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恐石去而草复生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恐石去而草复生

  必定但凡证道入圣者,皆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超脱之人,这天、地、人三界,与金木水火土五行诸种有生有死以及不如意,跳出三界五行就是要脱离如此范围,不受这个范围约束,由此而自由自在,长生不老,身处永恒。

  即使圣人仅是一具分身临至,或是亲自干预三界中事,已是道义感知倒退之举,无异于圣人心中道义秉持,又沾染上凡俗之气,怎能再行于圣人界面存身?

  虽然众人心中疑惑声音不断,但也无一人怀疑安邦仙帝认知,神皇层面非仙人境界所能理解,即使低两个阶位神兵境地,在仙人眼中也是神一般存在。

  安邦仙帝境界如斯,又身居那等重位,众人心中疑惑也仅为个人认知不达缘故,他们却不知同样来自于神界的向笛先生、茂彦仙帝,也是感到安邦仙帝此言极不靠谱。

  小子我倒是认为,安邦大人此等猜测十分在理,也同样认为星晖前辈所言也是实情,但圣人境地者分身所化猜疑极有可能!

  “众所周知,天道亦为上天意志,寓意大自然运动刚强劲健与大地气势厚实和顺,相对应天地之间增厚美德,容载万物,天地合而万物生,四时行,试想此等包容万物存在,怎可容留被它所刻意记录孽业气息?

  “术神乃是揭露天机最彻底之人,有违天地自然运转之运势,乾坤两卦物象便是利用天机缝隙,谋求预示吉凶与大势走趋,便成为自然运转运势窃取行举。天道威严不可有丝毫亵渎,浩渺天威之下,感知此等极致窃取之举最是敏感,术神所推演行为,不可能于天道威严笼罩之下来进行。

  “由此而推论出,术神所做推演,定然是超越天道之上环境里,圣人具有无所不在之洞察万机之能,也不能排除术神推演亦为圣人刻意感知由来。如同仙神两界守望者与卫道者,甚至修真界守护者势力,同样为一方世界看护势力。

  “看护势力既然由圣人中主宰来主导,与实际干涉三界五行又有何二异?因此不能排除,会有其他圣人同时在关注我们所身处世界,而采取何等干预方式,却是不能为圣人界以及天道感知,必定圣人道势已被天地所记录,那等权限逾越之举,与道势有相悖之处!

  “前两次天地大劫,圣人界未必没有做出此等干涉之举,但圣人层面不能亲为,未能相行阻止只会出在具体实施人身上,既有可能便是方才所讲到应劫者!就像眼下局势类似之举,神界某些势力面对如此危难,选择明哲保身,这才令人类修士全面溃败。

  “但全面溃败原因,并非大劫临及下妖魔两道侵蚀原因,而是经年魔性久浸沉积,导致妖魔二族从此魔化,我曾经于一秘地,亲身接触到一位数万年前历经上次大劫人族分身残魂,她称呼神界仙帝为大帝。

  “闻听她所言,妖魔两道大肆进袭之际,漫天遍野已是魔化后黑雾肆虐,无孔不入之极,妖魔两道意志便是由此等魔化黑雾引导!黑雾为吞噬万物灭绝之气,生机消灭殆尽已是必然,由此可见,大劫所造成天崩地裂只是表象,魔化黑雾方是万物灭绝之原罪!

  “黑雾之所以被魔化,便是因为道德水准越来越低,各种魔化现象日积月累。五浊恶世从此形成,诸法不净,善恶夹杂之势日趋渐盛,人心越来越凶恶,道德越来越浅薄。正法、像法灭尽,末法时代众生知见不正,邪见增盛,不知修行善道,吞噬万物灭绝之气从此泛生。

  “应劫者不能自那道德沦丧之初便横加干预,纵是大劫普降时神界力量最是强大,也仅堪堪与妖魔两道为之一战!魔化黑雾沾染其中一缕,即使及时强行压制住,也可令自身不能动用一丝气血流转,生机被同时禁锢起来。

  “此等魔化黑雾不灭不绝,只有强行炼化唯一方式,试想在自身无一丝气血流转局面下,如何来行进那等强行炼化之举?但如此近乎无敌魔雾,依旧会被天道天地大收元之势所倾覆,面对天道威严,术神能够在它气息笼罩下,不被其所感知么?”

  众人均是沉寂不语,无疑刘君怀此番言论很是通俗易懂,他言外之意,即使有术神存在,那等可预示数万年后大势走向神术,绝非天道之下所窥知。

  此等逆天行举已是超越了天道般存在,那等图谶显化,几近等同于天机直接裸显垂衍,非圣人之下仙人所能达成。

  而天机图真正刻绘之人,极有可能为一具圣人分身所化,来借助于术神之口,将天机间接传达给应劫身担者。

  术神存在或许也切实存在,但那等极致品阶图谶刻绘,却非他一人之力所能做到,即使他不是圣人分身之体,至少此人曾得到过此类分身意念指引。

  星晖仙帝口中确凿肯定之语,也是来自于师门口口相传,术神其人自然不可能亲身所见,术神背后有何种助力也无从知晓,此时听闻刘君怀一一道来,也生不出多少反驳实据。

  刘君怀瞥见星晖仙帝面上,有甚微恍惚神色,向他笑道:“无论安邦大人与我如何猜测,术神之存在不容置疑,其所作至伟贡献也堪为不世之表!或许今次末法末劫,便会因为术神存在,更添相行阻止可能性,术神大人也不枉救世之主称谓!”

  星晖仙帝神色登时就松缓下来,他非是心底里对刘君怀、安邦仙帝所做猜测有所不满,而是二人所言极大摧毁他生命中视为无上崇高认知,刘君怀此等无碍术神至功伟业言语,才令他心中豁然醒觉。

  安邦仙帝面色凝重道:“我无意轻忽术神存在高尚意义,但我等所行之事干系过于庞然,讲之惊天憾地亦不为过。越是如此,越不能自此间生出稍甚差错,术神其人在神界也是忌讳存在,此间相关话题,半点也不能泄露出去,哪怕是在与神界相隔另一位面!”

  向笛先生努力平定下心神,“看似末法末劫似无法预见般遥远,亦非大德行之人所能轻言干预,实则正如君怀所讲,只有彻底将道德沦丧势态由根基处施加影响,才会令大劫之势有所延缓!

  “所以实际参与者,便是我等身入基层之人,莫要轻忽每一人其中所产生影响力,哪怕是一名邪恶势力中人铲除,也是切实存在功绩!只有千千万万我等样人联合起来,才会应和应劫者所引导出大势所趋,我等每一人皆是具有重大功德生出之人!”

  君昊仙帝点头附和,“劫就是时代,时代混乱,是由见解混乱、价值观混乱、理念混乱聚合体,万物生灵行为行举不再循规蹈矩,便是混乱之事由始。目的明确下来,仙界也要有相关契合条令颁出,仙帝联盟距离完全覆灭已是不远,仙界新秩序形成迫在眉睫。

  “在这里我谨代表圣光社、天道轩、无妄谷、天道盟四方势力表态,今后定将彻底打击邪恶势力从小做起,不会忽略任何一个细小痕迹,争取在最短时间里,将整个仙界导入一个崭新秩序当中!”

  向笛先生很是赞赏道:“要自仙界第一重天开始抓起,近几日迅速拿出具体实施方案,我会及时将此等措施汇报,以便今早在其他层面铺展开来!”

  来自于守护者势力消息,刘君怀所在修真界,现有秩序与之前相比已是极为改变,这一点他自其中所其作用毋庸置疑。

  向笛先生所在势力均有明确获知,他心下自然是心中已有所念及,此刻见君昊仙帝能深刻体悟到其中关键,可见仙界今后秩序也会有重大改良。

  一隅秩序完好自是无碍大局走向,接下来便是卫道者需要及时通汇其他辖下势力,才能保证此等良好势头,更大范围实施,方可与大势产生更巨大影响力。

  大势决定气运走向,气运伊始,便是各种际遇有迹可循,如何将此种有迹可循,自诸般无从猜测与不可理喻中解脱出来,方是承天意以从事良好开局。

  术神所能预料之事,即为未来大势具体指向,刘君怀也只有在大环境道德理念趋向好转之时,所付出种种作为才可有实际意义。

  能够亲眼见到大势气运有效果出现,刘君怀此时心下才有所欣慰,必定他所行之事意在生变引导,而非立见成效,君昊仙帝此刻所言所行,方是对他最大辅助。

  刘君怀身份存在,注定无尽劫数与磨难相随一生,在他终极任务完成之前,即使修炼速度与气运盖天,在所应之劫到来之前有足够能力应付敌势,但若非整体道行势态不见好转,也只是徒劳无益。

  为善而欲自高胜人,施恩而欲要名结好,修业而欲惊世骇俗,每一种尘世历练方式,或是欲达手段,均需要与天意相应合,但绝非刘君怀一人所能做到。

  也只有事境尘氛殆扫,有一处拔除不净,恐石去而草复生之相会瞬间形成,只有齐心协力之下百折不回之真心,才可有万变不穷之妙极道义遍及。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