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上古战傀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上古战傀

  飞身降落至星象图阵法前,耗费半晌进入其中,沿暗隐灵魂升天图游走一圈,刘君怀才在安全确认后设法踏入。

  正如他所猜测,果然以春至神主墓为核心灵魂升天图,便是像极了昇阳圣殿遗址内“乾祖参天”墓陵。

  升天图笼及范围同样非常庞大,人死而灵魂不灭般秘息缭绕,依极隐晦角落勾连建得,讲究方位向背与位置排列,各色石雕穿插深埋地底。

  每一处石雕存在,皆属于诸天星相中某一点,错落有致石雕上空,既有所幻化诸般气象赫然流转,渗透出威凛森然。

  一片肃寂里,地面密麻篆刻纹路铺满,天文地理,日月星象,各有所指。

  虽不见一丝威势外溢,延绵荒蛮气息依旧流转出浑实厚重,奇异符文隐于其间,透发出难以形容奥妙莫测法则气韵。

  时间凝滞感觉由此间愈加彰显,任股股庞然无色气息将之藏匿,顺延奇异符文流逝探入,方可见有迷蒙之气缭绕与地面下石雕,其下乃是一片白茫茫空间,赫然有白玉石阶盘旋而下。

  刘君怀循迹谨入其中一处石阶,便深渊般深邃感深重扑面而至,庞然无色气息急剧颤动,强能量涟漪震荡出道道环形冲击波,便是生扑直上。

  他突兀自其中感知滚滚幽冥之气,仿似孽念心魔遍生,瞬间变得死气森森,阴寒无比,如同地狱般毁灭之感如山般压迫而来。

  只是此等幽冥气息虽然看似浩大,刘君怀却是能感知其中幻象轨迹,识海内妙法之树适时运转,丝丝缕缕佛气化作金色佛光摇曳而出。

  金色佛光不急不缓流转出空间法则气息,挟带起佛光普照呈片,令得那一方天地善念禅光骤起,充满浩荡佛义智慧之光也乘势勃发,将自身笼罩于佛义空间之中。

  由此而绽开金色光芒万丈,涟漪涤荡着空间四漫,道道凝实法则之力流转不休,强横法则气息在其间奔腾连绵。

  两厢接触,便颤栗出一股密集嘶嘶之声,那幽冥之气狂暴威压之势,也眨眼变得愈加涌动非常。

  嗜血三星消无声息自金芒万丈内咻然迸射,血光四射里化作一道血光,瞬间没入之内幽冥之气。

  暴虐无道吞噬之力,于剑身四处形成吞噬漩涡,冰冷凌厉滔天威压四下蔓延,顿时惊扰幽冥聚集气雾,令其一阵剧烈纷乱。

  大片气雾,因过分恐惧引起寒冷而颤抖不已,恍若战栗般地惊吓,使得幽冥残气纷纷四散奔逃。

  刘君怀也是及时收起佛气所化金色佛光,内里浩荡佛义智慧之光,便是嗜血三星也感到一丝魂颤不定。

  既然吞噬漩涡可将袭来幽冥之气压制,他自身安全已经不受其影响,方才嗜血三星明显不满之意,也在一阵喜悦般嗡鸣里,表示出它心中欢快。

  幽冥残气此际已然惊恐万端,浑身颤栗起黑雾屏障,于慌乱中欲加将一缕幽冥魂魄脱离。

  怎奈得嗜血三星源源不绝吞噬异常强悍,且其身上可怕不朽天威,和着那残暴浓烈杀意里透射出滔天战意,立时冲击得屏障如玻璃破碎般一寸寸碎裂。

  无数声密集震颤向东指引里,幽冥残气化作声声凄厉鬼啸,转瞬消失在吞噬之力疯狂悸动当中。

  而嗜血三星剑身剧烈颤动着,一股越来越震撼人心海啸怒涛声从剑体内传出,爆发出令天地战栗浓郁煞气,充满魔性之滔天煞气,在肆无忌惮吞噬当中气势不断升腾。

  实际上,在刘君怀领悟到完整轮回法则之后,体内原有生死意境涅盘,已然超越为一种无生无灭更高层精神境界。

  其中除去我执、打破自我中心迷思、从轮回中解脱出来那等独立法则形态存在,足以挥手间破灭幽冥残气袭来之势。

  只是考虑到飞升神界在即,所面对敌人实力已有无限提升,他手中数番手段,也需要尽快吞噬进化,才可达到接下来局势变化。

  此时的嗜血三星,虽已具有下品神器威能,对付神兵层面仙人不是问题,但刘君怀所要面对敌人,便是神皇神将也不为过,到时候在临阵磨枪显是晚矣。

  如今他已是将自身精神力,与灵魂之力悟会到极致,再有整轮回法则加持,所施外力便已具有极深道蕴与法则气息。

  那股冥冥中天地之力,借助天道法则之威,所衍化出生死意境感悟能量外施,已是一种不断不灭业力初显,要远超同境界单纯能量威势。

  心中念想仅过得不到十息,漫天血色戾气吞噬道纹化作一道光华横亘半空,剑体内魔衍石那股浓郁血腥气息越来越清晰,与通体赤红嗜血三星不断微颤出愈加凝实浩瀚力量。

  那盘旋而下白玉石阶通道内,早已清明一片,幽冥残气就此消弭,一扫之前晦暗之色,竟是生发出丝缕生机残存,与地面之上密密麻麻幽魂气息截然不同。

  沿阶而下,打开一扇六尺石门,便见得丝缕生机溢出之地,赫然为十二座高达十丈巨型石雕傀儡围列,其间数尺方圆之地,一株半扎长嫩绿青藤一息尚存。

  石雕傀儡壮硕身躯,遍披通体青黑色厚甲,左手巨大刺盾之上密布寒光四射锥形巨刺,材质通透着一股莫名禁锢体内仙元禁制力。

  右手斜垂半丈长,三尺宽巨型长剑,其间蓝色电流穿梭,点点光影化为氤氲雷电一般倏兀穿梭,煞是妖冶诡异。

  庞然石质身躯之上,却是金属意味浓郁,充斥着密织繁琐纹路,纹路里隐隐有阵法图形闪烁,纹路密密麻麻交织出光彩流转,但是却没有一点视觉上噪杂之感。

  眸子里红光衬底,绝无半丝灵动气息,但却隐现深邃恐怖凶戾,一抹赤黑幽光偶尔自瞳间一晃而过,似黑火痕迹转瞬消弭于无形。

  与刘君怀手中二十具妖族鬼灵傀儡不同,遍身未有丁点鲜活血肉留存加持,浑身上下渗透出极度凶蛮,一如它们周身赤黑生亮金属般光泽。

  对于这些石雕傀儡,刘君怀明显察觉出心内不安之感,面对着十二座庞大身体,他居然生出面对虚空深处幽冥无际未知恐极。

  不待半点犹豫,他瞬间引领出五人,其中翰林与五方二位仙帝,均具有极深炼器修为,每一位炼器师均有傀儡炼制经验。

  另三位便是渊释天、王路山与天狼,他们可是货真价实傀儡师,虽然自身炼器境界,远远不如之上二人,想来对于面前石雕傀儡,应该具有某些认知。

  果然还在其他四人目瞪口呆之际,王路山已是惊呼出口:“上古战傀!居然是上古战傀!”

  闻听此言,翰林与五方二人也是眼前一亮,五方仙帝笑道:“路山,飞升仙界后,一直是你在向我请教傀儡炼制,怎地今日里这般见识,却是连我也一时未曾意识到!”

  王路山躬身回道:“五方大人,我知晓此物,也是得自于你所曾与那一部器具秘闻录,其中数页便涉及到此等上古战傀,想来大人你久未翻动,一时未曾想起罢了!”

  五方仙帝点点头,望向刘君怀:“这十二具存在,应该便是古籍记载上古战傀!具体来由,便由路山详尽讲述,我也仅是略知而已!”

  不待王路山张口提及,翰林仙帝便是神情愉悦道:“君怀,上古战傀可非凡物,我也是仰慕良久。事关其原始由来,神界偶有相关传说,便由路山先行讲解!”

  王路山这才开口讲道:“上古战傀,乃是上古神人根据远古蛮族战神来炼制,其体内据说均有一缕蛮族战神血脉意志!这蛮族战神,便是远古时代部落酋长蚩尤!

  “蚩尤曾与炎帝大战,后把炎帝打败。于是,炎帝与黄帝一起联合来战蚩尤。蚩尤率八十一个兄弟举兵与黄帝争天下,激战就此展开。上古战傀便是根据战神死去后血脉意志来加持。

  “传说中蚩尤有八只脚,三头六臂,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善于使用刀、斧、戈作战,不死不休,勇猛无比。黄帝不能力敌,请天神助其破之。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蚩尤被黄帝所杀,帝斩其首葬之,首级化为血枫林。后黄帝尊蚩尤为兵主,即战争之神。他勇猛的形象仍然让人畏惧,黄帝将他形象画在军旗上,用来鼓励自己军队勇敢作战,诸侯见蚩尤像不战而降。

  “那片鲜血所塑就血枫林,便残留有蚩尤十三缕血脉意志,其中十二缕便炼制为上古战傀,虽不具有八只脚与三头六臂,但铜头铁额、刀枪不入般体质,却是一如蚩尤分身所在。

  “传说每一具上古战傀,皆具备神将实力,但十二具上古战傀动辄全体出动,统一施为,所合加力量具有神帝威势!上古战傀间有阵型配合,一旦施出,天昏地黑,浓雾迷漫,狂风大作,雷电交加。

  “蚩尤发明金属冶炼与金属兵器制造,据说蚩尤以金作兵器,是金属冶炼最早发明者,上古战傀胚体便是由他亲手炼制。只可惜未等完全炼制成功,此十二具上古战傀,便是其后人炼制而成!”

  刘君怀望向翰林仙帝,后者点头郑重道:“与神界所传大体一致,但多出一种控制傀儡之法。此法便是一叶血红枫叶,结合那仅余一缕血脉意志,想必这一叶血红枫叶,便是出自一缕血脉意志!”

  强行抑制住心内澎湃,十二具上古战傀,可绽生神帝威势,此等诱惑何其巨大,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

  “不知关于那一叶血红枫叶,又有何具体隐匿之地传闻?”他问道。

  翰林仙帝摇摇头,“那一叶血红枫叶,早随血枫林整体消失而不见踪影!传说中十二具上古战傀,便是血枫林守护神,血枫林每一枝干便具有钢铁般硬实,为早前炼器神物。

  “血枫林被损失殆尽,十二具上古战傀也不知其下落,没想到会在此地出现。而那一叶血红枫叶,传说被蚩尤族氏后人带走,从未听闻有相关下落传闻!”

  刘君怀神情有些失落,“也就是讲,这十二具上古战傀,此时就如同死物一般,未有血红枫叶加持,任何能量不能将其启动?”

  翰林仙帝微微点头,“不过凭借你惊世气运,说不得这十二具上古战傀发现,便会有那一叶血红枫叶寻得,且将上古战傀收取便是!”

  五方仙帝笑道,“既然上古战傀与你有缘,便如天意再一次相加你身,此等气运定然不会呈半缕显现,完整机缘不定哪一日便会出现,也只有你方是令上古战傀重现天日之人!”

  “未有血红枫叶存在,将它们收取同样恐是不易,且观它们身上气息,所赫然具有威势,便如神祇降临一般!”

  望到刘君怀一副谨慎模样,翰林仙帝乐道:“它们身上同样具有厚重法则禁制,你一样需要一一炼化,才可勉强收取,但却是不能就此认主,它们体内血脉意志,自然也不能将其从此激发!”

  五方仙帝这时已将此处地下空间探识一遍,口中叹道:“想不到又被你发现一处隐秘所在,我观之此间还有不少稀奇之物,你且自行将上古战傀炼化,这些散落禁制,我等还是能一一破解!”

  刘君怀眼望十二具上古战傀位列中心处,那一株半扎长嫩绿青藤道:“是否将上古战傀收取,方可将那一株神秘古藤显现出来?我之探识力,此刻却是半点探不出古藤外笼及禁制流转轨迹!”

  翰林仙帝点点头,“这株古藤怕是只有浦和兄能够辨识得出,估计应该乃是某种不同寻常神物,不然不会有十二具上古战傀将其看护,它们可是一座相当密实禁制,等于给古藤施以双层保护!”

  刘君怀点头笑道,“估计为罕有宝物,此等禁制存在,也有保护其生机流逝作用,如此重视之下,定然不会沦为凡物!”

  正如五方仙帝所言,其他角落处,还有几处禁制存在,不过对于他与翰林仙帝来讲,尚算不得多甚艰深存在,自由得他们五人前去收取。

  刘君怀自己便就地盘膝而坐,十二具上古战傀,需要一一炼化,其间过程定然不易,时间上也要尽量争取。

  仅仅是一缕神念探识接触,上古战傀之上禁制红色强光油然而生,感知到神念其中深厚法则气息,继而骤然内敛,颤抖征兆若隐若现。

  刘君怀法则之力笼罩过去,仿似战傀禁制由此激发强烈抵御反应,顿生铺天盖地黑色光芒席卷四方。

  迅速将护体升起,由天灵印记引动刺目法则光芒,与黑光相互纠缠撞击,每一次撞击都发出轰然巨响。

  巨大震荡几乎令人站立不稳,刘君怀口中一声冷哼,瞬间施出浩瀚威能强势镇压。

  威能猛地绽发出来,同样渐如铺天盖地形态疯狂躁动而起,法则纹理覆盖之处,流转出无形波纹晕荡,变幻出相同纹理幻象丛生。

  每一阵光影流动,便即引动起短时间停滞,法则运行轨迹强悍凛凛杀戮气息,狂暴能量迸发,无尽冲撞力四散爆裂,自那扭曲空间中贯穿射出。

  暴虐气息笼罩之地,黑色光芒也在眨眼间崩裂而开,刘君怀几道凄厉指风自纷乱中点将过去,须臾之间黑色光芒涌动旋即消停。

  神念随之跟进,它乃是修炼者自身意志具现,性质上属于高度凝萃精神力量,是容不得半点杂质修行与炼化瑰宝。

  修道者内查周天,外感乾坤依靠的就是神念,强大修道者,神念庞如渊海,源源无尽,作用己身,能洞察周天百骸,一切细小微元。

  想是刘君怀此刻这般辐射出去,动辄覆盖方圆千万里,一切生民万象,鬼蜮伎俩,都无所遁形,战傀禁制流转轨迹自然同样被清晰显化。

  一缕法则气息萦绕一线战傀禁制气息,感受到神念灌输涌入,刘君怀的灵魂之力适时现出,在天眼通紫色圆球引领下,放开所有灵魂感知,努力去与浑厚禁制气息相互融汇。

  足足百息,一股浑厚神念气息传输便脱体而出,附着在识海元神之力便立刻与之发生激烈排斥,刘君怀意识注入元神之力,便由得神念气息顺利拉扯入一缕战傀禁制气息。

  识海再将那一缕禁制气息送入灵魂空间,此种炼化方式,有别于通常识海炼化转换路径,刘君怀在沟通与感知天地方面独一无二、超凡脱俗,便可令此等炼化数股同时进行。

  这般奇特炼化,使得之间过程被数倍缩短,却是旁人所不能做到之事。

  良久后,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波动,有无形气息原地波动着停滞不前,并且开始变化。

  随无形气息开始变得有形,被那气息所覆盖之地,倏然延伸出一道道金色光芒,光芒极速放大,徒然在虚空里爆裂开来,一时间,道道光芒闪烁,若虚若实。

  刘君怀心念急速转动,一阵轰鸣后,流光闪烁而起,发出阵阵回旋之力,一股浩瀚威能宛如一尊活物一般,栩栩如生站立在他面前。

  与上古战傀间一种心神相通之念旋即建立起来,却不见其有丝毫心念波动,刘君怀眼神所到之处,更不见上古战傀意念所达,那种操控自如感犹若使臂,当然更加不会出现。

  不过,它在刘君怀意念里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强烈排斥感,任由着刘君怀神念之力卷裹着它身体进入储物戒。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