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婆律半圣往事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婆律半圣往事

  正如兴贤仙帝所讲那般,四时观日秘法乃为陨体坞前辈所留,但明言其来龙去脉,却是数万年得自于一名半圣神人,而此人之所以下凡仙界,与陨体坞有所交集,却是因十几任之前坞主昊乾仙帝而起。

  昊乾仙帝其人为当年数千名半神者之一,数万年前仙神两界通道还未封闭,神人往来仙界虽有严格限制,但对于神界势力通天存在,也算不得多甚艰难之事。

  那时候天地灵气浓郁,上古传承相对丰富,神界神级丹药虽价格昂贵且极端稀少,但总比现在沦为传说要强出许多,又无飞升受限缘由,因此修得半神之体者,要远远超过当下。

  陨体坞实力在那时反倒比现下要昌盛许多,圣光社也未曾在仙界建立,陨体坞于下界也算是大型势力,昊乾仙帝手下便有两名半神境地者驻留山门,他本人却是乐于游走仙界范围内所有穷乡僻壤,以无错小说期寻得一线飞升契机。

  修行是为自我提升而有约束行为,人生充斥诸多苦难磨劫,刻意解脱过程就叫修行,修行是一条道路,一条通往人类内心最深远处道路。

  而在这条道路之尽头,就可找到一种智慧,这种智慧能够让修行之人了解到生命真谛,就此理会得透,自可超凡入圣,使生命达成圆满。

  修行需要最纯净心境加以承受与感知这方世界,使心境越来越清澈之举,无疑便是此类无妄心屡念,全身心相投与自然万事万物之中,才真实可见风烈虎啸,云游龙骧,激如惊电,日月辉映等等诸般大自然奇景光影。

  此等漫而无边,行踪不定,游走四方之举,方是起则下瞰江河,沉而高锁峰峦般与天地自然最契合之为。

  昊乾仙帝便是于此种状态里,与那位名号甚为奇特婆律半圣相遇,神级仙人回返仙界,一般情形会被天威压制到半神境界实力。

  但神界有诸般手段可是自身境界气息不为天道所感知,譬如浦和神皇与那翰林神将,逃生至仙界便有其独特遮掩气息秘法,但在仙界同样不能施用半神境界以上实力,但体内神元未被封印。

  婆律半圣便是将修为遮掩为普通仙帝中期,两人相遇地点为一荒芜偏隅之地,此地有一巨大盐湖,亦称为咸水湖,湖水中因含有高浓度盐分,为一般海水几十倍,致使水中未有生物存活,甚至连沿岸陆地上也绝少有生物留存。

  更因盐湖被陆地环绕,不与其他河流、大洋相连,所以盐湖内不见潮起潮落,乃是一块下沉地壳,夹在两个平行地质断层崖之间,在阳光照射下,湖面像一面古老铜镜。

  又因盐湖冬无冰冻,夏季又非常炎热,造成湖水蒸发极为庞大,常常是湖面上雾气腾腾,澹澹悬浮,却无一丝暮霭雨露之滋润,雾气中含量极高死绝之气贯穿始终,与大自然畅兹和气无半点沾染。

  湖水虽呈深蓝色,绝无丁点生机,富含盐类湖水使人不会下沉,甚至无法游泳。

  将一只手臂放入水中,另一只手臂或腿便会浮起,若是将自己浸入水中,则应将背逐渐倾斜,直到处于平躺状态。

  那一带气温很高,却是干燥少雨,蒸发量也就愈加庞大,晴天多,日照强,雨水少,补充水量微乎其微,使得盐湖变得越来越稠粘,注入与蒸发入不敷出,沉淀在湖底矿物质越来越多,咸度越来越大。

  至此,湖底矿物质将湖底渐映成一片褐红,高空望去,湖水中深蓝与褐红遥遥相对,赫然呈两处水面下不同空间,湖底暗色沉积物质,逐渐被侵蚀形成光滑、被塑形岩石,以及涟漪状沙丘。

  湖水温度也是极高,当仙兽飞禽不慎掉落在其中,皮肉均会脱落而变成化石骨架模样,虽无血肉生机,但俨然一副生前鲜活神态,情形煞是可怖。

  昊乾仙帝便是因其中一具骨架,神似古籍画册中上古神兽坎水橘缨雕,潜入湖底未曾临及,即惊觉被一股巨力吸入一处高矿化坑洞当中。

  他惊魂未定之时,便是赫然看到一具鲜活仙人,倾倒在一丛深褐色涌动当中。

  这丛深褐色类似生物般存在,名为暗岩藻,为盐湖唯一勉强算是尚有生机之物,与生长在海中藻类形似,可通过自身体内色素体以及光合作用来合成有机物,必须成存于盐分极高溶液中,若离开溶液就要沉淀,形成机能失调沉淀物,旋即化作矿化物质。

  于是高浓度盐分盐湖湖水,便有此类暗岩藻借以生存,虽无半点生物特性,却是极其珍贵矿石,如果抓到暗岩藻,用来修炼可很快提升神念修为,而没有任何副作用。

  但因盐湖未见一缕生机原因,未有体内有异变生成暗岩藻,才可在此间生存,存量极为稀少,捕捉也是极难,它天生感知类于神念,且逃离速度形同瞬间空间异动,本身却是未有多大伤害力。

  而那位倾倒之人即为那位婆律半圣,显然他使用某种秘法将有限暗岩藻禁锢住,未及收取却是因为某个原因忽然昏厥,所幸此时看来他只是身体表层被侵蚀出点点坑洞,尚未危机体内生机。

  收起那一丛暗岩藻,将婆律半圣,救回至地面之上,想尽办法才令他苏醒过来。

  因他此时境界显示仅为普通仙帝中期,实际上昊乾仙帝并未怎般在意,救不活也无堪大雅,见到其人醒转,也为多加征询,留下部分仙丹与暗岩藻,便自行离去继续远行。

  未料及数年后,两人又在另一处海域相遇,此时换做昊乾仙帝偶有险遇,虽不知伤及性命,于诸多七级仙兽群中突围,也实非易事。

  一只七级仙兽便具有等同半神实力,六七只此等级仙兽围剿,形式自是堪危,关键时刻婆律半圣出现,救出昊乾仙帝,二人交谈中,才确知各人身份。

  那时神人返回仙界尚属两界协议通达,多因公事原因出现,仅不容许伤及仙人性命,下界有神人出现,也偶有发生。

  两人便是就此结交,却不料想婆律半圣竟是引至神界敌对势力暗中前来,前次昏厥于盐湖湖底,即为敌方曾于仙酒中掺杂药物所导致,此后更多暗杀行为更是连绵不绝。

  而婆律半圣却是不忍伤害谋算之人性命,三番屡次放过所俘获敌人,几月后昊乾仙帝才逐渐得知,那些暗杀之人皆为婆律半圣在神界天罡殿同门手下,而那位天罡殿同门却是婆律半圣准夫人,亦为他师尊膝下唯一独女。

  二人因情生隙,却有一缕恨意充斥于他准夫人心内,又因种种误解导致婆律半圣不堪久滞神界,返回仙界躲避一时,未料及被追杀至如今地步。

  索性二人略作商议竟是择一隐秘之地潜心修炼,皆因反暗杀举动中,昊乾仙帝也在不知情之下屡番出手,他一位半神境地者,也可勉强应付下一位修为被压制神人,却是从此招惹至婆律半圣准夫人怒极。

  昊乾仙帝杀又杀不得,再这般下去,迟早会给陨体坞招惹到巨大危难,婆律半圣隐身念想,也迅速取得他同意。

  如此过得十数年,二人再次返回仙界行走,果见追来之地就此不见踪影,婆律半圣便跟随昊乾仙帝回到陨体坞。

  若是就此过得几十上百年,婆律半圣留下那部四时观日秘法,此段奇缘也算得一件极完整奇事,各人各有所获,皆大欢喜。

  谁曾知那位准夫人在遍寻婆律半圣而不得之际,竟是一咬牙,在仙界寻了位普通仙人再结姻缘,为得是某一日再见婆律半圣,以此来刺激他心境心魔环生。

  她与婆律半圣二人虽未曾婚配,却有婚约早已定下,女方就此寻他人联姻,却是料及婆律半圣生性。

  果然三十年过后,终有一日此女携带一名幼婴寻上陨体坞,婆律半圣也果然就此陷入疯魔,所幸他潜意识并不伤及他人,平日里只知残虐自身。

  开始时日,女方还尚属幸灾乐祸般观望,久而久之,居然旧情徒生,也逐渐陷入心魔当中,可怜二人终在某一日共焚于陨体坞一处山谷,所遗婴儿就此被昊乾仙帝抚养成人,七年后飞升神界,在两界通道将要被封闭之前,曾传回消息,已然进阶为半圣之体。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