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何谓四时,怎番观日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何谓四时,怎番观日

  接下来便是两界通道封闭,仙神二界消息隔绝,就此失去讯息。

  而那部四时观日秘法,也是在那人飞升神界后,最后一次返回时所留,一同留下之物,还有天罡殿一枚金质圆牌,讲是陨体坞日后飞升之人,均可凭借此牌,就此加入天罡殿。

  如此连篇累牍,四人均不觉冗长,即使那位生性反应愚钝之濮阳承嗣,亦是泪眼婆娑,他也是首次听闻此事,此秘事为陨体坞禁讳,不到某种地位,不能有所获知。

  皆因连同那位女神人,同样为陨体坞视为长辈先人,言语中不容得半点亵渎,刘君怀自不好轻言予以此事加以评论,只是在心内深感二人情天孽海真挚一生,却充斥着魔性悲情,不禁令人心神叹谓唏嘘感由生。

  亦或他人别人带来巨大痛苦,有缘便即无份,与天意不可违并无实际差异。

  刘君怀却是此时不知,具体由来会在他踏足神界天罡殿殿堂,其中最真实缘由,才令他更深感二人间可悲可叹,原本单纯爱情与术神问卜之天机纠结在一起。

  脉脉深情并未冲淡演算推理所带来沉闷压抑,天意垂旨,仿佛冥冥中世界运转之至高规则,一旦与至高谶纬之术掐算锁定,且非承天意以从事为最终结局,纵是怎般行事,亦是毫无可变更契机可言。

  相比刘君怀与濮阳承嗣二人,显是另二位早已有此类心潮翻涌过程,所以兴贤仙帝很快将话题转到四时观日秘法上面:“四时观日秘法,却是三十六星宿神通法衍中,五感相关秘术!

  “乃是通过形、声、色、味、触五感运用气息,并驭气于双目,达到洞察细微之处,发现事物上气息独特之处,以达到了解对方实力强弱与得到应对方法之奇术!

  “而将五感运行至修行当中,则各自契合心、触、意、人、情道学五感,因此此法术即能满足修习到一般人所不能看到颜色,看穿一般人不能看穿物体境界,将此术修行娴熟乃至极致,看任何事物时,即可看到成百上千种颜色,也可轻易看穿他人内心之障眼法。

  “同时对于自身而言,此术亦能提升自身迷惑敌人能力,或是通过驭气改变自身形体之上某一处甚至整个形体颜色,或是通过驭气,运用颜色,气道来迷惑敌人,使他们失去行动能力,从而达到战胜敌人之目的。

  “形、声、色、味、触五感均可有各自独特感知,再结合心、触、意、人、情道学五感,转化为施为能力,探识、幻相、能量驱使与驭气化形。而这五术合一相互结合,继而催生山、医、命、卜、相玄学中五感。

  “实际上四时观日秘法为神界天罡殿最根本法术之一,在天罡殿并未实际丢失,而是特定为某一范围方可接受此类传承!但君怀兄弟你却不必有此担忧,只因陨体坞有那枚金质圆牌,圆牌名为皇斩令,有此令牌你可自行前往天罡殿正式接受招引入殿。

  “即使未有你自身与天罡殿之间渊源,将四时观日秘法传授于你,亦是陨体坞有心助你一臂之力,却是未曾想到,你自行与天罡殿即有颇深交往,能够将另一神通法衍获得,便等同于已被天罡殿招与门下。

  “但皇斩令还是需要你继续持有,因为相关四时观日秘法修炼许可!而天罡殿从此有你存在,皇斩令是否留在门派中意义不大!希望你能借此时机,结交一切可能招揽势力,重担在身,前途叵测,尚需壮大势力!”

  刘君怀自是又一番感慨,但也知兴贤仙帝如此善待自己,救治展鹏仙帝乃是一方面,更重要原因是因为向笛先生出现,能被守望者与卫道者势力相中之人,人性与资质自然已经过验证,此时正是拉拢良机。

  这种机会并非陨体坞一家懂得利用,包括天罡殿、玄羽旗,以及雷神一派均早行一步,实乃另一种形式上的大势所趋,虽然仅为极小范围之内,但随着两界通道问题修复,会有越来越多势力盯上他。

  皇斩令可谓是陨体坞手中唯一神界依仗,他们肯下如此血本,自是对刘君怀之未来相当看好,刘君怀也乐于就此积攒人脉,更多却是为着万象宗今后着想。

  “那又何为四时?”刘君怀问道。

  兴贤仙帝笑道:“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谓之四时!四时观日秘法便是四季山间观天各有寓意感悟不同,修炼条件需要相当缜密!无论是一泓春水溢满田野与水泽夏天之云变幻莫测,大多修炼均在如奇峰骤起之地。

  “千姿万态秋月朗照,明亮月光下,一切景物都蒙上了一层迷离色彩,与冬日高岭上一棵严寒中青松展现出勃勃生机,即为秋冬二季修炼景地,皆为自然产物,修炼此术应当顺应自然,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此法术讲究常游外以冥内,无心以顺有,故虽终日挥形而神气无变,俯仰万机而淡然自若,相关论述法决中均有记载,但也刻意提出不可拘于文字之间,而是从崇尚自然观点出发,融会法决中意旨,以丰富自己思想。”

  光耀仙帝在一旁补充道,“无论道学五感亦或是玄学五感,修炼到极致均能进入圣人界,从而衍化出超感官知觉之第六感!此能力能透过正常感官之外渠道自行接收讯息,能预知将要发生事情,与当事人之前经验累积、所得推断无关。

  “这些能力与仙神两界段神通有相应之处,但却是演化为自主生成能力,已将诸般神通转化为意识法力,等同于修炼者潜意识无限拓展至脱离于意识掌控,却不失意识想像或回忆,辨识真伪强弱能力已臻化境,不再受时空束缚。

  “从潜意识中漂浮出来第六感,乃是无意识运作出来,或者说一切心灵事物运作,乃至圣界一切,都是心识变现,即为我们所讲本心之念,到得圣人境界即可称之为道心!

  “其自主贯穿能力甚至可窥视亡者残余神元意念,因此讲北斗七星神通法衍,已是圣人之下法术秘技中最极致存在,三十六星宿神通每一种皆具有某一属性道法最精髓部分,所获越多,修得神通法衍越是齐全!

  “四时观日秘法虽仅在障眼法与玄术上有专研,但却是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之基础,三十六星宿神通均有所涉及,却是其中最为难得之物,不然也不会在天罡殿内有刻意圈定修习范围!”

  刘君怀心内却是对此术另有看待,获得大殿主和泽神帝亲言相赠天杀阳精真土诀,为天罡殿非十三大核心前辈之外不能参悟之物,陨体坞中人口中所言,还是来自于数万年前派中留言,与承允仙帝这位当今天罡殿之人讲述另有不同之处。

  三十六道神通衍化存在,即使天罡殿大殿主,也不过身居其中三道神通衍化,即使四时观日秘法再是神奇,也终不过其中之一,但此种异议他只会埋藏至心底深处,他深信自己与北斗七星神通法衍渊源极深,说不得会有机遇遇见所缺失部分其中一二。

  以承允仙帝所言,他恩师大殿主和泽神帝所身居其中一部罡气神煞之术,便是可沟通天地,研究命理,推论运气之至高术法,与二人所讲另有出入,他只对前者更加信服,因为自己身上命理气运,均被其一一推演出来。

  承允仙帝其人生性驽钝于与人交识,却一心痴迷于师门法术修研几近疯魔,但此种心态为天然所形成,就像他对于师门法术有天赋一样,从不会将修炼心境陷入自我内心矛盾、困惑、抑郁等困境难以自拔。

  因而对所修行之事不会有甚多偏颇,他所交由天杀阳精真土诀,即非他所具有之修炼资格,却能做到恍若未觉,丝毫不生出觊觎贪念,由他所讲出之言更加让刘君怀信服。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