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万事为心造,善恶皆有报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万事为心造,善恶皆有报

  但禁制之外,令人头皮发麻魔气,流转出使人窒息煞气逼迫,还是让众人深深感到恐惧。

  即便是三位来到仙界神人或分身,同样有从未品及威胁萦绕心神,这还是初始形态魔气显化,已然可感知其中摄人心魄贪婪残忍。

  向笛先生惊叹:“万没想到仙界已有实质魔气生得,此消息传至神界同样会引起撼动!所幸眼前魔性尚未进化完全,一旦成势,其本质更加恶劣、恐怖、更有杀伤力与毁灭性,那时其穷凶极恶,乱延世间势头再难阻滞!”

  君昊仙帝接道,“此等极尽流毒恶气,万不能令其自由发展,此地局面得以抑制后,仙界也要全方位穷觅搜剿各处偏隅之地,断不能再有此类地界泛延之事!”

  向笛先生点点头,“魔气躁扰,不能无为,每有所兴造,必欲倾尽全势予以灭之!便是此类等级魔气泛延下去,已是草木无馀,禽兽殄夷,我会及时将此类情形禀报,神界也应有所奉勇,仙界中人实力所限,也定会有所不堪!”

  “神界需要有人常驻仙界,”刘君怀神情很是忧虑,“此处禁制即非寻常仙人所能破禁,若非有九级阵盘存在,欲要进入此处还需一段时日!先生也亲眼见识到此地之凶险,不亚于万劫不复之险绝境地,神界应该有更多应对手段扶持!”

  茂彦仙帝深叹道,“此事目前还不宜向神界完全公开,两界通道封闭便是明证。神界中并非仅有那等深藏势力,深持仙界患累论,一旦此等情形在神界尽知波及,那等论断只会是愈加甚嚣尘上。

  “两界通道问题就此被严密关注,那种言论嚣张扩及,只会令通道修复一事更添艰辛!人心惟危,道心惟危,因此危殆而不安者会呈以蔓延之势盛起。正心诚意与体道微妙就此落于下风,其隐患效应不亚于此等魔气生得!”

  几人间交流,立时令得现场静寂一片,茂彦仙帝此言并非谬妄无稽之谈,道心之异,多始于性命危殆感知,前途险恶之念一旦生得,道心种魔之势即会由此而泛生,人心惟危所患,并非虚语妄言。

  同样凝思良久,刘君怀才出声言道:“事实上,只要将此地形势消息有效掌控便是了!仙界并非此等魔气生成之势不可抑制,只要两界通道修复,仙界中魔气生成应该有全面甄别,仙界就此安定下来,将是必然!

  “因此茂彦大人所言极为关键,神人来此也有颇多不便,先生正常禀报就是,一并将我等心中隐忧直言相告,想来卫道者势力定会有更周契布置!我此时所忧虑,却是另一处极端危险之地!”

  他此番言语,立时惊起心悸一片,想此地之恶劣还未清除,不会另有一处类似险境存在?

  而刘君怀口中那极端危险四字,显然会比此地形势更加紧迫,又怎能不让众人如此忐忑不安。

  深喘一口气,刘君怀两眼望向五方仙帝:“师伯还曾记得,我与你商讨过第十重天深渊密布之地?那如同地狱般漆黑深渊内,所隐隐散发出磅礴隐晦威势,与此地魔气有类似之处,只是多出一股肃杀意味!”

  五方仙帝面色赫然生变,点头道:“相传那处位置乃是幽冥界的其中一处入口,仙界称之为魔域之渊!只是那间所泛生毒雾,好像某种生物不间断地吞吐黑雾中毒气,难道与此地魔气有类似形成原因?”

  君昊仙帝也是骇然失色,“魔域之渊鼎鼎大名,一直被仙界认为是来自于黑暗地核空间最深之处,只因吞吐黑雾中有一丝混沌之气溢出。若是类同此地魔气,这个问题可就大了,魔域之渊地底虽未曾有人深入,但深处有数百万里之广,却是可以暂时确定!”

  安邦仙帝表示赞同,“如同仙界四大千古之谜,那处魔域之渊早已在守望者组织视线之内,那里的确是处极端危险之地,但其中死绝之气更为彰显些,与魔气并无近似魔性!”

  刘君怀微微摇头道,“我并非认定那里便是另一处魔气生得之地,而是担忧毒气中与魔气所近似吞噬之力。正如五方师伯所言,其中一缕混沌之气甚为关键,来自地核空间内死绝之气,与实际幽冥界气息相近似,同样属于天道所认可范围之内,不会轻易扩散与生机旺盛所在!

  “但莫要忘记,冤魂痛於幽冥,创痍被於草棘。枉死之人灵魂,念力与怨气都比一般鬼魂要强,如此无碍自阴阳间自由徘徊,极易被魔性气息所沾染,若此地有一缕魔气游荡至那一处位置,阴属性灵性会短时间蔓延成灾。

  “我将之视为极端危险之地,便是担心魔域之渊被魔气有所沁浸,毕竟同为残忍嗜虐狠绝气息,被魔气所寄生冤魂,会重生为不会腐烂蠕动雾状寄生体,由此而夺舍与仙人,其危害更是尤甚!”

  众人这才恍然,君昊仙帝轻吐一口气微笑道,“君怀此类担忧切实为巨大隐患!不过,圣光社在仙界

  (本章未完,请翻页)建立已有数万年,自是不会将那等冤魂来往穿梭之地,就这样敞开与仙界接触。

  “实际上早在两界通道被封闭之前,就有将要飞升前辈,合力将那处位置禁制加固,左近还有相关势力留驻看守,即便是两万余年历经,目前并未有禁制缝隙出现,你之前所感知,皆因那八级禁制只是单向针对于漆黑深渊之内,并不影响仙界方位探识!”

  五方仙帝惊异道:“此等情形我也是首次听闻,圣光社是否也仅有几人知晓其中隐秘?”

  君昊仙帝点头应道,“的确是如此!当年禁制安置能够有如此高等级,还是借助于神界来人之手,只有圣光社一两名统领有所了解,再就是圣光社内几位老祖!之所以单向设置,据我所知,除开此等禁制更加坚实之外,也在刻意提醒深渊内极度危险,从而杜绝仙界中人试图涉足心理!”

  刘君怀脸上这才有了些笑颜,安邦仙帝正色道:“即便如此,那一地也不能轻言放过!我建议派遣仙人前往一探,最好有君怀负责此事,不能生出进入其中之念,但可尝试着将那处禁制有所加固。

  “据我所知浦和仙帝有七级仙阵师水准,到时我与茂彦、向笛三人会一同前往!君怀对那处位置既然有隐晦不安感知,更是不能将那地轻言放置不理,五位半神实力之人共同前往,也算是仙界目前最强实力了。”

  他言外之意,若是他们五人均不能将那地禁制加固,换做旁人自是更无希望,况且其中四人乃是来自于神界中人,其神级手段自非仙界中人所能相提并论,圣光社几方势力,将注意力集中至他处就好。

  果然闻听此言,旁人皆是重重吐出一口气,魔域之渊那等异端诡异存在,日常间人人言及此地便会面露惊骇神色,有及为半神境地者亲自前往,方是最为有效之举。

  刘君怀探识力扫过渡业山,面向君昊仙帝言道:“山间四处共有百多人留守,是否擒获其中一两人?将你们送回后,我比那要重回此地布置秽气丸,这里魔气已具有相当高感知能力,即便是我也需要数种遮掩气息手段尽数加持!

  “虽然向笛先生等人均具有更深湛法术,但毕竟为实际参与至仙界具体事务中事,几位前辈也需要撤身远离此地!不妨诸位前辈就此进入存身空间,我这就潜往捕获几人回去!”

  君昊仙帝点头正色道:“此举甚是要得!但需异常谨慎为上,哪怕是唯有一人擒获,也不可将自身行迹败露,湮灭此地为唯一首要务及!”

  将众人引入不见,刘君怀阖目恢复体力,半个时辰后,才小心撤去禁制,周身金箔般光耀闪过即逝,影化神通开启,下一刻已是飞掠而去。

  足足耗费一整时辰,才将渡业山上仙帝中后期各一名仙人带回,自有圣光社相关人等前来羁押离开。

  刘君怀轻抹额头一层汗迹,笑道:“渡业山果然不愧万年隐门势力,不仅山门处禁制可怖,山间禁制也是密密层层,也许因为这些禁制存在,才使得渡业山龚氏家族唯有更多人为魔气所侵染,这二人体内便无一丝魔气出现。”

  五方仙帝摇头道,“我只是惊异为何半神境永寿仙帝,却是被魔气侵入,更多低下修为者却是有极多未被涉及!”

  安邦仙帝道,“只能说明此间魔气已具有相当灵性,它们知晓渡业山谁人为主要侵犯目标,此等有选择性魔气最为恐怖,而渡业山执意留滞此间修炼,必定体内所修功法,与此间魔性气息有所关联,君怀与之战斗之时,可曾有所感知?”

  刘君怀点点头,“此人掌风流转间所喷吐黑色火焰,便散发出令人不安魔性火撩之音,其移动迅疾到极致时,身形所幻生雾状弥散里,也有一抹魔气气息隐现。

  在其被斩杀之际,他体内那一团魔气侵入雾体,也瞬间将此人魂魄沁入,不将其整体绞杀,只会令那一缕魔气生生逃离!好在魔性能量不足以与完整法则吞噬相抗衡,说明此等魔气尚不足已成气候!

  “这就是了!”,安邦仙帝眉头有所舒展,“渡业山整体遁入隐门,与自身所修习魔性心法相关,他们却未曾料到,此地所泛生魔气有愈加进化趋势生得,而那处海底无底洞,也必然是通向某一地极阴之气所在,才有如此源源不断供给!

  君昊仙帝问道,“君怀,你有把握扼杀表面流转魔气,那无底洞就此被掩埋,可是不能将魔气由始阴霾气息来源断绝,日后此地还是会具有极大隐患!”

  刘君怀摇头笑道:“万年秽气丸集天地污秽之气数万年郁结秽极精髓,此等沉积凝实生成秽气精髓就要比普通万年秽气丸庞大无数倍,所泛生腐蚀效果更会恐怖无比,其爆烈之势,要比那天地间至烈之物霹雳雷珠也要强悍太多。

  “此种秽气丸可腐蚀如鼠啮蠧蚀,永不停息,极致恶毒腐朽吞噬能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是钻头觅缝,无孔不入。亦只有吞噬法则更高绝之物,方可使之别反吞噬或是厄之於水火!

  “那无底洞所衍生阴霾气雾再是年代久远,也抵不过魔气初始状态更加凝结,秽气丸吞噬魔气不会有半点滞碍,那无敌洞内雾气自也不在话下!魔气实际上也只是骚动错乱郁结之气,再是强大魔气,未有灵性将之进一步凝实粹演,也只不过一团死绝之气。

  “无底洞内便是此等死绝之气密集繁衍所在,遇到天地间最污秽之气沾染,不会有半点逃生几率!只是我在考虑使用几枚可有达成,毕竟我手中此等物件也是不多,多一枚耗费,几乎日后再无补给机缘!”

  安邦仙帝一旁摇头叹道,“此等穷凶极恶狠嚣戾物,你竟称之为机缘?当初炼制之时,你可曾引来天劫垂训?此番大逆之物,天地间三大凶器之恶名,也有诸多不如,只有你这样胆大妄为者敢于炼制!”

  刘君怀却是毫不以为杵,这种极致恶毒武器,有悖于天理教化,甚至残忍程度已经有些灭绝人性,此等天理所不容之物,一旦落入他人手中,行些背正从逆之事,所造成危害实在是过于巨大。

  但他深信自己绝非极端恶毒、罪恶多端之徒,只要此等恶绝之物使用与邪恶事物之上,便不会有半点恶业生得,只要自己本心始终保持定、净、悟、明,魔不由心生,心静即可除魔,未有忧思苦虑,横生欲念,心境自然清明,天道意志感知定然不会有分毫异念生得。

  向笛先生也是笑道,“君怀本人本就为上天所诰命之人,他心内如何念及,天道自有分数,即使秽气丸炼成之时,也仅会是针对于炼制物本人而言,君怀,当时情形是否如此?”

  刘君怀点头乐道,“甚至只有秽气丸爆裂威势,所激起天际有所不忿,所泛生天地威压也仅是针对那滔天秽气而去!天不为人之恶寒也辍冬,地不为人之恶辽远也辍广,我认为只要自身充分掌握自然规律,就可以利用它为自身服务。

  “天道不会因为圣明而就存在,也不会因为暴虐而就消失,一味顺应天意只会永远臣服在天道之下,而我认为是在为着寻找属于自己之道而存在,只有这般才有机会超越天道,成就自己之大道所归。

  “炼制秽气丸同样只是因事因时制宜而已,我心底里并未因为把天道看得非常伟大而无上仰慕,更不会因顺从天道而万端颂扬。当下我只会利用天道来发展自己,但非把自己意志强加给天道,去尝试改变自然规律,至少现在我还是无此能力达到此等境界。”

  向笛先生抚掌大笑,“君怀,你不仅身份有特异之处,就连心中念想也与众不同,或许在某些大能眼中,你此等理念有大逆不道之嫌,因为这种理念只会在无限接近于证道层面半圣境地才有生得!”

  刘君怀摇头乐道,“我不在意旁人怎般解读,自身心境只有本人方可理会通达!这种本心使然不是教化所得,只有悟会其中,才能真正做到本心坚守操持,实际上这也是天道所愿见到之事,仰望天时坐等它恩赐行为,可是与天道意愿相违背。

  “我所认为,只要行任何事出于本心使然,但凡唯遵本心,清虚自守之举,方才是符合天道因果循环至理,即是天道想让万事万物,还原一颗玲珑剔透之心用意所在!”

  安邦仙帝轻笑,“你能言善辩,令我无话可说。目前我个人理念或许尚不达你此时境界,但我心内却是未有半点轻忽与你,正像你身上有所担责,也实非我等闲杂无缘无故可获取参与机会。

  “我深信也只有在我等熟知之人面前,才可听闻你心内极深层心语。我也只是提醒你,生灵在参不破大道之下妄用道术,以至于因果缠身,害人害己而已!你个人如何行事,更多时候,或者讲我等人身受命承,便是无条件辅助与你。”

  刘君怀也是笑着回应:“当一方世界所凝成神志开始变得邪恶,便是触碰及天道意志底线,这方世界中一切生命意志,便会迎来天道惩罚,直到此间万物生灵魂化成亘,灭绝天道生机气息。

  “以我观之,我等今次之举,便是身承天道意志而行事,天道只会在乎何等结果,而不会在乎采用何等方式!万事为心造,善恶皆有报,只有此地自然气息,在天道之下再次孕育出来,便是天地再次形成始端,这便是天道意志最终所达!”

  此等交流连续数个时辰,直到各地仙人迁出工作已在紧张行进之时,刘君怀才将众人引至两千万里之外,再行将松印小世界一干人等引出,与众人略作交代,这才闪身再次回到渡业山山脚处。

  他自此地开始布置万年秽气丸,此刻数千枚之巨他不过动用十几枚,却是不想任何人触及此物,毕竟秽气丸属于穷凶极恶、有违天理物件,他并不认为,旁人也有能力将之驾驭。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