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天神意旨符信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天神意旨符信

  此时竟是刘君怀也不曾察觉,颖安潭那一方空际,已呈海天茫茫、空明澄碧景色,无半点日滋芜秽亦或烈风淫雨气息。

  瀑布下深潭,相映天际一片湛蓝之色,水面下潜波涣鳞起,飘然凌发清静雾气如氤氲渐升。

  整个法则禁制下百里范围内,只觉呼吸如玉滋琼液入口,舒畅妙气盈溢胸怀。

  刘君怀却是不敢稍有怠慢,挥手自那元阳神树左近地面拍出巨坑,一粒九天息壤便是置入。

  意念转过,神注若木便是落于其中,只是将与土壤乍一接触,地面即剧烈震颤数下,巨大粗壮树根落地,柔嫩根须霎时在泥土里肆意蔓延开来。

  震颤完全消失之际,浓郁绿色生机升腾,广袤磅礴绿意浓浓翻滚四溢。

  木属性灵气盛势乍起,陡然化作滔天绿海,于方圆百里之内蔓延铺展。

  勃勃生机磅礴如浩瀚苍茫,和着颖安潭所升腾清静氤氲雾气,汩汩振荡出无形能量波动,牵引出欢快五彩瑞气化作丽色彩添。

  元阳神树也乘机汩动出繁杂玄妙,绿色古韵符文随之漫天飞舞,大自然气息化作滔天绿海涌荡而至,一缕缕凝实仙气浩浩荡荡。

  一时间,那方天地绿意更是轰然翻腾,璀璨生机竟是挤压得此间万物行迹凝滞,原本平静天地泛生阵阵荡漾涟漪,生机灵气勃然骤升。

  花草树木瞬间数倍繁衍至丰茂,恍如物华天宝万物精华,鼓动和风流溢,像极了一派箫韶仙苑于此地焕生。

  有碧树翠霞激扬仿似踏云而至,上乘天时之润泽,下乘山川之恩惠,遐邈绿意盎然如天降。

  百里范围内激昂生机如芳原控马,隐无穷妙奥肆意铺就。

  落地生根之神注若木,突兀晃曳出道家气韵生发,至德盛道精要之气四下里泛衍,便洗去凡尘俗意如禅林近善,清疏五色爽鲜,遍地绽放如花。

  感受到仙灵之气在天地间挥洒,练乐人唇音抖颤而出:“君怀,你这是将何等机缘善应过来,我怎地生觉得遇真善、起大信敬之感突兀而来?”

  刘君怀将神注若木略作讲述,练乐人惊声叫道:“此神树竟具善体人意天机泛起,惟德之亲因此而生灵,天机化气曰善,入命可由生平和良善,可化煞为权,并予以天道格局配合得宜,此等神奇之物,已令老朽心神骇然!“

  他正自惊甚之际,元阳神树已充分感知神注若木所吐纳真和之气,周身骤然鼓荡旺盛生命力,势如耸壑凌霄,浑厚法则之力巍然入云峰峦矗起,转眼将四周虚空空间挤压得裂缝遍及伸延。

  势头回落。于顷刻间与神注若木所吐纳气息相融,彻底融汇那一刻,徒然化作彩虹匹练,化作莫名能量波动忽起。

  随阵阵狂风席卷乌云簌响,在整个天地间蔓延。

  虚空空间便是一阵停滞,周围一切景象呈奇特角度扭曲着,一阵似有若无空间法则气息从裂缝之中蔓延出来,与这股能量迅速结集。

  像极了浩大无敌圣者气息弥散,虽远甚其宏大,但犹若法力般强悍,也足以呈滔天倾地铺展。

  巨颤嗡鸣至若大道至音,在空间里回荡而起,无数幻象迭生,遥挂在天地之间,本源生灵气息繁衍。

  刹那旌引起亿万频率振动,恍似音爆贯通天地,随后凭空炸开,令得整个空间突然变了色彩,一种天地共鸣气息蔓延而出。

  共鸣气息无形,不沾染半点萧条,青绿之色将天与地浸染,天地异象旋即倏然显现。

  在这片天地间,各种气息或柔顺、厚重,或炙热、锋锐,仿佛时光倒流,异象幻生一刻,亮如白昼光亮空掠。

  风恬浪静映照出无限静寂,深沉危艰隐匿出涩滞晦惑,残霞与落日交晖,大漠孤烟凝实消弭于荒漠。

  某一刻又有乌云暴走之相,间伴着雷霆闪烁,滚滚翻腾中,闷然轰响犹如海底沉雷爆裂。

  忽而流传出功德妙音乍现,骤然间绽放光华,照耀强大无匹气机,满溢着恒古恢弘。

  随时间推移,贯穿天地威压始终贯彻,其间蕴荡出浓郁法则气息,于荒芜久远古意盎然里,相映几缕道蕴萦绕。

  无限沟通天地后,所衍生天地自然气息,在各式幻象渐止之际,转换出深刻生之力明晰显现。

  此种五行蜕变后的五蕴不空祥瑞之气,为神灵所布化出五行能量气体,乃天地间最难感悟接触自然力量,一如混沌造化天地万物所孕生伟力。

  生之力加持,可演化天地间诸般天理聚合,似圣洁轻柔,却富蕴无尽五行力量,厚重法则奥义其中蕴染,尽显沧桑之力。

  刘君怀心神早已沉浸在巨大变化氛围里,浩瀚无尽天地之力疯狂涌入,令他丹田仙元湖泊剧烈震荡如沸水般翻腾。

  他体内每一寸肌肤,都爆发出强大吞噬力,将汹涌而来天地灵气,与自然之力全都化入体内,变成他自己力量。

  一抹道蕴在他满身气息中攀升而起,在法则气息内延伸,打破之前单调反复,深化出更粘稠滞沉。

  在练乐人眼中,整个颖安潭尽数被无尽神辉笼及,光耀万里高远,洒下万丈氤氲生机,恍若不止洗涤尘世芳华。

  磅礴仙雾晕荡起伏出仙雾迷蒙一片,无数法则与规则气息,于其间层叠沉浮。

  道道蕴之气之气垂悬而立,如九天之云般聚散迷离,与仙雾缭绕之势,交织为如醉如梦瑰丽雄奇。

  那一方天地间,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和,群物皆生直至天清地爽,阴阳相交里自然法则完美铺展。

  与天地共鸣般通彻感冲天而起,绚烂流光与天地元气滚滚,各色气息八方聚涌,广袤苍远之下,构建出一个色彩斑斓,犹若新生世界。

  ......

  足足有半日光景,刘君怀才于心神沉浸里醒觉,他内视体内,天地气息愈加浓郁后,已渐如法则神辉,周身内绽放出无尽璀璨光华。

  这段时间感悟与汲取,令得他体内本已七成神元转换,又有长足提升。

  他却是不敢乘势将仙元完全转化,仅是任得灵魂空间不知疲倦收取,空间内所储存精炼后神元,已达百里广远。

  如此憾大神元储备,足可令得他飞升后,自身境界瞬间进阶至神兵后期。

  距离他所立下修复通道之日,尚有九年之远,灵魂空间若是再得不到扩展,怕是不足以撑得飞升那一刻。

  他体内灵魂空间,与松印小世界四处遍及灵魂之力紧密相连。

  一旦灵魂空间进化,随之而来便是小世界等级整体进化。

  而且他体内生之力再有进阶,生之力进阶艰难无比,需要天地自然感知愈加明晰细密,对天地了解更透彻,境界才会有提升,力量随之方有蜕变可能。

  法则对应道韵,元素对应五行灵元气,松印小世界本就有生之力内真实存在,这厢神注若木留驻,更会令其中添加更多天道意识,与道蕴感知。

  练乐人疾步前来,一副神清气爽模样,显是也在某种感知中将将醒转。

  他说道:“这株神注若木我虽不知具体何物,但也知它之存在,不亚于元阳神树那般神明赋予之物,同样具有巧同造化之能。因缘降临此处,内种原因不用考究,也知乃借助你奉天执事原因。”

  刘君怀微微笑道:“老人家不必太在意其来龙去脉,万事没有绝对,五欲幻化世界存留万般变数,只有自身与此间世界无限发展下去,才真正无惧于轮回往复,您老唯一职责,便是将两株神树照料周全!”

  练乐人笑道:“两株神树气息互补,一方天地安宁才是首要,我势单力薄,哪里敢有照料,仅是二者刻意释放出一抹威势,便是我此时大至仙境界所不能承受之苦!

  “到时候我那老友,你却是要尽快上心,将他修炼相关体内禁锢破解,也好给我添加一臂相助,我二人与神树相伴一生足矣!”

  他口中老友便是那位封朋兴,“此时我早就交代给思彤,待她炼制出相关仙丹,便是封前辈修为提升之时。破解其修炼问题不足为惧,那等仙丹尚需一味奇药,一经炼制出来,便是令他瞬间提升至天仙层面也是极易!”

  练乐人点头,便不再纠结于此,“你今次离开,却是要常回来观望下,想必此间气息这般巨变,距离再次进化已是不远。”

  此时尚有碧麟妖皇、敖五等存在于此地,此时纷纷来至,却是不见大宝小宝身影。

  原来这两个小家伙,已遁入瀑布后面山腹中,它们感知一丝进化悸动,却是已有十日不见其踪影。

  与诸位交谈片刻,刘君怀这才回到浑天张家地下秘地。

  见到刘君怀身形显现,乐圣仙师等人便是聚集过来,却是告知他,道教符箓术传习秘术发现。

  与刘君怀所掌握完整符箓术尚有不如,不过却多出些符箓秘法。

  符箓品种实在是太多,有实用型如扫尘符、静心符、清凉符;有攻击型像火球符,冰锥符,雷符等可用做攻击手段。

  还有防御性质遁甲符、气盾符、隐匿符等等。

  但这所有一切均远逊于神通符,而浑天张家所遗留符箓秘法,便是狡兔三窟,焚天煮海,追星赶月,断肢重生,金蝉脱壳,画地为牢等神通符绘制秘法。

  虽然这相关一切,均在完整符箓术中各有体现。

  但对于此等神通符,需要相对符箓术修研层面才可有所悟及其中隐秘。

  浑天张家所遗留符箓秘法,却是单纯神通符绘制之术,皆因神通符所相关御符秘咒早有生得,被张家先人刻绘于一枚玉符当中,以无数缕御符秘咒神念留存。

  依照此法绘制神通符,仅需牵引出一缕神念即可完成,虽然玉符当中御符秘咒气息有限,却也足以供得数百道神通符绘制。

  但此等依仗御符秘咒气息所绘制神通符,仅可达到下品等级,根据几位神界来人讲述,施用在神将面前,还是颇具用场。

  自从得到完整符箓术,翰林仙帝一直在苦修当中,此时见到浑天张家所遗留秘法,据说当即便是两眼发红。

  也仅在浦和仙帝与刘君怀面前,翰林仙帝才有更多真性情显露。

  此时他便是一脸笑意道:“天师后人所留御符秘咒神念,不存在其中意念力,仅为神念中丝缕御符秘咒感知,所以对神通符绘制并无实际操控意念,完全由神通符绘制自行操控!

  “以你自身这般神通,自是用不到神通符,旁人却是急需防身手段。不过玉符中遗留仅供数百道神通符绘制,八位夫人各得十道,剩余方是旁人分配之物,这是你走后集体协商!”

  若未有浑天张家所遗留符箓秘法,真正神通符在神界也是极为难得之物。

  刘君怀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留在八位夫人手中,当做后人护身秘法,足以流传数代。

  他自身虽然不需此物护持,但不论翰林仙帝,还是同样获得完整符箓术的力行与子平二位仙帝,若要修得神通符可绘制层面,怕是总要有个数百年方可。

  画符念咒本为道教主要修习法术,符箓是符与箓合称,符指书写于黄色纸,帛上笔画屈曲,似字非字,似图非图符号与图形;箓指记录于诸符间天神名讳秘文。

  在道教中,符箓是天神文字,乃传达天神意旨符信,用它可以召神劾鬼,降妖镇魔,治病除灾。

  丹书符劾,奉厌杀鬼神使命为先,却是在完整符箓术遗失后,再无上品神通符出现过。

  神界仅存中品神通符,也多数前人传承所遗留,真正可绘制中品神通符者,神界不过三五人而已。

  因此,各符箓道派在完整符箓术遗失期间,虽然依旧创造出纷繁符箓道法种种,符箓样式更是千奇百怪,但多为徒有虚表之物,距离真品远甚不如。

  刘君怀却是未想到,在天师后人传承遗留中,竟然遇到符箓相关秘法,切实出乎他意料之外。

  而且真正符箓术,据传因道家前辈先贤,观天上云彩变化所感悟,它是这个天上神明显化,所以它具有这样神圣意义。

  实际上符箓术图文,有大部分其实就是文字,组成一个符,这是它的形,就符本身之形来讲,意义本身就是契合,符就是契合,就是通过这个形式跟天神达到一种契合、沟通。

  道教中,符与箓虽然指是两样事物,但通常都会合在一起讲,再由御符秘咒来统一掌控实施。

  这个浑天张家再是天师旁系,本身血脉应该是比较纯正,才能够得到天师丹、器、符其中精髓传承。

  相对于丹、器传承,乐圣仙师此时讲道:“浑天张家虽然仅获符中精义,但这数个时辰里,众人也曾获得丹、器二术相关珍贵资料!”

  浦和仙帝一旁点头,取出几只残旧玉简、竹片说道:“这其中就记载有数种九级仙丹炼制法决与丹方,我离开神界时已久未听闻!你翰林师伯也得到一件塔类法宝神器,亦为琉璃宗尚未掌握炼制手段制成。”

  翰林仙帝凝重道:“浑天张家这一系天师血脉,能够传承数万年已是奇迹,今次所获得,均代表着这个世家血脉相传物质载体,与我等手中令其再见天日,说不得乃是具大功德之事!”

  自张子墨意志力所得,刘君怀知晓天师后人,据张子墨所知已无传承后人存留。

  翰林仙帝与浦和笑道,一痴迷炼器,一专情炼丹,又均是生性淡泊秉性,这丹、器二门相关物件,流落于他二人之手,说不得终会有修至成功那一日。

  如此对于天师后人来讲,也算是一种安慰了。

  琉璃宗已然将塔类法宝精研至极致,哪怕是八级、九级炼器师,也打造不出等同于神器的普通塔类仙器。

  但与翰林仙帝此刻手中所持有那件塔类法宝神器,琉璃宗炼制之物与之相比,不仅缺少法则更深感悟,其中某些炼制时神奇手段,也是他自身境界原因不曾攀及。

  刘君怀所获得一整套完整符箓术传承,最后几页便是关于符文兵器详解,与御符秘咒完整录载,可作为上古符师强力攻击手段。

  但也有炼器相关法决存在,翰林仙帝一直对于其中深邃部分不得理会,却是在见到那件塔类法宝神器后,心头恍有所悟。

  安邦仙帝深有感怀叹谓:“浑天张家天师血脉固然震撼非常,但其家族中竟是有神注若木这般圣物存在,却更是令人惊骇!”

  刘君怀道,“神注若木应该在浑天张家并未引起足够重视,或者因为当时局势所限,不敢轻易将之移植往他处,不然那一株神树早有数百丈耸立!我将之移植小世界,与元阳神树相比却是渺甚许多!”

  乐圣仙师却是摇头思虑道:“不见得不曾重视,天师一派,其后人所知所闻定然远超他人,或许在得到神注若木时候,天地大劫已是临近发生,也仅有此地,才能有一线生机留存!”

  老管家接道:“无论如何,一缕生机亦为天道滋养演绎下之一抹天意垂相,将之与君怀自身天命所归联系起来,此间寓意更是奥妙非常!”

  乐圣仙师开颜笑道,“这倒也是,他身上命理气运,即便是某一处隐微不显,也均有其委婉精深之处,浩荡上天意志,又哪里是我等渺小翰微等闲所能窥得,神树来处已不重甚,关键它所归之处,尚在我等掌握之中!”

  老管家眼王刘君怀正容道:“机缘附之,还需本心加以秉持,遇真善此缘方得以延绵既往,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心性堪当,方可将此等天意得以伸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