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星晖仙帝其人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星晖仙帝其人

  半柱香之后,地动山摇撼动之感渐渐消失,天际雷电势态不见,天昏地暗依旧如无尽阴云滚压,不时有残余爆裂一两声,零零盘旋在虚空,与光线暗淡中久久回荡,一缕缕零散光焰徐丽无力缭绕散落,仿佛女人眼角怨泪垂滑。

  阴云般昏沉极处,有一角艳阳余辉绽露,在如此凄绝景象里彰显得格外猩红刺眼,迸散而出数道光辉好似锋利之剑,仿似要刺穿人心腑。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火灼之气,也夹杂着浩荡罡气,肆无忌惮在周围狂舞着,想噬灭一切想要靠近生灵,有仿若死神召唤杂音刺啦啦漫天回荡。

  汩汩毁灭般气息从四面八方急速汇聚,勾勒出一片神秘而阴森区域,可怕威压恍如横扫虚空,骇人气势冲天遍地!

  太歙谷与周围数座高耸巨峰早已不见踪影,方圆数千万里均被波及,祸累不復疮痍遍布各处,不迹畚轢[错]小说┗晖从谟内ぃ涣舻冒倏浊Т辉诓菁?br/>

  摧枯拉朽侵削,轻而易举摧毁范围内一切,形容枯槁,满目犁黑,萎靡枯黄铺天盖地,只有与众人相隔不远处,偶有尸骸横亘于干壑涸辙当中。

  远处有数千道身影,自一处极深低凹出渐现,便有几道身影自刘君怀身边呼啸而过,几十息间便与那些身影相会,不多时便引领着众人来至。

  掠去之人来到君昊仙帝说道:“这些中人多数为几方势力遣派之人,为的就是监控遣散就近人等,爆烈之势过于突兀,他们拼了命般奔逃,也有两成倍波及身陨,好在他们为最后一批仙人队伍,更多均处在千里之外!”

  君昊仙帝正欲张口,忽见刘君怀身影咻的一声没入没入人群,再次显现,只手各拎一人,扑通两声坠响,刘君怀向君昊仙帝拱手回道:“正是此二人通风报信,才使得轰爆之势提早开启,数百名性命便是毁自他二人之手!”

  见众人眼神中皆有疑虑,刘君怀接着道:“我有读心术读取二人心念,与他们一同归属仙帝联盟之人,均已身死道消,将此二人一审便知!”

  立时有仙人前去将二人拍醒,破去其丹田之气,神念探入仅仅片刻,便抬首遥向君昊仙帝微微颌首。

  君昊仙帝未曾怒极,但面色亦是凝重不堪:“将二人拿下细细盘问!”

  说罢,面朝刘君怀挑起大指:“你小子身上稀奇古怪手段层出不穷,但此术却是需要贡献出来,早知有此等神奇法术,之前天道盟也少费些周折!”

  刘君怀微微笑道:“此术衍自上古千灵术,乃是正宗千灵术其中几种变幻法术演化,只有某一纯正血脉才有资格修行,我也是在进入仙帝后期时修得!不过万象宗飞升之人中有祖传之人,名为蓝盔十九,却是早被天海府给拉拢过去,师伯一问便知!”

  蓝盔十九为修真界蓝氏家族后裔,家族上古千灵术中所衍化屏蔽术,仅为初级神通显化,这读心术却是需要神念有高深法则悟得,才可由此踏入门径,刘君怀也的确是在天残岛之内才堪堪修得小成。

  安邦仙帝却是轻咦出声,旋即传音给刘君怀:“蓝氏家族?神界也有修习千灵术家族势力,也为蓝氏姓氏,这个家族却是与雷门仿佛有些渊源,我也是偶然间自资料得知,具体内情,浦和神皇应该有更多获知!”

  刘君怀心下一喜,蓝盔十九曾言道上古千灵术传自家族飞升之人,看来此术出处确实属于仙界中物,能流传至神界,说明上古千灵术真正来由的确为上古时期诸神香火遗留,岂不表明上古千灵术,即为无限接近天道存在的神通秘术传承?

  他略一点头,也就不再纠结此事,因为远处又有数千道身影渐显,刘君怀神念探过道:“师伯,那些仙人也多为我方势力,看来仅有数百名仙人被波及到,此次提前启动势态,应该不会有再大折损!”

  天道轩掌门正初仙帝摆手笑道,“即是再行伤及万人,你当时行为也属于正当之举,这一次可是有两万名仙帝联盟成员被焚之一空,可惜散落在外参与却是不好寻其身迹了!”

  刘君怀挥手取出那名六盟主,笑道:“此人在半年前三十三重天一战,身负重创,至今也未曾有半点回转迹象!但此人便是仙帝联盟,与外界盟交接洽之人,其中有一位刚刚进阶半神境界者,也仅有他一人识得!”

  众人面色大惊,此人存在意义实在是过于重大,将之救活便成为最为关键之处。

  梵阳仙帝疾步上前,细细探寻一遍,便挥手将之收入某一空间,急急向君昊仙帝说道:“我这就组织人手对他进行抢救,还请君昊兄与在场这些位老哥征求几位医术精湛之人!”

  见君昊仙帝面色惊喜的点头不已,他便向众人遥拱告辞,转身遁入虚空不见。

  正初仙帝上前拍拍刘君怀肩头,喜悦非常:“君怀,你心思之缜密。令得我等老人家羞愧之极,没想到你胸中早有详尽谋略,这一手却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刘君怀笑道,“那里是没有思虑周全,而是太歙谷内步步杀机,环境险恶,实在是不会有此等嫌隙顾及抓捕!我也是偶然间听闻,刚刚进入之时,所有仙帝联盟高层均聚集一地商讨太歙谷内突发变故,却是将此人忽略了!”

  无妄谷谷主星晖仙帝乐道,“还是你那骚扰战术得当,不然不会有这般恰巧之事!谷底处火药遍及,不能生出半点冲突波动,你这一行也是近似行如刀锋之上,险急万分!”

  茂彦仙帝点头应和,“君怀找向我等三人,本来也有心跟随前往,但经他详细解读,也确知山谷内极度紧张氛围,那是我还出言埋怨他之前画蛇添足之举,若是将仙帝联盟中人惊醒,却是会立时激起天罗地网之势!”

  向笛先生髯须轻笑,“未料得此举反倒成为至为关键一步妙棋,虽是险极,却是胜在出其不意!”

  君昊仙帝神情很是轻松,如此一来,那名六盟主擒获一事,便等于为此次行动画上最为圆满符号,压抑在仙界仙人心头数万年势力,在他这一任上就此再无翻身之日,又怎能不令他感慨非常。

  他笑道:“几位前辈我极是赞同,君怀沈谋研虑之能远在我等众人之上,虽然与他自身修为也密切相关,但我想换做同等实力旁人,不见得有如此急中生巧灵性,也许这就是他为何被天道意志选定原因吧!”

  星晖仙帝很是赞同地道:“公候卿相在其中,天命之格方有逍遥福隆气息显化!既然君怀命理由上天来注定,上天意志便决定他进退得当、扬长避短与收放自如,也注定各式遭遇之丰满深厚、沉静大气中光亮与从容,千万年才会出现一次天命之格显化,也的确彰显非同凡响之相!”

  “哦?”茂彦仙帝一脸惊异,“星晖谷主对天相也有所深研?”

  君昊仙帝一旁解释道,“无妄谷本就对谶纬之术有极深传承,想当年为确定君怀真实身份,圣光社便是最先征求过星晖谷主之推演,谷主更是不惜损耗一滴精血施以天相查算,足足十年光景才堪堪恢复修为!”

  刘君怀忙向星晖仙帝深深施以一礼,他从未自任何人口中听闻此事,足以见得身旁数位仙界大能,均确实将一生秉执注入至道理当中,并不介意旁人知晓与否各人所做之事,此等大义浩荡、至理信奉之人,却是自己没有做到之事。

  他不由得感叹道:“天象变化虽是由人之善恶所引起,但其中人间祸福预兆之彰显探知,却是需要一生承载天地至理衍化演化真谛,并与天道人事相互有所感应之人方可达成,而其人生性秉执却要有永固奉行之心,也不是随便某一人可能做到!

  “我未想到,星晖大人曾经因为我,而做出此等伤及本源可能险事,实在是愚笨感滞之极!这厢里还请星晖大人原谅则个,确实是小子我感识过乎粗劣,竟是未曾知晓背后还有着许多人为我而伤筋损精,耗费心血!”

  向笛先生笑道,“君怀,星晖谷主此举固是可敬可叹,但也需看所针对之人,是否有此天机一缕隐现!星晖谷主既然对谶纬之术有极深传承,所推演方式定然根据你身所衍事物或天象,衍化为图形加以表现,要比术神问卜天机更具体与实质化。

  “由此而得来一缕天机显露,也必定更显其中玄奥与清晰,乃是由预言与神意字符反复围绕以成经纬,所衍生出图谶表现推而论之!因此,你为天神之子降临迹象才愈加明显。

  “你一出生就承载天地至理之衍生与演化,相关天道与人事所引起天象变化,由你而生出人间祸福预兆,而你就是这预兆发现之人,不久之将来,也定然会是此等人间祸福掌控者。

  “修炼者追求的是天道,你所身担天理与命理便是天神轮回或转生来世,即为身居重大责任之人,所以你之修道不是为了改命,而是理解,彻悟,接受与升华,这就是你修炼神速最根本原因!”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