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仙界修炼态度问题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仙界修炼态度问题

  刘君怀识海内,有如宽广厚野辽阔感知升腾,更有古老字里纹路像是风云迭起,尽蕴于沧桑幽远意境当中。

  他眉宇间,未见丝毫气息变幻,而是淡漠久滞凝睛,仿佛这世间所有一切,都不值得去关注,眼神眺望远方,好像只有那虚无缥缈之处,才是他命理归宿一般。

  良久一股神智通明于识海内泛起,袭来之势仿佛沉睡千万年倏醒,诸般感知就这般跨越无尽岁月而来,愈加朴实心态也自一片和谐天地中醒转,周身栖隐浓郁而纯正自然气息,两眸徒睁,似有五色神光闪现即消。

  他倏然躬身开口道:“纵使摆脱天道自然枷锢,也难逃脱那环宇浩荡,千重劫,亘古匆匆,适者生存为生存之必然,本心缺失由此丧失秉持与操守,方是与天道相悖之举。

  安邦与茂彦二人神情颇为呆滞,在他们看来,向笛先生一番论述无非是善语良念,却怎地与天道理念有这诸多牵附,但见刘君怀一副蘧然警觉神态,显然对于道义感悟又有获得,莫非自己二人不能旷以玄览先生口中深意,岂不是与道蕴悟会相去之愈远?

  向笛先生此刻缓缓点头,他真正修为虽然尚不如安邦、茂彦二人,但年岁上极大差距,却未影响天地感悟颇深,他长篇大论其中喻念,便是要提醒刘君怀不必纠结于微宏对错,实乃在刻意提醒本心把持。

  却不料刘君怀能够举一而反三,闻一而知十,迅疾在其中捕捉到更深层自然感知,可见其对于天地理解用功之深,穷理之熟,方有融会贯通于刹那间生成,应劫者身份果然存在着诸般天意垂衍持身,天赋异禀切实出人所料。

  他很是欣慰道:“你能如此触类旁通,通敏兼人,着实令我眼前生光!天地间诸般事物根源皆万古,万古寓意丰富,既有长久不衰深浸,亦有穷测微言无穷尽,能自隐微不显之委婉中觅得深晓,足见你已于无形大道中窥出一线天机。

  “既使并无完全参悟,你天资出色,气运惊人之处,也可知毅力与智慧同样兼而有之!圣光社对于你之妖孽论断果然属实,鉴于应劫之人如此天份持有,想必所有寻道理念与你相通之人,无疑心中再无揣测!”

  刘君怀笑笑摇摇头,“其实只有在特定形势局面之下,才能有相应修行理念更多悟得。之所以无数前辈高人无所成就,只不过是生不逢时而已,天机显化与道义玄奇演变均存在不同运关推机。

  “一线天机,万古永存亦或是乍现即逝,与天意感念适时流转密切相关,此时彼刻,各有相异,便如同我命理上所谓天意垂衍,无非是应时而生罢了,与运俱行实乃身责而非气运当头。

  “正如先生所讲,应劫者命运已是事先设定,无论逆天特权还是劫数磨难,无非是应该显现事物。顺应势方是时之运乃是天意,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大势所趋,此时便与先生所言尽人事,知天命不谋而合。

  “实际上,未有逆天特权者如先生这般,能有如此先知深悟,才是神界幸甚之事。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可是明义至理。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岂是某一个人所能全然掌控!

  “据我所知,应劫者也并非仅有一人,也只有更多影响力积日累久,方有那一线生机显化,其中玄秘又有几人可了悟于胸?所谓功者,若非未有数番凝集,万机之微岂会如此彰显如在庭?”

  向笛先生笑道,“难得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之胸襟,益谦亏盈高德显然早有明悟,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但如今,天道沉积世间诸般恶行已至劳佚不时,以致天地元气弊亏,末法末劫随之招引,你日后行事却是要愈加小心,才不枉天命所衍垂!”

  刘君怀点头,“此为必行之事,亦为道义之牵致,也只有万端谨行思举,其后才可无殃!”

  安邦显然也自两者间交谈,悟出其中隐晦,他笑道:“你二人这般禅机妙语,却是带给我与茂彦兄弟一种恍惚感,若非深知言谈前后所涉,误以为谈禅说法也是必然!”

  茂彦仙帝与其相望一眼,却是叹道,“不能将之以资解颐,详加解读,旁人自是苟悟其趣,难苟悟其中妙处,想我神皇中期境界,竟是经过颇久盘折,才得以触机领悟,这一点我等二人是颇有不如!”

  向笛先生神情甚为庄重道:“生命中许多感知可遇不可求,刻意强求得不到,而不曾被期待存在,往往会不期而至。因此,要拥有一颗安闲自在之心,一切随缘,顺其自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可有所悟得。

  “两位大人,我此言并无半点教化之事!与君怀一席直言,同样有颇多获得,一位真正强大之人,不会把太多心思花在猜测与亲附别人上面,所谓人脉资源,都只是寻道路上衍生品而已。

  “最重要之事便是提高自身修为,只有自己修炼好,才会有别人来亲附。自己是梧桐,凤凰才会来栖;自己是大海,百川才会来归。只有自身到得那个层次,才会有相应资源,而不是倒过来。

  “而这种猜测与亲附,也与修炼资源获取等若,但将事物本质与非本质颠倒过来,内息精炼才是境界晋级之本,过多依仗外力与修行本质偏殊。而且,那等获取手段,极易令所施行方式失控,心态改变,修炼环境也会跟着改变,这就是君怀口中所言相应修行理念!”

  刘君怀说道,“佛为心,道为骨,修为为表;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与修行。三千年道行,绕不开功名利禄四字,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而事物根本性质与固有属性相对稳定,正如天气变化多变易逝,个别、片面异象显化,是属于天地自然所衍生。

  “污泥可长出莲瓣,寒门可培养孝子;洪炉可锻炼钢铁,困境可成就伟人;苦涩可蕴酿甘甜,烦恼可转为菩提。本末相顺,终始相应,道蕴悟会既与道行紧密相连,亦为心神与天地自然间中枢承连,无论梧桐还是大海,本心决定操守,方是一生秉持!”

  茂彦仙帝若有所思道,“水深则流缓,人贵则语迟,并非世故之语。佛家云,凡众生相,皆为我相;凡所有相,皆为虚妄。直指人心,见性成道才是正解!多交流果然受益良多,道行深浅与年龄也无甚大关联!”

  刘君怀道,“自飞升以来,我发现仙界有个奇异现象,好像并不太注重道理授受!修真界万象宗每三日便有一次讲道汇集,那一刻除了闭关之人,皆不会放过此等机会,莫非与仙域间距离过于广阔有关?”

  向笛先生摇头乐道:“这便是意识上缺憾了,神界便对此等受教相当关注,距离并不是问题,我想是因为两界通道原因!仙人飞升几率化为乌有,自然进取之心会有极大影响,随着此等消息心态延伸数万年,形成现今局面也是无奈!”

  刘君怀早就有将炼心岛依法炮制之心,他在修真界之时,不仅万象宗众门人获益良多,对于高阶修士拉拢也极为便利。

  只是他一向少在下界出现,一次往返就需要耗费数月时日,这一次又赶上与夫人们久别重逢,还未有多少闲暇考虑此事。

  今日里一番交谈,也瞬间激活之前念想,他已打定主意,返回之后就力主推行此事,旁人并不似自己这般,可瞬间进入天一合一状态,那等感悟提升需要无数次沉浸其中,方可有所通达。

  两界通道开启在即,却是未有多少人只会其中玄秘,他需要使得万象宗首先引领仙界风尚,由此而带动整个仙界疲沓修炼态度,才不会在飞升重新开启后措手不及。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