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适缘讲究时势因缘和合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适缘讲究时势因缘和合

  刘君怀不禁咋舌惊呼,如此强悍肉身力量,超乎他认知,虽与自身尚有不如,但自己可是比他远远高出两个小境界。

  他想到自己在此等境界之时,若未有神通加持,断然不会有此般强势施为,而且方才所生出锋锐之气里,明显夹带清晰空间法则之力,一丝丝电磁能量深蕴其内。

  显然此人真实施为并非仅限于此,他于凭虚真仙阵中所汲取电磁能量,应该是他另一种力量手段,因为他能量非丹田储备,而是夹藏在漫身粗大经脉当中,运转威势之余,自然将一缕他种能量引带而出!

  炼体入圣,与对于身体掌控,心灵领悟,以及肉身炼体,缺一不可。

  濮阳承嗣能有如此实力,与以上各方面均有涉及,虽然他与人交流有短缺之处,却是不碍心神与天地交流,刘君怀便可从其身上,感受到极其深刻空间法则气息,虽与自己尚有不如,但相对普通同境界仙人,已然超越甚多。

  方才他举手投足,骨骼之间金铁交鸣,这让他身体完全非寻常人体质,倒似一具金属所打造人像,他体内未见仙元生得,但一股股仙人气息还是十分浓郁。

  而且从他喉咙之中所发出龙吟虎啸之音,居然为体内肉身能量化作锋罡后,借助仙人气息形成,既有威势外施能力,也具有一定炼气仙人神念效用。

  只不过尚与炼气者有巨大差距,这也是单纯炼体者自身最大短板,只有进入半圣境界进阶涅磐境实力,肉身成圣从此开启,以意念或者更高级形态去证道得成,方有应付五行劫难机会。

  五行劫难便是入圣天劫,亦为求得极致宇宙世界法则规律大悟大彻,从而超越天道,成就不朽之魂。

  但相比之前各阶段天劫,规模与危机皆要超出太多,亦非简单天劫可以描绘,已是无限接近天地劫难之庞然,千万半圣中能够证道者不足万一,可见感知大悟大彻之艰难,与五行劫难之凶险。

  待濮阳承嗣满身气息平定,刘君怀提出返回之际,向不远处寒泉精舍冰制行宫再施以礼,纵使其内有宝物存在,他也无意进入之中冒犯二位神灵。

  他认为陨体坞相关秘事传说,应该会相当不详尽存在,两人如此曲折情路过程,期间定然另有无奈之处,或许因不堪为旁人明言,陨体坞昊乾仙帝所知大概有甚多不为其所知。

  回到陨体坞主殿大堂,兴贤、光耀二位坞主均在此等候,另数位坞主也均一一在座,显然刘君怀到来,门派上下极为重视,当然与凭虚真仙阵磁场磁力流转提升也有甚深关系。

  刘君怀二人一夜不在,应该众人便在此地久滞深谈,其中诸般牵情相必早已言明,此时见到二人归返,面上均呈亲切笑意,更有人出声赞道濮阳承嗣身上气息又有进展。

  濮阳承嗣初时在陨体坞地位极低,辈分也是与在座之人相去甚远,但随着他炼体实力逐步提升,竟是将他师父也超越过去,这才引起在场人纷纷关注。

  此时见其与刘君怀相交甚密,后者对他亦无半点轻忽意味,完全以平等身份相处,濮阳承嗣今后在陨体坞地位必然有独特超然之地,但因他秉性原因,权势不见得会有担承,但数位坞主却是一定相当善待与他。

  濮阳承嗣与人交流虽然愚钝,却也知此处不应为他不招即至所在,刘君怀刻意将之引领入内,便是有着意体现二人之间关系目的,见到无人出言斥责自己擅入行举,濮阳承嗣暗自抹了把头上汗水。

  兴贤仙帝正色道:“应圣光社召唤,陨体坞会在这两日,暗自派遣数名仙帝中后期前往三十三重天,大统领早早在布局,但其中切实目的却是控制在极小范围!我陨体坞此时在座之人,均为可信赖嫡系。

  “不同于仙界其他门派,陨体坞自建立伊始,均与加入者互宣血盟誓言,已被天地所记录!而此次前往三十三重天,便被授予先遣率行名誉,即是陨体坞成员之间完全值得信任。

  “如此重大战役,容不得半点消息走露,我与二坞主、三坞主一同随你前往下界,门派中另有数位同为仙帝后期太上长老,已近千年不在仙界走动,其身份更加隐秘,已于今日凌晨悄然前往,与第一批前往仙人并不牵扯,且不会乘坐传送阵。

  “昨日夜里已接到圣光社秘密传讯,此次阻击战就此开启!接下来需要九统领,按部就班行进你个人事宜即可,待得婚宴日期确定下来,会有缜密安排一一铺就,你之心念却是不要再有多少挂牵,除非圣光社另有命令!”

  虽然距离仙界众人飞升还有段时间,而且飞升后众女需要数月仙元凝实过程,大婚之日尚算遥遥无期,但上下两界路途遥远,即使乘坐传送阵,单程也需半年时日。

  那等秘密调集仙人更为困难,此时便即启动,无疑最为稳妥,刘君怀心下不禁暗自点头,圣光社果然见识与智慧思路严谨,考虑周到,布行缜细,大局感明显较之自己要强出太多。

  兴贤仙帝接着道:“圣光社一向虑周藻密而不涉于粗疏,即使仙帝联盟正值猖獗时候,圣光社上下也少见更大纰漏之处!某些时候,敦厚存心本性,崇礼致知行举,皆百密一疏存生原因,如此关键时刻,却是要不得良善之念!

  “以不择手段之举,完成最高道德达成,为历任圣光社一世秉承,这些便是临行之前乐圣仙师托我所代之言!谋生之道,关乎生死大计,只要与道义不相悖,英雄与枭雄同样名垂千古!

  “想来仙师挂念与你,应该算定你行事,会在某一时刻会有至善之念徒生,他交代我战事启动之初,便是将此等言语相告之时,接下来会由他亲身教诲,估计那时已是他老人家临至万象宗之时!”

  刘君怀心内忽有醒悟之意泛生,看来对自己行为秉性最为了悟者,即是自己恩师,兴贤仙帝所转之言,完全契中他自己此时心态,自己正自暗中揣测圣光社布局之深远,便有警示言语临及。

  他心骇乐圣仙师居然如此深谋远虑,竟是将自己心底深层意念心摩意揣,犹如虑计神筹,这般殚精极虑心性,怕是自己此生终难企及。

  名为稽难仙帝三坞主笑道:“九统领能有此般仙师诲教,便是无数仙人眼红心觎之事,近之声色犬马、奇技珍物,适足以起大盗觊觎,皆因仙师大人湛恩汪濊般深厚恩泽广施,先达德隆望尊,万众仙人皆应尽敬,能擢升大人关门直传弟子,九统领之幸甚,仙界尽皆震骇。”

  刘君怀心内暗笑,首次与这位三坞主深入交流,却未想到此人如此喜欢这般拽文嚼字,仿佛文采很精湛样子。

  他呵呵笑道:“我有气运加身,不见得只与修行机遇相投合,名师传典同样颇有运道!仙师于我恩重如山,且甚深教诲镂心刻骨,蒙恩师眷爱,没世难忘!”

  稽难仙帝颌首应道:“仙师才学与德行据为首,你又为诸般天资集大成者,与你师徒二人皆属不解之缘!此等适缘讲究时势因缘和合,析毫空树,无伤垂荫之茂;离材虚空,不损轮奂之美,渴荫竞辰,缺一不可!”

  兴贤仙帝乐道:“二位也莫要在此歌功颂德极甚,翻来覆去讨论些仙界共明之事,却是与眼下极为严峻形势颇为不合!”

  众人皆笑,刘君怀为客情谦言,稽难仙帝谓倾心敬仰,实则二人所涉及皆为仙人所早已认同之事,此时候讲来也的确有所累述之嫌!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