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美到极巅之文秋柔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美到极巅之文秋柔

  刘君怀望向文秋柔,“几个妮子平时闹惯了,希望以后不会伤害到你就好!”

  文秋柔羞涩地低下头,一夜间她一直恍若梦中,“姐妹们很团结,但我初来乍到,即使有些不能融会,也只会是我一人问题!”

  正如秋柔其名,她性格柔情似水,善解人意,只要不触碰她底线,宛然蕙心兰质秉性十足,丝毫不凸显修炼者强悍本质。

  莫思彤轻步来到,“秋柔姐姐娴雅得紧,虽已是大至仙中期,却是一副小家碧玉性格,哪里像这两个疯丫头,一点矜持也不曾有!”

  文秋柔连忙道:“大姐是哪里话来,这一声姐姐秋柔万万不可当得,虽然我年长一些,但需要从九统领这里论起,文柔本就给七位姐妹添加这许多麻烦,岂能做些澜倒波随之事!”

  莫思彤白了刘君怀一眼,挽起文秋柔手臂笑道,“秋柔可是心灵手巧得很!昨日晚间我姐妹收到礼物无数,没想到她还是位炼器室,在颖安潭炼器室,不凭借专门炉火、炉鼎,竟是能将一支普通凤头钗,于几十息里重新炼化为一支精美飞仙钗!”

  沈多多头颅突兀伸过来,俨然一副飞仙髻发型,其上着绾别致玉色飞仙钗,轻拢慢拈云鬓里,斜插云堦月地、两色分明七巧玲珑簪,光芒熠熠,辉映出沈多多姣好容貌,娇媚中一股清雅秀丽彰显。

  而吴碧妮也是头部回转,露出一支白玉扁簪三枝金刚石发针,将小巧堕马髻斜绾脑后,质洁无暇,将一头秀发衬托得愈加柔顺亮泽。

  刘君怀自然对这些头饰半点意识均无,只是觉得所二人头饰不特意观察并不突显,但却更添风情,隐约要比平日里秀丽些。

  莫思彤笑道,“我敢保证,若非多多与妮妮将头伸过来,君怀丝毫未曾注意到其中变化!秋柔手下确实神奇,只见得几朵光亮闪过,用料极为普通之物,便有脱胎换骨般变化,材质虽未改变,却胜在更加精致别有巧思。”

  刘君怀大感惊奇,“不知秋柔眼下为几级仙器师?”

  文秋柔螓首垂得更低,凝脂般肌肤绯意更浓,口中喃喃道:“眼下为四级,只是女儿家些许小物件更擅长些,与修炼相关却是极少涉及!”

  刘君怀哈哈大笑,心内也不禁深感惊异,要知道仙界最高等级仙器师不过七级,只有绝体内神元转换相对多些,才可达到八级仙器师水准,但也仅是勉强触及八级边缘而已。

  不曾依靠炼制法器或兵刃,单凭炼制些小巧饰品,便能进阶四级仙器师,传将出去却是能羞煞一大批善于炼器者。

  莫思彤也是轻笑,“秋柔于炼器方面,不亚于我炼制丹药天资,日后可着重于此方向发展!”

  沈多多笑意浮向眼角,幽黑眼眸漾起惊喜亮光,“思彤姐,那岂不是讲,今后姐妹饰品即可自行炼制了?昨日里收到太多此类物件,材质是极好,样式又土又笨,秋柔姐姐自不会有半点浪费材料!”

  莫思彤笑骂道,“死丫头只记得玩耍打扮,君怀之意可是要万象宗出一名炼器大师!”

  刘君怀摆摆手,摇头道:“不要刻意去追寻某些东西,就按照秋柔爱好顺其发展,炼制此类物件,胜在细节刻画,不见得比寻常路数有忒大不如!”

  吴碧妮与文秋柔说道:“秋柔姐,往后莫要再称呼君怀九统领,在我们家他便未有外面身份,难得团聚一次,将外面之事尽数撇开才是!”

  文秋柔此时心底充斥着温暖和煦,颊飞嫣红虽已不见,却仍是不敢抬头望向刘君怀,只是唇角略微上扬弧度,揭露出她一抹幸福之感。

  这时候骆花影走过来笑道:“君怀,你身后多出那两名守卫乃是何等修为,现下大殿中一阵议论纷纷,好似很骇然模样!”

  刘君怀笑道:“与我境界相当,但实力犹甚,或者讲有诸多不如!”

  他身旁众女不禁咋舌,沈多多惊诧道:“不是讲如君怀哥哥这般境界,仙界统共不超过十人么?怎地此地就出现三名?什么时候半神境地之人如此不值钱了?”

  她语声丝毫不见压低,好像根本不忌讳被那两人听到,文秋柔背心处却募地生出一层冷汗,这沈多多也着实凶悍的很,只是一名普通仙帝,便足以在下界横着走,半神境地者为仙界最顶级实力,几乎可以秒杀低阶仙帝,这丫头却是一副如此没心没肺态势。

  她更惊憾自己所中意男人身边,竟是有半神境地之人做守护,难道刘君怀真如仙界传闻那般那,他身后有可通天彻地势力做依仗?

  刘君怀却是对沈多多一切所为视若无睹,他呵呵乐道:“哥哥今后会有大事要做,他们并非我个人守护,而是与我一同行事之人,来自某一处神秘之地,多多在他二人面前可不能没大没小!”

  沈多多恍似刚刚意识过来,手捂小嘴做出一副禁声状,模样煞是可爱!

  随众女来到,几人便走向前来相贺之人,练羽尘低声向刘君怀抱怨道:“这一晚上腿都走得纤细欲折,这还只是接风宴,若是换做日后大典,我们姐妹是否要这般不停走动数日?”

  吴碧妮也是抱怨道:“我一晚上笑容要抵得上一年,这样下去是否要多出几道皱纹?”

  莫思彤噗嗤一声喷声而笑,“妮妮,你眼下愈加与不着调的多多可相比拟,仙人容颜永驻,却哪里会有皱纹生出?虽然仙界乃是与上天最接近位置,但风俗礼节却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相反会比修真界更甚,少发些牢骚,生得给君怀徒生是非!”

  梦玥怡嘻嘻笑道,“那妮妮你是乐意与君怀成婚,还是不堪于此类劳苦?”

  吴碧妮得意道:“几十年苦苦相守,便是为着即日之劳苦!倒是某个人,平日里总念叨,后悔未给君怀生个宝宝!”

  梦玥怡面上窘态一闪即过,旋即笑嘻嘻言道,“你问问我们姐妹哪一个未曾有过同样言论?此乃民生,却非个人私意,我倒是乐于甘做我们姐妹第一人,到时你可莫要争抢!”

  吴碧妮一脸紧张模样,“玥怡姐,不是事先说好了抓阄吗?”。

  莫思彤一脸潮红怒斥道:“注意素质!你两个死丫头哪还有半点矜持?整个一副色狼心态!”

  沈多多满脸稚色,很是好奇问道:“君怀哥哥,生宝宝怎地成为色狼心态?难道这里面有何曲折之处?”

  骆花影一巴掌打在沈多多屁股上,“君怀,莫要听她所言,这丫头刻意伪装一副天真模样,人后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

  练羽尘右手食指划动自己脸庞,“羞!羞!羞!几十岁人了,还口口声声君怀哥哥!姐妹里就你色心浓溢,却片片装出无知样子,恶心!”

  刘君怀此时一脸尴尬,他终于始觉女人多了未尝不是件糟心事,现场数千人均是仙王以上境界,不需刻意探听,众女间吵闹便会传至耳中,可惜了他此时半神境界身份之脸面,却是被众位夫人给扒了个精光!

  文秋柔初闻时还颇具羞涩窘态,但见到众女间煞有介事模样,却是再也遮掩不住笑意,如画美貌,笑靥如花,颊边酒窝可醉人,竟是让欲求反击的沈多多尖声失叫道:“快看,秋柔姐姐真美,这便是仙子愉怡吗?”。

  实际上众女单纯美貌不输于文秋柔,但她被仙气氤氲酝和上千年,漫身气息接流霞而绚色,已颇得暮霭游岚之神彩,仙气始终如畅兹和气而周身流转,又怎是七位飞升者,本不甚凝实仙元者气息所能媲美。

  很快,文秋柔身边便迅速围及几女身影,叽叽喳喳询问不停,倒是莫思彤与骆花影一副无奈神色望着刘君怀,刘君怀一手牵起一位,大步上前走去。

  文秋柔眼角瞥见,连忙低叫一声,众女才急忙忙跟随而至,此时方听闻五方仙帝酒桌上一阵朗声大笑,几百张桌面上才有抑制笑声隐隐传起。

  而众女身后不远缀随安邦、茂彦二人,像是在传音交流着什么,面上虽然依旧一副木然神情,但脸上肌肉紧绷扭曲状态,显示出二人心中艰苦压抑之痛。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