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逸明仙帝其人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逸明仙帝其人

  万象宗,四月后!

  七女在文秋柔监护之下,修炼进程明显,那莫思彤竟是在此段时间内一举突破金仙后期,其进阶之神速,使得文秋柔不禁骇然失色。

  刘君怀却是对于此点不存在多少惊异,只要其他几女体内仙元真正凝实,其进阶也会超乎寻常。

  他手中各等珍惜修炼资源无数,几女体内又有凤凰之火加以引动,异乎常人之处显而易见。

  其间众人更是多次往返混沌空间,每一次进入龙地神树范围内并不久滞,神圣气息蕴意屡次颐养,再有天灵印记辅以,众女与天地间联系更为紧密,沟通天【-萬【-書【-吧,ww≥w..co▽m地更为敏锐,已是可自如达到人与天地互为一体状态。

  经脉中运行气血愈加通畅,使得吸收天地元气,感悟天地自然规则更为直接,令她们感知天地效果无形当中提升无数倍,众人心中喜悦,修炼人情更是积极,却使得刘君怀能够抽出更多时间,来参与到万象宗具体事宜之中。

  某一日五方仙帝忽然再次来到,其身后却是紧跟着数名天道盟中人,每一名均为仙帝后期境界,满脸凝重之色,与五方仙帝一张笑脸形成鲜明对比。

  “正祥兄,观你面色如此严峻,我那师伯却是一副相异面色,这又是为着何来!”

  天道盟一行人,这段时间常来常往,刘君怀与一众人等已是熟极,言语间随便了许多。

  那名正祥仙帝闷闷不乐的道:“问你师伯!一点也不体恤下属,作为泱泱天道盟盟主,自应具有如天之度,更宜无所不包涵之腹肚,怎奈得我们这位盟主大人,却是丝毫不考虑属下心念,更无一丝怜悯相待!”

  “哦?”,刘君怀很是惊异,那五方仙帝却是满不在乎摆手道:“这帮小子不理解其中隐秘,今日里将他们引至此地,却是要你来帮言几句,以便令他们心中芥蒂从此消失!”

  见是刘君怀依旧一副疑虑神情,五方仙帝开口道:“眼下圣光社已经做出决定,要对三十三重天仙帝联盟,进行切实有效狠重打击,这几人听闻,强烈要求参与战事,却不曾想被我拉来此地!”

  刘君怀立时醒悟,他向正祥仙帝等人道:“诸位老兄,这一点你们还是真冤枉了我师伯,早在数月之前,圣光社接下来一系列打击商议,我均参与其中,内里情由却是再清楚不过!

  “圣光社之意,便是让所有目标明显之人,均不可介入此次战事当中,只因你我等人,均处在仙帝联盟暗中严密监视之下,一旦有我等样人汇聚往三十三重天,这一次计划就要破灭了!

  “之前圣光社有相关禁令布出,不容许此事向大范围宣扩,师伯如此禁口也为事出有因!像是我刘君怀个人举办婚典一事,同样为此次计划中一部分,你等前来此地亦为牵扯仙帝联盟视线主要步骤!”

  众人这才有些许恍然,但心中忿愤依然存留,五方仙帝却是面色忽然一整,郑重向刘君怀言道:“根据可靠消息,这数日时间,仙帝联盟便会有具体举措就要实施,早在数月之前,圣光社除两位统领驻守之外,其余人等均已在赶来此地路程当中。

  “仙帝联盟内部对于此次举动争议极大,据传几乎要到公然撕破脸皮局面。不过我方在仙帝联盟内所布眼线立下汗马功劳,才令得形式在一月之间发生巨大变动,才使得仙帝联盟终于痛下决心,力求对我圣光社以及相关势力,施以一些骤然突击!”

  刘君怀面露惊异,“我方那些位眼线,有如此巨大影响力?”

  五方仙帝却是摆手令几人,前往万象宗主殿去提早布置酒席,待得现场只余他二人,五方仙帝这才开口道:“并非有几人之多,而是其中一人起到关键作用!此人却是隐约与你有些许关系。”

  刘君怀更是惊诧,五方仙帝笑着接道:“你可曾记得松康胜其人?”

  刘君怀一时心神恍惚,过得片刻才猛地里想起:“松康胜?松前辈?那位天鹤堡建立之人?不是讲此人被封号逸明仙王之后,在数百年前便不知所踪,据悉应该是在一次闭关后失去其踪迹,难道是因为圣光社原因?”

  五方仙帝微笑着点点头,“此事具体实施,确实由圣光社一手来承办,但天海府也一无所知!想当年龙牙道,松康胜与宁泰和屡闹不和,随即忿而自行离去,便是圣光社刻意为之,圣光社势力渗透之深,并非仅仅通过天海府,去刻意关注一名小小大罗仙!

  “而此人身后为一名圣光社退隐幕后前辈后人,但并无直接血缘关系!某一次此位前辈回下界探望旧识,偶然间探知此人极为深沉心机,且心中秉持刚正,才会有接下来一系列暗中培植!

  “逸明仙王现下已为仙帝中期,进阶仙王中期,证得仙王赐号之后便秘密潜入中界,继而借机潜入第二十七重天!那一地为早前仙帝联盟另一处基地存在,但此基地只是一处代言之地,仙帝联盟真实实力却是在上界!

  “历经近千年,一直未将其身份正式启用,而这位逸明仙帝也着实了得,竟是在不知不觉中,已处在第二十七重天仙帝联盟组织二号人物,由于他一直处在仙帝联盟身份隐秘状态,才使得他一度在仙界消失匿迹。”

  刘君怀不由得惊叹道:“逸明前辈为我初来仙界首位敬仰之人,没想到此人竟是这般身份!但其在下界刚直正义名声不小,为何会被仙帝联盟所接纳?”

  五方仙帝面色凝重道:“实际上宁泰和走上邪路,虽非由他一手制造,但背地里推波助澜却是旁人不曾得知!正因为此,他付出了由自己一人亲手打造的龙牙道,而他与宁泰和之间争斗仅为表象,实际上他与宁泰和同属一方势力!”

  不觉间,刘君怀竟是微感隐约一层凉意袭体,仙界势力间争夺斗竟是如此残酷,而能令逸明仙帝甘愿付出一手打造势力,其心中凄苦又有几人得知?

  而且此人心机之坚韧深沉,亦让刘君怀心内颇感不适,但转念想来,此人所一生奉行之事,那种不适感徒然便转变为滔天敬意,如此甘得舍弃之人,需要有多深厚胸襟方能成就!

  至少刘君怀自问他自己便不能做到,可说是此等胸襟,为他利用上千名追随者所替换来,这般决绝之心却非寻常人等所能执有。

  五方仙帝道,“逸明其人,在我有所获知后也极为震撼,日后此人绝非泛泛之辈,虽说此等良苦用心有些许残忍,却是成就大事之秉性,某个方面来讲,你我二人皆不如他!”

  刘君怀很是赞同,“此人心境有所偏执,便会成为一名枭雄;心境有坚实秉承,也会是一方霸主!圣光社日后若是由他来执掌,至少不会比眼下局面有所不如,其胆识心念实在是可怕!”

  “可怕也好,坚韧也罢,由他来掌控一方,只会令局面愈加稳定,此乃圣光社知情者统一认识,却非我等二人所能左右!我知你心并不在某一偏隅,与之相比你心怀更为广阔,各自优势不同,他有一方天地掌管能力,你却具有更远大心识!”五方仙帝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我是善于借势,他乃擅长一力施为,两者间并无实际比较意义,或许我野心更大些!”刘君怀笑道,“但只要不与道义有所违背,何等手段与认知均属正常之态,天下不为某一人所执有,各行其是,在寻道路途中亦属殊途同归之举!”

  五方仙帝哈哈大笑,“你此言最是恰当!各人间处世理念不同,并不影响一生所秉持,实际上你也乐于仙界有此人物出现,至少圣光社所代表一方势力,不必担心在你飞升后,短期里会有更大局势变化!”

  刘君怀摇头乐道,“那师伯是有些高看于我!讲句实在话,我内心深处并不在意何人执掌圣光社,飞升后仙界何等局势并非我心中唯一挂牵,而是我只想为万象宗与我至亲之人,讨换得一处相对稳定安全局面,个人私心偏重一点!”

  五方仙帝重重点点头,“你此言殊为贴合现实,个人私心并非短处,这与你朴实良善秉性密切相关,因此抛弃千余名下属之举你做不出来,但也并非寓意有此等心肠之人为狠如蛇蝎之辈,为一生信奉敢于付出,只是另一种朴实罢了!”

  两人间交谈颇为深刻,一生所向,不在于孰是孰非,只要心中秉奉一直存在,何等行事手段皆属正常途径,能成就一方大事与大势之人,其手下哪一个又缺少血腥与决绝?

  所不同只在于方式,而非私心杂念所能轻易影响,刘君怀异于常人之处,便是在于他诸等神奇能力,不论此等神奇有何种方式获得,定然为天地间绝无仅有之事。

  换做他人,能够获得如此深厚辅助力量,甚至心内私情也能逐一实现,他背后所拥有依仗,便是所有人均不能企及,只是此等神奇获得,最终是祸是吉,他现下还不得而知。

  但刘君怀深信,若是有危及自己至亲之人事情生出,他同样具有甘于付出理念,与逸明仙帝所不同的是,他的付出是自己性命,而非使得用以他人生命置换!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