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瞬间碾压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瞬间碾压

  这一百零八粒上清星酝珠,刘君怀自然不舍得拱手奉出,但他知乐圣仙师口中之语完全是在为他今后着想。

  再是圣器般存在,总归乃是身外之物,而且仙师显然不希望他手中有太多如此依仗,一直修为上有所瑕疵。

  欲证圣道之人,所追求便是各等修为极致,容不得一丝一毫心境缺失,过多外物加持,仅是自身安危多一层保障而已。

  未有更曲折心神淬炼,于心境磨砺终归不甚趋于圆润,就不能完美达成饱满而润泽极致状态。

  只是略一思虑,刘君怀便深悟乐圣仙师良苦用心,于是恭声回道:“弟子明白师父所言深晦之处,定当就此深铭,还请师傅放宽心!”

  乐圣仙师微笑道:“此类大德凝汇圣物,有更多佛家佛理精髓深蕴其中,虽然为师也对佛教有所深研,也知内里教化蕴意如何强悍!此物不同于佛家真言那般心法经诀,几十位高僧大德几近悟到极致缘法佛义,每一次使用,便会深浸你识海魂魄。

  “终归你自幼所习道家术法,再具有殊途同归万法归一效应,义理上总有甚大不同,未曾有高深修为在身,心神潜移默化被教化所影响,会对道教所追求无为而治,反本归真本质有甚大影响。

  “求道者当自砺,道而德得者,当清静无为;佛讲慈悲爱人,去苦极乐,舍己而造福苍生。虽说道教是源于佛教,但道教最终出淤泥而非泥,青出于蓝而非蓝,一生按照自然规律去修心养性,待人接物,且你修得之体为最极致先天道体,修为越是高深,越掺不得半点驳杂!”

  刘君怀惊异道:“世人均知您道佛两教同修,为何不怕此等驳杂隐患?”

  乐圣仙师凝重道:“那是仙界以讹传讹之言!道佛两教同修不假,但我仅修行佛教中佛性部分,也仅有一部心法精心修研。为师最终理念乃是将佛性中道德精髓,有效与道家道德之力有效结合,那三界真阳心经便是佛道两教义理结合!

  “所言法者,谓众生心,二者法义有共同之处,三界真阳心经已刻意将佛教中教化部分特意淡化,重点突出道德中虚通之理境妙智,如此凝结两教义理精髓,才可有境能发智,智能克境,境智相会真正生得!

  “圣人空慧明白妙达玄理,智无不照,境无不通,具贯身心两义,那等境界才可将二者归一,再衍生万法!自那等境界之前,两者均属于万法中一二,不可能达成归一境界,由此有所驳杂也在所难免!”

  刘君怀频频点头,“圣人境地之前,容不得驳杂混沌气息,看来日后我那几种佛家法术还是少修微妙!”

  乐圣仙师笑道:“那也不见得!就如同法宝与武器不同,圣义直接教化与法术修习有本质不同。法宝威势在于炼制者精神力与意志结合,而单纯武器需要外力施加,后者处于自我掌控范围。

  “譬如你所修习佛家真言法力传承,更重要意义在于法力获取生得,传承里高僧灵魂神念已被你炼化,灵魂神念内佛家五字真言法力,也尽数融入到你自己灵魂之力之中。

  “舍利子内精神思维能量,与你自身精神力融为一体,随本人思维转换犹如一体,便不再受所生出真言法力来左右。上清星酝珠却是高僧大德灵魂神念凝汇圣物,每一次运转,其中佛理深邃便深入你神魂,自会影响到你本身奉行理法!”

  莫思彤一旁接道:“仙师也就是讲,君怀你所掌握佛家法术,乃你自身生成之物,有自主取舍掌控力,仅仅作为能量加持,并不碍你自身所修道法!”

  乐圣仙师笑着点头:“高深佛教教化之力可是极为恐怖,它主张出世就是要断绝一切俗缘,不得对现世有纤毫回眸,不认六亲,不敬王侯。道教虽然也常为出世与入世问题困扰,却先天地带有世俗特点。

  “由此观来,道教最为契合自然本意,也最适合我东土人族体质,其中人文理念更人性化,与天地气息更理事圆融,也更加契合一切万法,尽在自心最真实理念!”

  刘君怀心下理解渐趋明晰之余,也暗叹莫思彤灵慧之处,他自己因为身居数种佛教法术,闻听乐圣仙师警示之言,便有此生成些许恐意。

  莫思彤旁观者清,能够即迅速理解其中玄秘,他却是有些畏葸不前心理。

  不管怎样,今日里得到如此佛教圣物,也是一个巨大收获,念及于此,不多时刘君怀也就将心内崭新理解抛之脑后,一门心思探向坊市各处。

  不过接下来也没有如此好运了,不过各式仙草灵药却是收集一大堆。

  对于此类方式,除开众女新鲜好奇之外,最感兴趣之人,无外乎便是浦和、翰林、长青子、李相予等人,此地药材、炼器材料品种齐全,虽然甚少珍惜弥贵之物并不多见,但也可偶尔见到。

  各种各样成品也是千奇百怪,即使乐圣仙师修行贤良方正之道,专注于生聚教训与心德修养,对于丹器

  (本章未完,请翻页)少有修研,面对诸多缭乱纷繁物件,也同样兴致颇浓。

  老管家却是独对古籍、酿酒相关十分关注,龙五仙帝自然专顾烹饪食材,各等仙兽肉食也是置换了许多。

  总之众人尽皆尽兴而归,自天黑之前赶到城主府,一路上欢声论语不断,哪里还有多少修炼者冷峻默然神态,俨然是居家旅行般欢悦充溢,如此庞大采购队伍,也是惊得路人纷纷窃语私议不绝。

  城主府内早就张灯结彩以待,门前更是密密排列数百人等候,令得刘君怀心下很是郁闷。

  只可惜不由得他不忿此等隆重之礼,更多仙人显然极是满意被重视,除数位半神一脸淡漠而外,众人也均是喜笑盈盈。

  自有华容、文成、文石三位仙帝上前引介,第十七重天同样属于圣光社等三方势力管辖,由他们出面也最为合理。

  一番应酬,众人进入城主府,府内已是酒宴恭候。

  因为中上两界行事与下界不同,城主俊德仙帝也就不属于皇族,而且伊郸道城内,城主府为最强大势力,皇族在此地已沦为普通家族势力。

  今晚前来相陪众人中,齐聚各个势力执掌,更有不远处临近城镇纷纷有仙人赶来,五位半神存在,那可是相当骇人听闻阵容。

  平日里见到圣光社长老,即能引起轰动,可想而知此处久候仙人心中紧张,已是几乎有碍喘息。

  直到接下来酒宴,见识到刘君怀一行态度极为温和,众仙人面色彩渐渐舒缓,但谨慎小心依旧。

  此等略显尴尬宴会自然不可能长久进行下去,只是一个多时辰,也就草草结束了。

  刘君怀等人刻意单独会见几名城主,四下里他也赠出数滴神兽血液,毕竟如此高规格接待已是令刘君怀略有不安。

  一夜略过不谈,翌日清晨,众多人购买**意犹未尽,简单梳理便是重新杀回方式。

  午时过后,刘君怀返回城主府,便与承泽仙帝等人细细交谈,当日晚间便是那地下拍卖会,圣光社带来消息,却是命天道盟就此大开杀戒。

  那名叫做嘉石仙帝半神者,昨日里已是出现在刘君怀探识范围内,晚间却是急急离去,此人气息并不甚稳定,显然刚刚进阶不久。

  以刘君怀实力,完全可以将他秒杀,但知其人有特意留下命令,只能眼见得他匆匆远去。

  显然刘君怀一行五名半神带给他极大压力,此番早早离去便是在提防众人探知。

  其间他见过数名仙帝中后期仙人,刘君怀昨日里已向承泽仙帝讲述,与他所探知未有太大出入,如眼下这般敌迹详尽确知,晚上拍卖会也不会有多少曲折,不过以刘君怀建议,还是等到拍卖会结束之后再有所行动。

  几人商定,一旦今日晚间那名半神出现在城内,刘君怀一行当夜便即离去,以方便那人对承泽仙帝施以夜袭。

  这样在拍卖会结束后展开打击,会令城内嘉石仙帝盛怒之余,少些充裕反应时间,虽然众人判定此人不会亲自参与,但对其追缴却是一点也不会放松。

  晚间酉时将到,刘君怀、安邦、茂彦三人,随同承泽仙帝便出现在拍卖现场,现场已有百多人就坐等候,见到刘君怀几人进入,片刻嘈杂便齐齐起身相迎。

  简单寒暄,拍卖会才正式启动。

  刘君怀早已探出拍卖品当中,却是未见一件值得出手之物,他也早在刚刚进入时表态,不会亲自参与竞拍。

  这也是无奈之举,他相信只要自己看中某件物件,就不会有人敢于与之竞拍,而嘉石仙帝设立此处拍卖,本就是一个考验陷阱,自是不会取出多么珍贵之物,此等局面实在是令刘君怀提不起兴趣。

  未过得一半时间,刘君怀也终是再无耐心,几人也就起身撤离。

  那名半神就隐身于民居中一处禁制里,一副紧张兮兮神情,刘君怀出现在拍卖会,几乎已可断定,承泽仙帝所假冒黎明其人,与圣光社有密切联系。

  虽然尚不能断定黎明仙帝是否切实为那名万象,但拍卖会即将遭受打击已是不可避免,令那名半神此刻面上神情颇为狰狞。

  果然半个时辰后,天道盟数十名仙人突然现身,连那百多名参与者也未放过,在斩杀几人后尽数禁锢起来带走。

  此时城主府外,刘君怀一行已是踏上路程,城主引领一众仙人遥遥挥手致意,直到众人所乘坐飞艇遁入虚空不见。

  刘君怀却是在虚空里,自飞艇外显现,身影展动,已是瞬间来到承泽仙帝身旁不远处,此时承泽仙帝却是刚刚与送行队伍告别,正自向居住之地飞驶而去。

  一路却是未见暗中隐藏之人近前,这些人便是昨日里与那名半神相见一众仙帝中后期,只是更多出七、八之数。

  (本章未完,请翻页)来到居住处,刘君怀便幻化为另一模样,与承泽仙帝只交谈不足半晌,便有十几道身影簌簌飞来。

  淡然一笑,刘君怀取出弑神枪,他虽刻意转换容貌,遮掩真实修为境界,却是故意将弑神枪暴露出来,他深信敌方势力早对他做过细细研究,此件神兵也定然早在他们视线里。

  刺骨冰寒锐利杀意乍现,飞驶而来一众仙人片刻愣神后便面露凶光,虽然刘君怀所展现出仙帝后期巅峰修为,但此行前来足有八名仙帝后期,两名后期巅峰,自是不会惧怕一名巅峰存在。

  一股浩瀚波动于弑神枪之中扩散而出,随狂暴杀戮气息溢出体外,刘君怀已在一名仙人身后显现,枪身金光大作之际,周围天地元气即有冻结之感生出。

  在那人还在万分惊愕当中,枪势刺出,嗡嗡作响声中,枪尖之处数丈长锋芒,瞬间喷薄而出,转瞬穿透那人背心处。

  不待血光崩现,刘君怀便是探知几十里外,那名嘉石半神已是身形飞掠出房门,向着相反方向急急遁去。

  刘君怀嘴角撇过一抹笑意,手下却是不停,漫身油亮漆黑弑神枪凄厉如鬼魅,随身影又在另一人身前显现,枪势在虚空里划过一道虚影,趋势快若雷霆,所经之处阴森杀气迅疾铺展,破碎虚空,虚空乱流瞬间凝滞。

  金色锋芒吐露,锋锐意志领域生成,转瞬将那人身躯划开得支离破碎,锋利锐意枪意挟带着杀伐决断,自另一处倏然现身,无与伦比凝实锐气瞬间激发,数丈长锋芒凝聚成一线,笔直贯透第三名仙人身体。

  极度恐怖使得那人口中发出凄厉惨呼,瞬间骤然巨变已令众仙人脸色大变,旋即有密织能量团,嘶嘶作响着罩向刘君怀所立之处。

  那一地早失去刘君怀身影,“不要散开队形,集中防御!”众人中有一人高呼。

  下一刻,一股庞大气浪狂卷而至,浩瀚无匹锋芒锐意幅射开来,滚滚仙元气息,浩浩荡荡,居高临下,激荡起光芒璀璨如金辉闪耀。

  磅礴广阔威压,犹如贯穿天地般地升腾,整个虚空虚空气流亦是骤然沸腾起来,气息涌动里迸发出来一股无与伦比凝实锐气。

  电闪中被极度压缩空气瞬间激发,剧烈轰鸣与塌陷同时出现,仿佛遭遇了大地震一般,大地被斩开一道恐怖伤口。

  烟尘大作里纷纷弥散,恐怖之极锋芒锐气,像是井喷一般蔓延在其内,掠起道道恐怖金虹,夹裹着呼啸凄厉风鸣,幻化出万千道锋芒,顷刻间铺天盖地而落。

  锋芒覆盖之地,延伸出道道金色光芒,金色光芒极速放大,仿佛是天罗地网一般,笼罩着这片天空,浩荡兵戈之气犹如是一堵堵巨山压来,气势磅礴,又雄浑之极。

  随兵戈之气奔泻向前,骇人气息流转,仿佛开天辟地的一势,锋芒意境疯狂攀升,化作一重重极致恐怖锐利罡气,猛地刺破众仙人身体。

  只听见喀嚓嚓声音,便是血肉模糊一片,四周空间便是爆发出无与伦比空间乱流,在空间乱流之间,则是一片堙灭铺展。

  此一阵疾风骤雨般罡风交织如网,便只余三道敌迹踪影暴退逃离,刘君怀身形赶到之际,无匹能量荡漾出恐怖杀戮气息延绵不绝,道道锐意符文凝实出可撕天裂地可怕力量,金光闪烁出惊人空间波动,

  光颤动振荡出惊天动地般地轰然炸响,天莲心火火焰铺天盖地而来,威势的带动下,那一方虚空瞬间化成了一片火海,空中气流瞬间汽化升腾,撕裂开道道空间波纹皱褶。

  那三人惊骇之下如丧考妣,神情像极了巨大震骇后仓惶逃窜硕鼠,圆瞪双眼由于恐惧闪烁出茫然无助,一抹惊吓后目乱神迷显现。

  未待惊吓模样自脸上停滞一息时间,便瞬间沐浴在这可怕焰辉之下,长啸裂空声中,至强威压笼罩,凝若实质般光芒犹如剑光闪动,纵横交错间如九天电芒裂开虚空,交织出哧哧吞噬一切声响,崩山裂地气芒在其间穿插闪动。

  一声巨大闷响,接着整个天地仿佛受刺激似狠狠颤抖了一下,却是金光笼罩下空间压迫之力迸发,爆裂气浪瞬间席卷金仙躯体,如狂风掠过,气浪中翻转起蓬蓬血气,眨眼间消弭在无尽虚空。

  虚空瞬间划破,露出一道道空间乱流,身躯早已经隐藏在虚空刘君怀现身落下,十几名仙帝中期以上者,已是在十息之内被绞杀一空,锐气意念却还在迸溅不止。

  任何一种意念是锐气意念本源其中延伸,此等本源只属于手中所持之物,有剑之高贵,刀之冷傲,矛之犀利,锋芒本心即为锐气意念溯源。

  那种意与力交融、虚实相生的形与神统一,才是超越任何技法另一种境界,杀伐决断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

  纵是神皇中期见识,承泽仙帝也不曾见过如此犀利锋芒,那如同剑意般无可抵挡神威锐念,令他不知不觉间遍体生寒!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