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六十章 一众仙人的仰希鉴佑

第一千零六十章 一众仙人的仰希鉴佑

  看到众人大多迷惑眼神,向笛先生微微一笑,接着道:“此等可通彻十方乃至众生心苗之法术神通,纵是只修得凤毛麟角,便有丝缕宇宙之机包藏于他那感悟与修炼当中,随着自身修为提升,这种额外加持亦是愈加明显。

  “此种窃自于一缕天道赐荫天机显现,与天道命理垂衍有显著差异,相比之,后者有无数劫难命数相行伴之而来,与前者单纯天机摄取具有本质不同,两相天机叠加才有了君怀眼下修炼与感悟过程!

  “所以讲他本身所具有,旁人自不能相形比较,而是他自身所独具境界涵义,超乎于常人实属平常,仙界半神境界巅峰状态,并不能适用于他身上,自然他在仙界最巅峰实力展现,也绝不会止步于那等半神境界巅峰。

  “因为他自身气血力量,自然法则感悟,肉身炼体强度,精神力与灵魂力凝实程度,均不是普通仙人团体之所能达。若是强行拿自身战斗力做比较,即使他目前停滞不前,前面数番质量能量添加于境界实力当中,也非仙人众人所能抵御!”

  在场中人对于刘君怀天眼通所知甚少,此时听闻还有此等神通加持,心下才有所恍知,也渐知刘君怀自身实力,在仙界也的确无任何个人能与之相提并论,况且整个仙界也不过三五位半神境界者。

  隐门势力自然会有此种境界之人隐身不出,尽皆包括其中,也不过十人数量,其中巅峰境地者更为寥寥。

  刘君怀却是对向笛先生不置可否,他不在乎自身隐秘为这些人所获知,向笛先生如此明言,也有将刘君怀诸多手段公之于众念想,目的并非在仙界,而是为了他日后飞升神界,尽数施展而不再有多少实力隐藏,只有不间断残酷磨练,方才有不断进阶可能。

  浦和神皇显然与向笛先生之间早有交流,他刻意将话题经由向笛先生之口,向众人敞开道出,便是他自身身份尚处在遮掩当中。

  而事关仙神两界通道问题解决,向笛先生身份公然表露,只会对那些隐藏邪恶势力是个严重打击,其中巨大威慑力,远比多出一位半神要有效得太多。

  一一进入三清道观就坐,刘君怀惊见道观内俨然被布置为一处议事堂模样,且诸般摆设周全,道观内外亦被粉饰一新,庄重与尊崇感徒显。

  那一处三生石石碑处,也被单独开辟为独立空间,进入其内需要专用玉牌,密麻法则禁制隐迹于绿意盎然当中。

  翰林神将说道:“君怀,此处无极境十里范围,已不足以应对仙人每时每刻汲取与感悟,急需扩充面积!而有九天息壤孕育之下,隔界竹遡流徂源灵气衍生不绝加持,更有神工造化三生石日月精华喷吐,此方地界更符合天道因果循环至理。

  “因此此地生机已处于饱和状态,隔界竹迅疾繁衍更日渐趋于密集,再行开拓已属必然,你只需将无极境范围尽力扩展,八卦图仙阵禁制,自有乐圣仙师与浦和仙帝再行布置,阴阳二气生成万物之态自会成势!”

  刘君怀点点头,再次开辟崭新空间,为他此行目的之一,天地生机再次形成,天道穷神知化本意,为天道慈心之下的用意良苦,亦为道心刻意为之。

  有仙人来执行此般举措,便是出于本心使然,乃为盛德之举,更为唯遵本心,清虚自守行为,为仙人本心坚守与操持另番解读。

  刘君怀初行此事之始,一方面是因自行需求,再有就是对于天道寓意源远所敬重,修炼者修行本身即为逆天行为,他心底里却未因把天道看得异常伟大而仰慕它,更不会因顺从天道而颂扬它。

  他只想因时制宜,利用天道来发展自己,而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天道,去改变规律,至少现在他还是无此能力达成,但符合天道因果循环至理行事,却是丝毫也懈怠不得。

  此时天道法则气息在刘君怀身上已无限接近于自然韵律,对于天道气息之下缺憾存在最为明晰,况且古战场遗址为他私人拥有之物,此处秘境里只留存着亡者与法术施用后的意境留存,惨烈凶戾气息与凶蛮秉性所化戾毒之物横溢。

  由此所引来天象异变,浊气凶厉与灭绝气息笼罩于天地之间,才引起天道感应徒生愤恨,降下天罚,使得此空间天地元气处于一种生机禁锢状态。

  虽然到处残余有能量体与法则之力下的天地力量,却因浓郁死气灭杀所有被激活一线生机,只有这种生机被完全激活,新的天地形成,才会迎来下一次轮回,刘君怀这位真正拥有者,自然需要此处秘境崭新天地再次形成。

  所以,本心于公于私均要将此地毁灭意境之下万物重生,此举可极大促生刘君怀体内功德之力骤涨,也只有身居大德行之人才可获此殊荣,无疑将此地生机再行激活,对于刘君怀来讲百利而无一害。

  向笛先生望见刘君怀若有所思模样,呵呵出声慰道:“君怀,身心自天道之下存活,必当谨遵天道意识而行事,你莫要辜负了上天为你所带来诸般福荫,顺应天势行事才是你今后唯一之举,一丝逆天之念也不要生出。”

  刘君怀点头称是,“寻道者以证天道之前的道义认知,与本性、秉持密切相关,又是道义在其上刻画切实贯彻根基所在,此道理显而易见。虽天地无私,对万物一视同仁,但顺者昌,逆者亡也是永恒不变真理,在天道面前,容不得半点饰垢掩疵之举!”

  向笛先生神情很是放松,“实际上你返回此地之前,此间无极境所有出现者,均为你日后所作所为有多番探讨,我等如此事无巨细教化般警示,并非随口而言,而是你身上承担着整个仙界之未来,此中诸般良苦你可需深省,哪怕闻之已至耳中生茧地步,也需要强行去接受。”

  刘君怀面色微整,“内中道理小子我理会得,教化与否不甚紧要,难得仙界公明之人如此团结凝聚,才是我刘君怀,也是整个仙界之大幸甚!便如同天道带给此地生灵惩罚之同时,也给外来者带来一缕重燃生机机缘,。

  “诸位前辈能将此间道理尊尊教诲,对于我来讲,同样也是一种机缘,这既是一条命运行轨运迹,连通生死两端,若是未有一缕所机缘引牵,教我奋进之心不可轻忽,可令我时刻拥有天下独一无二巨大优势。”

  众人皆叹,刘君怀此番讲述充斥着堪侃大义凛然,虽听闻上去有口齿生香、宜人宜语巧辩之嫌,但结合他本身所具有至高无上担责加身,此等豪言壮语反倒是最为契实之言。

  同样豪言壮语、慷慨激昂言语,出自于刘君怀之口,才会有雄壮豪迈般英雄气概,皆因他所行使之事,为任何人不可替代至伟伟业,旁人怕是强要沾染亦是不得。

  如此解读并非寓意旁人皆是些平庸之辈,而是刘君怀实乃天意所精心选定之人,所奉行之事亦为天地意志最直接应承之人,具有镇压一切,支撑一切最坚实秉执意念,他人却是丝毫也替代不得!

  此等天地意志不具有思维,只存在最基本道义本能,这种本能不会直接出手对付末法末劫,但对应承之人虽有天降福泽,也会形成种种劫难,渡将过去,才会有天地意志所加持,反之即会湮灭于命中劫数里。

  这也使得无数劫难之后面前,刘君怀也会有天大造化获得,这种情况最大弊端便是,他自身意志容易被天地意志所左右,就仿似被一道劫雷藏在自己体内,会给他带来致命一击。

  众人这般用心良苦,便是在预防刘君怀形式举措有所偏颇之同时,也要帮助他杜绝此类隐患泛生,不能不讲以向笛先生等几人为首之人,背后所付出沥血披心之苦,其意义丝毫不亚于刘君怀所要行使之为。

  此种劳苦即可视作诚切祷祈之举,亦可当为仰希鉴佑作为,刘君怀若能加以深刻理会,自有万般益处便如本心执念职守,却是无数神通法术也值换不来之物。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