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乐圣仙师的惊人理念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乐圣仙师的惊人理念

  下一页

  三界真阳心经,重在淬炼体内灵魂与磨砺心境,一旦抵至敛魂境,锁心境,承物境三层中境界,会拥有吞噬魂魄能力。

  这种仿佛有违天和能力,可以比单纯凭靠自身修炼提升迅速许多,实际上吞噬力也不与自然和顺之理相孛,它仍为三千大道其中一种。

  吞噬魂魄,令魂魄主人失去轮回转世,但所涉及之人皆为作奸守恶之徒,轮回到三恶道也是受苦,将其灵魂吞噬便是另一种解脱。

  越是强大灵魂之力,越能掌握自身意识,能抵抗甚至反弹别人精神力附身。

  自远处观望,刘君怀此时浑身所流转紫色光芒,俨然为灵魂之力所铸就护体神光。

  神光谓目中自然能视之精华,非神级仙人所不能铸成,乃自身灵魂成就调和阴阳后,阴阳有序、陶冶万物之神会心融状态。

  安邦仙帝很是无奈地向着茂彦仙帝叹道:“怕是你我均未及此等中品神光层面,此子却是以仙人之体早早塑就,此刻你心内以为如何?”

  茂彦仙帝苦笑着摇摇头,“君怀之未来,必定为高高在上阶层,怕是能亲眼见识其成长过程,已是你我相当荣幸之事!”

  神人所产生神光分为上、中、下三品,乃是由神将阶段才可衍生,即使如两人同样神皇后期层面,亦不过下品巅峰而已。

  此等神光,即为修炼者灵魂力与天地自然愈加契合后,自然而由生护体神芒。

  凡俗神话传说中,那种可兴云沛雨神仙,一经出现,漫身便相映金光初绚,光色如彩添霄汉一般描绘,便是专指此等神光状态。

  此际刘君怀便有中品神光绽现,又怎能不令几位神界来人心生妒念,他们可皆是修行万年以上老人家,在如此年轻后来者面前,其颜面又怎会不相形失色。

  但他们心内也均知,刘君怀这般卓特人物,果然为天意所刻意圈定之人,其成长轨迹均会被天道一一刻录下来,与之为敌,无异于与上天意志相悖,对于自身发展可是不宜。

  话虽如此,但这几位乃是守望者势力,通过特殊手段所判定之人,其人秉性皆为道义信奉相当恪守之辈,自是不会由此生出对刘君怀不利之念。

  而且通过这段时日与其朝夕相处,早就建得颇为深厚交情,此刻见得刘君怀超绝各人一面,心内所由生嫉妒,也不过人之本性使然,稍有理智者转瞬即会脱离那种私欲状态。

  向笛先生眼望二人,不由轻笑:“实际上,君怀身上越多神奇,越是表明我等之未来愈加可期盼!自打进入守望者势力中来,末法末劫便如倾世阴云,笼及我等人心头之上,未曾使得心境由此生发心魔已是奇迹。

  “君怀其人愈加展现超乎常人之处,岂不是明证那天大劫数,便会果真有做出改变那一日?我甚至在幻象,他刘君怀进阶神界之时,便具有半圣之体,这样只可能为三界苍生多争取些时间!”

  二人眼前豁然生亮,安邦仙帝展颜开怀而笑:“先生这幻象有悖天地至理,自然运转规律可非臆想所能轻易生变!”

  茂彦仙帝呵呵直乐,“我倒情愿天机一线垂衍于此等状况之下,末法末劫来自于天道万忿集聚,一线生机同样他是老人家至善慈悲所化,为得亿万蝼蚁苟活,再添一线又有何妨?”

  “话虽如此,上天给予咱们这天大磨难,但也给予我们最顽强意志。上苍至高者制定各种自然规律与行举规范,也只有遵守自然法方能够顺利发展,而违背上天意志则会有灾祸降临。此乃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之说,与我道家至理相同。”乐圣仙师飞身掠了过来。

  安邦仙帝大叫:“你这徒弟可是太过逆天,却是令我等三人心内颇为不适!”

  向笛先生笑道,“心内不适者是你好吧?莫要将我也牵扯其中!”dudu1();

  乐圣仙师微笑着摇头不已:“安邦大人为性情中人,便是我眼见君怀这般出人意料,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按理讲,自家徒弟出人头地,做师父的怎地也不该有旁念生出,怎奈得君怀这等修为提升之诡异,实在是过于逆天了!”

  茂彦仙帝甚是赞同他口中所言,口气一转,叹谓道:“人类所提出道德法律,在很大程度上符合上天自然规律,但常常不自觉遵守,喜欢作奸犯科,这使问题更加严重、使局势更混乱、使是非好坏更难分辨,更具不确定性。

  “由此而生得灭世大劫,理当怨不得上天意志,实乃我修行之人自我毁灭之举!君怀之所以出现,便是上天意志一缕善意所化,他如何发展,也尽有上天所关注,怕是君怀真正触碰天威,当有天罚随之降临。

  “只可惜苦了我等这般循规蹈矩之人,虽明知自身与天道之间渊源,不能与君怀相较之,但盼得天意降衍恻隐之心显然更加诡奇,也只有一心相辅与他,或许才能获取某些实惠!”

  安邦仙帝笑骂道:“难得自你嘴中听闻如此哀怨词汇!我等所获实惠还少了?这段时日各番奇遇,可均拜君怀所

  (本章未完,请翻页)赐,便是这一年来虚空所滞留之处,也为他一人所开启,真正难得的是君怀那颗抱诚守真之心!”

  向笛先生点头应承,“志在真诚,恪守不违,乃君怀品性言行思惟,非刻意开心见诚,实为他赤心相待众人。”

  众人交谈间,刘君怀闪身而至,“好在我一番沥胆披肝般赤诚,为他人所感念有知,也不枉我圣贤之身化一腔神祗崇义,广撒凡间,遍播善种,才侥幸收得苍生爱戴!”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向笛先生道:“你若果真圣贤之身,迎娶八位夫人一说,可就与你口中崇义广撒本意有所不符,仙神两界仙子存在数量实在稀少,你一人便娶得八位之数,明显有影响仙人后代繁衍之嫌!”

  刘君怀撇嘴道:“我有这巨甚付出,还不能要求有所回报?你等这凡俗蝼蚁,也太过于吝啬!”

  乐圣仙师一脸正容,“生命境界被分为圣人、贤人、君子、士人、庸人,圣贤即是圣人与贤人合称,指品德高尚,有超凡才智之人,讲究博施于民,而能济众。

  “而你这等妄称圣贤者,却是有不期修古,不法常可之嫌。不过且念与你对长生付出巨大,对于此番女色贪念可勉强认同,不过却不能容你再有将后宫扩大之举,否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举!”

  浦和仙帝噗嗤一声乐出声,“我与你相交两千年,却是首次见你表现出这般诙谐姿态,不过与你此刻一脸板正之貌相映衬,我总觉有种言不符实之感!”

  刘君怀乐道,“浦和师伯,也就你敢如此调侃与我恩师,我师父仙师称谓可是具有广泛人际,传将出去,对于你自身安全不宜!”

  “好家伙,我随口一讲,便招来这一顶大帽,你这言语显然有恐吓嫌疑!”浦和仙帝呵呵乐道。

  众人谈笑间,也就纷纷返回至松印小世界,一众人等围作一团,就这一年半时日收获,做总结性探讨。

  言谈过后,便是又一个一年修炼岁月流过,此时距刘君怀所制定十年已过去三年半光景。

  松印小世界却是于某一日,迎来婴儿哇哇落地之音,莫思彤顺利生育下一位男婴。

  此时刘君怀就想一只无头苍蝇,已在颖安潭内负手徘徊数日,在闻听婴儿一声哭喊震天之际,一屁股跌落地面,哪里还有半点神光漫身光耀,俨然一副凡俗寻常人等神情。

  在旁人刻意提醒下,刘君怀才忙不迭一头奔入产房,便是迎来沈多多口中疾呼:“君怀哥哥快来看,你瞧这娃生得粉嫩粉嫩,真是水灵!”

  深情望向莫思彤,二人两手紧握,齐齐转向梅母怀中婴儿,均是目不转睛流转着喜意,仿佛凝视着一件巧夺天工活生生、水灵灵艺术品。dudu2();

  那种百看不厌凝视化作一种幸福,发自衷心赞美与感激。

  而那小家伙白皙皮肤,大大眼睛,秀气鼻子,饱满小嘴一动一动,好像吹小喇叭一般允食模样,可爱至极。

  忽然间小家伙嘴巴一扁,表情忽变,眼巴巴望着刘君怀,挥手蹬腿,好似挣扎不已。

  梅母示意沈多多将之递至刘君怀怀中,刘君怀也适时传递安慰之声,那小家伙好像能听懂似的,立即停住挣扎势态,努力伸着头,嘴巴呈o型盯着他,嘴中发出轻微咿咿呀呀声音,像是与刘君怀对话一般。

  梅母笑道,“君怀,他这是天生感知你是父亲,方才隐隐躁动不安,在你伸手接过一霎那,已是丁点全无!”

  刘君怀初为人父,却神奇的未显半点局促不安,颇为熟谙怀抱着小家伙,身体微微晃动,不一会儿,乌溜水灵两眼闭合,嘴角微微上翘着微笑入眠。

  这婴儿哭闹声,便如召集令一般,令得各等状态中仙人纷纷醒觉,接连不断汇涌而来,各种恭贺声音不绝于耳。

  自产房返回,刘君怀一脸憨憨笑意,极度兴奋之情,令得他拱手之势也有丝缕颤意显现。

  众人大笑,难得见到刘君怀有此表情流露,各等调侃声音不绝,却更能激起刘君怀心内满腔喜意。

  晚间自然便是大摆盛宴,龙五一下就忙碌起来,嘴巴笑呵呵乐个不停。

  一众人等围在刘君怀身旁,乐圣仙师说道:“另三位夫人生产也在这几日,此间修炼也已到了极致,众人继续留与此地意义不大,待得孩子们安然降生,是时候赶往丹山谷了,也好给几个小家伙一处安稳之地!”

  刘君怀点点头,“这样也好,众人就此放下心情,乘此时机将心境好好整理一番,连番进阶一旦夯实,一段安定时日也是应当!”

  环境对修炼之人养生重要性是不言而喻,这就是为什么人在空气清新深山老林里,会把痼疾养好道理所在。

  虽然松印小世界内环境更优秀些,但因新生世界原因,却缺乏一点人文气息,此等气息中精微物质,会通过人在放松情况下深呼吸,把它吸收到人体内部,从而滋润孕养五脏六腑,使人焕

  (本章未完,请翻页)发活力。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不仅仅是通过口鼻来呼吸,人身体每个毛孔都是可以呼吸的,正是它们吸取着天地精华。

  人在心神松静状态下,慢慢深呼吸,就能体会到人与天地精微之气交换,与自然保持和谐,就要注意四时变化、四季变化。

  人是一切生物中构造最完美灵体,健康身体是人生来就有的,人之健康状况调节,是靠人体本身所具有惊人而强大自我调节修复系统来完成,不是靠外部因素,外部因素只起辅助作用。

  由此可见,单纯天然气息极宜于仙人修炼,却需要浓郁人文气息来加以煨养,人文既有深刻理性思考,又有深厚情感魅力,给人以悟性、启发,这是自然之力所不能达到另番境界。

  此等进阶后心神蕴养,便如同于命是先天定量,运是后天造福机会,气足不思食,神足不思眠,精足不畏寒,皆由心生。

  乐圣仙师道,“不仅如此,待得此行稳定下来,要集中数番讲道汇聚,大道至简,小道至繁,邪道至玄,其中道理个人理解不同,有此机会令得众人心念更有所遵循,方是一次最完美历练过程!”dudu3();

  向笛先生叹道,“仙师一讲,我才渐有明悟生得!往常只顾及修行进阶,却是对于此类心神合一颇为漠视,刚刚你仅略略数语,我便有种恍然之感泛生,这集中讲道机会殊为必要!”

  乐圣仙师摇头道,“我之前也并未意识到此点,这便是我自那山腹洞穴墙壁上所悟得!其上所记录一些道义有所遗失存在,若非在那地观得,往往会为常识所忽略掉,算是我今次游历最大受益了!”

  众人面色一片讶异,那处岩壁上所登录,他们也多有上前观望,却是少有人悟及其中真谛所在,却是仅有乐圣仙师一人窥探出其中精义,这仙师一名由来,果然有异于常人之处。

  浦和仙帝也是叹道,“修道一途,与人文气息相关,却是着实出乎我之前所认知,在我等意识之中,自然气息远要高于人之气息,不然怎地会有最求人之自然之说。

  “此时闻听仙师稍作解读,才真正意识到,我等自身才是一切生物中构造最完美灵体,要将自然气息融入人体本身所具有,而非两者本末倒置,一人之意志为转移,方是未来大乘之本!”

  乐圣仙师点点头,“自然气息其中所蕴含,当然要远超人类社会物质世界所生得诸般烦琐杂念认知。但单纯依附自然气息提升修为,却是一种狭义修行理念。

  “自然界是客观存在的,也是我们人类即自然界产物本身赖以生长基础,大自然对于精神上的影响,以时间来说是最先,以地方来说是最重要。其中不可理解之连贯性,从来没有开始,也从来没有结束,永远是圆形之力,回到它自身。

  “这一点正与人类自己心灵相像,同时也是人类心灵运转规律。运用深刻观察,将各种人类心灵自身每一根纤维,去无限契合大自然外缘,都将之赋以生命,这才是彼此之间共有规律生得最简洁途径。”

  听着乐圣仙师一番言论,刘君怀心内不禁生得另一番场景。

  只有了解了自然世界,才会认识到自己不足之处,从而借助于此等启发与进阶后感知,来不断调整自己心神境界。

  人类本身与大自然之间,随相互融合不断趋深,才能领略生命差异与共同,讲述生存相依道理。

  自然启示,加速自身修为晋升同时,也体验道自然界中危险与奇异,继而开拓见识,留下思考,以便于不间断调配自身不足加以弥合。

  不开拓眼界,怎能有开阔胸怀,不观世间百态,怎知修炼之路千万。

  每一次修为提升,并非意味着自身实力就此高涨,还是需要舒缓情绪,理性应对自身内里不足。

  此等以人类文化演进为思想主线,借以大自然生动描述,寻得其中玄奥之全景展现,来提升自身修为。

  在从中找寻出两者间协调互动、生态共荣、和谐发展新规律,查验出适于自身几条可能之路,再行投入到新一轮自然感知当中,这才是乐圣仙师所提出崭新修炼之法。

  将之前以天地自然为首要,替换为以自身心灵感知为前提,此等变化看似有修行理念倒退之嫌,实际上却是种以人为本之观念颠覆性改变。

  以人为本,尊重自然内在,遵循大自然运转规律,进而不断进化自身修行无限契合,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人之生存与发展,都依赖于自然平衡,没有任何一个生命是毫无价值,或仅仅是另一个生命工具,草木有本心,人之本心再有所加持其上,何求将来不出现相互共融共汇之理。

  在久久思虑后,刘君怀豁然感知到,乐圣仙师对于真正道义之理解,已是远远高于他人,或许他此等先进理念,在于神界也属于超乎寻常般存在。

  充分理解那一刻,他对于乐圣仙师之敬仰,便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