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剑意唯心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剑意唯心

  深深舒缓一口气,安邦仙帝这才接着道:“我等均知,剑意乃是剑气之载体,剑气亦为剑意之体现,剑意是形而上之道,剑气是形而下乃器。由此基础而生得剑气亦或剑器,即为剑意最高表现形式!但也只有自身境界跟得上极致剑意境地,才可有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玄奇剑气意境!

  “但此等玄奇剑气意境,再由血雾重金剑所加持,便是于无形无质、无声无息状态迸射飞溅,剑气有无双,蚀刻,消融,豪放,蛮荒,萧瑟等等数万种,却是在血雾重金剑下,凝聚成为真正通幽境界,所泛生之势,非圣人层面而不可查!”

  “如此独一无二存在,那位剑隐皇前辈却是为何狠心决意抛弃此剑?内中玄奇即使在圣人界也当有重器作用!”刘君怀惊异问道。

  “自然并无相关严格限制,而是因为圣人层面挥手间便可引动天地生变,借助于圣器抑或道器,只会令自身与天地自然勾连出现半息间隙,反倒不如挥手这般自如。

  “而且有所借助也会使得自身与天地有一丝感知延误,圣人间战斗便是天地之力或世界之力对峙,其间容不得分毫掺杂,即使道器使用有数倍威势叠加,但之前半息延误已是极为巨大漏洞存在,因此圣器、道器之类身外物,却是圣人更深层面进阶枷锢!”

  向笛先生接道:“此等言论我也曾经闻及,但也有甚多不尽然之处,却是我等低下修为不能认知范畴,或许只有圣人才可有最真实解读!”

  刘君怀道:“我认为剑阁所在,极有可能为剑隐皇剑术传承,但探识力现下无法探入其中,应该需要将此柄血雾重金剑炼化,才可有进入可能!”

  向笛先生摇头,“非你将之炼化,而是需要它将你认可!准圣人所刻制禁锢之力,岂是那般容易炼化?而且既然为昔日剑仙手中神物,对于剑意怕是最是关注,你体内若是有剑意生得,或许会更易吸引神物关注!”

  刘君怀低头沉思片刻,复回道:“我已领悟一道锋芒意境,距离完整锋锐法则虽然还有段距离,但其中剑意意境也有几十年生得!”

  三人眼中均是精光频闪,茂彦仙帝赫然道:“锋芒意境?那可是一切兵器所通用锋利锐气本源,任何一种意念均是锐气意念本源其中延伸,却是比单纯剑意要厚重太多!”

  安邦仙帝语气中同样充斥着惊异:“锐气意念为锋芒本心溯源所在,亦称兵器之魂,此等本源特性锋芒意境与一切兵器融合,便是意与力交融、虚实相生形与神之统一,才是超越任何技法另一种境界!君怀,你越来越令我看不懂了!”

  向笛先生叹道:“锋芒意境本身即为一道完整法则,你口中所谓锋锐法则实际上尚不如锋芒意境更高级,锋芒意境发乎于本心,却是攻击之道、防御之道最完美结合境界,与锋锐法则单纯攻击感知要邃深许多!”

  不由自主手挠头皮,刘君怀显露出一抹尴尬神色,他始终认为锋锐法则乃是高于锋芒意境存在,这许多年来也在努力寻找锋锐法则获取契机,却不料知自身本就具有超乎般存在,此等低级认知实在是令他有些难以为情。

  安邦仙帝一个恍惚之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难得在你身上见到难堪窘态,原来要你也有他不为人知一面!哈哈哈,我此时可是开心得紧!”

  刘君怀诸般表现,注定日后会有超越现场三名神皇神将之未来,本已相当郁闷三人,自然更乐于见到他偶然落魄之态,心中此刻舒爽,却是难以用语言来描绘。

  茂彦仙帝也是落井下石,“虚境乃是实境之升华,刀芒剑气为实境,锐气意念便是刀芒剑气进化之境,更具有心灵生命律动。且一切发由本心,已是转化为另一种生命形式,便犹如人心虽小,却可装得下整个宇宙。

  “未曾想你竟是逐末舍本,过于追求细枝末节,而舍弃事物根本源由,可是颇具贪小失大与本末倒置之嫌,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不过,你身居锋芒意境悟得,即使仅为初始阶段,但相对于单一剑意更深理解,只会是如虎添翼般更易汲取!”

  此时刘君怀可谓是羞愧难当,向笛先生乐道:“你内心也勿需这般纠缠不清,短短几十年你已修炼至如今境界,相对于更甚感知接触频繁了些,反倒是某些最基本浅知有所缺失,这也为正常之事!”

  安邦仙帝也是面色一整,“剑意唯心,锋芒意境便是锋芒意念本心,无论何种锋锐皆由心所变现,心外无任何实法存在!锋芒意境便如诸端锋锐中万物之祖,锋锐万物森然于方寸之间,须由满心而发,才可充塞更极致表现形态,在你锋芒意境面前,剑仙所施剑意,也需要从心由属!”

  茂彦仙帝颌首称是,“我等三人本想有所相助,但在你锋芒意境面前,也不敢妄作轻为!此地就由你来自行感知,待得能够为那处剑阁所认可,再行唤出我等便是!”

  向笛先生三人也就任由刘君怀将其引入松印小世界,此时再行面对不远处偌大血雾重金剑,他胸中已是不再有多少仰望之念。

  他瞬间将探识之力收拢,体内仙元平息,双眼缓缓微阖,其中紫色光华隐现,意念中锋芒意境便由虚实间转化自如意境生成,一股强大意志力顷刻冲出识海,宛如狂风所化咆哮巨龙肆意腾飞。

  风龙也在瞬间幻出无数道锋利锐意锋利如斯,直至冲向血雾重金剑寒森银霜流转之处,锋芒锐意与嗤嗤剑吟声完美契合,展露出惊人锋芒。

  血雾重金剑也是应声勃发血意流光,须臾间迸射金意锋芒,无尽锋芒,充斥天地之间,和着剑吟声,遥相呼应,剑气袭人,那一方天地间顷刻充满凄凉肃杀之意。

  相比刘君怀所施锋芒锐意,虽同样强横精深,却是不如血雾重金剑所绽血色剑意更凝实醇厚,血色剑意不似寻常剑意那般沉重绝对力量,也不善剑意隔绝瞬息而至之迅疾,也没有锋芒剑意之绝对犀力。

  但它胜在于无声无息中铺天盖地倾覆,其中吞噬之力可使得对手体内血液疯狂沸腾,涌动不休,继而悄然蒸发,不知不觉中,血液流失而亡,却不觉半点痛楚。

  而且萦绕不休血意流光钻头觅缝,无孔不入,完全掠夺式碾压,其中所加持厚重威压也呈剑山之势,锋芒气息所化威凛可透体而贯穿,锋芒毕露,不战不归。

  再有每一次血意流光涌动,其势便会喷薄而暴涨,就如酝酿已久火山,始终鼓胀着生生不息蕴势,只会越来越强盛,直到终达它本来目的。

  此时刘君怀凝神守一,意志力高度凝聚,锋芒意境加持着吞噬法则气息勃然爆发,锐气意念本源瞬间呈冲天之势,剑之高贵冷绝,刀之沉重如山,矛之犀利绝尘,盾之坚实夯固,转眼自漫天交织出极致锋芒。

  锐气意念与锋芒融合在一起,锋利锐气力量如泼天斗漩铺撒,锋锐意志暴涨,杀戮气息亦如同湍急河流一般急速流转而开,那一方天地顷刻间被极度压迫窒息狂暴气息所溢满。

  在与血意流光交汇一霎那,滔天金戈铿锵碰撞之音乍起,仓琅琅响绝成一片,骇人气息流转,仿佛开天辟地那一势,锋芒意境在其间疯狂攀升,化作一重重极致恐怖锐利罡气,猛地刺破所有虚空屏障。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