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五方仙帝临至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五方仙帝临至

  可吞噬天地般煞气弥漫之势敛集,已是在半盏茶之后,令天地为之战栗浓郁煞气此际已消弭不见,漫天血色戾气中,吞噬之力已化作一道光华横亘,血意光华流转中,渐做一道凝视血线,瞬间遁入嗜血三星。

  那位永寿仙帝早被吞噬得渣滓也不剩一点,使得刘君怀直立在那里苦笑不已,以那人真实势力,也抵不过三招两式,本可成功将之擒获,却不料想那一抹魔气却是借机抢占此人魂魄。

  不得已施出嗜血三星,刘君怀也作出一副手段尽出,与之决一死战之势,却没料到那一抹尚未形成完整凝实魔气,正恰好十分畏惧嗜血三星血煞气芒。

  至少整个渡业山势力,会很快被魔性力量所统辖,一旦与海底深渊内躁动魔气进一步凝实,刘君怀意念中所出现末世情景到来,也是不远了!

  他虽然可惜未能读取永寿仙帝识海中信息,就此将之湮灭也足以接受,印德大师所留与他末世影像,实在是他可怕了。

  探识力探过洞穴,单层空间虽有十里广阔,地貌也极复杂,他依旧能够探得洞中隐秘,并未见此人有储藏秘地,倒是有一汪万年钟乳石液隐匿在极深处,虽仅有百滴之数,也不枉他有此一行。

  将洞内一切痕迹清理干净,刘君怀将渡业山上下探遍,迅速返回至第三十二重天。

  面见君昊仙帝,刘君怀将具体情形讲述渡业山余下百多人,足有六成体内有魔气留滞,不少于十人已被完全魔化,只是其人修为尚低,暂时还未表露出来罢了!

  “我建议将渡业山上整体清除,那处海底无底洞根本没法进入,详情诸位大人前去一观即可!将渡业山就此炸毁,以此尚不足将无底洞魔气来源就此封堵,只有动用万年秽气丸,才有一劳永逸效用!”

  现场所有人面色均是巨变,向笛三位神界来人也在此列,但仍有一少部分面露不忍之意。

  此次若是动及惊天爆烈之势,声势不会低于太歙谷,前日太歙谷所在仙域,意识造成数千万里地面塌陷,那方空际也紊乱不堪,未有数年恢复,数千万里范围不会有适于人迹生存机会。

  而且此次爆裂位置会引起襄玉海海潮风暴,滔天潮汐一旦成势,会有数倍威慑波及,渡业山就近仙人可提前撤离,但襄玉海内仙兽会有极大面积灭亡,具体数量会是骇人听闻。

  刘君怀不等有异议提出,便是两手自身前虚空圈化出数道神辉光华,无尽金光灿灿闪烁之处,一涟薄薄淡金色光幕铺展开来,渐成一道屏幕显现。

  光幕幻影流光绽放而开,关于印德大师所留末世影像,也旋即自那金意泛起之处徒显,滔天血光直冲云霄,天崩地裂一般景象倾落,洪水、地震、海啸、飓风、岩浆乱象四起,一个个空间漩涡破裂,凶煞无比波动散发开来。

  天空突然间裂开一道道巨大裂隙,浩瀚吸力里有着一种滔天般凶煞涌来,可怕凶煞风暴铺天盖地肆虐席卷升腾。

  吞噬魔雾漫天遍野,每一次蠕动,一切生机断绝,山峰顷刻间便是化为平地,大地上万丈深渊遍布,天际直接破碎道道巨大黑色裂缝,缝隙里吞噬魔雾源源不断生成。

  现场仙人们无一例外均呈惊骇欲绝之色,更有多人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由于恐怖心中一股气血直冲头,脑袋嗡嗡作响。

  喉舌也给恐怖干结住,心跳得像胸膛里容不下,只觉得漫身冷彻骨髓,全身筋骨都在搐动,牙齿间忍不住发出互相撞击声音,脸皮下面一条条隆起筋肉不断地抽搐着。

  光幕幻影未有声音显化,影像也是消失良久,现场众人依旧处于极度静寂当中,使得那种磕牙之音愈加彰显。

  君昊仙帝脸上也如窗户纸似地煞白,他缓缓开口道诸位也均见识到灭世大劫恐怖,若是神界闻之,将整个仙界就此覆灭也毫不足惜!此等灾难便是所有生灵之梦魇,大劫来至纵是齐天修为也是枉然!

  “画面历历在目,绝非恐惧时最具侵略性幻觉,此时有所怵惕尚不为迟,因一隅安危不忍之念,迎面将是无尽黑暗垂殁,再有天蒙宠异之恩护身也是枉然!是更践不毛之地籍于一隅,还是应招天地覆倾,诸位心中应是有了决断!”

  安邦仙帝口中惊骇之意依然君怀无数次用实际举措证实他所论断之事,此番景象即使古籍中也未曾有多少记载,诸位莫要忽略,影像里正面接触魔气之人,均为无数神皇神帝境地者。

  “君怀他神奇之处便是开拓旁人所不及认知,有此人存在,乃是仙神两界幸甚,天地间生灵幸甚,还有何犹豫念想?”

  梵阳仙帝说道,“惊见如此灭世景象,说不得便是我等之未来将要面对,此类画面一出,抵得过万语千言!大统领,你这就安排吧,我恨不得立时便赶及!”

  他话音未落,便引起众说纷纭,语气中决绝之意不再有半点迟疑。

  君昊仙帝叹道多讲无益,此刻便由在场所有人一同前往,所有可存身空间均暂时奉献出来,由君怀统一掌控,这会省下至少数日!迅速召集就近一切仙人,一同前往第三十重天极北域奉武大洲,争取一日,把可能动员之人,尽数迁至千万里之外。

  “一日之后,无论就近仙人势力是否撤离,便不再会有一息等待,立时启动引爆之势!二统领,同时传讯给襄玉海海上就近势力,若是能与还要联系上为最佳,同样仅有一日撤离留出!”

  不理相关仙人纷纷转身布置,他面向刘君怀道君怀,你认为秽气丸能否将魔气完全附着吞尽?以你看来,与方才影像中魔气还有多大差异?”

  刘君怀正色回道此间魔气便如孩童,连我空间领域均能防御其中吞噬腐蚀之力,自然非神性气息!但魔气所幻化气缕已有凝实之相渐生,不出几十年,即会有蜕变般进化,此时将之灭绝难度不大!”

  旁听之人,皆深深吐露出一口浊气,魔气即为充满魔性滔天煞气,在肆无忌惮吞噬当中气势不断进化,只要有一位被魔气夺舍之人临至仙人汇聚之地,几十年进化所需,极有可能会缩短为数年。

  那时魔气已非仙人境界所能抵御,那时此人就相当于一座巨大火山,仅是气息喷涌,便会吞噬无数仙人性命。

  若是被魔气夺舍为十人之数,不用待及大劫来至,仙界已是处于无可防范处境,而且此等夺舍行为会大面积出现,即使普通神人赶来相助也是不得。

  仙神两界关于末法末劫解读,无非是人心不正道德败坏,佛法道义失灵,各种魔化现象此起彼伏,天道倾毁崩塌前兆等等论述,又真正有几人意识到因魔化现象所带来魔性滔天煞气情景?

  直到今日亲眼见识到魔气之极端恐怖存在,众人才意识到存在数万年末法末劫解读,是何等粗陋浅知。

  在仙人们识海意识里,末法末劫就等同于天地之势倾毁崩塌,却是少有人猜念天道感知,以何等方式激发那等天地大收元。

  今日之后,现场所见证之人才恍然大悟,天道感知便是此等魔化气息,人、妖两族再是穷凶极恶,未有魔气凝实成势,尚不足以招引天道责惩垂衍。

  于是,唯一将末法末劫无限推延方式,只有各种魔化现象相行抑制,而非采用其他手段可以生效,譬如仙神两界通道封闭行为,只能称之为掩耳盗铃般幼稚行举。

  由此可见刘君怀自其中所起到巨大作用,这等实际证据承奉,即使圣人之下半圣存在,也是无法提供半点信息,君昊仙帝口中那等幸甚言语,实在是再契合不过。

  过不多时,五方仙帝率领几人急匆匆赶至,他本来在处理太歙谷范围善后事宜,在刘君怀赶赴渡业山之际,便闻讯踏上归程,一日才穿越近亿里之遥,此时来到也正是当时。

  他声色俱焦询问过详情,再望向刘君怀,眼神里已是有多种意味流转,他清晰记得刘君怀仅仅大罗仙境界之时,与之相交心下便有种隐隐预感,此人将来之势,不会仅仅局限于仙界。

  果然不仅刘君怀自身有神速进阶势态,对于整个仙界影响力也是空前浩大,若是讲刘君怀在封王碑之时,将近两万年天道赐号秩序更改,为首次惊天动地般大事,这一次所揭露秘密,已然可称之为造福仙神两界了。

  当年他厚着面皮,以万年年岁将小小大罗仙境界刘君怀认作师侄,无疑是最大善行善举,不见此时一见到到来,刘君怀脸上喜意便是明显与旁人有所区别。

  “师伯此时前来正是时候,接下来行事可是巨大功德获取行为,说不得事成之际,天意祥瑞气息有所垂降也是极有可能之事!”

  刘君怀此言并非毫无根据,极致良善行为会为天意所记录,有巨大功德于民者,功德感知会长留天地,可却身与云飞无际,功谓功能,能破生死,能得涅盘,能度众生,得到福德是缘,获得福报是果,有大福德自然有大福报。

  只是自那天降祥云下运转一个周天,精纯庞然道德之力,往往可促就体内修为有明显提升,纵是不得一个小阶位晋级,也足可堪当数十年苦修。

  闻着均是眼前一亮,五方仙帝略一愣神,便是哈哈大笑道虽然不知你小子此番推断是否切实,但巨大功德获取却是毋庸置疑!功德祥瑞善有资润福利之功,不论自性内见,布施供养之所求已是不重要了!”

  向笛呵呵乐道君怀,你将仙师等人也一并召唤出来,数位有我等几人看护即可!”

  刘君怀笑着回道,“也多亏恩师与家人随身携带,若无此言,却是要被我忽略掉了!”

  茂彦仙帝却是望向君昊仙帝,“正如君怀所言,悍大轰爆之势或许会令部分生灵有所被波及,但与大势所趋层面上来讲,道义遵循高于一切,可惊动天道感知义举,只会令更多生灵受益,仙界因为此时可在仙界大肆宣扬,于新秩序实施有重大催进作用!”

  君昊仙帝忙躬身相谢,“茂彦前辈所言直契引教核心!不仅是仙人众人,仅是我四方势力高层,首先需要进步天地大劫相关精髓,若非君怀施出那等影像显化,即便是我心内对末法末劫理解,也处于煞是浅薄当中!”

  自由旁人在五方仙帝耳边详介内中缘由,五方仙帝惊声道君怀,此等影响可否由水晶球来刻意复制?此等方式抵得上万人说教,岂不是另一种图谶推演方式?”

  星晖仙帝沉吟仅是片刻,便即惊声呼叫道果然与图谶推演有太多相类似之处,且对于图谶显现状态愈加具体与实质化!君怀,这段影响是如何得来?”

  刘君怀将那地下黑色金字塔一事简单道出,向笛疑惑道大帝?为何那名公良滢渟称其夫君为大帝,即使是上一次天地大劫之前称谓,相关传说也应该有所记载,为何神界为有一丝信息留存,莫非公良滢渟不是人类修士?”

  刘君怀摇摇头,“人类修士确定无疑!我想大帝称谓是否为半圣曾有名号?或者是他们夫妇间隐秘昵称?”

  向笛摆手笑道,“何等称谓无干甚义!倒是那位印德大师所在归元寺,神界应该会有所记载。君怀,日后飞升不妨问询一下诠济法师,你口中印德大师为仙帝境界,不见得神界没有归元寺此等仙界巨大势力名号!”

  刘君怀叹道,“那次天地大劫事发自十万年前,并非是上一次末法末劫时代来临,如此久远年份,眼下已是天地两次由始历经,再是声势浩大名号,亦非当下可以查知!”

  五方仙帝惊叫道,“十万年前?不是五万年前上次大劫?”

  刘君怀点点头,“闻听恩师所讲,上一次大劫仅有五万笼统概念,具体到某一年,无任何古籍记载!以他老人家所闻,应该再有一千年左右便是五万之数极限。

  “今此事件里若是真有天降祥云之事发生,以我来推论,说不得便将一千年期限又有所推延!只要借助于祥云说事,明显会对整个仙界带来巨大正面影响,只会讲传说中天地大劫一事愈加夯实!

  “由此可见,将渡业山以及附近海域魔气灭绝势在必行,哪怕会有更巨大生灵消弭也在所不辞!不妨现下我等便迅即前往,实际上再多人员抵达实无必要,那秽气丸挥出瞬间,我也要飞撤千万里,因为那处位置海底洞穴爆烈之势,只会对襄玉海有更大波及,不会如太歙谷那般泛延数千万里!”

  于是各项工作旋即进入汇集当中,刘君怀自不会将自身拥有小世界公开,各等可存身空间统计起来,也有十几件之多,所容纳人数也从百余人到千余人不等。

  由此刘君怀携带八千多名仙人前往,数个时辰后之后已是安然抵达,其他仙人可于一日内尽量赶到,却是未作确切人员圈定。

  将众多仙人留至各个就近仙人汇集之地,刘君怀只引领几十人前往渡业山山脚处,无论那方位置再是怎地险恶,也需要众人切身体验一下恐怖魔气,与狂暴能量遍布势态。

  山脚处距离那可怕罡风斗漩尚远,呈枯槁暗灰之色倒是多些,内里所漂浮魔气仅有丝丝缕缕衍散,但气雾里顽金钝铁罡烈意味颇浓。

  感觉到众人眼神中一抹疑惑,刘君怀解释道渡业山山巅处火山口会有固定时限喷涌,到那时方会引起海底深处无底洞中魔气拥簇生出,应该是火山地心炎同样深入海底,无底洞中魔气尚处未曾凝实状态,由海底巨势颤动,才会令其汩汩溢出!”

  众人皆不言语,心内紧张程度显然已是如弦般绷紧,均是紧闭牙关,一脸凝神贯注状态。

  果然未消得半个时辰,那渡业山山巅处一股磅礴气势,牵带出一声巨响传至,整个山体如遇地震一般,虚空里无数嚣戾飞禽四散逃离,道道沉闷狂暴能量爆发,爆发性能量旋作数十里能量波纹扩散。

  此时早有刘君怀将空间领域展开,领域笼罩下,并不妨碍众人神念探知,咝咝黑色气雾涌现,幻作各种各样虚幻形态,自虚空里贯穿而过。

  充满魔性滔天煞气,也渐自有迹可寻,死气缭绕雾气之间肆意流窜,极致腐灼之气已于几十息之中渐有凝实之相。

  出声嘱咐几句,刘君怀身形瞬间抵至渡业山山门入口,收起众人身影,几息后穿越禁制而入,又在霎那间临至山巅壁间洞穴。

  探识之力搜寻一周,才将众人引出,依旧在空间领域笼罩之下进入洞穴,洞穴内并不见几丝魔气留存,刘君怀之前所布禁制起到巨大用场。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