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弱之肉,强之食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弱之肉,强之食

  二人身躯,在轰鸣巨响之中,犹若沙袋一般直接被抛飞出去,刺目血红自口中喷吐出道道诡异奇彩弧线,于刺目能量光芒闪烁里,重重跌落在乱石丛中。

  那偌大巨掌乘势挟裹着呼啸风声再次砸下,狠厉之气骤然变得大盛,半途中趋势骤然暴涨,滔天毁天灭地灭般威势覆盖二人之处,两道残余气息也在惊天凛势里化为齑粉。

  毁天气息兀自缭绕不休,散发出來庞大压抑,密实将那两人消失之地腐灼,刺刺瘆人吞嗤骇人神髓!

  半神之体,已有不死之身欲起之势开启,不这般鼠啮虫穿般点点啖噬,不能保证死灰有再燃生成。

  此时通亦峰大堂又多出了两名半神,刘君怀期待下的神人分身却是未见出现,只是通过几人交流,他还是听闻出此人切实存在。

  其中一人道:“元德,你也不要如此紧张,玄羽旗还未有斩尽杀绝之意,若不然早就将这方范围圈禁!不过,他们警告之意也是明显,将天翔山就此覆灭亦非虚妄,看来我们还是轻忽了玄羽旗真正实力,与不容相侵威仪。

  “天翔山万年储力,欲求蓄势待发之举,很明显也被他们所看穿,这里面有其异常强横原因,但更多因由却是我等样人坐井观天,望向某一日取而代之,如此眼高手低之为,徒令天下众势力所贻笑!

  “敌情探不明晰为其一,自不量力为其二,明昭昏蒙为其三,诸般愚昧无知心念与愚笨,便是天翔山上下最真实心境现实!如此修道理上异辙之为,依然将众人修心理念偏颇出太多,就此之后,天翔山夙夜祗惧,不敢自宁状态会相伴而来!不知此后果,是幸甚,还是悲乎!”

  早躬立一旁的元德仙帝颤声道:“大人此言,晚辈已是理会得,其后果暂且不去商讨,如何渡过今日之劫,方是目下首要之事,还请大人同忧相救,小的们已无半点主张!”

  另一名半神老者叹道:“此次玄羽旗至少派遣两百名半神前来,便有着将天翔山一网打尽之意,而我方势力之前举措,已被视为何所不为之举,就此败落之势已成定局!

  “至于如何脱离目前此等局面,唯一选择仅有做俯首戢耳,卑屈驯服之态,莫要妄想强装姿态,欲求保得一些颜面,我若为玄羽旗之人,巴不得借势就此铲除天翔山此个心头大患!

  “好在玄羽旗秉承公道自然理念,衣被苍生即为那方势力广施恩惠主要手段,若是未有明显理由,断不会轻易赶尽杀绝!实际上良骏其人事由,对于他们来讲,只是带给他们临机辄断时机,就是灭掉整个通彦峰,即是一缕由头寻得!

  “接下来的天翔山适时反应,只需流露出一抹不甘之意,那一缕由头便再次形成,那时候我天翔山,可就真到了烟断火绝境地!我二人奉命前来,便是从此绝了隐世之意,暴露身迹亦为无奈之举!”

  刘君怀一旁心下冷笑,妄图私密里隐藏三两位至强之人,便以为从此稳固住天翔山门派实力底蕴,此等入井望天,目光与胆识皆属狭小窄迫之辈,能够生存下来也是奇迹了。

  天翔山此等奇葩心态,尚与修真界弑血盟颇有不如,不知天高地厚般骄狂无知势态,想必在神界早就被屠戮一空了。

  也就是于天残岛这般隐秘独立秘境里,万年隐匿在相对狭小一隅,亦算是侥幸,若不是玄羽旗今日此举,这些人还不知要自我陶醉到哪一年月。

  此等沉醉于某种事物或境界里,以求得内心安慰或是臆想当中,其自鸣得意与道听耳食般盲目骄倨心态,怎地会出现在半神之体仙人意识里,着实令刘君怀摸不着头脑。

  话说此时战事暴起之地,局势虽早就泾渭分明,但玄羽旗还在刻意制造出,一轮又一轮浩荡声势。

  虽有大量仙元力汇聚法宝在空中升腾漂浮,但多是通彦峰众仙人手中被抛飞之物,对各种求饶声音恍若未觉,山岳般可怕力量吹袭涌往,宛若倾山倒塌般呼啸轰至四处,碾压天地气势狂暴席卷。

  罡直凄厉锐芒,也在森寒杀意里肆意崩飞,划过虚空带起尖锐鸣叫,强烈锐气或无声袭体,或呼啸碾斩,切割得四周空气均在吱吱作响。

  感受着袭体而至劲风,与识海内刺骨冰寒锐利杀意,通彦峰仙人们一时陷入神经麻木状态,体内能量与手中舞动,均已呈机械态势,心中恐惧更甚。

  直到有临近巨大轰响,犹若惊雷在平地炸起,震得耳膜嗡嗡作响,方才令得那种好似神魂迷失之态木然醒转,逃生之意才再次泛延。

  众人面容早已经苍白不见半分血色,身躯各处之上,已然溢出鲜血四溢,眼中也是泛出绝望之色,面对着摧毁一切之势,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每一缕劲风刮过,便如一座山岳轰中胸口,整个脑袋都是一阵晕眩,但漫天毁灭气息如死神之息,俯瞰天下,杀机澎湃。

  直到嘉木仙帝接到刘君怀一道传讯,这才口中蠕出数声号令,那种刻意猎杀之势才忽然转作实质煞气,几十息时间里,便再无一名敌方仙人站立。

  嘉木仙帝未有丝毫同情或怜悯之色显露,此次屠杀虽有妄杀之嫌,但此举亦为势在必行,只为起到警摄作用。

  天翔山虽有数万之众,但半神高阶存在缺失,始令得整体实力不甚强悍,但他们名下还有诸多小型势力依附,更有暗中结盟之人隐存。

  整体算起来也是一股庞大力量,若是未有决绝震撼,说不得几十上百年后,又有胆性超人强者出现,再次暗中集会些势力,包藏为祸之心再起。

  此等杀戮行为,便是楷瑞仙帝前一日所讲的,杀戮更具威慑,最大所得便是永绝后患,但杀戮同样也是无为境界所达过程之一,修行界自当与血腥永久相伴而行。

  修炼者世界,弱之肉,强之食,与以强凌弱近似,却是有着截然相异寓意,同样暗合自然运转规律,与实际天道理念并不违背。

  随着无数虚空乱流风暴卷起,继而消弭,虚空空间颤动停滞,毁灭般威势与气息不见,只余得漫天死气依旧,与无尽悲凉交织出一片楚凄辛冷。

  一招手,嘉木仙帝亲率众仙人飞掠向山底,不待身形临至半山腰,便可见天翔山一众十几人,肃穆久立于山门处,面上不见丝毫悲戚与仓惶,竟是挤出一抹尊崇笑意遥挂,虽不甚真诚,但也包含敬畏。

  随众仙抵达,万余名仙人呈一字排开,不见气势勃发,只是博广浩然威凛,便是将一方天地激荡出缕缕颤瑟。

  那天翔山掌门元德仙帝朗声传起:“晚间方知良骏其事,便在返回第一时间,恭迎出天翔山两位太上长老,这便是我天翔山高杰与才英二位前辈!”

  嘉木仙帝面色奇肃,冷然向走出两位半神抱手遥拱,其中那位高杰仙帝做出一脸惊骇之意,说道:“良骏晚辈做出这般不义逆举,着实是我天翔山不查之过,这厢向玄羽旗以及天残岛各方势力举身请罪!”

  说罢,天翔山一方十几名仙人,齐齐向着众人深躬一礼,那人接着道:“元德掌门及时回报,我等二人便是急急而出,却还是耽搁了对于逆子讨伐!为偿还天翔山给天残岛众位仙人所带来困苦磨难,我天翔山愿倾尽门派所有,就此封山隐世,万年不出,还望嘉木大人能够接受!”

  嘉木大人沉默望向一旁楷瑞仙帝,楷瑞仙帝才是玄羽旗正位旗主,他说道:“本以为过得几日才向通彦峰征讨,却不料不知何处走露消息,竟是被良骏仙帝召集同势力中成荫仙帝,迅速做出反应,我方探知会有更巨大祸事隐生,这才连夜对通彦峰发起进攻!

  “向通彦峰征讨一事,我方也仅有几人知晓,为何在通知到元德掌门之后,便旋即被良骏仙帝所获知,其中隐情不言而喻,不知贵方可有何解释,这可是明知故犯行为,相比那良骏仙帝通敌之举更恶甚!”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