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来自于神界精妙谋划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来自于神界精妙谋划

  下一页

  “降龙割实际上已算不得真正三大邪器之一,君怀手中即有上古三大凶器之嗜血三星!事在人为犹言境由心生,心态才是决定事由善恶之标准!一切遭遇皆是上天依自然予以不同之考验,即便上天有心成就于你,也要努力通过考验,向上天证明自己是否名至实归,而非强调此间过程何如。”

  向笛先生收起降龙割,看似漫不经心一句话,却是将茂彦仙帝二人再次惊到。

  仿佛犹豫了片刻,安邦仙帝忽然说道:“君怀,你可知三大凶器另外两件去处?”

  茂彦仙帝插言道:“安邦兄在卫道者组织中,便是负责信息搜集,一般由他讲来讯息,基本上有很高可信度!”

  心下不由得一阵紧张,刘君怀对于嗜血三星威力最是明了,能与之有相同位列的两件凶器,一直让他很是期待,仅是其中一件,便给他带来实力上成倍助力,原因就是恐惧之极绝望与压迫煞气,嗜魂夺魄、吸精噬髓即为三种至凶神器灭杀手段。

  见到刘君怀摇头,安邦仙帝才说道:“另两大凶器为噬魂枪与尾后针,其中尾后针便在神界某一处远古墓陵中封存,墓陵为妖族最大秘地鬼炎暗冥祖地,此时也正由妖族看护。

  “而噬魂枪则是被一名高僧大德镇压于清净寺三宝塔之下,神界清净寺为佛教势力中枢,那名高僧大德亦为清净寺当代主持之师,名曰诠济法师,已是无限接近于证道状态高僧!

  “无论哪一件,想要取之皆属不易!相比较而言,尾后针是吸精噬髓之噬髓蜂,与神器器灵混合体,一种半妖半器半寸锋芒衍生法宝,由此才令得妖族甚为厌恶此等凶器,便因无论噬髓蜂本族是否为邪恶,将颇有修得妖祖炼制法宝,而且还是至凶法器,着实为对妖族最大不敬!

  “但鬼炎暗冥祖地虽为妖族妖气汲取圣地,也同样为地狱变相频发之地!地狱变相即为生灵堕入地狱受种种罪报之真相,堕此罪犯多是违伦常、乱法纪、造业无数、至死不悔之恶徒,如在阳间,欺骗大众玩弄法纪导致灾难,或利用权位,巧取豪夺,吸民膏脂;或符咒惑人,谋人财产;或拐诱少年次,逼良为娼;或组恶质帮派,走私贩毒,鱼肉乡民者。

  “因此,那处秘地常有地狱变相幻生,其中不信因果、毁谤圣道,焚经典、烧圣像,玷污僧尼、或淫或杀相关景象、图腾,不定时在秘地各处显化!尾后针却是能够将甚多无间地狱般手段狠毒残酷变相震慑,故而将尾后针获取几无可能!”

  安邦仙帝深喘一口气,倏然停止描述,脸色颇为谨慎,似乎他口中所讲诸般恶相,皆在他眼前一一呈现。

  茂彦仙帝一旁接道,“较之噬魂枪则有一线索取希望!虽然神界佛教与玄羽旗势力交往不甚密切,但却也能够保证不再人、妖、魔三族间过多参与,但诠济法师其人,却是与天罡殿现任大殿主和泽神帝有极深私交!

  “和泽神帝亦为半圣之体,他身后因有三位同样半圣境地师门长辈,才具有统领玄羽旗之外最大势力能力!诠济法师便是与他三位师门长辈有极深渊源,虽然三位半圣已有千年不曾与神界露面,但通过和泽神帝,诠济法师与那三位大能才偶有牵绊!

  “我等知你与天罡殿有直接联系,而令两件至凶之物在你手中最是妥当,即使派不上更多用场,至少能保证两种物件不会落入他人之手!上古凶器存在,于一名半圣来讲也是极为忌惮,近万年来,也多有人将主意打在两件凶器身上,所幸迄今为止,两方势力保护还算得周全。

  “但是,能够为我卫道者势力同样视为心头大患之物,始终不能确保其最终去处,总是不能令我方势力谨情松缓!今日里闻得你手中有嗜血三星存在,至少说明你自身有克制之法,而且命理尊贵,天命担责也有多方验实,我想安邦兄之意,有心将这个重任交由你手!”

  此时安邦仙帝好像心境有所恢复,他接言道:“当然因此事过于重大,我心内一时情急所虑,尚需上峰予以授命,但你最好提早做好心理准备,在我看来此项建议应该能够达到允许!”

  向笛先生向刘君怀微微笑道,“君怀,这可是件好差事!无论那两件凶器是否落于你手,既然卫道者势力向你开口,自然便会有一系列助力提供,首先会有可压制此等阴邪恶毒秽极圣器来到,再就是自有来往神界各处秘境手段。

  “而且妖族与清净寺两方势力中可靠之人,也必定会一一向你相介,就此归属你来指令也有甚大可能,要知道这些人族妖族,可是具有至少神皇修为者,你刚刚飞升神界,手下便有自己势力,可是一个巨大助力了!”

  刘君怀心中暗喜,虽然自己已被玄羽旗与天罡殿所看重,但尚不能公然在神界行走,自己修为实力有所不达为其一,被神界数不清大能刻意关注可不是件好事情。

  再者,他身入神界,大有会被两方势力,当做搅动一方风云变动搅局者之可能,即使他飞升后具有远远高于神兵巅峰实力,在无尽神将神皇面前,也不足以保证全身而退。

  他身边有属于自己暗中力量,无论自身安全,还是敌情打探或隐情获得,均是个关键保证。

  刘君怀可不认为,有玄羽旗与天罡殿良好关系存在,便可保得飞升神界一帆风顺,在自己境界实力未曾提升之前,并不会得到两方势力下层神人无条件认可。

  而且自己修复了仙神两界通道,势必会无限激怒那些施为之人,如同自己飞升仙界时立遭重围之举,并非未有可能。

  虽然他自己能够借助两界通道修复行为,不通过飞升祥云而直接临至神界,但神界那一处神秘通道位置,同样在各个势力严重关注之内。

  此时他能够隐约断定,不仅两界通道修复需要进入那一条秘密通道,进入神界也极有可能需要在另一端实现,无论自己隐身能力再是强大,在神皇面前也将无所遁形。

  纵是有圣器遮掩自身气息,但通道开启时的气流紊乱波动,却是怎地也不能屏蔽,这也许是他乍一在神界出现,首个直接面对危机。

  相比在安邦仙帝口中恐怖之极鬼炎暗冥所在,他并未有多少畏惧,一是因为他对于那里所幻化地狱变相,你并没有直接感知。

  再就是此等狠毒之极景象显化,不会对妖族祖地有太多实际伤害,不然那处秘地早就不存在了。

  而且他掌握两种纯阳性质真言法术,更有妙法之树这般数万年佛家传承秘藏,它生于直心地,信种慈悲根,具有极高深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诸般度化特效。

  所衍生心术妙音,更是彼佛寿量佛心善音,以道德之力做为秉持,其音广发之际,与自然相和,与无量光色交汇,为万端邪魔秽气天敌,乃是堵塞六道之门,超脱六道轮回,往生净土而证菩提最直接教化度量梵音。

  这数等佛家精髓加持之下,所绽放佛光普照更为普度之光,光芒当中蕴含着无尽仁慈,施舍,仁义等种种善念,汇聚成禅光来度化亡魂正是适合。

  之所以有地狱变相生得,便是那些罪恶灵魂所招致地狱果报,善因善果、恶因恶报事实真相,在其间有最实质显露。

  而刘君怀所身居多番手段,即为亲近善知进德修业,速离恶知邪行众善奉行引教,更具有度化亡魂离苦得乐,超度它们脱离三恶道苦难最实效方式,甚至就此将地狱变相完全驱离至地狱之中,也并非妄言!

  所以,在旁人看来最艰难之事,与他来讲却是简单许多,他相信譬如妙法之树此等佛家传承秘藏,即使佛教中高僧大德也不见得拥有,他们之所以拥有此时极高德行,便是通过修炼心性而得行事通神变说法如平常之法。

  那等善德,澄千百年传法一生清净甚是适合,但对于了尽生死,道安飘萍传灯还尚有巨大不达,只有以佛之秉义证道成圣之人,方可有度化轮回之能。

  而刘君怀所持有数番佛家精髓,却是深谙三世因果之极高深佛义深邃,亦为更有效外力加持圣物,自然对于某些特定普度善行有神奇效果。

  若是他能够借助于此,来帮助妖族就此摒除地狱变相侵扰,换取那一件极致凶器,就存在着巨大可能性,相比自那位无尽仁慈善念秉持己身之诠济法师,自然更具有实际效果。

  诠济法师能够被称之为高僧大德,自不愿将天地间至恶凶嚣之物放任与世间,不能讲他与刘君怀之间孰是孰非,毕竟所奉行道法理念不同,所行善事善举也均有巨大差异,道家以恶抑恶之理念,当然不会被佛教中人所能认同,即使抑恶扬善目的相同。

  他心中已有极大信心把持,旁人却是不知他身具何等克制玄奇,毕竟纵是有卫道者势力相关助力,但神界对于两件凶器之争一向重视,刘君怀将来所面对潜在危机,并不亚于凶器所带来直接伤害。

  向笛先生此刻便是讲道:“莫要以为你身后有众多依仗,便可就此高枕无忧!玄羽旗与天罡殿再是强大,也不足以震慑到神界九处神域角角落落!单是九处神域九位域主,也仅是有六位身属两方势力,其他三位域主则是隶属其他势力。

  “而且神域域主多为神皇境界,并非神界顶端实力者,他们仅仅是各个势力所推举出来代言人而已!而某些势力里,神帝初中期境界者,也仅为南征北战执行者,更多隐身其后存在,才是影响到两界通道之人。

  “正是这些至少神帝后期者,才是真正对那两件至顽凶戾神器觊觎之人。由此可见,一旦知晓你便是最终执有者,即便是有玄羽旗与天罡殿公然相护与你,也只是令那些公开抢夺转变为私密行举罢了,你所要面对危机更甚。

  “因此你飞升神界之时,亦为掩藏真实身份之际,不单单是容貌上改变,你那万象之名也要从此幻作传说中存在,万象称谓只会成为那些暗中势力争相围剿目标,你以后出现只能以刘君怀之名出现。

  “虽然在仙界,你刘君怀之名与天道所赐万象名讳相连,有众多知晓之人,但有多方势力暗中策划,万象其人只会被当做另一存在出现!毕竟目前神界并无知晓,即使百年内此间仙域飞升之人,均会被刻意控制,目前仙界也仅有十几名半神而已。

  “而且在接下来近十年时间里,圣光社也会可以将万象之名移作他人身上,而此人就由卫道者所派来另两人中挑选!而你刘君怀之名却是不能隐迹,因为刘君怀修复两界通道已是广为人知,就此而招引某些势力关注,也是玄羽旗以及卫道者所乐意之事!

  “刘君怀身份所带给仙帝联盟直接损失显而易见,自是由其通过某种渠道传至神界相关势力!因你而生得极度憎恨也为玄羽旗打击目标,由你来牵引敌方视线殊为必要!自今日起,万象之名便由另一人使用,进入神界由他来同玄羽旗做直接交往,包括你在天残岛相关作为,也均有那人来替代。”

  如此长篇大论,听得刘君怀略有恍惚,心内更是疑惑重重,他不由出声打断道:“我那万象之名的确是少有人知,但如何解决飞升神界一事?既然从此刘君怀与万象分作两人,总要令神界某些人知晓有二人飞升才是!”

  向笛先生笑道:“你且慢急躁,且听我来慢慢到来!两界通道修复后,你需要暂时在那条密道中留滞几日,便是利用这几日时间,所替代你之人会自正常仙域飞升,你身处通道与飞升之地并非同一位置!

  “那处通道神界入口处,此刻并非只有玄羽旗一方势力在监控,你自那处位置出现,极有可能会陷入敌人所布置禁锢之中!而替代你之人出现,会将他们视线移作他处,你便由那一线缝隙出现之时进入神界!

  “虽然神界飞升之地同样有敌迹隐藏,但那处位置相对公开,极易实际掌控神界之玄羽旗安排接应!但你所要进入之通道处,为一险绝峡谷夹缝当中,周边复杂地势早为敌方势力所设禁制封禁,为不令他们有所察觉,那处通道入口禁制,玄羽旗并未真正触及!

  “但禁制存在只是单向设置,由通道内外出者则不受禁制袭扰。正因为那些九级仙阵级别禁制存在,才未有更多敌方中人潜伏左近,你只需施展自身最强大隐身手段便是,那处位置在另一人飞升消息传至,便会有相关势力蜂拥过去,便将那处峡谷夹缝暂时忽略。

  “即使只是极短时间间隙,便可令敌人来不及开启禁制双向封禁,双向开启对于那处通道眼神有极大隐患,只有确定通道有人迹出现,才会令他们甘于暴露声迹,来加以阻止!

  “由此而看出,那名替代你之人有巨大作用,不仅确保你身入神界安全问题,因此分出一部分势力,对你今日神界走动也有极大帮助!而且,不影响你初入神界,正式投往天罡殿后,有一段相对稳定修炼时间。

  “由你二人间相互配合,最终会起到决定局势转变之关键,便是你身晋神皇境界之际,因那人真实身份即为神皇中期。此间过程,两件凶器获取可能,也以万象身份出面,虽然行事为你一人,但需你以万象身份出现而已。

  “你在天残岛所佩戴面具,便是今后那人所利用之物,他会在初入神界后频繁使用,而你可正大光明出现在天罡殿势力范围之内,具体何如日后再做详细商议!”

  刘君怀直到此时才意识到,两种身份存在之必要性,不仅有保护他本人安危之用,也将敌方带入一种感知错乱状态,即使有某些人怀有疑虑,他相信玄羽旗方面也会有刻意安排。

  而且此等潜在威胁初时并不彰显,也只有真正挑起神界秩序巨大生变之时,这一步棋才会有更直接作用,刘君怀此时虽然只是隐隐觉得,但玄羽旗与卫道者布局眼界之深远,实在是高深精妙。

  他知道刘君怀与万象两者间有密切交往,这一点并不刻意遮掩,初始也许会有某些弊端存在,却是对未来战局有关键作用,只是具体到何种承上启下效用,以他目前认知尚不足以了悟,但他镜像世界内那种一切悉见感知,此时却带给他极为模糊预见察识。

  安邦与茂彦二人,却是如同刘君怀一般首次听闻,也不禁为如此精妙想法而震撼,他们虽不尽知刘君怀之前所行各项举动,也对他身上诸多手段未有详知,真个神界也只有向笛先生,通过圣光社才有更加细致了解。

  这一步关键步骤,便是刘君怀大婚之念升起之前,向笛先生曾经有一段时间在仙界消失,便是与守望者、卫道者势力做过接触,而他这具分身不需要亲自前往,那短短两月时间,也容不得他于神界之间做个来回。

  这便是他此具分身巨大作用了,他只需去往仙界某一守望者势力隐身之地,即可与自己真身有血脉感知,再由真身与卫道者高层及时商议,才有此刻一系列战略理念生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