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无尽剑意泼如血意神辉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无尽剑意泼如血意神辉

  血雨般血意流光四溅而落,惊天剑吟响彻也激迫起血雾重金剑威凛阴森四溢狂发,锋芒爆涌之际,血意流光更是疯狂闪烁流转,如雷霆震动,挟裹着无可抵挡气势,向着四周猛然蔓延、扩散。

  轮番锐意激荡中,无数道锋芒锐气也就此在半空中僵持缠绕,强烈无比光华飞溅,各式光华呼啸着迸发开来,光芒耀眼至极。

  刘君怀渐感心神不稳之时,两手急速打出繁杂手型,口诵一串咒文,特殊音符震动身体中气脉,经由手印加持,不动不惑意志蓬勃绽放,一股明天地所在,悟万物本来滔天意志力勃发。

  滔天意志使得锐气意念,骤然席卷起冲天龙卷般剧烈波动,天际剧烈震荡里,繁多金属性锋锐之气,立呈无数璀璨金色弧光闪烁,噼啪如同电弧光一般锐利气息凭空生成,夹带着浓重金属性法则气息冲霄而起。

  半空中连串耀眼火花四溅,金属嗡鸣之声颤动出惊天贯响,那无尽锐气意念所化锋芒,竟是铺展成金灿灿神性力量,金属光泽流转出铿锵争鸣响彻,无数恍若金属打造字符,在一阵金属嗡鸣之声颤动当中,倏然汇聚成一汪秋水般金光在虚空中亮起。

  一股无与伦比凝实锐气,便是在那金光泛起匹练中结出,幻绽出万千道锋芒再瞬间合一,恐怖金虹之势就此生得,随一阵剧烈颤动,恐怖之极锋芒锐气像是井喷一般,几息间蔓延在方圆数百丈之内,虚空四处布满细密裂纹,继而塌陷,发出刺耳割裂之音!

  一时间,风吹鼍鼓山河动,震耳轰鸣乍起之时,血意流光立时应势溃散,金光锋芒气息更好似潮水涌动,疯狂席卷,吞噬之力疯狂倾刮,如一只只幽暗魔兽尖锐咆哮,吞噬力量铺展如恐怖无底深渊。

  随金光锋芒越来越浓郁,四散奔逃血意流光已渐成模糊不清虚影,开始不断扭曲着,但金光锋芒不间断自那吞噬之力迸弹,震颤出如罂粟绽放般诡异恐惧波动。

  道道氤氲几成实质锐意气体在那片天宇不断凝结,使得虚空已经逐渐朦胧起来,高深莫测锋芒意境气息扑簌簌连为一整片,庞然如天威铺盖,沉甸甸,阴沉沉横亘虚空之上。

  “轰!”

  忽然一声巨大爆裂之声彻响,一方虚空犹如巨浪滔天海面之上,有一声破空惊雷响起,无尽庞然金光锋芒瞬时间暴躁咆哮起来,立时狂风肆虐起锋芒巨浪遮天蔽日,恐怖天地死气也在被吞噬当中,吱嘎嘎发出一阵阵怪异声音。

  那股庞大锋芒气息,此时也铺天盖地朝着血雾重金剑所立之处倾扑,大地猛地一阵颤抖,那血雾重金剑随即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轰”的一声,整个大地瞬间被破开。

  氤氲厚重锋芒意境气息如乌云翻滚,剧烈涌动起来,令所处空间立即陷入一片昏暗之中,一道金色惊雷倏然自虚空内炸响,随云层破裂落下滚滚雷音,一种毁天灭地之势,便是向着飞遁而起血雾重金剑击落过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有一蓬蓬金光波动在虚空倾轧而下,夹带着豌豆大小雨滴,不断向着血雾重金剑倾泻。

  龙吟之声也迅疾在无尽威压中传起,血雾重金剑剑柄处突然探出两个巨大巨龙头颅,周身散发出耀眼血色光芒,随粗犷龙躯交缠盘旋而上之时,剑柄中心泛黑龙珠,也立时流转出赤黄烁玉流金,仿似神彩四溢,投放出一股血意光芒狰狞无比。

  但所绽发出恐怖龙威,只是瞬间便被金色惊雷斩破,雷势不减,狠狠轰击在血雾重金剑硕大宽阔剑身之上,像是忽觉如坠冰窟可怕感觉,血雾重金剑转瞬陷入空中凝滞状态,有种灵魂都被瞬间冻结一般。

  泛黑龙珠所绽放赤黄烁玉流金,旋即被倾覆上来金光波动吞没,巨大剑身徒然生出肝胆俱裂般颤动,周身流转出一片呆滞,任由金光如狂风般将它席卷在无尽金意里。

  此时一丝丝朦胧明悟也在刘君怀识海里形成,那是一种似是而非奇特感觉,随着血雾重金剑巨大剑身颤动渐趋平稳,那等朦胧明悟也呈无限彰显状态渐渐显现。

  另一处剧烈轰鸣与塌陷,将地面蹂躏如仿佛遭遇地震一般,大地被斩开一道道恐怖伤口,随血雾重金剑轰然一声坠落,恐怖伤口竟是咔嚓嚓有渐趋开裂之势。

  此刻血雾重金剑剑柄处两具龙身早已回位,泛黑龙珠扑闪着赤黄疲态已现,剑身烁烁生发寒光森森涣散,剑光如水光华流转也顿作黯淡余辉,早不见鲜活金色耀目,有有一丝丝无形灵魂波动在虚空四处流遁。

  刘君怀迅疾令神念探知如一张巨网般挥散出去,引出自身灵魂之力前去捕捉,随着一丝丝无形灵魂力量被分割出来,谨慎凝练下,渐渐开始变得清澈,其中波动也开始与他自身气息相融,在神念包覆之下,逐渐清澈灵魂力量,也开始如同流水一般被刘君怀意念力所包容。

  随着时间流逝,所剥离灵魂力量越来越多,使得他自身灵魂之力也越加浑实,灵魂意志也越加浓郁起来,灵魂空间之内到处游走着浑实灵魂感念,丝丝缕缕血雾重金剑气息,也自灵魂空间内愈加明晰。

  那血雾重金剑灵魂气息,便是剑隐皇仙剑剑意一一抹元神意识所化,早已被剑身器灵所凝练汲取,此刻却是被刘君怀点点滴滴炼化,足足数个时辰,随一缕崭新意识在灵魂空间内烁烁生光,他识海内便与血雾重金剑器灵建立起连通。

  器灵却非那一枚泛黑龙珠,而是深藏在宽阔剑身之内,此时便是在刘君怀意念力瑟瑟微颤,股股血雾重金剑信息也随之于刘君怀识海内显现。

  正如众人所猜测那般,血雾重金剑的确为剑隐皇飞升之前所刻意留出,但未曾将一抹元神意念化作烙印添加,为得便是易于后人收取。

  他本已即是不令血雾重金剑就此埋没,但如何将之降服,却是需要及高深剑意悟得,也只有剑意感悟至剑隐皇所能认可层面,血雾重金剑内器灵才会被征服。

  本章未完,请翻页)而剑隐皇嵇昊焱一生剑仙传承,便是被封印在那座七层剑阁之内,剑阁本身为塔类建筑,每一层尚需破关而入,每一关即为剑仙传承一份感悟,也只有抵达第七层空间时候,才是嵇昊焱一生剑仙传承获得之时。

  剑阁为剑隐皇飞升前随身携带隐秘空间,虽无一丝生机存留,但每一层均布及剑仙各个层面剑意感知剑痕,破关方式便是将那数不清剑痕一一悟透通达,方可有更深层剑意感知。

  而针对每一剑意层面跨阶,便会获得剑隐皇相关层面奖励,他一生未有一名后人获得其传承,在第七层抵达之日,便会有剑隐皇相关讯息获得,只是此时刘君怀不能感知其中半点,也只有成就另一位剑仙之时,才有可能与剑隐皇建立起某种联系。

  “吁!”

  刘君怀重重吐出一口至浊之气,张手将那血雾重金剑吸向身前,一滴精血喷出,宽大剑身之上立时升腾起一层血意神辉,光芒流转中,识海内那一抹灵魂意识也重新绽发勃勃生机,血雾重金剑也倏然换化为一柄三寸血剑,扑棱棱在虚空里急速旋转。

  一阵剧烈颤动后,三寸血剑变为通体赤红,表层晶莹剔透出灵性蓬勃,薄如蝉翼外壁有金意丝丝流转,密织法则纹路密密麻麻铺就。

  更有金意涌动间,咝咝金色电流呈涟漪势态晕荡,丝丝近乎实质血色气雾缓缓包裹,漫身锋芒意境气息狂飙,与金意流转之势渐汇为一蓬血意金辉乍放,无尽奥秘与晦涩气息瞬间充斥。

  剑身无数宛若实质剑气缭绕浮现,金光泛起一股浩瀚波动扩散而出,散发着强势威严,威严之下是那可压迫至窒息狂暴杀戮法则气韵,生生散扩刺骨冰凉,就连这周围虚空气流都产生冻结之感。

  刘君怀强抑心中激奋,飞身抓起三寸血剑遁入空中,挥手间化作数尺冷锋,清冽如水流波剑锋,丝丝铮发空间里死绝之气四溢,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顿时有一股令人汗毛炸起强烈杀意,便是弥漫在虚空当中。

  凌空跃起之势挟带起纵剑一劈,仙元激荡,一道血意冷光迅疾如风,凌冽如罡十丈锐意剑气,便从嗤的一声自剑尖处喷涌而出,撕裂空气,呼啸出一股锋锐不可匹敌,无上剑意斩向虚空,满天剑气便是升腾。

  剑气袭人,那一方天地间充溢凄凉肃杀之意,锋芒毕露,迎风迸射血意寒光,剑身金光涌入血意恍若赤血长虹,突然化做无数光影,当空扑撒飞溅,霎时间剑雨缤纷,恍若九天虹滔倾泻,无数宛若实质剑气浮现,劲风呼啸,翩然变化出幻灭万端,如煌煌天威!

  令人窒息磅礴剑气,夹杂着刺骨凛冽剑意升腾向天,一时间,天地为之变色,有轻微震颤生得,恍如血意雷光中摇摇欲坠,剑气雷霆锋芒无匹剑意如滔天之势,似乎要将天际天都捅出大窟窿!

  天色沮丧之际,大地遍及死绝之气为之久久低昂呈漩,矫如龙翔,随剑势挥出,扑剌剌向自冲天之势倒卷而去!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