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烹饪之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烹饪之道

  闻听此言,众皆大笑,自有万象宗弟子开始源源不断将菜品端承上来,与早摆在桌面上冷拼相比,此等肴馔之精美丰盛珍鲜,已不能用言语可以描绘。

  龙五果然不愧于将烹饪之道奉为无上之人,所料理食材之精细,只是未加品尝,精制细做舂得便是一目了然。

  各道菜系五色俱全,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珍贵菜馔琳琅满目,尤其荤类菜品,肌理细腻之上甚至有金银线镶连,其肉质之柔嫩几如滑欲流匙,煞是馨香引涎。

  “龙五哥,可否由小妹来介绍?”沈多多立时站起身来,向着龙五仙帝道。

  见其微笑首肯,沈多多颇有些得色道:“此八道菜品为八珍!分别为淳熬、淳母、炮豚、炮羊、捣珍、渍珍、熬珍与肝辽八味,乃八珍筵席齐备之绝美珍馐,味穷海陆无不精妙绝伦。”

  八珍席,首道菜系便是八珍席?”

  老管家也是捻须摇头晃脑,眼露精光,显然食指已是大动。

  浦和仙帝道:“多多夫人,还有甚详细解读?不妨一并讲出,在座众人可是有些忍耐不住了!”

  沈多多一脸羞涩,“我就现学这么多,还是需要龙五哥稍后一一简介。只是为何八珍里会出现米饭,着实令我迷惑不解!”

  众人哈哈大笑,龙五仙帝拱手道:“还是请诸位起箸品赏一番,再做详细说明!”

  于是三桌均不见觥筹交错声响,均是抬手夹菜与咀嚼声动四起,不时有惊叹感喟之音泛起,即使作为女主人八女,也忍耐不住宾客让先之礼,纷纷执箸上阵。

  刘君怀向依旧在旁微笑站立龙五仙帝挑起大指,“龙五兄好像技艺又有提升,与十年前又有巨大长进!”

  昊焱仙帝接道:“大师兄自你走后便闭关修炼,数年前某一日却是咋咋呼呼冲出闭关之处,却是首奔后厨之处,叮当一阵作响,便是端着一盘彘骨南瓜煲出得门来伸匙略品即放声大笑,诸人相询却只是微笑不语,自那以后所烹之物便具有极大变化!

  浦和仙帝一旁笑道:“你师兄却是不久前刚刚讲述,他是在君怀赠与一粒九天息壤、一枚地心果上徒有感悟,具体悟得只有他心内明知!”

  “哦?”

  刘君怀很是惊异龙五仙帝此等感知变化,十一年前的确是他将两种奇物赠出,相比九天息壤,那枚地心果仅为一般功效天材地宝,虽算得十分难得,但仙界还是时常偶有听闻。

  龙五仙帝点头笑道,“还真是那两种物件,令我天地感应有脱胎换骨般蜕变!九天息壤虽为混沌天地初开时候产物,富含大量混沌气息与先天灵气,但无那一枚小小地心果,也不会使得我深浸其中!”

  望着刘君怀那惊讶眼神,他接着道,“地心果里蕴含一缕天地法则,天地法则之中又夹带着一丝混沌之气,我将之炼化吸收之前,手握九天息壤七年没有半点更多天地感知,直到地心果服用后,才将两者间混沌气息感悟到。

  “由此九天息壤内,那种承天载物强大生机才为我捕捉到,天地灵根蕴意放在感知中豁然生出,如此数月便与天地勾连建得,此等沟通天地之感有异于那种天人合一状态,而是令我进入一种混沌之气苍远里。

  “正是此种特殊圈画出来独立空间,使得心神久浸于宇宙中飘荡亿万年混沌意识里,这才有了今番一缕鸿蒙感悟,正、阳、生、死感念崭新悟知,便有了烹饪之道上蜕变理解!”

  刘君怀这才恍然道,“原来龙五兄烹饪之道中添加了更深自然生机蕴意,生机饮食自然烹制,以充满生机食物与更甚自然感悟,来激发烹饪之道自洁、自蕴能力,令焕发勃勃生机始终加持,不会产生任何消化负担,而且几乎全都能转化为人体能量,这才是真正动力之源,堪称完美烹制。”

  经由他来说更深层解读,旁听之人眼前均是一亮,即使在场数位神皇神将境地者,竟是也未曾瞬间理悟其中深邃。

  龙五仙帝立时面显钦服神色,“君怀,你果然具有极深自然法则悟会,能顷刻间便了然其中高邃!不错,生机饮食能够提供更为精深生命能量、促进修炼者体质与汲取精化饮食形态。

  “但对于我个人来讲,却是能自烹饪过程中,充分感知与提收烹制之物中各种属性精华,并可与其中进一步提升烹饪之道隐晦深意,这均是兄弟你所给我带来蜕变变化,我感觉那时才算是正式踏上烹饪之道开始!”

  周边众人心内皆是骇然,他们所震动原因并非龙五仙帝自身能力,而是惊骇他所追寻道法方式,虽然仙界有各种各样寻道途径,但绝多仅为听闻而已,若非是今日里亲眼所见,那些传闻与古籍中记载,现场又有几人能够深信不疑。

  此时细细品量方才所入口之物,果然其中生机蕴意甚为彰显,只是丝缕并不凝实,且多隐藏在绝佳浓郁香气之中,若非情知此因,旁人再是嗅味二觉敏锐异常,也殊难自其中品味出那一丝生机能量。

  在场飞升者更是目瞪口呆,他们于仙界认知更是贫瘠,纵使修行所涉再是包罗万有,也终不会明白简单烹饪之术,竟是可修得道法层面,书法、琴技之道至少还有等同于剑意般字意、音意意境一说,谁又能想到炒勺颠翻之中,居然也有其意境存在。

  刘君怀此时却是笑道:“我说诸位不要再深浸其中,若不然龙五兄烹饪之道再是高绝,精美肴馔一旦失去热活之气,也就失去该有珍鲜,还是莫要龙五兄一番倾心化作乌有才是!”

  现场气氛顿时又是高涨,龙五仙帝也就势入座,刘君怀所在桌面足有数丈,足可围坐二十几人,因此八位夫人也是在此处留驻,此刻更是衔食不停,哪里还有往日端庄模样。

  这一桌在向笛先生引领下,多是换做烈焰酒,即使龙五仙帝这位美食大家,也是端起此酒饮用,口中啧啧声音不断。

  仙人烹饪,自是有其保温之法,不需要龙五仙帝这位主厨频繁来往于厅堂后厨之间,早已齐备各式佳肴,也在万象宗弟子手中源源不断供给。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头便是再次集中到之前话题,在沈多多执著追问下,众人也是纷纷止箸,倾听龙五仙帝口中八珍来由。

  龙五仙帝缓缓地道:“多多夫人口中米饭,便是八珍中淳熬与淳母二道,均为肉酱煎熬熟物,溉浇在陆稻米或是黍米饭上,再拌上炼好兽油。此种饭食、肉酱、油脂味道渗入米饭之中,一口多味,不需另以菜肴佐食,为盛大宴席初时垫腹之用。

  “炮豚与炮牂则是将一只幼彘或幼母羊掏去内脏,以枣填满其腹腔,用芦苇把兽体缠裹起来,再涂一层带草淤泥,放在猛火中烧焅,此即为炮!炮毕,剥去泥巴,将手洗净,揉搓掉烧制时兽体表面形成皱皮,然后用稻米粉调制成糊状,涂遍兽体全身,再投入盛有兽油小鼎,再烧熬三日三夜,用肉酱、醋等调和而食。

  “捣珍是用牛、羊、麋鹿、鹿、獐等兽类里脊肉,经反复捶打,除去肉中筋腱,烹熟之后,取出揉成肉泥而食。这一珍食关键之处在于:必须用细嫩里脊肉,必须反复捶打,除净筋腱,所以叫作捣。

  “渍与熬,便是将兽肉放在美酒里浸泡一整夜,或是摊在苇荻篾上,再撒上姜、桂与盐面,以小火慢慢烘干而成。这种肉脯湿吃干吃均可,想吃湿,可放在肉酱里煎食;想吃干,只要捶打松散即可。

  “而肝膋却是非犬类而不能!犬肝一副,用狗肠脂肪蒙起来,配以适当汁子放在火上烤炙,使脂肪渗入肝内,然后以米粉糊润泽,另取犬臆间脂肪切碎,与稻米合制成稠粥,一起食用。

  “实际上八珍是指食材原料,今日之八珍为王级八珍。仙级八珍却是由醍醐、麆吭、野驼蹄、鹿唇、驼乳糜、天鹅炙、紫玉琼浆、玄玉琼浆所烹制。只是时间紧迫,需要月余准备,八珍食材才可齐备!”

  沈多多惊叹道,“只是其中一道完整菜系,便有如此精细?岂不是讲,单单食材原料储备,便需要好长时间,却是耗费甚多修炼时日!”

  浦和仙帝呵呵乐道:“这便是我之前强烈不满之处,这位大徒弟不在修为上勤修苦研,大把时间浪费在口欲之上,诸位可曾试想当年我之巨大愤慨!”

  龙五仙帝面露尴尬笑意,在旁呵呵干笑,翰林仙帝一旁冷然道:“大师侄此等行为所带给我这位师叔更大气愤,与我看来完全乃不务正业之举!好在他偷偷摸摸几十年,再现身时,丝毫未耽搁自身境界提升,我与师兄二人才略有松口。

  “不曾想,这小子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竟是将旁支作为主道,一心探寻起烹饪之道,好在这近几十年里才略有显成,要知道浦和师兄可是足足唉声叹气近千年!”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