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涵育以养深,浑厚以养大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涵育以养深,浑厚以养大

  下一页

  龙地凝魂果产自真龙诞生极热之地,乃是火属性天材地宝,那一株完全成熟龙地凝魂果果树,发现之时生长于一处数百丈地底,此时便是那汪地核岩浆延伸地下,仍可见两枚龙地凝魂果悬挂枝头。

  周边一片赤红缭绕,犹如涌动岩浆一般,散发着炽热之极波动,果实色泽火红,形如赤龙欲要冲天之势,表面细密龙鳞样纹路百转千回于天生,显然尚未被雷炎龙王所吞噬。

  神圣真龙诞生之地,所孕育出独特火属性天地至宝,一丝真龙之力存在其间,与神龙一族血脉般弥足珍贵,虽然神龙一族血脉更加稀缺,但更具有神龙血脉中真龙龙息催发效用。

  雷炎龙王一缕残魂精魂,原本蕴养在刘君怀识海当中,虽已几近消弭,所幸形骸有尽而精神不灭,有此神奇凝魂性质之龙地凝魂果,便会如薪火相传永远不熄,真龙传承方可一代代继承下去。

  在果实成熟那一刻,残魂精魂便得到龙息引唤,经由刘君怀送达此地,却不料想过去十几年,雷炎龙王为何还未将两枚龙地凝魂果汲取。

  众女在踏入那处空间之时,便觉汩汩威势震荡而来,不待临近果树百丈,龙地凝魂果自身威势,已是将她们体内能量运转,徒生一抹停滞迹象。

  只有刘君怀体内早有真龙气息存在,被雷炎龙王气息,与龙地凝魂果自身威势接纳融合,并有相通后血脉勾连,才会被真龙血脉相关气息认同。

  在他有效护持之下,众女身上反应才立时消失,皆因此株龙地凝魂果果树,由他亲自将之移栽于九天息壤气息鲜土之中,加以此地混沌之气与硕大岩浆池环境,果树对刘君怀本身气息毫无抵抗之意。

  因而果树所蕴荡过来阵阵热浪里,刘君怀立时感觉到其中亲切和暖之意,更有一缕意念传至,他始知雷炎龙王,此刻尚处在残魂精魂凝魂过程当中。

  雷炎龙王仅剩一缕精魂神气堕于形骸虚气,勉强强于普通无知质邪,方才有一息尚存悟其元旨,方不至于生死累於形骸,凝魂条件与过程极为苛刻,又哪里是那般容易化形复生。

  那具雷炎龙王意志形骸,此时只能由龙地凝魂果天地意志精凝,来慢慢蕴育培植,一旦龙地神树结出成熟之果,便是预示着天地意志最为强盛公明之时,天道宿心善根最需之始,亦为无上真龙圣祖圣义显化,方才换来那一刻一丝天意鉴祐。

  如刘君怀与大宝小宝这般,鲜活真龙血脉气息尚且引来天罚降惩,意志形骸凝魂复生愈加艰难之致,尚未被上天意念将谬戾之气教化认可,真龙血脉里荒谬乖戾秉意自不能自如复生,因而一丝天意鉴祐此等凝魂复生过程,不再被天罚查知,已是深为感庆之事。

  但凡圣气存在,其浩荡圣义即为以仁养天下万物,以道养天下万世之圣贤秉义,圣义所覆,以和气迎人,则乖沴灭;以正气接物,则妖氛消;以浩气临事,则疑畏释;以静气养身,则梦寐恬!

  由经此等寓意教化,方可使轻浮当矫之以重实,躁急当矫之以和缓,刚暴当矫之以温柔,浅露当矫之以沉潜,豀刻当矫之以浑厚,真龙血脉中谬戾之气才可得以褊趋于宽升华再生。

  而刘君怀与大宝小宝得以重获天道认可,也在其中起到巨大作用,方不至于再行将天罚招引,亦算得另类躲避天罚查知方式,但此种机遇获得,便得益于真龙圣祖圣义感怀天道释出那一缕生机尚存垂衍,其中错综挐繁,却非圣人之下所能意会。

  盖世功劳,当不得一个矜字!弥天罪恶,当不得一个悔字!

  真龙血脉能够得以重被天意所认可,正如花繁柳密之处拨得开,方见手段;风狂雨骤时立得定,才是脚跟。

  真龙一族几欲湮灭憾大变故,亦非单纯天罚垂降一言蔽之,众多真龙圣祖甘做己身神魂消弥,换得一缕真龙血脉凝炼再生机率,未曾不是一次龙魂涅槃再生机遇,就此换得真龙血脉永生塑就,难讲是非功过抑或怨天尤人。

  精细者,无苛察之心,光明者,无浅露之病,真龙血脉从此摒除谬戾,继而塑就精纯光明笃实血脉传承,便是以情恕人,以理律己最真实写照!

  但此等涅槃再生过程,充斥着复杂诡异,其中繁稠之翰浩,岂是凡俗人等意会所极,纵是刘君怀隐约感知里有一丝恍悟,认知所限,在众女疑惑眼神下,也讲不出更详实解读。

  他只能以凝魂复生过程极尽绵长来加以解释,仅仅雷炎龙王一缕精魂神气存在,便超乎众女想象,闻听此言心下也不再有更深层念想。

  刘君怀之所以将众女引至此处,却是要她们尽享此处空间一缕神圣气息蕴意,他体内已有真龙血脉烙印种植,与空间内气息意念相通,由他来引领,众女可充分感知圣气蕴意中微妙无形玄妙气韵,对于日后天地气息感念益处良多,绝非苦修可以获得。

  真龙一族过往气息,本就属于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之道义循环往复纹理,且随事由发展,从无到有、自有还无而产生转变轨迹,使得此处空间内天地气息洞察体念蕴意甚为彰显,更有一丝天运所归本意存在。

  将其中天运显化之始能够悟得寸缕,便是几十甚至百年苦修而不得之事,对于众女今后发展有巨大引导作用,此种玄之又玄各等无上气息汇集情形,绝非仙神两界应该显化之地,讲是绝乎仅有亦不为过。

  除文秋柔之外,其他七女虽修为境界尚有甚巨不堪,但仅是天地气息感念进入各人识海,那等通天彻地极深道义蕴意,足以令她们心神遁入一种圣气蕴养状态,其中寓意以迎阴阳,以合天道之极致,各人若有所悟,天意本心所归意念便会就此留驻识海之内。

  果然,刘君怀取出八枚天灵果要各人服下,新鲜三千年天灵果,才会令体内生成天灵印记,此时却是由不得众女慢慢炼化,他只需天灵果溶化后运行于气血之中。

  接下来在他刻意引导下,众女也不问情由,就此四处盘膝而卧,刘君怀也紧随着进入感知状态,未过得多时,他体内一种令灵魂异常颤动能量,即有泛青苍黄龙气倏兀溢于体外。

  汩汩青色玄气泛延之势,令刘君怀自身气息瞬时间升腾,每一丝气息上扬,一种灵魂被洗涤与净化气息,化作无数远古字符在当空铺展,倏然幻作一条字符长龙轻啸,龙吟低回,婉转流长。

  圣人存在本就是超越天地自然规则存在,一呼一吸均属法则感念后天地气息所达,洞察天地万物轮回走势也只在一念间,虽此地只是呈丝缕留存,其中自有运行规律。

  微末圣者感知与刘君怀法则感悟所化字符,于此间相融交汇,深远之义毫无不滞之态,顺应自然变化意志甚为浓郁,此种等同于天降恩惠之物,不仅有极为契合天地寓意,富含龙息泛青能量,呈舒缓涟漪之势自身体不断迸射而出。

  而众女每有一丝悟会,便会有一道远古字符咻地窜入其人识海,识海上空浮现便是一团晦涩纹理光团显现,随着纹理无限铺展,隆隆恍若天音之声久久回荡,随丝缕柔和泛青能量摄入,阵阵泛青毫光幻作无尽明灭不定光影,在识海虚空之中不断地浮现而出。

  虽然此等晦涩纹理,尚不足以令众女深悟,却是弥漫出一股难以言语久远气息,顿作道道禅音不断,渐渐转化为万物苍生本源气息光团,周天游走后居于识海一角偏隅静静垂悬。

  此时此处混沌空间内,龙地神树早早感应到刘君怀意念请求,不断摇曳出若如龙威之大势,其中有一丝真龙之力存在,化作冥冥中一种玄妙力量,仿佛穿越无尽虚空而至,转瞬化作光芒无尽,骤然激起轰鸣作响。

  无数晦涩纹理浮现在空间上空,而后化作丝缕渗透汇聚于泛青能量之中,令得刘君怀周身刺目耀眼光芒徒然闪烁,须臾幻做一团青幽光芒升腾而起,顷刻化为丈许青龙缠绕而出。

  随着龙躯在当空伸展,青龙之体瞬间骤然生长,只是十几息便有百丈身长,龙口喷吐洪荒亘古叱咤龙威,自青龙之上涌动而出,玄奥气息流淌间,扩散而出的一股古老威压气势,令得周围迷蒙空间也在为之颤动,凌然如天威!

  刘君怀自从拥有自行开辟符文能力,便具有着里程碑般存在意义,这才是天地间独一无二存在,而他所凝实出每一枚符文均呈混沌状态,其内交织而出玄奥纹理清晰可辨,每有一枚摄入他人识海,即鼓荡出玄奥韵律,瞬时挟带滔天嗡鸣之音流转。

  嗡鸣颤动出隐晦浩大勃勃生机,施放之势完成,才渐与识海内玄妙之音交汇,倏闪流转至晦涩纹理光团之中,与万物苍生本源气息里停驻。

  八女中修为最高者文秋柔首先进入状态,旋即莫思彤、练羽尘接连进入,待得八女全部有所沉浸,也不过半个时辰之内,这便是天灵印记独特与天地间联系同步律动原因。

  此处空间气息已与刘君怀无限融合,天灵印记呈一种暗合天地至理形式存在,无时无刻都在以一种玄奥韵律律动着,这种律动与天地间联系更为紧密,沟通天地更为敏锐,可以轻易达到真正人与天地互为一体状态。

  因众女体内已有天灵果药效生得流转,刘君怀天灵印记气息极易被她们所感知,修炼者体内以丹田为中心,各处经脉与人体主要脉络融为一体,似经古远年树根根须不断在体内分支开叉,像蜘蛛网一般扎根于体内各处。

  此类网络看似杂乱无章,却呈一种暗合天地至理形式存在着,玄奥韵律律动不眠不休,以一种与身处天地气息同步存在,在网般经脉中运行气血,使得吸收天地元气,感悟天地自然规则更为直接,令使用者感知天地效果无形当中提升无数倍。

  但众女感知虽是迅疾,但此类感悟却是不容长时间沉浸,毕竟她们境界修为过于低下,识海内被愈多深邃纹理所占据,却是对修为逐步提升有拔苗助长隐患,对于她们境界根基夯实不利。

  虽然刘君怀并非尽知其中详尽,但小心行事一向是他忠实秉持,于是在她们满身气息有飙升态势时候,及时将众人唤醒。

  醒转过来的沈多多,依然未从方才那极端通爽清明感知中享受足够,不禁对刘君怀有颇多抱怨,莫思彤笑道:“君怀此举自有用意,而且此间气息深奥玄奇过甚,太过急功近利般汲取,应该会有巨大隐患生得!”

  刘君怀点点头,“之前要你们服用天灵果,尚需凝炼于气血当中,那时候才会有一枚完整天灵印记塑就,今后感悟天地时启用,可令自身迅速进入天人合一状态!那时候再来此地,通过自己能力汲取,体内才会有饱和之感生出。

  “由我相助与你,那等汲取与感知处于被动接受,你我之间境界差异,使得你们体内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力,汲取饱和禁锢对我气息毫无阻滞,却是对你们有巨大伤害!”

  莫思彤点头道:“我等修炼之身,正其道不谋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切莫怀抱有急于求成理念,即使圣人也不能脱离循序渐进势态!”

  沈多多口中应承,难得流露出一抹愧色,刘君怀却向文秋柔暗中传音,文秋柔深吸一口气方才柔声道:

  “众姐妹中我之修为略有始研,现讲一下我自身体会!众姐妹在识海有所通达之际,体内气血流转如丹田时,是否感觉其内仙元湖泊上空光芒大作,红彤彤光团瞬间绽放出无限光华,宛如朝阳日辉?”

  见众女均是颌首,她才接到:“那是因为体内四散喷射之日辉光晕,已然立时钻入密织脉络,随血液流淌在周身循环不止,从而与我等体内塑造出一种特殊气血流转方式,虽只是自身之前气血流转某种加持,却带来连通识海内汲取天地气息纹路良机。

  “我想这就是君怀口中天灵印记与体内流转轨迹,待得重新凝练入气血,一枚完整天灵印记才可有实质形态显化,那时候运用起来只会愈加自如,而不像刚刚那种自行流转之势!

  “另外那种流转之势每运行一个周天之后,一种吞吐明月,包孕星辰般强烈自然气息,即会在周身与识海内蔓延,太阳般温煦暖意在体内随处流淌,那便是自身气息接受身处之地改造体内能量妙处。

  “与天地共鸣之中,吐纳灵性精华择取运控自如,肌体晶莹、毛孔舒张之时,即是体内所蕴含绵绵无尽潜力被激起原因,不同于境界时瓶颈破裂剧痛,而仅是血液流动时所发出隐隐声响,恍若遥远天际雷鸣,却是呈柔和光晕散发,给人极度舒爽感觉。

  “这便是日后修炼时,需要及时运转天灵印记,快速进入天人合一状态,自身修炼与感悟天地同时行进,则会对于提升修为有绝佳促进作用,姐妹们还是要深刻理会,君怀今日所带给我们巨大修炼认知,与修炼方式改造至一步到位,日后修行务必始终遵循!”

  听闻文秋柔如此详尽解读,众女这才恍然大悟,她们只不过刚刚脱离修真层面,对于感悟天地意识尚不明确,就像方才沈多多所讲,她只感觉到识海澄明,却是对如何而来尚无半点意识,经由文秋柔一一指点,才会有恍悟之感。

  虽然仙人修炼均是需要此等修炼方式,但未有天灵印记加持,天人合一状态生得百中无一,而非她们日后可随时随地进出那等状态,对于修为提升作用不言而喻。

  而刘君怀之所以要文秋柔来指引,便是在他飞升之前,给予她充分教导经验,况且女人之间更易了通彼此修炼心境,男人与女人之间哪怕修炼过程有细微差异,随修为愈高,出现偏差几率愈是提升。

  他如此用心良苦,在场每一位均是修炼奇才,聪明睿智远远高于常人,即使极不善动脑之沈多多,也能从中体会到刘君怀费尽思量所付出,众女眼神中爱意更浓。

  但自家有好处,要掩藏几分,此乃涵育以养深;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以刘君怀自身与众女间亲密关系,由他来自行讲读,远不如通由他人之口具体描述来得深刻。

  纵使众人日后成就婚姻夙愿,众女对于刘君怀心内依仗越是牢固,刘君怀所行教化之事在她们眼中,若未曾有刻意理会,只会认为是理所当然之事,一旦刘君怀飞升离开,对于修为必定突飞猛进众女,修为越高,心境转变越是艰难!

  因此刘君怀借用文秋柔来指引实属必要,而众女能及时明晓其中道理才是关键,况且文秋柔此时与她们之间,境界修为有着天崭距离,即使此时另七女修为最高者莫思彤,亦不过刚刚步入金仙初期行列,其中横亘着两个大境界之差,由文秋柔来教导也再正常不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