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浦和神皇的琼浆玉液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浦和神皇的琼浆玉液

  下一页

  刘君怀只身一人掠出无极境,挥洒出神念探识能力,他此时探视范围已是远达七千万里有余,同样条件下战斗,神念感知能力强的一方能够料敌先机,占据极大优势。

  有着镜像世界加持下探识力,在一定范围内能感受到各式能量波动,探识力自身却没有丝毫波动形态显现,这便是天眼通存在神奇之处,感知能力幅散范围越大,需要消耗精神之力就要极快增长,而精神之力强弱,就要依靠灵魂之力来产生。

  而此地遍地上古骨骸,便是灵魂之力凝精所在,其内蛮荒古兽灵魂意志,可将他灵魂之力整体性提升,对于感知能力幅散作用巨大。

  即使刘君怀早早收取了数十万具上古骨骸,此时观来遗址内依然随处可见古韵悠长骨骸散落,虽经圣光社仙人刻意收敛,仍可见道道古韵字符在上空盘旋,字符下便是一堆堆骨骸如山,暴悷流光不时显现。

  整个荒芜之地依旧处在一片迷蒙红雾之中,亘古苍凉气息甚是浓郁,所不同的是,有道道无形阵法禁制,将之隔离出成千上万独立空间,空间内均有类似数量骨骸堆砌。

  方圆十几万里遗址范围,凹坑遍布,怪石嶙峋高耸,枯木遍地伸延,之上刀痕剑迹密织交集,所蕴含的法则之力处处裸露着,充斥着杀戮气息。

  其上方细碎空间裂纹层层叠叠,犹如空间叠层般道道横亘在极低半空中,黑洞遍布空际里,百息天象变幻依然,巨大云层疯狂涌动如潮汐,浓郁杀掠气息与暴悷流光贯穿肆虐。

  汹涌浩荡里禁锢之力遍布四方,并且有各种符号闪烁于中,十分紊乱且深奥莫端,汩汩吞噬之力隐隐溢出,仿佛一个不慎可能就会坠落其中,永远迷失在无尽的空间中。

  即使转换而出的蔚蓝天际,同样有至强凛冽罡风呼啸于一片混沌之气当中,罡风锐极如刀,纵有护体也依旧会被划出道道划痕,并迅速切割出道道细微血迹。

  那如星星点点一般,自无形阵法禁制内突显出一抹绿意,在这亘古苍凉荒芜里甚为彰显,只是绿意所绽放出丝缕生机,不足以引动一方天地气息变化。

  由于此间天地元气处于一种生机禁锢状态,只有这种生机被完全激活,新的天地形成才会迎来下一次轮回,或是生机再次被唤醒。

  秘境里眼下只留存亡者与法术施用后的意境留存,虽然到处残余有能量体与法则之力下的天地力量,却是因为浓郁死气灭杀所有被激活的一线生机。

  而那此间虚空里穿梭不停暴悷流光,便是将丝缕再现生机吞噬之罪魁,也只有地面上生机渐呈盎然之势,方能影响到生机禁锢状态,才会有天地元气与生机融会状态生得。

  经过无数时间演变,这片废墟有更多机缘与危机并存,此等并存之机便是天道一缕生机尚存意念留存原因,只是这等留存所在无迹可寻,它泛生于无尽虚无里,即为上天机密所在,亦为天赋灵机或灵性存留缝隙。

  刘君怀飞掠于半空,立时吸引了那八百余位历练者视线与感知,但刘君怀漫身所溢出半神气息,使得他们在事态未明当下,不敢有半点意愿反应流露出来。

  他于数名仙帝各自相距不甚远之处降下身形,那数道禁制自是阻挡不了刘君怀出入,仅是将自己信念送达几处位置,那数位仙人便齐齐松了一口气,尽皆朝向刘君怀所立之处汇聚过来。

  待一共五名仙帝中后期仙人来至,刘君怀拱手高声道:“本人刘君怀,乃是圣光社第九统领身职,此行前来便是向诸位征讨些意见,以便令此地生机再生之势有所发展,诸位也多给些见解!”

  他需要与历练者切实接触,才好收集更多有用信息,一人之力不足道,万人之力常有余,以一人之力改变世界念想无异于痴人说梦。

  其中一名仙帝后期明显心下一缓,笑着掩饰一丝尴尬之意:“我名谓再明,乃是梨花界人氏,九统领盛名,现下已传遍三界,不想今日里在此得见,实出意料之外!”

  刘君怀抱拳回礼,望向其他四人,这才接着道:“诸位均知,此处地界本就属于我私人拥有,即使圣光社也不能将之自我手内剥夺,将此秘境生机再生乃是万般绝难之事,我也一直在倾力做些改变。

  “但此等举措不亚于将一方世界再造,单凭一人之力不可达成,因此才将此地面向仙界开启,唯一要求便是集思广益之下聚敛广众智慧,来完成此间天地再次形成,只是外出良久,仍不见太过明显效应,特意前来打扰诸位,不知诸位有何良方,欲稍引用,以平夙愿。”

  一位叫做越泽仙帝正色道:“九统领此举本就为天地之大义,仅是此间一截骸骨所蕴含价值,也不差于那些天材地宝,阁下朴厚清明,乐善好义之举,实在是令天下仙人自愧弗如,在下所知,自当无知不言!”

  令几人也是纷纷表态,刘君怀挥手淡淡笑道:“大自然不需要人类,人类需要大自然,默默观望此地情形,对旺盛生机不舍远比呐喊呼吁更有力度。其不可理解连贯性,从未有开始,也从未有结束,永远是圆形之力循环不休,令它回到自然本身,不仅是巨大功德,亦为各人本心所应秉持。

  “尤其我等修行之人,与天道意念相通,为未来证道唯一途径,还望诸位讲我此意广为传将下去,哪怕只为得自身心境安宁,也需要在此地尽一份力!每数个单独历练空间,便会有圣光社仙人存在,有何建议与需求,向他们提出便是!”

  只待得刘君怀话音将落,那位越泽仙帝口中突兀一声唿哨,片刻即有数道身影飞掠而至,他出生解释道:“这几位均为此次一同前来之人,平日间也多有交流,他们极为所在位置气息改造最为见效果,有着几人口中,九统领获知会更多些!”

  果然后来几位在短暂惊骇后,便纷纷开口讲解自己所做何等措施,刘君怀听得津津有味,虽与自己种植理念大体相同,但其中一些技巧之处,却是令他大开眼界。

  刘君怀这一谈便是半日时间,这些人所在势力,也均与圣光社以及相关势力有良好关系,众人间交流也不见多少忌讳,所涉及也并非仅限遗址中事。

  在刘君怀离去良久,这些人还在久久聚集,能够见到传闻中那位神通广大之人,一边感喟刘君怀年轻履历,更惊骇半神之体那可怖修为所带来隐隐威压深邃。

  刘君怀却是不知自己给仙界普通仙人带去多少传说,飞身回至无极境,却是那几十名仙人,因为刘君怀的到来,却是再也无心沉浸于心神感知,索性由浦和仙帝提供出足够银瓮璚浆液,众人围坐成数个圆圈,气氛煞是热烈。

  远见刘君怀飞驰而来,浦和仙帝遥挥两手,哪里还有一丝神皇境地风范,俨然便如一位街边畅饮的凡人老者。

  刘君怀降下身形呵呵乐道:“想必是那银瓮璚浆液酿制出来,极远便有其馥郁清香四溢,让我来尝一尝,与那真正琼浆玉液有何二异!”

  浦和神皇默声观望着刘君怀饮入后面上表情变化,刘君怀却是故作一副末无所知神态,叹道:“与之前那数两纯正琼浆相比,差距还是相当明显,但与仙界最为顶尖仙酒要高级无数倍!”

  始终未见刘君怀脸上变化,浦和神皇不禁笑骂一声,乐道:“有差距那是理所当然!真正神界所酿味道自是妙不可言,即使是一滴,也可令人饱足数日,且有治愈伤势与灵魂神奇功效!

  “多亏了向笛先生提供这份此类琼浆玉液秘方,之前便知只需有其五成韵味便可宣告酿制成功,未有神元之力加以孕育煨养,能够成功酿制出银瓮璚浆液,已经是了不得之事!”

  刘君怀这才哈哈大笑,“五成韵味已是不止,若我看来,至少也在七成左右,比我心中所猜测要有极大差距,还是小看了浦和师伯对于琼浆研究已有极深获得!”

  说罢,他脸上显现一副痴迷享受神态,鼻端依旧在酒杯口处贪婪嗅闻,眸里闪亮着一抹陶醉光晕。

  更在他又一仙液入口一霎那,一道奇异白光便是随着酒液流入肺腑闪耀而起,他只觉一股强大纯净能量,自那酒液中散发出来,更有浑新生命气息顷刻间在体内升腾波动,转瞬间化作精纯灵魂之力,随强大纯净能量,流转于全身经脉血液当中。

  此时的向笛先生也少见脸上那般淡漠神情,眼神望向翰林仙帝笑道:“想来之前嘉祯与昊焱师兄弟二人,在那神秘古墓中所得两葫芦之量,相加也不过斤数,入口却是有一滴撑得数日效用,浦和兄所酿制之物,纯净能量虽不足之前一二,却是可以尽情饮用,半斤之数也饮不出醉态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