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九十章 阿九与凤易烟

第一千零九十章 阿九与凤易烟

  当日午后,虽来往之人依旧不断,刘君怀还是抽隙引领众女进入混沌空间,她们却是想极了大宝小宝与阿九,已是敦促刘君怀无数次。

  只一踏入,便有大宝小宝化作两道金光瞬间而来,见到众女略作迟疑,旋即飞一般窜入沈多多与莫思彤怀里,口中竟是呜咽声音泛起,引带得沈多多也是哭出声,哭声却是又引来数道身形,顿时令文秋柔一瞬间陷入呆滞。

  以她大至仙中期修为,即使未见过神兽存在,也可探知身前显现众神兽气息,也只有半空中还有那一只火焰幻鸟阿火,与神兽气息有所差异,每一只均可称之为天地间奇缺之物。

  。

  沈多多眼望凤易烟,飞快怀抱着小宝走上前去,叫道:“阿九,这是只凤凰吗?还真是美丽至极,这君怀哥哥端得是运道骇天,竟是将神物尽数网络至自己手中!”

  凤易烟立时向沈多多及众女一一恭拜:“均是因为公子无私相助,才使得小女子得以涅槃重生,重塑妾身!今日里喜闻众夫人飞升来至,却是未能及时相贺,还请夫人们谅解!”

  练羽尘与吴碧妮也是欢快的疾步上前,伸手抚摸着它周身油光发亮似锦绒缎,身后莫思彤眼神,望着凤易烟所透露出雍容华贵无上尊严,也是惊声道:“果然是天地间至纯凤火神凰血脉!易烟,你可感觉出我姐妹体内也有凤凰之血?”

  凤易烟躬身道:“小女子自然有得感知,方才阿九哥已是告知内中缘由,夫人们与我凤凰一族也是一家人!”

  沈多多这时恍然大悟似得,在阿九与凤易烟身上瞟来瞟去,忽然神兽拉住阿九其中一只头颅,拽到自己面前,吼道:“老实交代,你与易烟姑娘做过了什么?”

  阿九一阵吱吱尖鸣,刘君怀一旁说道:“多多,放开阿九,不得对易烟姑娘无礼!”

  沈多多不甘心的松开手,吐了口吐沫在手心,两手搓动着恐吓阿九:“不给我讲实话,我今日就打得你抱头鼠窜!”

  阿九飞快窜到凤易烟身后,九只头颅分别自凤易烟身旁两侧探出来,洋洋得意道:“多多夫人,阿九现在可是有家室神兽,你可莫要激得我夫人暴起!”

  凤易烟略一转身,三条火红长尾,刷的一下抽打在阿九背上,口中却向沈多多言道:“承蒙阿九哥对易烟一往情深,易烟也乐于将妾身交由阿九哥来守护!”

  刘君怀两腿一软,原地打了个趔趄,险些跪在地上,虽然他早知两神兽间有暧昧之情,但耳中闻听得凤易烟言语间人类交流方式,与无意间流转出来无尽妩媚与艳丽娇羞,还是忍不住心生惊悚。

  虚空里倏地传来哈哈大笑之音,却是碧麟妖皇与敖五自空降下,碧麟妖皇笑道:“君怀小友却是未知,阿九与易烟两情相切,已于多年前喜结鸾凤和鸣之音,虽两族间少有往来,但作为两族种仅余血脉,两相结合倒也是一桩美事!”

  刘君怀惊声向阿九道:“阿九,你怎地不提前通知与我?这般重大事宜,怎可寥寥成事,须得热热闹闹举办才是!”

  凤易烟向刘君怀微施一礼:“此乃妾身主意!那时候碧麟大人探识到公子正处无限冥想状态,妾身唯恐惊扰公子修炼,像是日后再行禀报!”

  莫思彤一把将沈多多拉扯回来,向众女略使眼色,率先向凤易烟言道:“恭喜易烟姑娘与阿九喜结连理,我等姐妹无甚稀缺之物,这各百滴金婴液与炎髓液,便是当做姐妹们贺礼罢了!”

  两者均出自于承德奉鼎与天行奉鼎,火属性极阳火焰精髓,不掺杂一丝一毫其他属性,不单可以用于神兽进化,同样也是喂养天火至宝神髓,更为一切火焰本源起始,是与本源之火互相依赖,又彼此独立两种不同状态神物。

  也就是说,如果本源之火是一切本源火属性具体体现,那两种精髓液就是本源火属性神兽体内催化剂,两者皆是充实与空虚间行色各异神物,即存在与非存在两种事物之本源气机,实乃天下间独一无二灵液存在。

  凤易烟连忙拉着阿九向众女回礼,眼神中极度喜意毫不加掩饰,神兽之体对于此类绝高灵液精髓有着异常敏感感知,它直到这两百滴神奇之物对于它们有着特殊效用,虽然完全汲取其中一滴很是艰难,但用不尽百滴,它夫妇二位会有极大进化可能。

  阿九却是曾经得到过此物,倒是神色很是淡定,但将眼神瞥向刘君怀,刘君怀取出十滴三万年份以上钟乳石,呵呵笑道:“此为万年钟乳石,石钟乳本就是天地精华,万年年份以上才叫做钟乳石。

  “只需服用其中一滴,肉身便会出现翻天覆地变化,血肉凝实紧致,肌肤柔韧刀枪难入,又如同婴儿般娇嫩!念及神兽间后代繁衍本就极难,而万年钟乳石却是具有提升受孕几率,以及温阳滋阴之功效,希望你与易烟姑娘短时间内有后代孕育而出!”

  凤易烟闻言,立时周身缭绕出无尽娇媚妖娆,眼神流转出一抹光亮瞥向阿九,却未给人一种澄澈透明感觉,而是充斥着浓郁别样风采,宛如可爱趋向成熟般粉黛妩媚,竟是令得阿九一时间看得呆滞。

  纵是刘君怀也暗叹凤易烟身上无尽狐媚,阿九情陷于此也是有原因的。

  沈多多故作姿态轻咳数声,才将阿九自一瞬迷失当中回转过来,乐滋滋的接过刘君怀手中之物,“多谢大哥,还是你了解兄弟心中所想!”

  敖五哈哈大笑道:“望似阿九仿佛有立时洞房样子,你二位暂且离去吧,早一日有后代生出,也好让我们两个老家伙高兴一下!”

  阿九在凤易烟愈加妩媚神情里,拉扯着它一同飞向天际,几声尖利鸣叫已然消失不见。

  将众女与碧麟妖皇一一引见,敖五口中却道:“君怀这是又多了一位夫人,却是值得庆贺一番!小子,你身上有极品仙酒气息,还不快些取出来,我与妖皇大人也好发泄下心中极度兴奋之意!”

  刘君怀撇撇嘴,仙酒气息为他刻意流露出,混沌空间他们待不得多久,还要尽快引领众女去往寒水潭,去探望一下那株龙地凝魂果果树,与雷炎龙王一缕残魂精魂蕴养空间。

  果然在一坛真品银瓮璚浆液取出之际,立时便令敖五与碧麟妖皇垂涎欲滴,甚至大宝小宝也径直扑将上去,敖贠却是向着刘君怀笑道:“我这两位少主此段时间可是甚为得意,自由你引领二位成功进化,现下一身实力已远远超过五哥,却是更不听五哥教诲了!”

  此时惊见大宝猛地回头瞪他一眼,却仓惶向刘君怀面上扫过,见其面上未见怒意,这才转回头去扑向酒坛。

  刘君怀额外取出十数滴灵液精髓交给敖贠,敖贠这才乐呵呵而去,一旁莫思彤低声道:“大宝小宝这般顽劣,既然五哥不能将之,要碧麟大人教导便是了!”

  刘君怀呵呵乐着摇摇头,“普天之下也许只有我能教诲两个小家伙!碧麟大人纵有妖皇实力,但与神兽血脉犹有不如,而且大宝小宝已然进化为纯正真龙血脉,已属更高级神灵兽存在,神兽间血脉压制一说恐怖之极,即使碧麟大人实力通天,未及入圣,在血脉压制方面也是无能为力。

  “但大宝小宝于神兽间也仅为极幼稚童,顽劣乃为天性使然,稍大点再说吧,神龙一族本就落得凄惨境地,若是它们生长在家族中,儿时童趣却是再也不会获得!难得此刻尚未回至神龙一族,在它们身上有所担当之前,多享些童趣也殊无不可!”

  沈多多难得正经一回,她正色道:“此方面我支持君怀哥哥!大宝小宝身世极为可怜,而被视为父亲的君怀哥哥,也绝少有机会长时间陪伴玩耍,既然它们自己进化形成并未影响,顽劣一些也是情有可原!”

  令人惊奇的是,从未主动发声的文秋柔,也是柔声接道:“神兽天赋神通尤天而生,与血脉进化同步而来,将它们刻意训教也仅为束缚顽皮秉性!将它们圈养在此地本就磨去神兽身上野性之举,再多加横干,只会是事与愿违!”

  刘君怀赞赏般望她一眼,点头道:“既然如此,两个小家伙就放任些时日再说!来吧,还有诸般神奇,需要你们见识一下!”

  与正自享用仙酒众神兽简单交代,刘君怀引领八女步向寒水潭,一路上经过混沌晶石与那一片隔界竹,直令一向羞涩的文秋柔惊憾不已,沈多多却是指着他父亲曾经久居院落介绍着,众人谈笑间,不急不缓前行着。

  刘君怀极为享受,众女围绕身边那种极度安逸感,有时会刻意减缓脚步,目送中女身影,那种发乎于心舒爽感,令他几欲不可自拔!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