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重回太乙楼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重回太乙楼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对于刘君怀而言,浑天张家底蕴还是颇令人观止,只是他好奇,为何明知大劫来临,此间隐秘之地,怎地不见一人前来躲避?

  至少张子墨其人,即可躲避于此,哪怕仅为一缕神魂,说不定便有此刻与众人相见机huì。

  而且浑天城外时空禁制未被完全摧毁,为何城内横尸片野,却不见多少屠杀痕迹?

  他将心中疑虑讲出,乐圣仙师郑重道:“你离开之际,关于此类问题,众人间也早有交流!所商议结果,怕是只有浑天张家上下,道德义理始zhōng贯彻来做解释。

  “天师一门,秉奉道义德行盛名久远,天师一门对于自我教育、内心梳理、在外行为规矩,有相当详尽框定与标注,甚至行、住、坐、卧均有严苛考则。

  “天师后人遵守诺言、履行道义,注重个人宗教功修与道德修养,在逆境中不断砥砺自己之情操,应该便是浑天张家对道义敬畏与忠诚最好诠释。

  “满城尸骨遗骸,不见残杀与厮斗明显迹象,且面目并不见狰狞。每一处骨骸集中之地,老幼性别多显示完整家庭形态,浑天城上下坦然面对死亡状态,仍能隐约辨识出来。

  “至于身死道消原因,君怀你可曾记得,自己惊见大劫所产生无孔不入魔气侵袭?怕是浑天城之外禁制,并未真正阻挡魔气入袭,而且此间骸骨明显为气血吞噬后生机断绝。

  “这处秘地与其上殿堂,所布禁制躲过魔气侵扰,从而就此遗留!而这两处位置,定然为天师后人有数人等方可进入之地,但天师一门先贤所制与宣其数度,教率同生共死,同仇敌忾,才使得无一人苟且偷生!”

  刘君怀闻听心下一阵黯然,但也有甚深崇敬油然升起,此等解读虽过于理想化,但也是目前唯一合理解释。

  即使他身旁早已探讨过之人,此刻也均心情沮丧,面带感伤神色。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熙熙攘攘,利来利往,这种慷慨就义之高尚情操,不仅仅是浑天张家骄傲,而是天地间普罗大众受教本源。

  众人这种同情与怜悯,乃为一个势力群体或国家,在危难中得以生存之重要保障,更是接下来面对再一次天地大劫难,各界所缺失部分。

  向笛先生说道:“针对于此,仙师决定将此事撰入天师录集,正式宣告与天xià知,虽然具体真实性还有待考榷,但基于此就势立撰,只会愈加激发道门内精诚团结!

  “我等回往神界,也会就此事向上峰提请亦义,争取将此等宣扬之事,自上而下形成一股向学之潮流!道义责任为我道家传统重要组成部分,乃一切正义战争、生死攸关大势所需。

  “道义核心为身无分文,心忧天xià,是一种强烈责任感,是一种人文关怀,是一种对他人负责之高尚境界,是发自心底一种社会责任。成性存存,道义之门,有志于道,德在心里,方能行诸于外!”

  安邦仙帝也是诚恳言道:“当下神界便是甚多俗神或相关理义当道,自然神传衍疲于奉守,守护神忙于一隅平安奔走,由此生得各自旁亲往故言及道义,咸恐皆为俗神之名所假。

  “更由此衍生欲染邪气,亟相蹙问,上世作乱。现今世间一切奸邪魔秽,都是因此而成势,此等局面已到不可收之势,再未有大德行道义加以秉正,恐要今代从此生灵涂炭终结。

  “天师一门这等带有明显人间特征英雄神树立,便是最直接干预手段,一方面警醒某些处于心神迷顿之辈,再者积极召集具有特定职能行业神后人,加入共同应对大劫之势,仙师此举殊为要急!”

  乐圣仙师面无表情道:“如今天地大势已定,仅余小节可改,大道五十而遁其一,这遁去之一便是那一线生机!一线生机寓意浑厚邃远,却也如我等眼前浑天张家一般,乃是万众唯一选zé。

  “生机即为变化,君怀出现为其一,此地古城遗址出现亦为其一,守望者相关势力同为其一,我等志同道合者更为其一!无数其中一丝一缕有道义所集会,方是一线形成。

  “可见我等身上担责何等艰涩晦重,相比浑天张家,我等尚可可觅一丝生机,由此再观回那座玉石牌坊所书内容:辽凌无双地,浑天第一家!在我看来,绝非语气妄狂之举,浑天张家殊为堪当!

  “怕是此处天师后人存在之地,生前必有高人,早将一切推演出来。诸位请想,这‘辽凌无双地’五字大有玄机,无双者,实乃极其罕见稀有之独一无二。但之前所挂辽凌二字,是否寓意着,另有天师后人境地存留与他处?”

  向笛先生面色一变,语气生变道:“仙师所以为,玉石牌坊所书,仅是告慰天xià,他浑天张家所为,仅为此间辽凌大陆之上一家之举?”

  乐圣仙师点点头,“这仅为我个人推理,或是指浑天张家所为,或是指类似秘地存在,更甚相指那一株神注若木!”

  刘君怀神情有些迷惑,“为何于张子墨家主意念里,未曾有半点相关获知?”

  “若是玉石牌坊所书,果真另有玄机,怕是张子墨其人也不知其中详尽。这玄机所在,或是某一微小邂逅之缘分缔结,或是化解凶煞与祈福并重隐秘,此时推测无异于镜花水月!”乐圣仙师思虑片刻后回道。

  老管家一旁插言道:“之前我便在犹豫,是否神注若木之存在,皆因之前我曾接触过相关神树只言片语。隐约记得,神注若木四字中神注二字之意阐述,此时结合仙师推测想来,恐是神树出现必有使命。

  “神注之意,常人所认为,乃为神灵意念或天意有所灌注,而于神注若木之上,却解释为天命智慧下的权能所在。据我理解,应是天神自己意志与命令,灌注于神注若木用以部分支配或操纵。

  “由此一来,浑天张家那大有玄机之处,极有可能是指神注若木,此等神树玄奇沟通天地能力本就匪夷所思,再将天命与君怀存在两相结合,诸位可曾隐约察觉到什么?”

  乐圣仙师眼前徒然生亮,面色稍有变化:“管家之意,莫非是讲,那位可能存在之张家高人,如同你我这般,早将君怀存在一事,与自家神注若木相连接?甚至神注若木还另有存在?”

  老管家微微一笑,“我仅是隐约记得相关解读,稍后便再行确认一番!天师传承,显然浑天张家仅为旁系,不具备完整传承获取,这一点可首先排除;类似遗址存在,除非有同等神树,不然也未有更甚意义!”

  现场陷入短暂静寂,过得良久,向笛先生才说道:“上天神灵关心并干预,包括自然进程与万端物件人事在内世界事务,这种关心或干预所在,既有与人为善,为人谋福利;亦有与人作对,为祸于人。

  “神鬼世界之构成皆有善恶、正邪之分,或者将神魔区分等同于善恶之二元对立。这种区分均被视为天道对人事与自然经常干预之具体表现,其中道德伦常性质为首要。

  “神灵具有绝大智慧,知道通过何等方式显示自身意愿,于是便化身各种宗教体系神灵,一般都不直接出现于面前,被认为存在于不可感知之地安排世界事务。

  “而由他实现其安排或意图之超自然力量与权能,无非是将他所拥有超自然权能部分有效加持,从而能实现或完成,仙人通过自然途径所不能实现之上天意图。

  “君怀之天命所归身份已是确定无yí,他身上便具有天道所赐与力量、权能,而此等力量、权能有大有小、有强有弱,小至一事一物,大可包容天地。

  “其中区分便是根据上天所愈加干预事物来具体决定,其性能与作用范围,便相应而有大小广狭之分,从而表现为有限天命论与无xiàn天命论两种形式。

  “若将君怀与生俱来天命性质归类于有限天命论,或许今次以及之前某些所得,便属于无xiàn天命论,或者讲具体神意垂衍,与君怀前定宿命论性质有巨甚不同。

  “若是以此两方面来分析,可以解释天命与神意性质、内容相异之处,我等是否可将此次神注若木获取,视之为天意另有垂挟?是否寓意着应对大劫之势由此正式开启?”

  沉吟半晌,乐圣仙师才说道:“神灵亦或天道,显示与传达其旨意方式大致有两种,通过各种天象与天道启示天命,或者通过神托、先知、救世主之类中介者来传达天命。

  “按照先生所讲推测,那座玉石牌坊所书内容,便是又一种显示与传达旨意方式,是否位这般理解?各种自然现象往wǎng被认为是天命显示兆头,人们可以通过对兆头解释,来预测天命与神意性质、内容。

  “而各种宗教体系,构造出种种占卜方式,占吉凶、卜祸福、顺天命以定人事,君怀之身份,便是根据启示预兆测知所得,所启示天命取决于信仰者对神性与天命理解。

  “众所周知,修道之人心目中神灵无所不能,一切事物均在其支配之下,则一切事物均可视为天命启示之征兆。先生是否认为,辽凌无双地,浑天第一家十字,是否为天意另种寓意暗存?”

  向笛先生点点头,“或许此等暗中指向尚不明确,未来若有所知,想必便寄托于那株神注若木!君怀,你需要尽快令尚属幼材之神树,进化至有更深智慧显化,或许自它身上会有所得。

  “我等也会迅速召集些占卜者与占星术士,重点关注与自然现象、日月星辰之类天象突出所在。它不仅决定你自身之,也决定着未来现存事物命运,预兆着未来变迁。”

  应承之后,刘君怀默默望向那座玉石牌坊,陷入若有所思状态,众人也就不再对他施加影响,均悄悄远离,继续手中未完成事宜。

  这处地下空间,仅是两座三层楼阁中,便有无数古远信息获得,像是墙壁上其中一道剑痕,其中剑意便足以令众人沉浸良久。

  两座楼阁皆属于道场一类存在,为天师后人借以供宗祭祀或修行学道处所,远大师修明要之玄奥气息,几乎方寸间即可感知。

  修法行道之功德,虽历经久远仍有所溢逸,其中供得焚敬檀香之铜鼎,此时再将檀意燃起,便有如闻道场鼓音功效,铜炉承道诀,道义启玄机,可非妄言。

  其间祈求祈福转运、消灾解厄气息与修行感悟相对浓郁,颇具古代道教遗风。

  况且浑天张家具有极深厚道德品行,德行才情气息于此间相当明显,便是刘君怀八位夫人,此刻也均盘膝于道场内一隅,潜心去感知些福德倡积气息。

  乐圣仙师对于众人此时状态很是满意,他甚至找来纸笔,挥毫斥以“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硕大十几字横幅,高悬于两座楼阁道场之间。

  所刻意强调,越是不计回报之付出,所得到回报便是越大,而不执着于回报,始zhōng持守内心中那份清静,即为功德!

  如此修德行举,一晃便是十几日过去,其间刘君怀也亲自出外,将浑天城内另几处禁制所在一一探寻。

  所得来甚多器械、功诀法技,尽数交由几方势力分持,仅是万象宗,便大大增加门派底蕴积攒。

  终在某一日,刘君怀重新启程,只留得六翼金鹏与仓骥鸟远远随行,众人依旧回往松印小世界。

  那一处被命名为乾元境小世界核心位置,尚未达到全体入驻条件,那等风水绝佳、运势流淌畅快之地,可是绝佳修liàn场所。

  由乐圣仙师带领众人,参与到实际建设当中,仅由刘君怀一人,日夜兼程,赶往上界。

  一人两兽,走走停停,已是数月有余,近两百个时日,终于抵达第二十九重天。

  二十九重天,水阳峰太乙楼,三方势力共同派驻之地,甚多刘君怀早有结识之人纷纷前来。

  且有那一处古战场遗址,也被圣光社安排在太乙楼某一隐秘所在。

  圣光社、天道轩、无妄谷此地留驻仙帝尽数来到,但三方势力高层,此时正在古战场遗址内修liàn,仅有天道盟盟主五方仙帝来至。

  松印小世界众人,除却闭关之人,也均被引领出来,一众人等在二层议事厅谈笑风生,等待着遗址内人士到来。

  五方仙帝道:“古战场遗址进出,已由圣光社炼制相关令牌,眼下此等存在,可是仙界众势力争相竟取所在,相关名额获取极为不易!”

  古战场遗址,得自刘君怀无私赠与,五方仙帝与他之间有深厚交情,自不会再行讲些感激之类言谈。

  三方势力此际已在整个仙界高高在上,仙帝联盟相关势力也均湮灭一空,这般盛势,与古战场遗址干系也是极大。

  晗昱仙帝一旁笑道:“想想之前仙帝联盟之势正值猖狂时,三方势力哪一次人员汇聚,总是黯淡神情与惶惶之意占据上风,哪里有此时一派兴极旺盛局面,取得此般局势,九统领可是居功至伟!”

  在场与刘君怀有旧交之人均是虚怀感叹,刘君怀乐道:“我说诸位大人,情势紧张之时,可未见各人面上有如此表情流转,怎地得势之后,性情却是改biàn了?”

  众人笑道,有人道:“我等皆是引领一方势力之人,当时紧张局面,可容不得手下之人人心涣散,那时心内再是急躁,却也不敢表露一二!”

  五方仙帝点头道:“正是如此!生存环境改biàn,心境自有相异,即便是修liàn状态也有巨大不同,可见修liàn秩序稳定之必要性!”

  刘君怀所坐位置,八位夫人一字排开,身后自有相关女仙人,低声讲述刘君怀之前所作所为。

  五方仙帝望在眼里,笑道:“诸位夫人,想必还未曾见识到那处古战场遗址吧?待稍后有君怀引领着进入一观,那可是你们相公大公无私奉献之物,对于仙人修liàn,辅助作用实在巨大!”

  莫思彤恭声回道:“之前不断有人提及,众姐妹也确实是好奇得紧,待会儿定然前往一观!”

  这时候,有大笑声传来,却是君昊仙帝引领着一众人等来到,简单寒暄后,他说道:“三统领早在数月前,便在此地给万象宗寻得一处所在,日后万象宗先行派遣部分人等其前来接收便是。”

  刘君怀好奇道:“二十九重天?万象宗尚未有几位仙尊之上境界者,一步就踏入上界,是否合适?”

  君昊仙帝摆手乐道:“有我三方势力与天道盟存在,哪里由得旁人轻言适宜与否?包括仙师所在极尚楼,也均言派遣几名仙帝加入上界万象宗,加上我等势力所派驻仙尊仙帝,至少要保证中型势力实力!”

  他手指华容仙帝与文成仙帝二人道:“极尚楼这两位长老,便是大楼主良畴仙帝亲自指派,早些时候派驻圣光社,也是为着他二人早些接触到具体事务!”

  刘君怀大喜,他却是不知圣光社等相关势力,竟是这般全力相助,太多刘君怀自己远未想到之事,却是早已被安排妥当了。

  乐圣仙师乐道大楼主良畴仙帝;“关于这些我也是首次听闻,却是不知华容、文成心下可曾有自己意愿?”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