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僭窃之罪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僭窃之罪

  众人惊骇之处,便是在于此幅千机图之存在,说不得要比仙帝联盟存在还要久远,因为九天息壤来由,圣光社以及相关势力中人早有得知,刘君怀便是取自于修真界某一处上古残余秘境。

  千机图能够流落于修真界,本身便是极为诡异之事,而千机图所指方位隐藏之物,居然皆是与仙神两界通道修复问题直接相关,这是否昭示着天机气运,大势所趋?

  而且无论何等天象所化有迹可循,均是承天意以从事为最终结局,术神所能预料中事,显然即为两界未来或遂如人愿,或祸福相依之具体指向,千机图以及背后一切,定然为某一位具有通天彻地之能者所刻意引导。

  星晖仙帝颤声问道:“君怀,你可否将千机图出现前后事宜一一表述?”

  刘君怀于是便将其中来龙去脉详尽阐述,星晖仙帝越听面色越是红润,显然已是气血有所喷涌,情绪一时过度激奋所致。

  他深深舒缓一口气,才缓缓张口讲道:“千机图内中缘由,牵引你故地重游,由此而生得这般神物获取,的确是天机垂衍,大势未来所趋之事实际显化!这么讲吧,此幅千机图确实为术神所刻绘,而且此人与我所修谶纬之术密切相关!

  “因此位术神前辈身份着实隐秘,未得老人家相关势力相允,我自不能轻易将他相关信息表露,待得日后进入神界,自会亲行前往征寻,一旦有所授命,定当及时相告!”

  他手指千机图之上特殊标记道:“此等晦涩字符堆砌而成之物叫做谶语秘法,有一个个谶语符文构得。地图本身用通灵神樟灌入秘银制成,再将所推演出地形地貌以秘法灌注入地图之上,为道教上古流派诡占宗不传之秘。

  “真正谶纬术在神界也几近消失,每一位谶纬术中最极致修为者便称其为术神,因谶纬术预决未来之凶吉实在是骇人听闻,以至于甚多居心不良之辈,常假借天象或神意为某种目来制造世间舆论,蛊惑人心,谶纬术便从此背负恶名,为其他道教传统势力所打压。

  “因此方是远古谶纬术文献湮久难考之根本原因,使得谶语秘法从此破落流失,诡占宗也就此遁入隐门不见踪影,真正谶纬术因而被封印为不传之秘。但数万年间仍有一名术神成就,不过达成术神成就,却是被天道所记录,便因术神本身造诣,极大造成天机泄露。

  “无端揭露天机被就是逆天行事之举,术神般存在就等同于真龙一族气息被天道所排斥,一旦天道感知有所反应,便会降下天罚施以惩治,这就是术神不能公然现身之因。”

  他指点着手中天机图,面露一丝倨傲神色,缓声接着道:“此幅千机图应该便是术神大人一线天机指向之物,由君怀所获得二物推论,必定与那现身两界通道问题密切相关!

  “继而可推断出,术神大人天机演化中,已然预示来自上天之启示,此图便仿如代表天机窥

  (本章未完,请翻页)测神意之天书,由此而引点出所推演天机之预示。在我看来,此等天机所指远非两界通道修复范围。

  “诸位细想,天钧神泥与九天息壤皆为修复通道之用,仙帝联盟所行之事便是相关阻止举措,而寻找千机图即为那般险恶用心之具体施为;千机图刻绘着为神界中人,仙帝联盟获知千机图来源也定然来自于神界,因此仙帝联盟身后,必有神界某一方势力来扶持。

  “而两界通道被封印,只有神界势力才能达成,所以此方势力即为仙帝联盟身后依仗;再者,两界通道被封印,被深度怀疑为神界某一势力私心所致,其目的便是在天地大劫降临之际,不至于为仙界所连累,单独神界一隅也好便于做出防范。

  “由经君怀所带来修真界以及仙界相关事宜推论,此等猜测已呈现实成立!虽然此等举措实属无知妄作行事,末法时代之降临,乃是天道倾毁崩塌之巨势,诱因来自于人心不正道德败坏,佛法道义失灵,各种魔化的现象此起彼伏,又哪里是偏安一隅所能躲避?这一点可由向笛先生来详尽解读!”

  向笛先生点点头,深以为然语气果决:“末法时代众生相,已经渐渐失去对道之追求中那种纯粹与超脱,期间或有逆流而上者如诸般护法善神,不惜以一世苦修化作神力来填补那种道义缺失,对天道倾毁崩塌之势仍不得有半点影响。

  “犹可见,只有应运而生应劫者,方能自根源处解决魔化现象与道义缺失,这也是为何天命所认定之人,均来自于最底层修真界原因!试图借助于两界通道封印,将自身偏安于一隅之举,无异于神界大能们封印各自圣人道场,进入至封山之境,来减少消耗以望能够渡过此劫。

  “此二者均有掩耳盗铃之嫌,就算此类封印道场举措可暂时躲过末法劫数,但他们修为都将一点一滴地被抽走,最终还是不能渡过大劫为必然之事,毕竟道场或某种**空间不同于世界自然世界,只有一方世界道德相对净化,才能有效拖延天地大劫降临。

  “而两界通道被封印,不仅对未来之势毫无帮助,却是完全置仙界于水深火热,飞升之念断绝,直接可导致道心不固甚至沦丧,将神界一方有所控,不仅对大劫降临毫无益处,相反却阻碍仙界道德进化,此等势力不为万恶奸邪又为何物?”

  星晖仙帝接到向笛先生眼神示意续道:“由此而来,千机图之出现,讲它为惊天憾事恕不为过!因此再生出君怀之前所言,追溯一切发生根源,与仙神两界未来有无上维弘之必要性!

  “在君怀看来,寻得那位术神,即为解决两界将要面临劫难另一路径,术神既能推演出万恶之根源,必然会有相关应对举措成熟于胸,不加以提前施为,或许与术神不能公然露面有极大关系。

  “但以刘君怀此等应劫者身份来具体应对,反倒会有天道一线生机所加持,君怀此人小小年纪,能够从中推衍出关键核心,不能不令老朽深感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如,这也表示我等竭心倾力辅助之举完全正确!”

  安邦仙帝手掌猛拍大腿应和:“果然如此!若是讲仙神两界之现状,与未来天地大劫降临之推断,最是了然者无外乎我等守望者与卫道者势力,必定我们一世所固守便是保得一方世界之安危!

  “但即使如我等这般,能通过寻找一缕天道天威缝隙,相对自如来往于各界,即使有术神此等意识,也未有术神所推演天机气运具体走向。不怕众人耻笑,即使仙神两界封闭原因证据,也是来自于君怀所提供。

  “正如仙界圣光社一般,虽对于仙帝联盟之所以建立有相关怀疑,却是苦于找不出相应证据,如此探寻下来就是两万年过去。自从君怀将消息送达,才有了之后一系列应对打击施展!

  “方才我偶有一种念想,但此等犹若臆想般念想,却是不知该不该提起,提出之后会不会对君怀今后所行之事有影响,若因此而得某种僭窃之罪我心甘情愿,只要对于今后两届中时有所帮衬!”

  安邦仙帝本身为神皇层面,又为守望者势力中人,于守望者组织中又身担讯息筹集,由他心中所生出事由推衍,自然是非同小可。

  在场中人多为仙界仙人,在明知非同寻常情形之下,当然不敢自行决断,于是此时眼神均想着向笛先生注目望去。

  向笛先生垂首沉吟只是片刻,便抬头微笑道:“安邦兄但行讲出便是,此地闻听者皆为可信赖之人,不会有丝毫消息走露!”

  安邦仙帝摆手轻笑,“我倒非因为消息走露,完全是害怕对君怀未来行事有所主观臆断影响!”

  刘君怀也是笑道,“安邦前辈大可放心便是,你所言之事再是钩深致远,也只有我能力所达那一日方可理会!”

  安邦仙帝乐道,“此等猜念无关深奥,却是与玄奇沾点边框!以我心中猜疑,或许是此位术神,实乃某一位圣人境地者分身所化!我身入守望者势力数千年,对于天道其中威甚颇有了然,我之以为,没有哪一方势力或某一位圣人之下强者大能,能够置于天道威慑而不顾!

  “我之本意并非怀疑术神大人相关谶纬术推演法术显化,而仅是单独针对星晖谷主口中所言,术神般存在被天道所排斥之原因!除非术神大人永久置身于某种可遮掩天道感知禁制之下。

  “但只要他一经施展谶纬术推演天机,必定就会被天威感知锁定,那时候在有所遮掩已是不及。在任何禁制之下,均不会与天地完整沟通,此乃修炼中常识,因此我个人认为,术神存在,为某一圣人分身,所做推演,实际上为圣人真身于天道之上星域中所衍化出来!”

  现场除开刘君怀,众人皆是一副见鬼模样,安邦仙帝此番见解不仅突兀,而且着实令人匪夷所思,纵是修炼至此等层面,已见多了诸般稀奇古怪,圣人分身一词还是首次听闻。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