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细微之处见分晓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细微之处见分晓

  九玄锻体术独有锻打骨骼神纹效果,刘君怀探识中,竟是惊异发现,濮阳承嗣此时还在凝炼当中骨骼,隐约可见一种奇异无形雾气笼罩,道道晦暗字符光影自其间流转,化作光影神纹丝丝沁入骨骼。

  此时巨大冲击力量依旧不断震荡撕裂,浩荡威压已是颇具伤及心神贯穿之力,但气血肉身也在开始不断改变,就像是原来身上伪装,被一层层剥离,气血肉身逐渐变强。

  滚烫与极寒使得此种冲击力量,贯穿出极致痛感,凌厉无匹气劲不断切割着身体,似要将他撕裂切割成碎片。

  但破而后立肉身重生,需要将此等气劲完全容纳融合,把所有比自己强悍能量吸收留纳,将对方强大变成属于自己一部分,方有肉身涅槃效果。

  濮阳承嗣原有肉身强度,被陨体坞视为唯一有机会以连体入圣之人,可见他身体强悍度已到一种匪夷所思境界,虽与刘君怀还略有不如,之间差距也仅因自身境界有所不如而已。

  但他另一巨大优势却是再于,能够全身心投入到修炼中去,即使刘君怀深浸天一合一状态,也做不到完全未有自我意识,而濮阳承嗣心境已无半点驳杂,每每修炼之时,能够任由意识跟随感念游走。

  待得道道狰狞伤口不再于身上浮现,濮阳承嗣身畔如游蛇一般游动光影神纹,旋即全势遁入骨骼当中,有法则气息瞬间在神纹没入之处丝丝溢出,却并不升腾,顺延他身躯体表蔓延游走,所经之处,如涓涓细流法则气息铺盖开来,无形波动涟漪而散。

  每一次涟漪鼓荡,便令气血与肉身强悍一分,旋即凝实而成单一法则属性纹路,随着此种纹路在丝丝浸入肉身,他周身骤然迸射出刺目绚丽光芒,那具元神也在此刻倏然自两眉间窜入他识海当中。

  濮阳承嗣立时在下一刻睁开双眼,感觉强大灵魂之力更能掌握自身意识,甚至能抵抗乃至反弹别人精神力附身,无比奇异之感使得他不由翻身站起,暗自体味着自身,如法宝一般被生生淬炼锻造一遍,变得更加坚固强悍。

  直到刺目绚丽光芒消散殆尽,刘君怀才出言提醒,濮阳承嗣这才察觉身外几十丈处有数人身影显现,但刘君怀随做一系列举措,均被元神所探知,只是一呼之间,便是传递至他识海内。

  他方知是刘君怀救回他一条性命,甚至不及向兴贤仙帝出声问候,已是双膝落地,向刘君怀深深施礼,刘君怀周身一股巨势乍起,将之身躯抬离直起,这才说道:“举手之劳,万万承不得如此大礼!承嗣兄还是快快讲述,因何出现如此局面,兴贤前辈不是告知与你,莫要运转九玄锻体术?”

  濮阳承嗣一阵瓮声瓮气解释,众人方知他果然是因为运转九玄锻体术,才导致此等异变生出。

  而此举并非他本人刻意为之,皆因他体内肉身肌肉走向,均呈磁场倒转之势存在,与此地相异磁力走向发生冲突,自然会引起异变生得。

  若是换做兴贤仙帝,只需一抹内息能量护体,那等袭来之势便会抵消大半,但濮阳承嗣所有护体方式,仅有肉身强度来抵挡,两股电磁能量剧烈碰撞之下,体内九玄锻体术自然而然生出抵御抗力。

  却是未想到,肉身强度再是强悍,也承受不住磁场倒转之势瞬间启动之时巨力,与相反阵法磁电现象重力拉扯,或许有其他方式加持下,那等磁场倒转之势能部分抵消拉扯之力。

  所有毫无遮掩肉身,便是在相斥狂莽巨力下,再也承受不住而应声破裂,但溃散气血与破碎骨肉,意外地与正极电磁力量神奇相融,他那具元神便是感知此等融汇只会令主人气血骨肉重新凝实,才未有立时逃离。

  旁人倒还好些,此等异状却是令兴贤仙帝目瞪口呆,他深深知道,两种电磁力量便如正负两极,两个活泼性不同导体,同时自发进行释放能量举动,才会有还原反应生得。

  能够令此种还原反应生出,还需要一个中转媒介静电力做引导,显然濮阳承嗣肉身便是引导之物,但因有同等频率电流方可有还原反应生得,换句话讲,凭虚真仙阵与天玑雷水阵,竟是具有相同电磁辐射振荡频率波长。

  由此而令两方炼体者体内电磁能量,同样处在同一频率,虽然尚不得知濮阳承嗣此时体内能量以何等状态呈现,但此等意外由生,却是无意间塑就他从此肉身涅槃重生,强度具有了蜕变般进化。

  但刘君怀心下略有失望的是,九玄锻体术与无欲摧心仙经之间,已确定并无半点联系,这就使得他本有将两种功法合二为一念想就此落空,炼体者体内电磁能量施为方式两极显化,自然将威势无形间提升数倍,只可惜刘君怀此等企望却是不再具有可能性。

  阵法内围观众人本是极恐此间天玑雷水阵有诸多隐患,在接下来兴贤仙帝刻意解读之下,才知是因陨体坞内阵法与此相异,刘君怀也是嘱咐濮阳承嗣施展一番九玄锻体术下所泛生电磁能量轨迹。

  此时闻听得消息的光耀仙帝才匆匆赶来,听闻刘君怀一旁低声讲述,有他脸上同样凝结出极度惊骇之意,细想之下,他能迅速联想到,濮阳承嗣切切实实逃得一次必死噩机。

  因为换得任何人,均可将即使不同频率电磁能量融汇,只需自身仙元能量压制,慢慢转换即是,却仅有濮阳承嗣一人不具有内息能量,但偏偏是他无意间成就涅槃之体,不能不讲是一种冥冥天意了。

  其他人也并非将再无机会,但此等涅槃之为,需要先行将自身血肉骨骼散尽,试想天地间有几人能够有如此胆识,更何况其中风险极大,今日里若是未有刘君怀拼了命般提供生机与催化气血运转能量,濮阳承嗣必死无疑,甚至那一具元神,也不见得撑得过兴贤仙帝及时出手。

  濮阳承嗣身躯分解发生在一瞬间,若是电磁能量不相融合,元神被剿灭也只会在一瞬间,待得兴贤仙帝反应过来,实际情形已然发生了。

  现场中人,也仅有安邦仙帝等三位来自神界者,未曾表露出一丝异状,实际上此三人心中惧骇同样悍大,濮阳承嗣体内神术禁制太过匪夷,其中牵扯到哪一位半圣之人,此人是友是敌不得而知,好在濮阳承嗣如此躯体破碎情形下,竟是未曾动及识海。

  而那道神术禁制便是存留在识海之中,濮阳承嗣不能修炼内息,与缺乏正常人思绪,均为那道禁制所禁锢。

  更惊人讯息,便是那时候仙神两界早已封闭,即使通道能够正常往来,万万不存在濮阳承嗣刚刚诞生,便被那名半圣辛辛苦苦穿越到仙界丢掉不理。

  不管众人心中各种情绪复杂,濮阳承嗣其人却是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此时意识里只记得刘君怀方才救助之恩,两眸一眨不眨的紧盯住刘君怀,因他不知道如何来报答此等再生之恩,只余满腔感激在胸中激荡。

  阵法内很快便恢复平静,陨体坞三人自行留滞阵内低声商议着什么,刘君怀等人返回万象宗主殿堂,向笛先生此时候前来,自是有相关三十三重天事宜最新消息,纵有千般心意需要表达,兴贤仙帝还是分得清内里轻重。

  众人落座,果见向笛先生言道:“我自另一渠道前来下界,相比乐圣仙师一行早得两月有余,皆因我需要公开露面,以夯实仙帝联盟相关行为!第三十三重天我方势力均已就位,前行潜伏早在仙帝联盟获知数月前便已展开。

  “但如此张网以待局势,尚需我等这边给与仙帝联盟以足够信心,就会你可曾察觉就近是否有异常仙人走动?近段时间毕竟往来人员过于密集,极不利于有效可疑人员排查!”

  刘君怀笑道:“目前已发现十几名仙人形色有异,早在一月前边有专门监控布下,不过这些不及仙王境界者,有刻意被推出之嫌,其目的自然是在试探我方关注程度!几日前万象宗与天海府已有决定,不日里会将其中数名就地抓捕,也需要配合仙帝联盟做些事情了!”

  向笛先生微笑回应,“明白就好!仙界战事很残酷,敌我双方胜势与否更多取决于消息来源,每一点滴状况,说不得便是精心策划之事,只要炼心岛方面一切情势正常,才可保证三十三重天敌踪出动!

  “因为我之出现,极大改变仙界部分战局,我身后守望者势力即是一个巨大威慑,同时也是刺激仙帝联盟作何行举关键因素!此战对于仙帝联盟事关重大,成则军心大振,相峙状态会无限期继续下去;反之其内部会有分裂趋势愈加严峻。

  “在圣光社刻意制造两界通道修复消息后,仙帝联盟要么就此陷入丧心病狂,要么从此严重分裂,一部分甘于龟缩一隅,另一部分则会选择决绝倾覆!无论哪一局面生得,我方只需其产生异动即可,无一丝缝隙可乘,即便是神界再来更多助力也是枉然。”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