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道曲法咒与三五之说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道曲法咒与三五之说

  刘君怀心下不由得暗笑,即便是一众仙人算是同德同心者,但其中也定会存在着境界差异间各类交结,由他此言过后,练呈如其人便会迅疾成为下界瞩目人物,却是极有利他日后发展。

  向笛先生其人,果不愧卫道者势力今后重点培养目标,心智细密之处,可由一念间转得,实在不可轻忽!

  华容仙帝心内虽是极爽,但在刘君怀以及一干神界来者面前,还是试图婉拒遮一下脸面,却被安邦仙帝摆手阻止。

  接下来便是依旧由他来主持分配,足足数个时辰,百多件才尽数落于个人手中。

  照理讲,刘君怀完全只拿出一成或是两成,便足以令众仙人满意,但此次本就为集体游历行动,且在场众人均与他干系密切,这般处置,也未令刘君怀心疼太多。

  不过他也刻意留出十几件,每一件也均为上品神器,这些则是留与圣光社几位统领,不论今次受益如何,带给刘君怀最大助力之人,还是他们几位。

  那件同样上品护体神器木质盾牌,却是刻意留与老管家,与另一间铜盘状神器法宝,也是唯一两件获得者。

  他本已在刻意提醒老管家在他心目中重要地位,万象楼内宝物无数,老人家不至于有所贪恋。

  见此间事情已了,打发众人闪出位置,乐圣仙师拉过刘君怀道:“现在龟背上字义破解大半,你就留在此地相助,有些字符实在是模糊不清,由你来探视会有帮助!”

  刘君怀口中轻哦,惊异道:“文字似篆非篆,书法奇古,便是比它晚上许多石鼓文,破解起来也至少数日,这般迅疾就有收获了?”

  乐圣仙师笑道,“这多亏了老管家,他对于此等远古之物颇有深研,找到其中规律,并不难识别!此等文字叫做夜郎天书,如草似篆,笔画盘旋弯曲,字形粗细不一,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疏落有致,自然流畅,另有妙处。

  “也如之前法施施为轨迹,实则为一部叫做步罡踏斗步法。莫要小看此等步发存在,它完全相异于身法术诀,而是号称‘三五禹步,长生不死’召请神灵加以护持法术,乃神人作法最极致神术!”

  刘君怀不由得惊颜失色,能召请神灵之术自然高深非常,待神灵护持显现,与长生不死又有何干系?

  达得长生不死者,非圣人之境得以寻成,步法再是寓意艰深,也不能与证道直接相关,况且召请神灵护持,即等同于借助外力,与招引天地之力截然相反,非道义理邃所能应容。

  乐圣仙师王道他眼中一抹惑意,摆手道:“此中相涉过于繁琐,有待整部法术撰录下来再做深研。”

  二人来至老管家身侧,刘君怀细细观之,此等夜郎天书与他所见识过汉甲骨文有诸多不同,相比原始象形文字已有进化,大者如斗,小者如蚊蝇,笔笔如铁线。

  老管家略一转头,见是二人来到,他眼神指引刘君怀,“那几处字符,还请楼主细细探识,字迹过于浅淡,如此高明法术,容不得分毫差异!”

  刘君怀不敢怠及,忙打开镜像世界笼罩上去,刻痕笔画瘦直,刀锋毕露,但因历以年月沧桑绵长,字迹已有些许蚀剥,纹路仅显凹凸之分。

  即便是如此探幽索微探识之力,依旧有几处不能详辨出来,好在镜像世界加持之下,不仅单纯探识力,还具有自行演化之功效。

  由此渐显笔法方圆其中并用玄妙之处,查及其间粗细富于变化,起止锐圆因势而异,与龟背纹理两相结合,才渐有更清晰显示。

  如此深浸半日,整部书法也被一张兽皮撰录下来,那完整龟壳也被刘君怀顺手收取。

  三人围坐一旁精研良久,老管家才深叹道:“果然不愧于道家无上法术,其道精意义值得探讨。此部法术名曰步罡踏斗,每日演练,以四灵、二十八宿与九宫八卦铺就方丈罡单,象征九重之天。

  “由其上奏念道曲法咒,沉思九天,按星辰斗宿之方位,九宫八卦之图,以步踏之,即可神驰九霄,启奏上天。长期以往,能知三五禹步之宗门,即入长生不死之道,此法妙秘,不传非人。

  “步罡者,强身活炁之法,安魂制魄之诀也。道教认为护身延生,莫大于斗真;拘魂炼阳,尤先于罡炁。步罡踏斗,即以禹步为行法基础,达得大乘之日,一切法一切行持,非此步调不能通真应。

  “此术法道教为极要法术,堪称万术之根源,玄机之要旨,但已仅存于秘典目录之中,此次于今地出现,却是数万年来唯一显现,由此而生得通神之法力,便为神界三尊法力中大地万息。”

  刘君怀就此几似惊厥,三尊法力同属于本源之力,非证道圣君不可领悟。

  相传大地万息就是汲取天地间万物元素,调动天地之力,并把自然阴阳融汇其中,用于掌控一方天地奥义。

  能称之为本源之力力量皆可称之为法力,但在其中有法力深浅各有不同,而步罡踏斗虽有步法称谓,却是能由此生得大地万息,为他远远未曾料及之事。

  老管家接着道;“步罡踏斗共有九步,各有其象征意义一步太极,二步两仪,三步三才,四步四时,五步五行,六步六律,七步七星,八步八卦,九步九灵。

  “步法之道取法自然,以日月运行来阐释,一月一交,一交三旬。一时三月九旬,是以一步一交,三迹象一时。待得天地之象交而合之显化,法象三光九炁方显,那一刻道曲法咒律吕炫韵,才会有造化之象泛生!

  “道家法义当中,三、九皆具有神秘意义圣数,步罡踏斗所涉三、九亦具神秘特征,但其内还蕴涵丰富思想义蕴。三步寓指三元、三极,三元是人身之元精、元气、元神,又指上元天罡、中元人罡、下元地罡。

  “而三极则指天、地、人三才至极之道,北斗枢、璇、玑三星即为代表。步罡踏斗就是以方丈罡单,象征上天北斗,法师禹步于罡单,仿佛凝聚身中之三元,踩于北斗九星之上,置身三极九宫之中,无怪乎步罡踏斗有如此通神之法力了!”

  见刘君怀始终处于半知片解状态,老管家笑道:“楼主只需用心牢记便是了,其中繁杂,即便是如我者饱经典籍熏染,其中道理也是一知半解!”

  乐圣仙师说道:“步罡踏斗之法,世皆失其真,盖世人多能言之,不能得之,得而不行,行而不专,故多不验。今日所得步罡踏斗,乃三五禹步之枢要,河图错综之数,岂可轻视为寻常所传差误,而不能变化通灵,今特正其讹而传其真,犹若天意又见垂衍。

  “此等三五之神,即为仙人修三五秘法,使三田聚宝,五炁朝元,达到神全炁满,作为天地万物之灵之人。从此手指足履皆能合真,步罡之法才能贯通天地。

  “三五之说,当为五象征道之五老,上天之五星,大地之五岳,人身之五脏。但凡步斗之法,切忌干罡犯纪。如脚步横截而过,是谓之干罡;如脚步误踏而进,是谓之犯纪;如干犯之时,随即就此陨落,再无侥幸。”

  越是深谈,刘君怀越是迷惑,不禁问道:“如此讲来,道曲法咒是否远甚步法精湛,二者相行配合我自是理会,尤那大地万息具体何来煞是迷惑。”

  乐圣仙师道:“若是刻意区别开来,世皆失其真者即为纯正道曲法咒。道曲法咒亦称掌目之诀,为手口法决相结合,为道之大要,法之元纪也。步法即为步罡,步罡者,乘于正气以御物。诀目者,主于神机而运化。修仙炼真,劾召制伏,莫不资之于此矣。

  “道教的罡诀多达七百余目,它是按四维八方,自手指的四指根逐节数,共十二目,以象征十二辰,从中又分出八卦、七星、九宫、三台,结出各种手印,各主其所行之事。

  “其中中指中文之玉清诀,与左侧北帝诀,被认为总三界万事,在罡诀中最为重要。所谓手指足履,莫非合真,即指步罡掐诀有机配合。咒语是颂神制邪口诀,步罡要念咒语,分四言、五言或七言形式,每一种罡法都有咒语。

  “掐手诀要念相应咒语,这就是步罡手掐足履口念。步罡九步,每一步均有咒语。掐诀时候,要伴随存想法术,法师存想九凤破秽真官,骑九首凤凰,左执碧霞琉璃宝钟,右执杨枝,在法师前遍洒神水,清肃心境氛葩。

  “凤凰口吐炎炎之焰,烧荡阴邪氛秽,经过这一存想过程,使心神内外洁清。步罡也需存想过程,想金光真炁,交映我身,随方应化,步罡行持。”

  老管家一旁呵呵乐道:“仙师大人,像是你我经由字字诸研,也仅有一定相关法邃记念,于其中道理也仅为一知半解。此时我等二人字字传教,更令楼主心神迷惑,不如待他日后自行研修!”

  乐圣仙师恍然醒觉,也是笑道:“我这是有些激奋犹过之嫌,乍一见识到真正道家无上法术,继而有所失态,竟是忘记如此繁剧邃远极深奥义,又哪里是通过他人转述所能尽悟!”

  念及此处,他突兀恍有所感,片刻后惊叫道:“君怀,你日后飞升仙界,一定将此步罡踏斗,交由天罡殿相关人等再做深研!步罡踏斗之法,与星宿、天罡深入涉及,而天罡殿便是对于宇宙星象所研甚深。

  “其门派秘传宇宙星象图,更是天地间唯一与诸般星象有所连通之法,此部步罡踏斗神术,说不得与天罡殿有所缘牵,必定你手中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之天杀阳精真土诀,与那星宿、天罡也有颇多涉及!”

  刘君怀眼前一亮,天罡殿实乃天神天罡传承势力,无论是神界各大势力需要斋醮作法,或是降妖伏魔重大举动,均便是常召请他们下凡驱鬼。

  天罡传承能够召唤神佑,以及吉凶祸福对所行之事加以正确指引,此类种种举措,均与步罡踏斗有千丝万缕联系。

  他不由心生一念,惊异道:“莫非是此部步罡踏斗,亦为天罡殿数番遗失典藏其中之一?”

  忽想起乐圣仙师二人对于神界中事有颇多不尽详知,他回首召唤神界几人前来。

  将事关种种一一讲出,安邦仙帝也是眼中精光直闪,“此般猜论可能性极大,若是如此,君怀,你为天罡殿可是立下头功!你本与天罡殿之间便有极深渊源,所获天杀阳精真土诀,已非十三大核心前辈之外不能参悟之物。

  “如此天罡殿总殿与三十六堂均不能触及之秘宝,能够亲由现任大殿主和泽神帝赠得,即说明天罡殿已是极其看重于你,你在正式加入之前,将此步罡踏斗奉上你可谓奇功一件。

  “更为奇妙的是,你此时尚不能确定,此物是否为天罡殿所遗落之物,这厢里修研理所应当。一旦被天罡殿确定下来,这般道家无上法术存在,于天罡殿三十六种神通衍化中,亦属数一数二存在,若想通过正式渠道再行获得可是极难了!”

  茂彦仙帝拍掌应道,“天罡殿内,相对低级宇宙星象图,亦为天罡殿核心弟子方能修得,未有神皇境地直系门人,也得不到宇宙星象图真正传承,普通门人所修得之术,仅仅为宇宙星象图诸多种衍化术之一罢了。

  “你那天杀阳精真土诀,为三十六星宿其中真阳神通衍化术法,属于中等品阶法术,再有此部步罡踏斗修得,未曾身及天罡殿,你已具有等同于大殿主拥有神通法术之数,对于早日于天罡殿立下阵脚殊为关键!”

  向笛先生不住点头,“越是盛极门派势力,越是派系林立,即使有大殿主倾力相助,若有其他牵绊,你行事也会多有不便。你大功在手,又有数般神通所加持,必会令其中派系另眼相待!”

  天罡殿所奉行北斗七星神通法衍,实乃无所不包存在,只是其中一部罡气神煞之术,那便是可沟通天地,研究命理,推论运气之至高术法。

  而天罡殿一方势力有多位圣祖证道成圣,因此天罡殿所修神通法衍密切相关,为半神境地者争相修习之必须。

  能够与入圣相关联存在,定然是神界至高无上般存在,能够对北斗七星神通法衍,与宇宙星象图有所修研,对于入圣后帮助极大,诸般法术等级之高,已是不用言语便可知会。

  即使天罡殿大殿主,也不过身居其中三道神通衍化,何况更多秘术已属缺失状态,而刘君怀入门后,那最低等级宇宙星象图获取,几乎手到擒来。

  如此刘君怀便会同样具有三道神通衍化,内里攸关再是彰显不过。

  由此可见,刘君怀所做猜念,引起几人这般激甚,也是事出有因,在这些神通般法术面前,一切仙神品阶功法皆沦为寻常之物,天罡殿能够有何等高绝地位,即使对神界所知无多,也能感知其中关键所在。

  据称能够加入天罡殿条件极为苛刻,纵是刘君怀命理尊贵,若是对天罡衍法无半点基础与资质,想要加入也是极难。

  大殿主和泽神帝早早将天杀阳精真土诀送达,足以见识其人,在为刘君怀提前铺垫入门资质,已是用心良苦。

  天罡殿主要法术皆与星象、推演密切相关,这就极大框限入门弟子条件限制,所以天罡殿门下弟子也不过几千人而已。

  此等门下弟子数目,与神界动辄几万人势力相比,所具有声望之所以巨大,与玄羽旗之间关系为一方面,更多因为所修功法原因,与各个势力间均有密切合作。

  况且天罡殿门中也有数位半圣存在,且神皇神帝层面也数量不菲,这就直接抬升天罡殿在神界地位,刘君怀能够为其所接纳,其中益处良多。

  本来未及神皇境地,现下也无法将诸般神通法衍真正参悟透彻,能将那部神通提早交由刘君怀之手,显然尽早拉拢为其一,更多因为刘君怀修炼资质逆天原因。

  即便如此,因为境界所限,刘君怀当下也难以将更深层神通法衍触及,但他从不依靠单独某一类手段存活,提前接触也无不可。

  此时乐圣仙师却是还在惦记着通道内洞壁图画,见此间再无他事,也就回身返回通道之内。

  虽有可包容万物神仙壶到手,一行追求刻意严谨寻知,他不会半途放过已有所获取之物。

  眼望乐圣仙师背影走远,向笛先生向刘君怀叹道:“神仙壶那等集天下之大成圣物,交由仙师这般缜密恪守之人最为适宜,其对于道义秉执隐微不显﹑委婉精深之处,却是值得你能以此尚师为傲!”

  浦和仙帝也是呵呵乐道,“君怀亦为天道之下众望所归之人,恩师如斯,其徒自然定有不凡之处!”

  老管家喜笑颜开,他最乐于听闻旁人对刘君怀所做肯识,二人之间存在关系已如同种血脉祖孙,爱屋及乌之下,对待刘君怀八位夫人也犹若溺爱,老人家可爱良善之处,旁人自然早有察觉。

  就像此际沈多多快步小跑上前,两手自老管家身后蒙其双眼,口中嗓音刻意转换,还做戏谑之言:“管家爷爷猜猜我是谁?”

  老管家每一次反应也相当配合,“你是隔壁三姑家四姑娘?”

  “不对!再猜!”

  “那就是对面柳家头房门下长孙女!”

  每次二人均乐于此类幼稚游戏,旁人看见,微微暗笑之余,心内也由生些许温馨之念。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