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剑阁三层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剑阁三层

  下一页

  刘君怀急忙与嗜血三星意念相连,红光闪烁中,漫天威凛骤敛,嗜血三星滴溜溜飞回到他手中,于嗡嗡铮鸣之中释放出兴奋之意,显是器灵颇为欢快不已。

  自方才嗜血三星那骇人气势上观瞧,与之前血雾凶残、暴嚣凶甚已有极大蜕变,阴诡残暴气血吞噬威势已有颇巨深敛,倒是将嗜血气芒添加上一缕锋锐罡风韵味。

  这嗜血气芒可当做单独能量,也可化作技法气芒,前者可融汇于任何一种技法之内,后者则可作为有形无形剑芒攻击。

  此刻嗜血气芒有一抹罡锋喻义加持,无疑令世间三大凶器之名愈加名副其实,也算得杀戮吞噬本性再一次实力提升,那恐怖吸血功能,与掠夺精血命元神奇效用,已令它有了天翻地覆般变化。

  随嗜血三星给他传递过来一股信息,刘君怀眼中神情登时闪烁不止,原来它是告知自己,洞口前看似寻常圆形石砌台之下,却是有久浸数万年灵气存在。

  刘君怀镜像世界虽是等级极高,但远非上古神界无上仙器师所炼制神器那般感知贯通性,而且嗜血三星体内还有星际陨落魔衍石精髓,眼下嗜血三星对自身能量所需探识能力,就好比神兽某种天赋神通,唯一不同只是由绝高仙器师神元刻意淬炼生得。

  此处乱剑冢,乃是聚集万剑灵气,与无穷杀伐气息之地,那圆形石砌台之下,便有一种特殊聚灵仙阵布置其内,由此而积存所葬之剑中各种气息。

  诸般灵杀之气,为神器最精华之处,聚灵仙阵内所存留能量,无疑为数万年神器能量与灵性结晶,修炼者从中汲取自是有巨大用场,但更适宜灵性足甚神器在其中蕴养精化!

  刘君怀能够感知到嗜血三星所传递过来兴奋之意,但此间所聚集能量气息,仅仅为绝少部分神器身上之物,尚不足以令嗜血三星更直接受益。

  他打算将数座聚灵仙阵合为一处,此时却是需要沉浸十几年神器,有更多气血能量汲取,才会充分稳固此次进化后威势强悍层面。

  取出一坛血池中之物,将自己打算讲出,嗜血三星一阵狂喜般颤动,与之前冷漠且不带丝毫感情状态明显有了转变。

  任由着嗜血三星咻地一声没入血坛不见,刘君怀将之与百余柄长剑收起,这才步入第三层空间。

  因为乱剑冢存在,使得整个剑阁成就极为特别意义,既有万剑葬绝煞地气息,亦为一处绝佳剑意感悟场所,他刚刚进入第三层空间,便被一种浓郁肃杀气氛将他笼罩,就如同他踏上万马奔腾、刀枪剑戟林立战场,那呼啸而来肃杀之气中,仿佛夹带着喊杀与嘶吼之音。

  而那每一道深深斩刻在岩壁上剑痕,便犹如剑弩流矢凄冽贯穿而至,不待刘君怀感知之力接近,便徒感肃杀气氛愈加强势。

  他盘坐下来之时,今日之前他心神与意志,并未经历过真正剑意磨练,但于数般手段加持之下,原本漆黑空无一物意境便似豁然开启一扇大门,骤起光线令人目眩,他并未将双眸睁开,只是竭力用心念去与大门内气息尝试融汇。

  每一丝气息了悟,便是剑仙微末剑意感知凭生识海,随不断有了悟感添加,识海上空即有一团甚为渺小漩涡生得,惶惶中不知经过几个时辰,那漩涡居然开始缓慢增大,直至变至一个拳头大小旋转涡轮,泛着奇异光芒,远观好似一个微型星云。

  待得刘君怀感觉到自己与星云建立起联系,那种亲切感,仿佛是身体一部分之际,一道完整剑痕感知也被他彻底征服,星云漩涡便是自行漂移至角落处,开始旋转不已。

  下一道剑痕如法炮制,七日后,随一道道剑痕逐一被悟通深凝,识海角落处已是有几十团星云漩涡旋转着,但刘君怀也及时警醒,剑阁内无一丝生机尚存,久久留滞此地断无可能,下一步需要借助血雾重金剑告知,将地下留存之物尽数取出。

  剑阁为单一独立空间,将之收取很是艰难,但整个乾天神瘴,属于无尽空寂中一道空间叠层存在,一刘君怀目前能力,根本不能将之剥离,那地面之下深埋之物,自然将它们收起才是道理。

  回到一层空间,将三人轻声呼唤回转,这才迈步出得剑阁,将血雾重金剑再次召唤出来,和丽江剑阁整体与地面脱离,换做流光射入他体内不见。

  此物需要在松印小世界单独圈化出一处位置,将剑阁就此落地生根,才会方便自己人,通过松印小世界自如进出。

  在得知隐晦地面之下具体情形时,刘君怀神智即是一阵恍惚,却是因为那处地下,居然深埋有数百名剑道中人遗骸,数百坟茔顺序排开,并非每个坟墓墓志铭上交待主人身份与生前事迹,皆因其中大部分死者为剑隐皇亲手所杀。

  出于对修习剑道中人相敬之心,能够被完整收取之遗骸,便被其完整收殓于此地,这些坟墓主人手中持有则尽数放置于剑阁之内。

  好在这些人所遗留身外之物皆在墓志铭之下埋设,虽为剑隐皇亲自施为,刘君怀却有心将其中有用之物收取之念,他本身非修习剑道者,对于此间埋设尸骨无半点仁义心理,未将剑隐皇那种莫名敬意视为不仁之仁,已是特别敬重与剑隐皇本人。

  修炼界本就为强者世界,弱肉强食为基本生存天性,对于无一丝灵魂残余骸骨,他不会有丝毫怜悯波动,在他眼中,这些骸骨与荒郊野外类似之物无甚区别。

  半个时辰后,刘君怀四人齐齐来至地面之下,此处显然为一处山谷所掩埋,略作清理,众人也就各自分散开来,每人负责百余坟茔遗物清扫,储物戒果然有近千枚之多,集中在一起才一一打开。

  正如三人心中所猜测,珍贵之物并无多少留存,偶有所得,亦是在一名半圣看来无关紧要之物,显然剑隐皇也未加细细分拣,另四人惊喜的是,还是有十数枚仍存有之前主人所做禁制。

  而且,在不为剑隐皇所看重诸多繁杂里,也有数件神器与六级、七级丹药存在,更有上品、极品仙器数千件,好在此地与外界完全气息隔绝,并不见多少损毁物件出现。

  数件神器中有一件同样具有法宝性质锯齿布及刀类,引起众人关注,只是堪堪将一丝探识力探过去,几人便觉一股好似来自灵魂深处威压泛延,自身感知就像是见到天敌一般,亦由灵魂深处感到一丝骇然颤动。

  纷纷祭出护体防身,才将那股威压抑制,由安邦仙帝迅疾出手破解,简单炼化,锯齿状上品刀器才显现出真身,“此刀名为降龙割,为富蕴触之即发妖邪黑气之天降陨铁所炼制!

  “随那一块天降陨铁一同炼制之物还有虎翼、犬神两柄邪刀,并称为上古三大邪器,但与三大凶器有甚大不如,但也鬼哭神嚎般腐蚀与啮蠧物极效用,颇为大多历代仙神所不齿!

  “据传此刀三万多年前为一神皇所得,将之重新铸炼为邪刀法宝,其锯齿形态不再久固,而是可组合出数种剿杀刀盘,急速旋转终会有不同形式显化,陨铁中妖邪黑气作用有所降低,但更具破罡劈坚效果,而且相传一旦被剿杀刀盘所沾及,不至绞为一蓬碎渣永不休止,相比之前邪器更加恐怖!”

  向笛先生补充道,“不仅如此,此法宝更添加其隐身功能,而那名神皇本就为杀手出身,利用此物作恶几十起,随后便消失不见,连带着降龙割也就此不见踪影!却不料今日里在此地出现,显然此人就首与剑隐皇大人密切相关!”

  自从刘君怀猜疑,剑隐皇极有可能为主宰身份,三位来自神界中人,也均改口以大人相称,不似刘君怀之前就将剑隐皇视同于教化师尊,早就做大人或前辈尊称。

  刘君怀微微笑道,“且不论此物是否为妖刀邪器,其凶吉所在均为何人所施展,若是将之作用在魔教身上,足可堪当正义神物!我看三位大人哪一位若是喜爱,不妨就此铭刻自身禁制,说不到某一日便可派上巨大用场!”

  向笛先生笑道,“那就由他二人商议吧!此物虽依旧被称作刀器,但其中法宝性质更贴切一些,作为奇兵突现,或是暗夜潜行殊为必要!”

  茂彦仙帝更无丝毫迟疑,拱手相让与安邦仙帝,安邦仙帝仙帝虽为卫道者神皇境地存在,但面对向笛先生这一具神将分身也极为尊重,毕竟向笛先生真身虽是守望者势力中人,但其身后有卫道者高层为他自家长辈,作为手下人,安邦仙帝对上峰直系后裔,还是需要足够重视。

  向笛先生却是摆手谢过茂彦仙帝,他一向被卫道者势力当做势力中智者培养,极少有亲临前线机会,再有几十年历练,他还是会回到卫道者势力中去,此次前来也只是他一具分身历练而已,降龙割于他作用并不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