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启程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启程

  众人豪情逸致亦或怡情悦性表情,均在吐露着心内兴奋之意,刘君怀心内竟一时间恍有所得。

  行己恭,责躬厚,接众和,立心正,多虑及他人,既度德量力,又须审势择时,才会令得炼心炼事之举有更多惠及,此中有无穷意味,亦有无限受用。

  他自己往日却是忽略了旁人感受,即便夫人们那里,也不仅仅是细心呵护与她们施加,即可使得安心乐意有更真实体现。

  此时此刻众女脸上,怎地也遮掩不住心底那一缕神怿气愉,相互间附耳低语,传递着欢欣或是激奋。

  显然她们目的不仅在于此行新鲜刺激,不时瞟向自己眼神中,感念与爱戴诸情杂陈。

  刘君怀可不愿他人因他此际心有旁骛,而令气氛有所不逮,情绪稍作沉淀,便向着乐圣仙师出声相询:

  “此行是否将参与范围行加扩及?我等一行可是处于仙界众目睽睽,各界额外关注之下,与此时整个仙界奔波忙碌大势是否有所脱离?”

  他担心非是妄自揣测,仙界此刻正忙于各处清查排剿可能魔气隐生之地,此等事宜庞大而且吉或未明,如此兴师动众,行些玩乐之事,引起旁人心中嫌隙并非没有可能。

  乐圣仙师笑道:“这倒是无妨!皆有此等良机,以你亿万里探识力,刚好借此寻些常人所不易寻到之地。而且所行路线,均在于传送阵不曾涉及广大,我想圣光社更乐于你有此一行!”

  向笛先生点点头,微笑道:“路程上刻意放缓行进速度,多些探识手段,于公于私方可做到心境安和,恪于执守!此行目的也不妨呈举排查之事,两相事宜宜章相得,方为无愧之举!”

  乐圣仙师道,“可就此时机向圣光社投放些此行征询之意,不定某一刻即会有紧急事务交代与你,令他们切实掌握你具体动向,也是种敬谨礼数!”

  安邦仙帝在旁接道,“你有如此考虑也算是心虑极细了,莫要忘记第十七重天,本就有要事需要即时办理,说不得此行却是圣光社眼中最可慰藉之事,毕竟由你来亲自参与,探识获得才更有保障!”

  留待小世界半晌,将众人留于此间,他与安邦、茂彦三人返回万象宗,便就此各有召集。

  待得伏羲仙尊来至,闻听刘君怀此行目的,表情显是同样兴奋之极,不同于刘君怀,他还有天海府诸般事宜牵绊,自是需要返回天海府做些安排。

  与圣光社之间联络也交由他手,随着昆吾掸、练呈觉、练呈如一众故交前来,现下万象宗主要事务,便是交由他们来具体操持,这一离开便是数年,也要有诸多安置措施一一落实到位。

  索阳奉戌等徒弟三人正处在闭关修炼状态,好在不影响刘君怀将消息传递,此次飞升,还少与他们三人有深入交流,也正好乘此时机,将他们引入松印小世界。

  第十七重天那场地下拍卖会就在数日之后,下界诸仙域间虽说仅有数千万里之遥,之间也横跨了七个仙域距离,数亿里也需要一整日时间,因此数个时辰里,应该召集之人均有讯息传到。

  当日晚间,便有皇族万家与溧安郡文家率先抵达,前来之人也不过文秋柔父母与万家老祖万弘益,文家文正平、文兴修。

  本来文秋柔亦为万姓,那是因为溧安郡文家与刘君怀走动极为频繁,又有将文秋柔与刘君怀之间有所联姻打算,这才就此将万姓做了改动。

  不能不说,此举皇族万家有颇甚功利心存在,好在文秋柔本就对刘君怀一往情深,此等欲行借助文家与刘君怀交结之意,她也乐于就此被转作文姓,文家也以礼相待,不惜将仙界溧安郡城主一位让给万家。

  仙界向来对如何称谓不甚在意,本是刻意设计极为完美一事,却是未想到十几年里,刘君怀却是对她一直不加以脸色。

  不过有此渊源,此际万家与文家间有甚密交往,直到万象宗建立,文家已是整体投入至门派中来,万家万弘益也是万象宗门下弟子。

  能够被刘君怀有所召集,两个家族自是兴奋之极,即便是文秋柔父母,也是荣幸非常。

  现如今刘君怀可谓是仙界具有无上地位之人,未来两万年来飞升第一人,也非他莫属,即便是自家女婿,此等荣耀也足以令他们感念颇巨。

  所涉及之人陆续来到,闻之确切情由,均是心中期盼,众人均知此行更大意义在于被刘君怀视为嫡系,虽然刘君怀一向注重情义,但因自身过于忙碌,且相关人员数目实在是过于庞然,来自于刘君怀特意关注,自然免不了有所差池。

  如此一来,便无意中再次凝聚起众人密切融洽,眼望身前一张张熟悉亲切面目,刘君怀竟有短暂时间失神。

  不过,转瞬便被欢快气氛所感染,心底诸感杂陈也消失不见,众人间那种巨大修为境界差异,也愈加不彰显。

  直到午夜时分,人员汇集已是差不许多,刘

  (本章未完,请翻页)君怀这才引领众人来到松印小世界。

  这甚多人中,大部分对于此间世界根本一无所知,眼神中惊骇与震动之色流转不停,众位夫人便成为绝佳解说,现场一时间繁乱一团。

  乐圣仙师悄然来到刘君怀身旁,微笑道:“这一行人已有近百人之多,虽不算是庞大,但对于我们这等游离目的团体,也着实引人眼目!不过,有我等数名半神存在,一切隐患危情,可说是几近于无。

  “接下来便是路程安排问题,以我之见,第十四重天传送阵已然可以使用,却非全部人员可以入内,毕竟一人动辄就需几十万真晶,单是最短路程你也承受不起,我建议只引领八位夫人进入即可!”

  刘君怀乐着回应,“在万象宗内我已有交代,前来之人唯有一人主动提出乘坐。费用实在昂贵,我虽然付得起,但乘坐目的仅仅是满足好奇,对于前行路途却无半点影响,我自会省出此项费用!”

  “费用之虑仅为表象,被更多人掌控动向亦为不明之举”,安邦、茂彦二人始终不离左右,安邦仙帝此时接道,“照理说,一名半神仙人,在仙界来讲已是超绝般存在,切莫忘记杜微慎防之说,谨重其事便是防备险事萌芽之举,容不得分毫疏忽!”

  茂彦仙帝笑道,“此语是在刻意提醒你,你目下在仙界众势力眼中亦为万众瞩目当中,其中不泛宵小另类,更会有胆大妄为者参差其中!此行如此庞然,瞒不过有心人关注,保持你平常警醒之念即可!”

  乐圣仙师笑着回应,“不用刻意改变你心内真实想法,现如今仙界中已无可与你为敌之人,有我等存在,近乎于大部分仙界半神数目,如此实力再有所收敛实无必要!我倒是有心希望有某一势力暗中出手,就此铲除,只会对万象宗未来发展有益处!”

  他作为刘君怀授业恩师,自是希望自己弟子会无限发展下去,修炼这世界,不间断战斗才是最快提升修为方式。

  而安邦、茂彦二人眼下唯一担责只有刘君怀自身安危问题,两方间考虑行事各有不同,此等意念不通不会有其他杂念生得,修炼至几人如此境地,对于事物中愈多繁杂,均能深刻理解。

  受到乐圣仙师如此直截了当不同意见,安邦仙帝脸上也无丝毫不愉神情,大乐道:“仙师与我二人看待问题出发点不同,君怀,我等所言只是建议,如何取舍全在你个人最真实本意!”

  刘君怀自有他心底里主见,却不表明他形式上特立独行,多方征集意见,只为充实不为其他。

  相比两方建议,实际上他偏重于乐圣仙师所言,老人家口中之念最为实际,当下已不是低调时候,在他飞升时间愈加迫近之时,他一切行为要以万象宗最高利益为实行标准。

  以他目前半神境界修为,再有过多顾虑已与实际身份有所偏颇,此行乐圣仙师建议高调出行,与之前他所不太特意专注圣光社等势力看法颇为近似,这才是真正与仙界建立威望之时,对于日后万象宗发展利大于弊。

  刘君怀所行所为所有众多,但详知内情之人也只有与圣光社等势力密切相关,才有更多知会,对于仙界中普通势力与更多闲散个体,对于刘君怀此人知晓多出自于口口相传。

  而此行范围遍及各个仙域角落,此时刘君怀实力展现,才是给普通仙人最直接印象方式,显然乐圣仙师所言,更多考虑出自万象宗存在现实,与日后长远规划。

  因为百多人加入,颖安潭就此成为一处欢聚之地,长青子、李相予、吴绍远三人,为解决急剧暴涨仙人居处,甚至当场开始炼制楼阁。

  在沈多多建议之下,各等神兽也被从混沌空间召唤过来,有着大宝小宝两只淘气鬼,颖安潭内外一片纷杂也属情理之中。

  碧麟妖皇与敖五也尽皆来到,在老管家一一引见下,却也迅速与众人打成一片。

  眼望当下一片欢腾热烈场面,刘君怀不惜奉献出几坛真品银瓮璚浆液,他心中诸般感慨,也只有在看到众人脸上更多笑容才会愈加深刻。

  简短截说已是三日之后,行程也就此正式开启,天海府这一次来到竟达几十人之多,新觉仙帝、子喻仙帝尽皆到来,十二连环坞更是十二位坞主聚齐。

  相比于中上两界,下界相对狭小,更有刘君怀直接关注下,基本上已排除魔气繁盛之地存在可能,由此天海府也就暂时松缓下来。

  不知为何,十二位坞主却是与阗殛老祖十三位徒弟交往甚密,就在颖安潭瀑布对面,就地斩杀妖兽烧烤,现场气氛便是在他们刻意营造下颇为融洽。

  推杯换盏间,共饮畅谈心事之理,互敬倾交时时可闻,刘君怀两傍列坐诸位夫人,穿插着大宝小宝于众人间忙碌身影,众人弄盏传杯,觥筹交错,众宾欢相溢于言表。

  即便是一向不理会此般宴酣之乐者,如乐圣仙师、翰林仙帝、练乐人等人,也被现场极纯正亲情之

  (本章未完,请翻页)感所感染。

  在场每一位与刘君怀之间,均存在着或多或少恩情与道义契合理念,亲情更是众人间交叉联系最为繁多,生出此等氛围也是众人所乐意见到。

  更有碧麟妖皇、敖五,与诸位来自于神界中人,讲述太多未知事物,另一角度来讲,稀奇事物更易引起现场气氛与共鸣。

  于是一整夜起坐喧哗里,无尽欢笑浸满,刘君怀却是在众多醉眼迷离里,悄然起身出外,就此踏上穿越之路。

  仅仅半日,便也来到第十四重天,避免不了与天道殿星火仙帝、涵衍仙帝等人见面,华容仙帝、文成仙帝、文石仙帝却是在此地惊现,言谈过后刘君怀才恍知,此三人奉圣光社之命前来,皆因之前他们身在不远处仙域。

  不成想离开之际,此三人也是跟随一并前往,想来也是圣光社所提议交代,他本人与三人关系不错,况且还有那位文石师侄存在,也在某一隐秘之处,将三人引入松印小世界。

  与之内众人稍作介绍,刘君怀便引领着八位夫人返身而出,身后还有乐圣仙师、向笛先生、安邦仙帝、茂彦仙帝四人紧随。

  五位半神齐齐驾到,天道殿星火仙帝心惊之余,更是亲身送往传送阵之处,在刘君怀等人离去之前,并未谢绝星火仙帝所递过一枚储物戒,但刘君怀还之以同等物件。

  待得刘君怀一行人离去,星火仙帝才敢将神念扫入,其内九霄蓄力丹、雪凝霓石、神兽血液、灵骨仙胎液等各有若干,无一不是仙帝层面所急需之物,使得星火仙帝面色大变,旋即便有一股浓郁感念生得。

  却说刘君怀一行人进入传送阵,传送阵内外往来之人早就远远避开来去,除八女之外,每一人均是身上气息深不可测,即便是尚未有人识辨出哪一人,也均意识到此行人不可侵犯之威。

  在不久后,便有人通过八位夫人,联想到刘君怀其人,毕竟之前炼心岛一场盛势婚宴惊骇整个仙界,关于诸位夫人之美艳,也是有诸多传说就此流传。

  相比于其他事宜,此类消息相关最为具体详尽,而刘君怀其人也具有相当号召力,毕竟两界通道问题,关乎整个仙界仙人飞升。

  无论仙界世间或隐门势力强大与否,亦或是举止行为是否诡异狡黠,但在飞升这般大是大非面前,会有绝大多数仙人做出正确选择。

  越是对天道了解,越加明晓维护与违背之间差异所在,尤其是在飞升有望基础之上,众仙帝心中绝念重燃希望,便是刘君怀其人其事一经在仙界流传,立即得到众多支持之根本原因!

  更有众相敬仰乐圣仙师存在,如此威望超绝之人能够认同并招揽门下者,自是享受到甚多爱屋及乌、有盲目崇拜之嫌仰慕者认可。

  这些刘君怀一无所知,只是渐感众人所投来眼神不再有多少躲闪之意,甚至有几人生出迎将上来意念,一副蠢蠢欲动神情。

  他并不在意这些琐碎,目前关注力只在众女身上,眼下她们显然因为首次乘坐传送阵,不要讲如此完整巨型空间传送阵,即便是最简单极小型传送盘,也仅是刘君怀所赠与,才有所感知。

  所以光影交错中,传送阵启动,头脑一阵眩晕后虽旋即恢复清明,众女眼神中惊骇还是一目了然。

  刘君怀自是免不了在身旁低声介绍,她们才堪堪得知,仙界这般巨大传送阵,只有最顶尖仙阵师才可布置出来,而且是无数仙阵师智慧结晶。

  空间传送阵的构建,极为艰辛不易,既要通晓空间玄奥,也需极高深炼器水准,方能组建出空间传送阵。

  根据构建者造诣,与还空间奥义了解程度,每一座空间传送阵样式均不相同,空间传送阵多为圆形,方形,长条形,这与不同炼器师密切相关,以同样炼器材料,所炼制形状也未必等同。

  像是她们手中数个传送盘,根本没有相提并论资质,仙界这座庞然惊人传送阵,虽然只能固定在某一处不能移动,但稳固性安全性与实用性要远远胜过前者,而且可以一直使用,只要有能量石催动,那就一直会有效果。

  闻听得刘君怀一一详解,众女才未有,眼前不断有时光倒流般地道道虚空轨迹划过惊恐,四周围是一片漆黑之色,如同一片虚空望不到边际,对于此等虚空深处最是简单景象,也非众女曾经经历过场景。

  而且其中四女怀有身孕,一旦有所惊吓,可是刘君怀最感到可怕之事。

  好在有刘君怀在一旁轻言解读,仅仅不到百息时间,他们已经来至第十七重天出口处。

  只是刚刚迈步走出,刘君怀便探知到阵法外有专人已然前来,或是相迎,或是暗自躲藏,各路人马不一而是!

  当先一人,赫然便是黎明仙帝一副容貌,根据刘君怀所探寻过来信息,此人便是那位承泽仙帝无疑,此刻他正扬手走来,一副颇为熟识神情,诸般惊喜扬溢于满脸!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