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一步先机 大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一步先机 大章

  几人尽皆哈哈大笑,刘君怀手中十几坛银瓮璚浆液,如今仅剩余不足数坛,他本为极好此等仙液中人,说不得厚下面皮,出声相讨!

  黎明仙帝乐道虽然我不会与立人天师大人有见面机会,但守望者势力中,还是有甚多近似酒液存在,不需要任何物件置换,只是我要自其中私自贪扣数坛就是了!”

  黎明仙帝其人面容清癯,仙风道格气息颇为明显,语话轩昂,不急不躁君怀贤弟大名,可是在神界出现频率极高,能得到立人天师青睐有加,显然你在他心目中分量极重!

  “此处将你万象身份,与你实际名号分作两人,之前与我看来,其中漏洞颇多,只因你当时获封王碑赐号时,影响过于重大!之后经过势力中前辈细细讲解,方知其中玄妙所在!”

  刘君怀不禁坐直身子,一副倾听状,向笛

  黎明仙帝见之也是乐道,“君怀,你好像不知情的样子,据我所知此个计划可是由你亲自参与设计!”

  刘君怀面上一整,刻意掩饰痕迹颇浓,手指向笛三位道,“他们才是实际策划之人,像你我二人均属于冲锋在前,生死由天之人,就好比推出阵营城下木马,只能前行,还可遮挡箭雨!”

  向笛舒颜乐出声,“莫要摆出这般怨苦嘴脸,整个神界形势也会围绕着你来运转,黎明大人只负责露一面便即消失,你故意将他人绑上战车,意欲何为?”

  安邦仙帝笑道,“这你还不明白?他是在刻意突出日后所处形势如何艰难,欲讨些好处,还特意将此等姿态掩饰得这般低级,无非是添加些卖相罢了!”

  黎明仙帝呵呵直乐,“看得出安邦兄几人与你交往极深,相见虽仅有不长,以我对他们极为了解,显然君怀也是性情中人,如此交往起来才畅快许多!”

  说罢,他面色稳定下来,撇开玩笑之语,继续刚才话题实际上我也,真正可令神界有所认同万象另有存在,只有天残岛所传递讯息,仙界那两人只不过添加些佐证作用。

  “但此等猜疑会伴随君怀身入神界许多年,无数次可能出现一探究竟之人,方是我方势力由被动渐做主动主要效应!你身份堂而皇之出现在神界,或是完全隐身状态潜伏行为,均不能与此等明显漏洞百出计划相提并论。

  “以上两种形态出现,只会令敌人隐藏更加谨慎。实际上,那些隐藏真身敌方势力,只会在你我二人分别自两地飞升一霎那恍惚,不需过于推敲,你我二人间存在关系,即会令敌方势力窥出其中破隙!”

  刘君怀也是正色回道的确如此!循规蹈矩策略,虽不至于令局势愈加迷转,至少所取得成效要有甚大推延,无论有玄羽旗亦或是卫道者势力,已然有所反映瞒不过暗中窥探。

  “公然拉开阵势正面对敌,只会令对方更加龟缩暗喜,形势不容战势再有所拖延,你我作用便如平整水面相投两粒石子,最终是搅动一方水势翻涌,还是涟漪微现,旋即平复,便需要石子有无击中水底潜游之鱼。

  “修复两界通道,即为暗中势力争相围剿目标,无论此次战略如何漏洞百出,主动出击为这些势力唯一抉择。两处目标出现,便有效令敌迹显露几率扩大化,而两处目标出现交集之时,便是局势有所生变之始。

  “何去何从之间摇摆,即为暗中势力最为头疼一事,亦为敌迹最容易出现缝隙之时。初始也许会有某些弊端存在,譬如我公然加入天罡殿行踪问题;你我二人之间,与玄羽旗之间关系;你作为应劫者暂时隐藏,又为何我能将两界通道修复等等。

  “但漏洞存在,便会极大刺激敌方急迫确定应劫者到底何如,但你我二人间相互配合,最终会起到决定局势转变作用毋庸置疑。万象名者存在,可是在天残岛掀起数番巨大波澜,即使他们明知我为应劫者概率最大,但也不敢轻忽你之存在!”

  他所言,实际上便是黎明仙帝之前心中最大疑虑,神界多方势力,所制定此战略之所以堪称精妙谋划,其中心理战术意味更多些。

  漏洞存在,也就意味着策划之人心态急迫,相对于玄羽旗一向行事缜密原则,敌方更原因策划者一头脑发热。

  暗中势力中自然不乏思路更加严缜之人,但面对如此多漏洞存在,再是颇具智慧者,也不免一丝侥幸心理出来作祟。

  此项计划,便是针对于侥幸心态围绕展开,即使此次谋算毫无作用,至少会保证刘君怀于通道外现身神界安全性。

  向笛笑道,“此计就妙在,是我们在牵着敌人鼻子行事,即使敌人有刻意假装入套举动,至少我们能从中觅得一丝敌迹出现!”

  茂彦仙帝接道,“对于君怀现身神界,玄羽旗公然反应维护,或是完全特意遮掩,均与实际情形不相符!此等半遮半掩解决方式最为适宜,但今后如何正确把握战机,却只能依靠你二人!”

  黎明仙帝点点头,“至少目前神界那些势力讯息来源,不如我卫道者与玄羽旗这般及时!一步先机,有时候就能改变整个局势,这便是光明正大与心怀叵测之间最大不同。”

  向笛道,“这也是君怀能够明目张胆讨要好处原因,并非他恃功倨傲心理,而是他内心问心无愧,也懂得自身所处位置关键性。虽不免有些恃宠而骄嫌疑,但不知各位有无注意到,此等与人交往方式,更易拉近彼此间距离?”

  刘君怀苦笑着反驳我心思哪有所言这般细密,至多表明有些贪欲罢了!”

  “你心内贪念的确不小,在座所有人手中存货,也不如你一枚储物戒中之物!”向笛又是撇嘴道,“虽然出现此等状况,与你天运加身有甚大关系,但你搜刮性掠夺手法,在圣光社一干人等眼中,却是被多人认同!”

  黎明仙帝笑道,“我与承泽兄进往上界也有些时日,虽不曾与君怀又见面机会,但关于他诸般传说,还是被灌入耳中颇多。最直接印象除了他身份之外,便是能迅速交结能力,见到他与你们这般熟稔,且交往中不羁行举,方知传言切实之处!”

  安邦仙帝道,“关键还是在于他自身品性周正,高才大德更是广知尽晓,与现实仙界浮躁流势颇为不同,其本身正气颇具带动作用,并未有多少人甘于浮于人事,仙神两界通道被强行关闭,对仙界影响可谓巨大!”

  几人交谈间,万象宗内已渐有人迹纷涌之态,黎明仙帝已是不便久留,由向笛将之暗中送出。

  通过此番交流,刘君怀也知前往第十七重天会有一战,那名地下拍卖组织者叫做嘉石仙帝,本身为中界隐门势力缘灭谷中老祖身份,不日前已然进阶半神境地。

  根据黎明仙帝所了解,此次会有针对于他试探举动,刘君怀这一次做出偶遇出现,一是证明万象者另有其人,再就是对可能出现的试探举动加以干预。

  若非危机自身安全,他们那种神界来人不能直接使用武力,来试图干预仙界中事,由刘君怀出手也更保险些。

  黎明仙帝与承泽仙帝二人,均把境界显示在仙帝后期巅峰,他们身份经由圣光社加以干涉,自然有合理来处。

  但嘉石仙帝此人极为精明,又因仙界早已盛传刘君怀与万象为同一人,不由他不做些严谨考证,虽然圣光社可以安排有其他佐证,仙帝联盟已然就此覆灭,不能不令他格外。

  此人身份虽未加证实,与仙帝联盟间有直接联系,圣光社对其心生疑念,也仅因他刻意隐瞒实际修为一事。

  好在此行不需要嘉石仙帝取得百般信任,此等信任并非他试图将黎明仙帝拉入已然覆灭的仙帝联盟,而是黎明仙帝本身另一身份为六级仙丹师,在仙界最高级别仅为七级仙丹师局势下,六级已具有极高炼制丹药品阶。

  而一方势力需要尽快发展,一名高阶仙丹师存在极为必要,黎明仙帝所显现出来身份并无与万象之名半点相关,嘉石仙帝则是通过圣光社秘密安排渠道,令黎明仙帝看似偶然间得知。

  看重黎明仙帝,试图将之拉拢入缘灭谷仅为第一步,一经万象身份确定下来,将黎明仙帝就此铲除才是最终目的。

  黎明仙帝所假装万象之名与之交往,并非加入缘灭谷,其目的仅是为了露一面而已,再有刘君怀真身显现,配合黎明仙帝坐实身份存在,黎明仙帝便可籍以闭关借口,就此消失不见。

  其中另有繁杂,却非刘君怀需要尽数了解,他也懒得理会其中种种错综复杂,本来就是极难造假之事,况且至少刘君怀飞升后,嘉石仙帝才能通过天劫降临神界。

  不多时候,躲过越来越多仙人到得,回到居处八位早已在庭院松散集会,见到刘君怀到来,自是喜悦非常。

  她们均知一大早便被叫走,必定有紧急事务需要解决,未想到未到午时便返。

  刘君怀说道第十七重天有要事临及,刚好诸位也一同前往三十六重天,丹山谷一行不能再耽搁了!况且们飞升仙界以来少与外界接触,借此机会也各处走走!”

  众女均是深感兴趣,纵是文秋柔已在仙界存在近两千年,对于其他仙域也从未涉足,仙界广阔不着边际,极少有仙人会自上下仙域间自由游走。

  能够自各仙域之间仔细走遍,也只有身居瞬移之人可以做到。

  依靠传送阵,只徒具横跨作用,尤其上界动辄数亿里疆域面积,仙域间独特景象更是万象森罗,仙域内外各种事物现象,几乎各不相同。

  见众女群情激奋,刘君怀心中很是欣慰,能细细自那仙界游走大概,便需至少数年,他自不会令大好时光荒废在观望景致之上。

  至多在知名仙域多停留几日便是了,而且传送阵他也打算令众女尝试乘坐,大多赶路,还是仅由他一人前往。

  以他目前瞬移境界,径直前往第三十六重天,也不会超过三月,不过如此走走停停,恐怕到得丹山谷也是一年之后了。

  他很珍惜这一段路程,与们相配相伴时日他只会格外珍惜,再次分离,说不得团聚时候已是百年之后。

  拉拽上向笛三人,率领众女来至松印小世界,与浦和、翰林两族众人略作表述,便引来一阵雀跃。

  翰林仙帝笑道不仅是们,即便是我等久居三十六重天之人,对于大部分仙域也极少涉及,怕是圣光社几位统领也多是乘坐传送阵往来,仙域间细致景象更多得自于口口相传!”

  难得见到师父这般喜笑颜开,大弟子嘉祯仙帝乐道,“师父,您老可是极少涉足琉璃宗之外地界,怎地对于此次游历这般兴奋?”

  翰林仙帝一改平日里木然神态,依旧有一抹笑意流于嘴角仙界数百亿里广阔,万象森罗之境,虽不离两仪所育,但其中百法纷凑般极致景致,有是有几人能够更多一一踏足?

  “乾坤大地,日月星辰,天地间罗列景象不计其数,先贤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且取类比象,也不见得有几人到处游历机会,毕竟往来动辄百年,谁人愿将大好时辰耗费在此等情形之上?

  “肯为乾坤出野堂之人,要么乃已经人情世故勘透洒脱者,要么如君怀这般有特殊手段穿行往来,且每一类人均需身居仙界高绝实力,不然一方仙域也不等遍及即身首异处了!

  “有君怀在次,可将路程耗费极大压缩,况且我等只是寻些著名景点,那些偏隅隐秘之地,却是未有多少时日容得清闲!我想仙师对于此行也是极为期盼吧?”

  乐圣仙师呵呵笑道那是自然!妄自仙界留生半世万多年,若不尽量多走些地处,怕是日后早晚会有悔叹之日!欲做精金美玉之人品,定从烈火中煅来,欲有高高胜人理会,亦需心神无限沉浸于大自然当中。

  “翰林兄耗费一说我却是不甚认同,游历同样为修炼行为,且为身心两重修行。此举更侧重于,在行走过程中知识传播与心灵感悟,更注重过程而非享受。

  “莫言游历只适合旧情拘未定,亦或家道中落般心绪惆然之时,古远时候,游历诸贵之间,尤为古时高绝强人之所眷重,以期心境路程有所达蒙!纷扰固溺志,枯寂亦槁心只有心神豁达通透,一呼一吸无限与自然苟通,方为神念有所超脱极佳境!”

  刘君怀频频颌首应承老人家此言极是,徒儿我自感游散于天地之间,四时之气感知最为通爽,气度与胸中之气弘远豁达!自然气息中,至大至刚直养通髓,浩然正气充塞漫身,虽不如入定时那般深浸久益,却也能自游走间始终伴随。

  “天地自然中极少有贫薄之气留存,即使偶有一缕疲软衰竭气息,也是来自于某一处生机断绝之地,却是也多出种生死意境感知!只是数番往来各界,期间均处在日夜赶路状态,于其内更多细化感知也是不多!”

  乐圣仙师道,“有松印小世界随身携带,你四位身怀有兆也不必相急,此行大可不必来去匆匆,悉心感知之间过程实有必要!这一次却是可多带些人员一同前往,只怕你飞升之后,再也无人可有如此手段借助!”

  仙界广袤无边,更有无尽风险隐随,乘坐传送阵便失去游历意义,像是此时形势,刘君怀诸般优势集于一身,又有数位半神境界者一路随同,乐圣仙师所言无半点夸张,一旦刘君怀飞升远离,怕是众人再无机会这般无所禁忌,自由行走了。

  莫思彤一旁轻拽刘君怀衣衫,“秋柔姐,吴爷爷,桓叔,羽尘几家家人要尽数带上,像是昆吾会长、老祖、伏羲仙尊等等也要考虑到!”

  现场众人均是瞬间意识到此次难得机会,讲是此生仅有也不为过,莫思彤也立时联想到许多,这才有此一语。

  刘君怀笑道,“看来我无意间突发奇想,却是瞬间触发一件盛甚巨事!这样也好,往来也不过数年,却是可了却大多人一世心愿,也只有当今条件最为适合各项需求,莫非是天意所赐予?”

  他口中之语本是玩笑话,但对于久在仙界无数年之人,闻听此言均是眼前一亮,刘君怀所说天意一词,于顷刻间溢满众人心田。

  天意一讲实在是契合之极,因为刘君怀与数位半神存在,便等于将路途中一切隐患险事摒除不理,在整个仙界统共寥寥十数位此等高绝存在,于此间便是足有五位之多。

  而且熟知之人均知晓,浦和与翰林二位仙帝,虽只是仙帝后期显示,本体来自于神界,自身实力无限接近于神级仙人。

  单纯此等人员配置,便是前无古人般际遇,况且还有刘君怀那恐怖瞬移神通,可将原本十几年往来路程缩短为三年以内,却是要比多位半身一旁守护更为难得。

  而且他赶路时机,并不耽搁诸人于松印小世界修炼,如此天造地设般机缘巧合,不是天意又该做何等解释?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