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二十章 通彦峰

第一千零二十章 通彦峰

  众人言谈中身形如电,半日后已是临至天翔山势力外围,刘君怀探到力行与子平仙帝二人所在之处,便是转瞬抵至,因神煞大会原因,再多显眼之人抵达,也算是正常,没有必要过于隐匿身迹。

  神煞大会会议所在之地,果然繁华无比,就如坊市那般仙人潮流不绝,更有各式买卖家借势铺开交易往来,虽然刘君怀多见此等密集熙攘,但此地仙人纷涌中,最低修为层面亦为仙尊中后期势态,还是令他只觉大开眼界。

  诸如仙帝初中期境界者,在此地仅仅为最为平常实力仙人,方圆百里有数百万之数,着实令他心内有所惊憾。

  他自身虽为仙帝后期之人,却是哪里见识过这许多高阶齐聚场景,倒是半神境界者甚少在坊间走动,但刘君怀的探识显示里,却是也有上百道身影之多。

  力行仙帝最先感知到众人到来,他所身处的五层酒楼包厢也适时展开房门,任由几人进入其中。

  他笑道:“想必是你等此行颇有收获,这般一日里往返,也是进展神速了!”

  楷瑞仙帝便是细细讲过往缘由讲述,随之赶来的子平仙帝摇头道:“虽说仙人心境要求极为精致,但这种由亲情所带来心理姱节,属于修行劬心劳苦,尚不讳心境缺失,仅算得偶有瑕疵罢了。”

  刘君怀心下暗道,像是眼前这等神皇分身,闻听此事却是未曾如同自己那般唏嘘感叹,而是自那乐咏仙帝心境生出关注,显然这便是境界高低之别了。

  无为心境即为从容安静心态,天道无为而生民自化,天道好静而生民自正,天道无欲而民自朴,讲得便是此等淡然状态。

  无为所指顺应自然变化,注重从无中去为,为之于未有,而在有中不为之意,顺应自然变化不妄为,而使天下得到治理,方是无为而治。

  二位神皇分身那等反应,自是寓意着其人心内心境把持,要远超刘君怀此时心态,以自然为本秉义愈加接近,刘君怀能在子平仙帝略略数语里,便即感觉到之间差距,也实在是与他自身境界不相符合。

  力行仙帝笑道:“也多亏玄羽旗有你等三人这般通情之人,乐咏仙帝才有此自由处置方式,不然他日后修行说不到会遇到许些磨砺曲折,这不仅仅是那位语堂仙帝幸运之事!”

  刘君怀也是笑道:“三位前辈如此行事风格,却是我未想到,来时路上我就想,换做我又该有何等处理方式?旁观整个过程,才渐渐悟得,其他手段同样可以达到更佳结果,对待敌人并不见得仅有杀戮一种方式!”

  楷瑞仙帝淡然一笑,“杀戮更具威慑,最大所得便是永绝后患,但杀戮同样也是无为境界所达过程之一,修行界自当与血腥永久相伴而行,那等教化之举实属偶尔为之即可,妄图教化约束贯穿始终,却是与前者为尊世界不相苟合!”

  力行仙帝点头称是,“修行细分为修养德行与修炼本体,**修行和精神修行,均为欲求超凡脱俗、摆脱生死轮回而努力实践方法,无须讲求某一特定形式,修道本就源于对生命真理之渴望,修正过程或是斩断,或是杀戮,或是悟会不一而同,提升精神或神识力量才是最终目的!”

  此等修行解说,只不过是一种交流调剂,最基本常识,自然不需要他们这等修为者再行深研,旋即话题便是转到力行仙帝二人此行之上。

  来到此地虽只是一日时间,但他们两位几乎为天残岛最高实力存在,更对于阴阳术数与阵法有颇深道行,在这里还是身份备受尊崇,他们若是想打听些事宜,也是极为简单。

  天翔山本为此地东道,对良骏仙帝其人了解者众多,即使他们二人只是选择些嫡系之人相询,便得到十分详尽各式信息。

  良骏仙帝虽为半神境地者,但在天翔山尚不属身份最高者,即使身为天翔山副掌门,也只是势力堪忧一方。

  此缘由便因同为半神境地者的天翔山掌门元德仙帝,乃是神界天翔山势力高层直系传承,与之同门还有数位其他副掌门。

  而良骏仙帝地位在五位副掌门中最为低下,其他四位副掌门中,甚至有两位未曾达到半神境界,但因与元德仙帝同门关系,作为神界天翔山势力旁系者,良骏仙帝在门派中影响力颇有不如。

  即使他因一次意外所得,而达成半神之体,此种势力境地在天翔山仍不彰显,六位掌门间面和心不合传闻,在此间繁华之地并不属隐秘之事,甚至普通买卖人均知天翔山此种门内琐屑杂事。

  但天翔山地处范围足有数万里,六位掌门各有一座万丈云峰作为据守,山峰划归个人或藏形洞府,或栖志灵岳,互不干涉。

  因此而形成六方势力各擎一方天地,六方势力中其他五处或明或暗均有勾连,良骏仙帝之所以能够在庞大势力中留存下来,皆因其师祖在神界天翔山大长老身份。

  这也使得,虽然他在天残岛天翔山势力中并不占优,十二名长老里,也有两位为他最忠实嫡系,再加上跟随多年的一众仙人部下,合计起来也有三千人之多。

  在仙人数量已达数万人的天翔山,良骏仙帝一派势力虽不彰显,却也占据一角偏隅。

  自然,如山门前坊市与神煞大会,这等极富油水所属,便是与他无甚关联了,这也使得良骏仙帝一派势力胸中不忿久滞,能够被罗王域这般势力暗中拉拢,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他那一派具体有多少仙人深涉其中,反而在此等局势下,不用玄羽旗一方再做谴累辨识,自有天翔山其他派系更乐于追究探查。

  闻听力行仙帝一番细细讲述,嘉木仙帝轻舒一口气:“还好,此等局面对我方甚为有利,而且通过此举还可卖出些人情,单是急于摆脱嫌疑一事,那另五方派系也会坚决执行!”

  楷瑞仙帝说道:“也不排除那五方派系也有涉足之人,但罗王域在天残岛所铸构架已然被摧毁,些许漏网之鱼放过也是无妨!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因恶寒而辍其冬,恶险而辍其广之举,实属虚妄幻极之事!”

  力行仙帝笑道:“即使此类之举出现,亦为那五方派系所烦忧之事,我方势力只求大势有成便是。万象仙帝,进入晚些时候,会有天翔山掌门元德仙帝率众而来,此为往常正常往来,不需半点隐晦,但之前你需要只身前往通彦峰一行!

  “天翔山势力范围内,共有通亦、通梵、通惠、通璐、通恕、通彦六峰,这通彦峰即为良骏仙帝所属,但除天翔山中人,六峰各为何等存在外人不尽详知,这便需我方暗中前往一探,也好为接下来所行之事做些所达铺垫。

  “而且此次剿除此人,尚需我方势力亲自出手,个中威慑还是要强势摆设出来。天翔山势力在神界虽不甚彰显,在天残岛一隅却是堪称庞然,若未有强悍实力支撑,尚不足以令天翔山随我心愿!

  “元德仙帝今日里到来,内中缘由随需有所道出,但势必天翔山那五方派系,也需一个内部意见集汇过程,我方便在此过程当中有所行事,不然会有相关讯息传至良骏仙帝耳中!

  “你之所为,便是将通彦峰相关事宜探识清楚,待大战将起之时,你还要潜入通亦峰元德仙帝所居之地,窥探天翔山最真实念想。虽然天翔山其他势力大体何等反应不会与猜测有太大差异,但事干重大,不容许有半点意外生出,如此谨慎亦属无奈之举!”

  刘君怀重重颌首应道:“此中干系,小子我心有感知,定然将此行周全完成,不会误得玄羽旗大势衍行!”

  楷瑞仙帝道,“通彦峰一行不需你做何等手段引入,包括峰前阵法禁制所在!此战是一旦生起,便是需要强大阵势生出,所聚集仙人队伍也会强盛非常,强势碾压为唯一目的,不需要丝毫遮掩手段!

  “你在那战事之前,便需潜伏到位,你有这等身法,有何意外也能迅速报达,但不管有任何意外生出,同样不允许你自行手段施为,均需我等几人应允方可有所行动。”

  刘君怀能自他语气中听出关怀之意,实际上由他暗自出手,玄羽旗一方只有利益获得,而不会有多少曲折出现,楷瑞仙帝之所以这般严格圈定他行事范围,便是深为刘君怀所周虑。

  或许在玄羽旗眼中,刘君怀的存在价值,要高于整个罗王域,他能够在那种间接保护里,感受到玄羽旗极深良苦用心。

  虽然这等看重或许有各种因素促就,但他面前这几人均心怀一颗大义公明之心,至少对于各自相关势力命令执行,已然能够做到心无旁骛,并未见私心在作祟。

  这也使得刘君怀对几人好感大盛,即使未有之前九级仙阵所赠,或是玄羽旗诸多优惠奉出,单是几人几日里点滴所感累计,便值得刘君怀对他们报以极深敬尊之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