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浩然之气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浩然之气

  过得良久,石门轧吱吱缓慢开启,一股浩大古远气息扑面而至,突兀急速泛延,更于徒然间喷吐出无尽耀眼白芒。

  白芒中仅余一缕天地元气生机尚存,并不具丝毫危及蕴意,众人也就未作闪躲。

  待光芒散尽,刘君怀口中所言巨大龟壳,果然以数丈圆形置中摆放,古迹残余气息流转其上,尽显一派亘古不灭永久生命力。

  虽未见有一丝生机犹在,但其上所流转光泽,并未因经过无数年岁经历,也未受空气中氧化辐射与烟尘污染长期沉降,光泽中油质感及透润感依旧彰显。

  刘君怀等人踏步上前,细细观瞧,龟壳背部果然有密集文字不等式排列,只是此等文字属于古文中比较奇异字符,久己失传,实无从稽考,纵有迹象,也皆为诡文符式,篆势奇谲,殊难辨认。

  乐圣仙师此刻正滞留在往来通道之处,洞穴内又有某种屏蔽之力,他必须亲身前行相告此事。

  待得乐圣仙师二人急匆匆赶将过来,那处石室内早已乱作一团。

  却是呈数百张方圆石室三壁间,均被发现另有通处,每一处均为同样形状石室显现,每一室或多或少,均有诸多物件被密密法则禁制所笼罩。

  其中一处已被刘君怀破解开来,赫然为一方木质盾牌悬空高挂,隐散着冰冷而妖异冰冷气息,恍若无数尖锐短刃,带着一股无以伦比冰寒与锋锐,令众人由彻骨凉意袭体而生。

  刘君怀脸色不由微变,迅疾拉扯出空间领域将左近笼及,打开镜像世界与灵魂空间,仅仅过得百息,便将木质盾牌周身气息逼迫收敛。

  沈多多自一旁欢叫,“此处所在可是由我首先发现,君怀哥哥,是不是先交由我手来演练一番!”

  木质盾牌很明显为一高阶护体神器,但尚不足以与沈多多所获宝衣相比拟,他也知沈多多只是玩性大起,并无贪欲之意生得。

  “你将一滴鲜血滴入,才可勉强施为,距离简单炼化还远,不过先行查看一番切为何物也无不妨!”

  沈多多闻及,迅速将一滴鲜血滴上,刘君怀自一旁打出无数道手诀,片刻之后,木质盾牌便老老实实跌落在沈多多手上。

  沈多多口中娇声呼喝,木质盾牌向上抛去,嘴里念叨不绝,那木质盾牌周身陡然一颤,一股翠绿而充满生机光芒便自盾牌体内飚射而出。

  有甲木之气凝结出甲木、花草之形,禀赋大自然之气深蕴,自半空里快速汇聚,眨眼间化作一道翠绿神盾,悬浮在她头顶。

  事物发展先有其气,先形成气场,然后而成象成形。

  神器便是深蕴极深法则自然神物,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有其气,必然会凝结成象,凝结成形。

  神盾垂落万千气线如丝绦,化作一道薄而坚韧护罩,将沈多多紧紧护在里面。

  刘君怀一旁轻笑,“此为盾形神器,转作护体之用,你有宝衣在手,却是将此物奉献出来,留作喜爱之人就此持有!”

  沈多多也是笑道,“君怀哥哥,我总觉此等神盾未有丝毫深邃存在,启动方式虽相当炫目,但所形成护罩,并未令我感知有多大坚固度!”

  旁侧伏羲仙尊乐道:“多多夫人,你现下仅为金仙初期修为,能够勉强启动已是不易,真正神器需要极高深体内仙元来驾驭,即使我目前境界,也不足以令其发挥三成威势!”

  刘君怀点头笑着回应,“只有神皇后期级别,方能将它体内威势完美激发,你现在所做施为,怕是不及其中百一!”

  沈多多调皮地咋舌羞笑道:“原来如此,神器果然非凡!”

  众人尽皆大笑,远处浦和仙帝已是招呼着刘君怀前往,他手指身前打开石室,“此间里另有多处禁制存在,每一处内均有不菲之物,破解起来需要万分谨慎,不必急着实施,我们还要留在此地数日!”

  此处还有数位文成等几位仙帝后期,对于法则之力均有不同感悟,慢慢研究着破解,也足以将其解开。

  刘君怀言罢,便是几步来至那巨大龟壳身前,此时乐圣仙师几乎已将整个身体附在上面,显然其上字符篆势难辨,需要老人家一一排比。

  灵机一动,刘君怀便将老管家也招呼过来,对于此等头粗尾细,形似蝌蚪文字,他同样有极深研修。

  眼前这些骨刻文,文字造型图画性很强,有的字很是繁复,几近于绘画,显然处于文字产生之初始时期。

  刘君怀使得一些上古石鼓文,但面前骨刻文明显要早过石鼓文无数年,且文字清晰度大多剥落,此时观来如金细委地,芝草团去,不烦整裁。

  浦和仙帝自一旁低声言道:“方才仙师曾言道,之上字符极有可能为一部完整上古法术传承,之所以不称其为心法或功法,仙师将其上有极浓郁法施施为轨迹,与心法、功法极其深奥妙旨殊又不如!”

  乐圣仙师闻及,抬首笑道,“即便如此,也是道家最精湛法术蕴怡,所含仙道义蕴几乎将到极致,虽然此时不曾有多少破解辨识,但内中法义气息还是相当明显。”

  言罢,他手指老管家,“于古文上,智秋显是要比为师多些认知,有我一旁协助与他,你等便是四处忙些他事,也好省却些时间!”

  刘君怀却是躬身回道:“此等事宜破费脑力,二位老人家也要合理分配些体力!”

  乐圣仙师微笑着摆手,几人这才各自离去,巨大石室内有几十个小型石室分布各处,倒是不必集中于某一地。

  如此巨甚收益,令得这处地下空间一片笑语低喧,尤其是那沈多多与吴碧妮,不时有尖叫声音响起,显是又有神奇发现。

  刘君怀细细打量着巨大石室,其内虽未有明显法则之力加持,但各处残余远古气息,居然对探识力有这般遮掩作用,却是令他心内暗叹不已。

  远古气息内,聚集一定天地精气,恒古不散,乃是天地间灵气根源、养料,正、阳、生三气相互补助,却不见阴、邪、魔三气所制约。

  显然此地所曾经泛生气息,为上古神人刻意遗留,他可隐约感知其中浓厚浩然正气,细细感之,能给他带来愉悦与静静沉浸。

  浩然正气,天地间最纯阳之气,是所有阴、邪恶、魔最大的克星,一般阴生物都不敢接近浩然正气,否则只有烟消云散后果。

  此处浩然之气,显是经过那位远古大神无数年凝聚,才有当下这么浓厚,浩然之气对于道教意义非常大,不但可以收心养性,而且对于一般心魔也有巨大抵制作用。

  浩然正气寄寓于宇宙间各种不断变化的形体之中。在大自然,便是构成日、月、星辰、高山大河之元气。

  在人间社会,天下太平、政治清明时,便表现为祥和之气;而在国家、民族处于危难关头时,便表现为仁人志士刚正不阿、宁死不屈气节。

  修炼秩序靠它维系而得以长存,道义是它产生之根本,充斥着忠贞正直气息,便是眼前浩然之气,能如此长存于天地之间最根本缘由。

  一直呆在他身旁安邦仙帝,眼望刘君怀若有所感,于是笑道:“此等气息确实为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其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是物质与精神之统一,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一种客观存在,所以它才具有这般伟大。”

  刘君怀深以为是,回道:“尽沉心神感悟,我能自其中仿佛听闻有铿锵话语,与浩然正气相辅相成,乃是正义与道德日积月累形成。此言语中并不见具体内容,只有无尽处变不惊,镇定自若,处处渲染!”

  安邦仙帝频频颌首:“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道教通过三纲五常教化,来维护修炼秩序伦理道德、传承制度。

  “道教传承核心亦为浩然正气来秉正契契合天意,道家传戒、守戒之修持精神,也由此论述精审简明,化繁杂成精纯,从博而约,开示明确。”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