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道心之惑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道心之惑

  沈多多抚掌笑道,“秋柔姐姐此言最是要得,多多却是与姐姐理念相同,在我眼里君怀哥哥为我今生所寄托,由他安排理所应当,秋柔姐姐之亲情解读,想必也是君怀哥哥一生所秉持!”

  莫思彤乐道:“既然众姐妹意见达成,我们就暂且回到那位君怀哥哥身边,说不得此时,此人心底下犹在暗自窃喜,在暗暗思虑接下来传衍后代问题!”

  众人均含羞偷笑,毕竟初为人妇,在姐妹间言谈或有轻松之处,联想到昨日晚间事,均是远远望见刘君怀身影,心下已紧张作一团。

  刘君怀此时心内很是满足,能够令后宫如此和谐,此时想来似乎要比修为更为重要些,再望见众女脸上羞涩绯意,也不由一阵心潮涌动。

  昨日里荒唐一夜,此时厅堂内依旧是狼藉一片,更令众女处景生羞,文秋柔匆匆惊呼一声,抢步进入收拾残局,沈多多几女也是紧随其后。

  刘君怀将禁制打开道缝隙,传音给门下弟子,招呼来清扫人员,过不得半个时辰,又是一堆酒菜摆上桌面。

  招呼众位夫人落座,他笑道,“今日里可是不能这般狼饮,与众娘子还未品尝到洞房滋味,今晚间却是要体验下崭新龙凤床榻。宴宾堂三日不息烛,却是不能辜负了高朋满堂相贺苦心!”

  练羽尘羞笑相啐道:“不知羞!十几万贺目睽睽,还真想要众姐妹三日不出门?”

  刘君怀一脸正容,“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却是仙凡两界所共同秉注,谁又能笑话谁来!且所行之事实乃广嗣之举,再是正经不过,你脑袋里莫要乱装些淫义亵念,子胤泛延为我等重责在身,切切不可有不敬之语!”

  众女窃笑,均是愈加羞涩得螓首深埋,只有那沈多多口中低声喃喃道,“传宗接代一事自是应当,但其中过程也太火辣了些!”

  刘君怀微笑着向她问道:“多多这是在嘟噜什么?不妨大些声,要姐妹们均参与讨论!”

  众道贺来宾在第三日终见刘君怀现身,虽略有些礼慢之嫌,但三日里万象宗以及天海府,给远道而来众仙人应承许多好处,却也令众人颇感受用。

  况且刘君怀此次能够迎来与夫人们团聚之艰难,各个势力也均心中有数,到也未有多少异议发出。

  实际上刘君怀不会有太多在意,他境界摆在明处,为数不多及名半神之一,也容不得旁人多做他念,他只需与圣光社一系高阶仙人做好交流即可。

  见到他到来,众人望去眼神皆是充溢着笑意,也未有人多做调侃之语,此等事宜再是寻常不过,何况八位夫人同时迎娶,众人也理解刘君怀其中辛苦。

  今日里却是君昊仙帝等人告辞之日,若非如此,刘君怀也不会此时现身,婚礼当日上界战事虽了,但接下来一些琐碎事宜,还需要进一步整理总结,长时间少了数位各个势力引首者,总是说不过去。

  向笛先生等三位神界来者,自然就此留在万象宗,浦和、翰林一行近十人虽也相行离去,但与刘君怀已是商约数月后在丹山谷相见。

  极尚楼大楼主良畴仙帝,率领本门一干人等离开,乐圣仙师却是留下来,那古战场遗址交由君昊仙帝随身携带,仙师也就解放出来,他需要与刘君怀多做交流,毕竟距离修复通道之日并不久远,师徒二人还未真正有过多时机聚在一起。

  再一日午时,十几万仙人已离去大半,留滞未走之人均是对天玑雷水阵兴趣甚深,还可趁此时机与万象宗多做些接触,毕竟此次盛典带给仙界众势力太多震撼,能够与万象宗以及刘君怀有些交集,已是形成一种潮流走势。

  这一日,也是五方仙帝与天道盟一众仙人离开之日,刘君怀刻意将一干人等与五方仙帝邀请至内宅,此时却是已由龙五仙帝亲手烹制美食,以供垂涎许久众人一饱口福。

  浦和仙帝这位追寻烹饪之道者名气颇大,能够品尝到他亲自下厨手艺可是不易,纵使他身旁之人也是百吃不厌美食,莫要讲爱好口欲之久闻盛名者。

  与众人一一见礼后,沈多多与练羽尘二女便缠在龙五仙帝身旁,只是提前嗅些香气便已陶醉,另几女也是在后厨外紧密关注着,此点上积极态度很是令刘君怀感到欣慰。

  只有莫思彤跟随在他身边,来应酬一众与刘君怀极为亲近之人,三桌酒席也足有几十人之多,伏羲仙尊、连氏一家、文家、龙五仙帝、阗殛老祖、昆吾掸、沈一恒等人尽皆在座。

  五方仙帝颇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一晃就来到今日,想起君怀初来乍到之时,为着亲人们飞升还在担忧,眼下已是有完整家庭组建,自身修为也修到极处,终于可以像今日这般松一口气!”

  阗殛老祖更是感怀道:“一眨眼三十年过去,光阴荏苒如梭,诸多臆想般大事均已达成,也许再是几十几百年回头想来,心中那等感喟就削弱许多,但那一日大婚盛典上众位夫人眼中热泪,却不会有少许淡忘!

  “那一刻其中意义包含太多,虽然在君怀身上所发生太多辟地般壮举,但如此富溢人情气息创举,却是令人极为深刻铭心。修炼者需要斩断情丝果决之心,才会有更飞快提升修为可能,但在进化身上,我仿佛看到另一种寻道方式。”

  乐圣仙师点点头,“盛典之前,君怀曾与我有略略数语此等感知,寻道之心虽讲为天生仁、义、礼、智、善之心,道心越胜,人心越善,道行越高,但那只是讲道行有所达成之时所概论。

  “其中过程充斥着无尽杀戮与果决,灭私欲则天理明秉义贯穿始终,人心、私欲皆被称之为危殆修行必禁之事,只要知觉尊从义理即可!由此使得修炼界强人为尊理念深锢永留,少有人与人之本心上有更深层认知。

  “但却极少有人明了,人心乃是天理与人欲相杂之气质之性,善、恶、情、欲皆为本心所容纳,刻意于革尽人欲、复尽天理,便生出一缕偏执狭义,虽然此等特意摒除之举对修炼切实有奇效,但对于未来之道心受损良多。

  “只是未达那等超脱境界,这般感悟不会有甚深悟得,这也是目下人心走向渐趋偏离主要原因,虽然很少有相关真正道心描述,在我徒儿想来,圣人境地定然会有最真实本心执念之人,但此等层面非现下我等修为所能知会!”

  安邦仙帝本为神皇境地,他对乐圣仙师此言颇有感触:“实际上神界也少有此类解读,翻遍古籍秘典,也均以道心即是追求世间法则至理之心一语带过,于修得过程少有详解偏误修正。

  “只因摒除一切杂念已为天下所共知,也许那种天人合会,豁然贯通最终了知,已是在证得大道之后。我一直在奇怪,若是讲有后知后觉之人豁然警醒,为何无人出声撰典指引后人?还是讲真实道心就应该做到心根清净,而我等所做猜疑才为偏颇?”

  刘君怀笑道:“过于探究实际上也是一种有违本心之举!本心即为天生善性与天地良心,明察之资,仁义之志始终贯彻,前提是以此为秉持才有所达到。但真正能够著信之人又能有几人?

  “过程中随着修为与体悟不断提升,认知与辨别能力却不见得有正确理解,由此而产生心念波动亦是正常!自那大婚之日时忽有一刻,令我偶得另番解读,本心追求实际上就是,按照你自己内心所念而为便是了。

  “过多苦苦思虑道心、本心真实境界,我之看来皆是些无用功,太多事宜因修为境界未得而不能有所深知,有何必将此等妄猜令自身修行有所闪失抑或困惑?为何童心多被称之为本心,皆因孩童未有那多番顾及!”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