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翰林仙帝的固执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翰林仙帝的固执

  因而可见此个规模巨大天辰金晶矿藏,要经历相当长地质时期,通过多种来源,多次成矿作用叠加才有今日之形成。

  此际展现在众人面前天辰金晶矿体,呈八面体、菱形十二面体显现,而且大多数呈圆粒或碎粒状裸现在外,有强烈金属光泽,隐现于一蓬金黄当中。

  刘君怀更深探知之下,可见深处有一小部分拳头大小,浑身已是金黄至赤金颜色,仿佛金属,闪烁灿烂光泽,探识力还未靠近,就感知极其强烈压迫感袭来。

  拳头大小已在碎粒状矿体中属于巨大,显然便是传说中具有足够年份精金,其内核心部位隐有半流体状髓晶呈液,虽依旧被金晶矿体团团包裹,丝丝庚金肃杀之气,仍然有溢出迹象。

  “更令人意外的是,整个陨石竟成单体质矿藏呈现,且不知是何原因,生机居然于此焕然重生,如此神奇所在,怕是闻所未闻奇诡之事!更加玄奇之处,此陨石竟然空悬于此,不曾与外间地面相接触。

  “而陨石本身以流星之势,脱离原有运行轨道呈碎块飞快散落,表面石铁混合物质,撞击压力使这个物体在飞坠过程中被加热与放射出光线,于是成为火球,万不该有眼下生机尚存情形出现!”

  乐圣仙师也是有些张口结舌,即便老人家博闻多识,对此等超出认知之事也是一头莫展。

  向笛先生面色凝重道,“即便神界也未曾听闻类似巨大陨石出现过,陨石本身生机再现更是玄之又玄。事关其飞坠情形早有描述,所散发毁天灭地无穷能量,让人望而却步原因,便是因其未知破坏力,足可倾覆一方天地。

  “陨石在大气层中燃烧磨蚀,形态多浑圆而无棱无角,表面布有大小不一、深浅不等熔蚀坑,且多具有极为强烈磁性,照理讲此等与大气层摩擦发出光热高温、高压之下,任何低熔点矿物也不得善存,生机由来即便是天体演变,也无法解释清楚!”

  他此言乃是常识,当一颗小天体,其飞坠过程中,遭到成千上万颗砾石或砂尘颗粒撞击以后,所产生大量局部性小熔融体,就会叠加起来而构成小天体外壳。

  撞击力越大,所产生熔融体也就越大,建造出来小天体外壳也就越厚,相互撞击常常会改变其内部构造与结构,与空气产生强烈摩擦,在高压高温作用下,其外表常常会熔融变质,冷却以后,就会在陨石表面生出一层厚厚熔壳。

  此等熔壳强度甚至远超陨石本体,有此等浑如坚铁刚实表面,且经天路漫漫,星月渺渺,岁月之无穷磨砺,由此间突兀生出鲜活植物,怎不令在场众人惊骇欲绝。

  而众人眼前出现植物,只有一种火红色聚伞状叶片植物,均呈低矮灌木丛簇,其枝干密生灰白色绒毛,细观之隐现黑色纹理,。

  已有零散绿色花簇生于树干顶端,凝神久注,竟可见其花光华四射,虽不甚此木刺目庞然,却也生出一丝迷失方向般恍惚感。

  每一绿色花泛生下方,均有零星沙枣般青红间伴果实垂衍,果实长圆状椭圆形,却是与真实沙枣要小上数倍。

  众人正自茫然四顾间,早有翰林仙帝疾步上前,抓起几粒散落天辰金晶细细观测,此时却是惊声叫道:

  “此地所产出天辰金晶,仅是这散落碎杂存在,已是神界中罕有稀缺,像是此等细末颗粒中所蕴涵精纯能量,却是同等质量神石也有不如!”

  众人闻言,纷纷俯身各自拾捡,刘君怀却是提醒道:“诸位莫要就此炼化它,毕竟未知存在,尚需进一步勘探!”

  他言罢,将一缕灵魂空间内灵魂之力拉扯出来,与手中一粒天辰金晶缠绕便就此不理,放开镜像世界探识力,细细探往十里矿藏深处。

  正如翰林仙帝所言,其中庞大能量甚是精纯无比,但庚金主宰天地肃杀权柄,主人间兵革之变,其清冷肃杀中带杀而刚健,刚杀之性与淬厉肃寒气息,探识力未有所加持,探入其中也是不易。

  好在镜像世界所衍化探识力,已是空间领域与诸般法则手段下凝萃之物,其探识深入程度,远超庚金之力本身。

  堪堪半柱香时间,刘君怀才将一块指甲般大小金黄之物带回,交由翰林仙帝说道:“此等品阶算得是整座矿藏中上品,其中已有一滴半流体状晶体精髓!”

  翰林仙帝显是强行抑制住心中激奋,仔细端详良久,惊叹道:“果然满溢金属性能量极精部分,尚未剥离,已感一丝良冶锋砧般犀利,竟是与剑意也不相差多少!”

  剑意为剑气最高表现形式,亦为凝实清光玄奇意境,将此天辰金晶内晶体精髓,以剑意喻意,极是说明此种金属性能量,亦为绝高品质存在。

  一众仙王之下仙人反应还算得正常,那些仙帝亦或半神,可是心中立时被激起万丈波澜,境界越高,对于剑意感知越是明显。

  他们深知此等天辰金晶珍贵程度,已是堪得天地至宝般存在,这样一缕能量炼化汲取,不能讲体内能量就此蜕变,仅是其中一丝精髓感知,对单纯剑意理解,即会有巨大帮衬。

  虽然此物为金属性能量,但并非仅仅金属性体质才可吸收,其内能量精纯程度,已将那等属性差异凝练之极致,通过感受其中精髓喻意,再行缓慢转化就是了。

  令众人感到惊奇之事,却是接下来翰林仙帝表现,他似乎对精髓能量本身并未有多大兴趣,居然独独对天辰金晶另一种锻造冶炼功能情有独钟。

  “君怀,此等天辰金晶矿石庚金带煞,刚健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锐;土润则生,土干则脆;健而得水,则气流而清;刚而得火,则气纯而锐,就此引通其刚杀之性,内里淬厉晶莹极甚之处,才可最完美之体现,乃为上上佳炼器极品!”

  眼望得翰林仙帝一脸兴奋神情,口出此言,居然隐隐流露出颤抖声色,令众人不觉心中齐齐念碎。

  如此精髓能量之物,竟取做炼器之用,着实有些明珠弹雀,牛鼎烹鸡之嫌。

  修炼之人,以提升自身修为为首要,将之转换为自身体内能量,方是物尽其用之举,才可令如此珍惜资源充分利用。

  以此来炼制些身外之物,绝大用场终不过保得自身一时平安,翰林仙帝此番举措,无异于投闲置散之举。

  刘君怀还未有所回应,一旁浦和仙帝便解释道:“我这师弟一生痴迷于器械法宝炼制,在他意念里,修为如何另作他讲,是否证道亦为虚妄之事,唯有此等唯一嗜好,方是他一生秉持!”

  刘君怀点头笑道:“正如龙五兄一生执意于烹饪之道,实际上炼器之道也是另种寻道路径。这里有十里方圆矿藏,且据我所知,天辰金晶矿石良冶销熔之艰难,等同于天地间最极致刚硬三星石,才可与之相比拟。

  “恐怕是任由着翰林师伯炼取,也不过千斤,一世足矣!此类金晶矿石顽钝性偏刚,极致洪炉辅以天火才可煅炼,但强金不畏火,但独畏惧水、土之羁縻,掩没金清亮本性,想必翰林师伯此际已在考虑此事了。”

  他见此时翰林仙帝已陷入一种熟虑状态,才会有此一言,显然翰林其人,对于众人口中之语,并未有多加理会。

  果然刘君怀此番话语一经道出,翰林仙帝立时警醒,向着刘君怀一挑大指:“君怀,没想到你也如此深谙此道,却是不知有何具体解决方式?”

  刘君怀苦笑道:“小子我仅是理论稍有知会,实际炼制境界低下得很,哪里会有切实手段供给!”

  翰林仙帝也是回应苦笑,摇摇头,负手就此远遁,徘徊于偌大矿藏之前,口中喃喃不停,不知念叨些什么。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