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游历之真实寓意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游历之真实寓意

  见乐圣仙师望向自己,华容仙帝笑道:“仙师大人自可放心,大楼主之前虽未有明言,但我二人即便是出于与君怀之间私人关系,也是乐于帮他做些事情,何况万象宗所提供修炼条件,要比圣光社与极尚楼还要丰厚!”

  君昊仙帝哈哈大笑,“不仅你二人有如此想法,便是我圣光社几位统领,也有意前往上界万象宗留驻!不过,既然被安排在第二十九重天,与太乙楼相距极近,倒是不需多此一举了!”

  刘君怀心内极为感动,这才是可靠辅助力量,事事虑及在先,实在是令他省去太多旁事纷扰,好尽全力投入至本身职责当中。

  一旁莫思彤也是心生感激,因为怀有身孕,她那本就红润脸庞,经那一缕夕阳自窗棂一角映照,更显艳丽,就像一朵迎着三月朝阳带着露珠盛开桃花。

  下界万象宗,她为实际上经营者,一直为着刘君怀飞升后门派发展而多有考虑,今日得到这般惊喜,自是喜悦非常。

  仅是几十名仙尊以上成员加入,便令万象宗在上界从此站稳脚跟。

  虽然有圣光社等势力所依仗,门派中自身实力不具备,底蕴又如何谈起。

  她语气里充斥着诚恳:“多谢大师伯安排下这等扎实基础,便是为万象宗自行发展,节省至少百年时间!”

  几位仙界来人,望向君昊仙帝也均是善意皆浓,圣光社等势力如此安排,绝非简单扶持,而是刻意为万象宗重新量体打造,讲是两手奉上一个完整门派,那是半点也不为过。

  加上向笛先生,神界共有五人来到,均是为着刘君怀一事奔劳,足见神界相关势力,对于刘君怀期望之深切。

  虽说曾明言告知圣光社为首势力,要倾力协助与之,如此肆无忌惮支持力度,还是令他们未曾预料到。

  浦和仙帝同样来自神界,却非守望者势力所派遣,他因为刘君怀与雷门间极深渊源,早将他视之为雷门未来希望。

  若讲实心实意,盼望刘君怀及其势力有良性发展,怕是浦和仙帝心内盼望,不输于仙界万象宗以外任何人。

  他与君昊仙帝也是旧识,言谈间也相对随意些:“你我同被君怀称呼为师伯,我本人却是在这方面落了下风!万象宗一事,关乎于他日后心内挂牵,虽说此等情义颇重之人,于修炼者身上已不常见,终归多少会影响到修炼心境。

  “但道教建立伊始,一向有仁义至礼,诚实守信、乐善好施传统,往往绝大多数修炼者过份解读不为物先,不为物后理念,殊不知仙风道骨并非寓意着无情无义,从而疏忽了顺乎自然以为治之道家本义。

  “道家圣人有情论等演变过程,以宿命主义人性论而告终。这种演变轨迹说明:一方面,道家对生命本性理解,从忽视情感因素到正视情感存在,其理论越来越成熟与理性。

  “另一方面,道家生命本性论,由自然主义最终演变为宿命主义,是玄学道家,在特定背景下对现实之无奈与妥协。君怀内心心路历程,

  (本章未完,请翻页)实际上便是出乎于自然本性,无伪饰,无造作,无目的,无意识。

  “由我看来,正是道家虚静恬淡、寂漠无为之本性特质,为人之生命本能。很庆幸此等修道趋势,在我仙界已渐成势头,一改之前那种无善恶属性、无感**彩般排斥人文因素修道理念。

  “君昊兄弟与一干同道,能够自情谊上看待君怀,以及他相关恩情往共,势必会侧面引导仙界情义注重问题,或许短时间,无法自根本上摒除修行中潜在意识偏颇,至少做出表率作用!”

  君昊仙帝神色很是惊异,不由得乐道:“浦和兄一向痴迷于丹道,何时对于道家理论有这般精湛理会?这完全与你之前淡漠他人思想,有太大相异之处!”

  浦和仙帝丝毫不在乎君昊仙帝语气中些许调侃,面色依然一副凝重神态:

  “这便多亏了近一年来游历经历,半年前更是于仙师那里,领悟到极深道义感触,若想在寻道路上走得更长远些,单纯丹道所带来感悟,实在是有限得紧!”

  “哦?莫非你这一行人又有所际遇?”君昊仙帝对于他们这一路行来更感兴趣,“我等整日里忙于事务,却是少了对于道义相关深研,浦和兄能否透露一二?”

  “还是由我来讲吧!”

  乐圣仙师将一行人意一年来经历略作讲述,重点却是突出浑天张家所遇,当着众人面,自是省却神注若木实际归属,神树其中所寓意也是一笔带过。

  不过他所言也并无分毫夸张,天师后人带给众人颇深感触,又经过半年来感知消化,对于道义核心理解各有深悟。

  君昊仙帝闻听着不禁同感唏嘘感怀,他那张微胖而慈祥脸庞,也渐趋凝重深思神色。

  他身侧,二统领梵阳仙帝一样有所触动,言道:“切身感知一下天地间最真实自然气息,不仅奇遇有所偶得,也更易接受自然朴真中本性与应然存在状态,或许某一日狠绝下来,我也搜星放弃某些羁绊,自那各仙域游走一番!”

  乐圣仙师点点头,“此等决绝之念,还是君怀首先提起,当然相对于他行走仙界速度,旁人尚无法企及,但其中好处,却是足以令游历过程所耗费时间,与心内感悟有超值收获。

  “若是早些下此决心,我情愿早早付出几十甚至百年时间,心路成长轨迹,只有在无限接近于自然状态下,才可有蜕变般提升,这一点,眼前百多人均有切身体会!”

  安邦仙帝频频点头,“道家思想真谛感悟,实乃以时势、趋势判断,做出顺势而为行为,即顺应自然诸般变化规律,使事物保持其天然本性而不人为做作,从而达到无为而无不为之境界。

  “其中无为,非是无所作为,亦非无所事事,而是不做无效之功用!修行之道,清净无为,务在博爱,趋在任贤,广开耳目,以察万方,不固溺于流欲,不拘系于左右。

  “也只有将身心无限贴近与自然,方可更具廓然远见,心境从而渐趋踔然**,作为一方势力统领者才能屡省考绩

  (本章未完,请翻页),更便于日后以临臣下。得意忘言方了彻,泥形执象转昏迷!身心方静定,才可包融天地。”

  向笛先生笑道:“神界虽然相比仙界更加地广天阔,却是少有此地相对清静!人、妖、魔三族齐聚,之间争掠不断,更为天地间各界精英最终修行归处,越是偏隅之地,越有高人暗中隐匿身形。

  “难得仙界还有如此多,少人涉足之地,在飞升神界前,与四处多做些游走,无为境界乃是谦卑者修行境界,也只有愈加顺应万物,才可得以顺其和。

  “自然和谐心内境地与行为表达,是通往成功必由之路,为圣人教化世人守弱、不争、快乐具体所在,可惜我等修炼之人,往往明悟字面上所包涵,却少与自然万物两相结合。

  “此次虽仅为一年之游历,却是我本人百年不得之心历过程。充分了悟创造自然之自然,与被自然所创造之自然,方能尽知前者为后者之否定,自然本质始能真实感知。”

  乐圣仙师接道:“不仅如此,对于生命本质也会有更深切悟会!生命法则以不同形态显化于天地之间,但其与特定宗教或专门教义无关。如同植物由泛生乃至枯萎,此种过程,即为大自然派给生命个体职责。

  “且不论职责完成与否,最终都将会恭顺从命于这一永恒法则!世间法则,皆由心生,却在自然界中更加彰显,生命说明一切都在进化发展,是向上而且积极,任何事物均有其不屈生命力存得。

  “仙人所感悟生命法则,便是将此种法则加持己身,赶超乃至超脱命运轨迹之向上不懈追求理念。只有无尽感知其他生命气息,继而探知其生命轨迹,方可对生命法则有实际了解。

  “自然界便是无尽生命存在之地,此等收获远甚于更多杀戮亦或是教化他人。其中轮回气息与生命气机贯穿始终,它蕴含极广,其义繁杂,所容纳信息甚至超越其他法则总和。

  “冥冥苍天本是无情存在,并非何等至善力量可分配命运,也只有感知其中最为深奥之处,方可真正逃脱命运之摆布,或许那一刻便是我等修炼者心神真正超脱之时!”

  此时,太乙楼二层议事厅,足足汇聚着二百多名仙人。

  几人间谈及,分明乃一次授道交流,仙人听闻感异常灵敏,这数番交谈却是可达心灵深处,令每人皆受益匪浅。

  相对于刘君怀一行将近百人,那百多名三方势力中人,更有豁然通明之感,虽不至于感知其中细微末节,至少明确了自身今后修行侧重。

  尤其那些曾进入过古战场遗址之人,更深切体味到自然中法则力量。

  他们对于刘君怀一行人此次游历过程最是向往,以致于像是五方仙帝这般,平日里最为繁琐所牵绊之人,凭空生出跟随刘君怀一行出走念想。

  这些人大多为以修炼数千甚至上万年之人,对于仙界各仙域依然缺乏更详尽了解。

  此际闻知游历诸般好处,心下难忍之痒极,让刘君怀望在眼中,心内颇是窃笑非常!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