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剑隐皇嵇昊焱 血雾重金剑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剑隐皇嵇昊焱 血雾重金剑

  下一页

  刘君怀此时却未有甚闲情逸致观望风景,在他探知力笼罩之内,千丈山峰平整之地,便是有那座三字石碑显露,下一刻他身临石碑左近,果见铭文繁多之处,顺延刻篆出“正其衣冠,尊其观视,明明德心,惟我与尔”十六字,笔画圆润秀美,多加曲折与拖长甩尾,显然出自上古字符纹理。

  相比于十六字铭文,乱剑冢三字更加巨然,且结体由纵势变成横势,线条波磔愈加明显,字里行间籀文笔力深刻贯透,壁划刚劲雄壮,跌宕遒丽,犹若气节正直操守,又如清冽如水流波剑锋,承载着清冷杀意与锐锋。

  将神念探入三字,立时有凌冽如罡之感逼迫,其势好似无尽锋芒撕裂空气呼啸而至,挟带起不可匹敌无上剑意惊驰,令刘君怀忙不迭飞撤回探识之力。

  找寻出三字石碑矩阵对角某一点,果见另有禁制隐晦存在,且深入地底百丈处,若是未有极深空间法则理会,万不能将那处位置窥得半分。

  与来时第二处法则禁制相比,因为地底深埋,不曾有丝毫伤及折损,其深邃法则奥义更是厚实,好在法则气息尚有颇多近似,将之感悟对于刘君怀来讲也无甚颇高难度,只是所耗费时间延长罢了。

  刘君怀却是未曾先行触及那处位置,而是将脚下山峰各处一一游走踏遍,镜像世界几乎一寸寸探知,不放过一丝一缕隐晦。

  整座山峰方圆近百里,并不见一丝生灵存在气息,相反绿意植被却是未受丝毫影响,参天古木也不见吞噬之力侵蚀,滔天古朴自然被蕴含着天地之秘朦胧雾气笼罩,各式繁杂气息浓郁至如雾霭。

  雾霭缭绕里有隐然轰鸣四起,吞噬之力激荡起细小气浪涟漪,自鸣响中迅速向刘君怀所立之处蜂拥,涟漪涌荡间血色蕴意之色忽隐忽现,挟带着血意狰狞狠嚣。

  一股股天地自然能量波动,也随势晕荡过来,波动里溢满了斑驳深浅岁月痕迹,五行法则玄奥深蕴其中,浩荡如潮水般磅礴。

  极光护体升腾而起,圣炎极光化作一道色泽璀璨七彩宝光四溢,庞大威压也是鼓荡而发,更有一缕吞噬法则气息掺杂其间,喷吐着汩汩吞噬之力,在一缕七彩宝光迸射之下,咻地一声迎向血色涌势而去。

  刘君怀却是不会认为自己能在短时间内与之相抗衡,身形随即缓缓后撤,他需要探知自身吞噬之力,与那血意吞噬能量有何异变生得,以便寻找出将之训化可能。

  转瞬两股吞噬气息相汇,并未见盛大激扬涌溢,但两相接触瞬间生出一股迟滞势态,短暂对峙后刘君怀那一缕吞噬之力顷刻被血意所吞没,暂缓逼来之势也再次启程。

  但刘君怀却是自那一缕感知里觉察出类似吞噬气机,在一小股突前吞噬能量,与璀璨七彩宝光蓬然炸响之际,他身形也瞬间自那原地消失,眨眼间来到那处神墓深埋之地。

  随手布下几道禁制隔绝自身气息,运转起影化神通转瞬没入地面不见,地下百丈也在百息之后来至,挥手自那禁制外圈画出一处存身之地,盘膝坐好,潜心与禁制间空间法则气息渐次深浸。

  又是半日后,五色法则纹路气息涌入感知之中,随着紫色圆球紫色光线强行夹裹着一缕纹路气息,渐渐化作古晕字符,缓慢被紫色圆球吸纳,一缕崭新空间法则明悟浮现在识海上空。

  此时再向禁制之处观去,其上沧桑中亘古奥妙久远气息升腾,化作滚滚流光舒展出禁制刻画走向,幽深法则气息穿插游走,深奥纹理已从深如渊海转至澄明一片,道道极致能量气息涌动间四散蔓延,其中规律凸显。

  下一刻辗转穿越过禁制,两脚踏上地面之时,未及向远方关注,一股惊天剑意便自袭身而来,延绵剑意破开虚空空间,一道扭曲空间裂痕即浮现而出。

  护体霎那间绽放,于一阵尖利刺耳金戈交错声中冲天而起,无尽奥秘与晦涩气息立时充斥他感知所到之处,浓郁莫测高深气息涌动中冲撞开几十丈范围,荒疏不明锋锐却依旧徘徊在范围之外,嘶嘶扯动着躁动之势。

  刘君怀探识力也乘势远观,赫然惊见数里外剑意起始处,有一柄十丈高金色阔剑恍若当空插入地面,镜像世界里显现出地面之下,数丈剑身烁烁生发寒光森森,宛若银霜直射更深处,剑身无数宛若实质剑气缭绕浮现,映出剑光如水,似光华流转。

  近二十丈巨剑身后处,自然至纯气息凝而不散,渐渐弥漫出一蓬金色烟霞下的赤金色宫殿,古意篆文雕刻着“剑阁”气势磅礴二字,其上闪动着金色耀目光华,如同鲜活一般不停流转,竟是在缓慢吸收此间死绝之气。

  镜像世界探识力堪堪与之贴近,便令识海升腾起心神深陷其中感觉,二字中剑意实在太过强大深奥,似乎每一笔划均蕴含无穷无尽奥义一般,使得刘君怀深感艰涩!

  金色宫殿之外延伸出几十里开阔,古木尽枯,生气尽无,天地元气亦似被抽干一般,原本湿润充满力量土地,也是被一层黄沙所覆盖,后土深掩中点滴生气尚存,却是状如惊吓般畏缩几近凝滞。

  “剑阁”二字所激绽无尽剑意,竟是阻隔住镜像世界向赤金色宫殿内探识,剑意所折射出延绵不绝金色烟霞,与地面所露出巨剑剑身交织出幽深淡金光华四溅,镂金错彩中涂饰出十里金黄天与地。

  但十里金黄神辉凝实几近实质,交贯出十里范围禁锢恍若金枷玉锁,范围内一切气息皆处于半空凝固状态,独有丝缕死绝之气其中穿梭不止。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动态,却是生自巨剑剑身剑气缭绕之处,剑柄由不知名晶莹剔透各色宝石妆点,摆列而成两具鲜活龙形彼此交缠盘旋而上,交汇出一枚偌大泛黑龙珠,却流转着赤黄烁玉流金神彩四溢,威严狰狞双龙龙首分列左右。

  原本光滑剑锋尽数深浸于寒森银霜流转里,却更给人一种杀气凛然、霸气十足威凛阴森,只是肉眼观瞧,便知巨剑为拥有毁天灭地能力之旷世神兵,锋芒无匹,无坚不摧!

  几次试图向其靠近,也数番被霸道剑意所逼退,刘君怀虽知自身多种护体防身,足以步步迫近,但为防意外生得,还是招手将向笛先生三人引领出来。

  三人堪堪显露身迹,便是齐齐一声惊叫,茂彦仙帝骇然道:“血雾重金剑!居然是血雾重金剑!”

  他身侧安邦仙帝也是一脸惊意:“果然是血雾重金剑!神界相关出传说已消失数万年,却不想竟是于此地忽现圣威!”

  经由二人解读,此柄血雾重金剑赫然便是出自剑隐皇嵇昊焱半圣之手,传说为真正圣器下的绝高品阶神兵,灌注神元巨剑通体包裹在血意流光之中,其剑意却迸射金意锋芒。

  所幻化出双龙可喷吐极炙烈炎,盘旋出血雾中更有禁锢心神重压如山岳,每一次重压涌动又可激荡起滔天吞噬气旋如天劫倒斗高悬。

  刘君怀震撼道:“血雾重金剑竟是具有天翻地覆般盛势?岂不是讲,不曾引动天地之力,单纯巨剑挥舞便可犹若天威降下?”

  安邦仙帝颌首很是坚决,“你所言无半点虚夸,此等盛势非坊间传闻,而是经由数位神界大能篆书详介,每一位大能均最终如剑隐皇那般飞升圣人界。而剑隐皇证道前所执有之物,便是这柄血雾重金剑!

  “而剑隐皇三字其中隐字,便是喻意血雾重金剑那广莽无形剑意。此剑借助天地之力后,反而失去剑意原有血意流光那般有迹可循,从此遁入无形无质、无声无息状态,那才是剑隐皇身上真正仙剑剑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