝可是在其门派里有极高声望,不排除天翔山势力大多仙人已被其拉拢!”

  楷瑞仙帝摇摇头,“正因为天翔山势力内现下无从甄别巨细,二位大人却是不可轻易找上门去,以免有惊蛇之忧!”

  子平仙帝笑道,“这就请诸位放心便是,我等二人先行前往,并不会自行采取行动,甚至那天翔山山门也不会踏入!天翔山所在位置有其特殊性,地处繁华之地不讲,天翔山山门四处,更是各方势力齐聚之地。

  “我二人此行,只不过先行去打探些内里详情,而且神煞大会之行本就在议程当中,大会仪席也有我二人席位,近段时间天残岛乱象泛生,侧面做些探测也好早作防范!”

  见刘君怀眼露迷惑之色,一旁嘉木仙帝低声相介:“神煞大会为天残岛三十年一聚术师召集,一方面探讨命理深研,一方面针对于天残岛下一三十年趋势做些预判!神煞之术本就是阴阳术数衍支,每三十年便有一次重大聚集,以便于共同研究命理,推论运气,实乃术师间互作交流的重大场所!”

  神煞之术源自于吉神与凶煞更深层解读,谓能致祸福于人类,传说中研修至极致,其神最尊贵,所至之处,一切凶煞隐然而避。

  此术衍生于太乙、八卦与阴阳术数三种神术,虽脱胎于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理论,但对于星象术有专门深研,天文星象将星空划分成三垣二十八宿,三种神术便是籍于天文星象与阴阳五行生克而来。

  神煞之术即是针对天文星象,来推演命理神煞吉凶论命法,以命理四柱为主要核心,极善星煞论断。

  星煞之论断,是命理运气论断一个组成部分,它是在命理运气论断、基础五行衰旺衡偏前提下的一个辅助论断重要参照,星煞有吉凶,影响各不同。

  吉者,曰星曰神;凶者,曰杀曰煞。遇吉则更吉,遇凶则更凶。但是,吉星之为吉,必具备吉之条件,否则,吉亦不显,凶煞亦然。

  命理四柱所重点论断,即为带神则吉,带煞则凶,四柱有贵人,遇事有人帮,遇危难之事有人解救,是逢凶化吉之星。

  因此,神煞之术便是将天上星宿神煞与人之命运结合起来,再结合以四柱八字、日柱干支为出发点,再联系年、月、时或大运、流年等其他干支进行观察比照,据传深研至至深境界,可召唤出四柱神煞诸贵人,来加持己身。

  四柱神煞四贵人,即是天乙贵人,太极贵人,文昌贵人,天德、月德贵人,魁罡贵人,国印贵人等等神煞显化。

  刘君怀虽偶有知会,但也仅知其中大概,相对于阴阳术数,他兴趣更浓郁一些。

  而力行与子平仙帝,一生所学便是出自于天罡殿,天罡殿所奉行北斗七星神通法衍,北斗七星神通法衍无所不包,二人所深研仙阵术仅为其一而已,对阴阳术数自更有专术供给。

  仙阵师本就是相涉极广术法,所以二人对神煞之术也颇有深得,这才有神煞大会一席之地。

  而乐咏仙帝心内对刘君怀感念甚深,也曾想着给刘君怀多带来一些日后便利,便有了前日里的心水仙帝之引见,因此私心所在,刘君怀也希望此人与语堂仙帝并无实际隐晦勾连,力行与子平先行前往天翔山,对于乐咏仙帝所造无形心理威慑,也就化为极小,他还是举双手赞成的。

  楷瑞仙帝虽口称二人大人,但此次行动实属玄羽旗在把持,但见二人心中早有打算,也就不再相行阻拦,毕竟那是两位神皇分身,在天残岛范围内可是无敌存在,只要他们心中早有决断,便放心任由他们施为便是了。

  就此兵分两路,力行、子平二位仙帝先行前往天翔山,刘君怀与玄羽旗三人,则是径直去往惊天门。

  数百仙帝境界之人,则是分散奔赴两地,自行隐身潜伏,以备不应之需。

  惊天门同样处在一处广袤无边山谷盆地之中,到处都是参天大树,视线所致不足千米。

  密林中依然有异兽横纵,仙兽遍地,仿佛天残岛就流行与此等门派存在方式,像是天翔山那般建立在众仙纷涌之地者,实属极为稀少存在。

  未到得惊天门禁制之外,刘君怀已是在镜像世界探识下,被狠狠震撼了一番,那惊天门巨大仙阵禁制之内,竟然是一处千丈垂悬五色瀑布赫然显现。

  五色瀑布声势波澜壮阔,多色缤纷飞流直下,声如奔雷,澎湃咆哮,激揣翻腾,水气蒙蒙里,激荡起山脚下珠玑四溅,五蕴氤氲酝和弥如画幕。

  令人惊奇的是,缭绕水汽却仅呈无色普通水雾显现,虚白有常,接飞瀑五色流霞而绚色,更是多出了另一种幻境生得,朦胧水汽更是将五色垂悬映衬得犹如瀚海绮幻,煞是彰显天地自然之妙理奥玄。

  那无形阵法之外,早有乐咏仙帝亲率一干仙人两侧久待,刘君怀探识感知里,却是自他眼神里探得一抹忧虑之色。

  普通半神达成者,已为天地间少有宏材大略奇人,刘君怀一行人倏然达至,再结合之前蛮荒之地诸般生变,乐咏仙帝变隐隐有了些某种猜测。

  在接到玄羽旗传讯之时,他心下自有一番波折,虽不明来人具体目标何如,但大体念想却是已然生得,此时他生生表现出来的大度与热诚,自然不似平常那般自然。

  前来迎接中人里并未有那名语堂仙帝,想必是闭关或是远行多种可能存在,但刘君怀一行人并不担心此行扑空,语堂仙帝就首与否,与那乐咏仙帝干系极大,只要此人一关可以得过,语堂仙帝一事只是早晚的事情。

  好在众人相见后,乐咏仙帝其人眼神中,隐蕴更多的是一种真诚之色,显然他已意识到玄羽旗真正存在目的。

  玄羽旗所在意义,便是引导与教正一切与道义相悖之为,无论星象塔、昇阳圣殿遗址等等存在,能够无私呈现于天地之间,便是有益于仙人修行借助,此时三位玄羽旗至高存在一同前来,其中寓意,不言自明。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